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0年第03期
  • 腼腆的信用女神——也谈金融危机
  • 发端于华尔街,继而迅速波及全球、至今余威犹存的金融危机,是由所谓“次贷危机”所引发,而次贷危机究其实质是一场信用危机。随着信用泡沫的破灭,万千资产转瞬间灰飞烟灭,其令人震撼的雪崩式速度和规模,揭示了信用经济中的财富,总是带有很大的虚幻性。
  • 理性与自由的两难抉择
  • 肯尼斯·阿罗(Kenneth Arrow)无疑是经济学界,一位“泰斗”级的大师。《社会选择与个人价值》是阿罗的博士论文,也是他的代表作,在经济学思想史上,这部书是为数不多的几部影响力远远超出了经济学领域的伟大著作。篇幅不大,但学术价值极高。
  • 《路标》百年(上)
  • 在一百年前的一九○九年七月,俄国经历了一九○五年革命后,出版了一本由七位作者组成的《路标》文集,这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被当时的改革家斯托雷平称为“每个关心俄国命运的人都需要读的书”。出版后短短六个月里,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就发表了一百五十四篇评论文章。评论呈现出两极的局面,赞誉者认为这是由一些俄国“最有才华、最聪明的知识分子写成的一份卓越的文献”。
  • “游于艺”与“心与道合”
  • 《张充和诗书画选》即将问世,我承命写序,既兴奋,又惶悚。兴奋,因为这无疑是中国现代艺术史上一件大事;惶悚,因为我实在不配写序。我说“不配”,并不是顺手拈来的一句客套话。中国传统的“精英文化”(elite culture)是在“士”的手上创造和发展出来的,在艺术方面,它集中地体现在诗、书、画三种形式之中。这是艺坛的共识,至少唐代已然,所以“郑虔三绝”的佳话流传至今。
  • 能见其大的世纪通论
  • 上个月系里为金冲及先生八十寿诞举行座谈。当时出差在外,未能恭与盛会。二○一○年第一场雪后的第二天,收到了金先生的《二十世纪中国史纲》。这是金先生退休后才开始撰写的著作,想想作者的年龄,看看这百多万字的巨著,实在是感佩无已!
  • 国史分期的困境与世界史
  • 作为环球航海的结果,经济全球化意义上的世界史(global history)的形成,是一个近代事件,或近代本身。西欧资本主义借助环球航海第一次把新大陆和旧大陆都整合进统一的经济-文化秩序之中,一八四○年后的中国由此被迫与西欧遵循了同一种经济-文化逻辑。
  • 吏胥之害
  • 一、两个认识误区 (一)古代的官吏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少 《剑桥中国晚清史》一开始就说,在人口已经达到四亿的晚清,“全国的官僚大约只有两万名文官和七千名武官”。有人根据这个数据渲染清代官民比例是如何之低。
  • 中国文化的狂者精神及其消退(上)
  • 说来已经是一九九八年的事了,我在哈佛做访问学者,女作家木令耆一次邀我波士顿郊外游,乘兴来到她的美丽的湖滨居所。她书房里的一幅字,引起我极大的兴趣。这幅字是武汉大学世界史专家吴于廑先生的书法,一首《浣溪沙》词,写的是——
  • 英国高等教育观感
  • 不久前,我随教育部和国家外国专家局的培训项目赴英国进行了为期三周的访问,比较详尽地考察了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诺丁汉大学、利物浦大学、埃克塞特大学以及英国大学联合会、英国文化委员会等等,同时也顺访了牛津大学、格拉斯哥大学、华威大学等等。
  • 芝加哥大学教育系的悲剧命运
  •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芝加哥大学社会科学院(Division of Social Science)院长赛勒(Richard P.Sailer)提议,要将社会科学院所辖的教育系清除出去。赛勒的计划很快在院里及校方获得通过。消息公布后,引发了巨大争议,上千封抗议书乱箭齐发般投向赛勒。
  • “最终为之迷恋的地方”
  • 一 在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如果你也想寻找通往山上那些吉卜赛人表演弗拉门戈的窑洞,可以留意路口是否有贴着的纸条。那是日本人给后来的同胞留下的路标;密麻麻的学生体小字,写着绕过哪个广场再从哪儿拐弯、哪个窑洞有表演以及时间价格。在改用欧元之前一场弗拉门戈大约要花四千比塞塔,这对旅游西班牙的日本学生也不是太便宜的数目。
  • 在韩华侨的“中国心”
  • “十一”国庆大阅兵的群众游行队伍当中的华人华侨彩车“我的中国心”使我联想到了在韩华侨。笔者在韩近十年的留学生涯中,曾接触过从事不同职业的华侨,想必,他们此时的心情也一定是激动万分。
  • 不可迷信库哈斯
  • 库哈斯所掀起的思辨热潮,随着他惊世骇俗的理论主张、层出不穷的新鲜作品和一本又一本难以归类的著作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跟勒·柯布西耶不一样,虽然他们都承认这个世界有不足、有缺陷,但在库哈斯的头脑深处,似乎没有一个关于美丽好世界的预期,因此,面对眼前这个混乱的坏世界,我们只能跟它死磕,跟它周旋,浑水摸鱼,得过且过。
  • 奥运金牌与诺贝尔奖
  • 去年九月,美国著名的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的新作《中国大趋势》和读者见面了,作者给其中一章起了一个颇有意思的标题:《从奥运金牌到诺贝尔奖》,这很容易引起我们的兴趣。原因很简单:中国人在这两个领域内的反差实在太大了。一方面,竞技体育在三十年中成就巨大,使得奥运金牌不再那么“稀缺”,当中国选手获得金牌时,国人的心态也由亢奋转为平和;
  • 畅安先生的学问
  • 畅安(王世襄)先生走了。曾就与畅老相识二十多年间的点滴往事,草撰了一篇《斯人去矣大雅云亡》的小文,以志怀念。如今数十日过去,对故人的追念和怀想进一步化作了关于与其学养相关问题的深思。
  • 一封信,一面——想到舒芜先生
  • 我和舒芜先生只有一面之缘,此外还收到过他一封信。得信在先,登门拜访在后,其间相隔总有三四年时间。
  • 《随园诗话》译文指谬
  • 《随园诗话》(以下简称《诗话》)为清代诗坛巨擘袁枚所著。袁枚一生著述甚丰,在散文、尺牍、笔记小说等方面都有建树,而以《诗话》影响最大。近年来,各种阐释《诗话》的作品,如图文本、白话本、文白对照本等,纷纷面市。遗憾的是粗滥者多。
  • 钱穆早年的几篇佚文
  • 钱穆《师友杂忆》记早年在无锡后宅初级小学任教时,向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投稿。第一篇题名《爱与欲》,第二篇“题已忘,忆是论希腊某哲入与中国道家思想之异同”,得主编李石岑激赏,皆以大一号字刊于“学灯》头版;接着《学灯》刊出启事“钱穆先生请示通讯地址”,钱即复函,写后宅镇第一小学地址;结果是所投第三、四篇稿件,即“改小一号字体,刊入青年论坛中”,“自是遂绝不再投寄”。
  • 莎士比亚:重现与新生
  • “莎士比亚和我们是同代人。”莎士比亚身后近四百年,波兰戏剧教授杨克特(Jan Kott)如是广告天下。他这是重复莎士比亚同代同行本.琼森的说法:“莎士比亚不属于某个时代,而属于千秋万代。”杨克特进而说:“莎士比亚如同生活之本身、世界之本体。”相隔四百年的两位文士告诉我们莎士比亚不仅永恒而且普适。
  • 汉语的容器
  • 因为脆弱的容器并非总能盛下他们,只是有时候人可以承受神的丰盈。——荷尔德林:《面包和酒》(林克译)
  • 咫尺波涛:读杜甫《观打鱼歌》与《又观打鱼》
  • 绵州江水之东津,鲂鱼鲅鲅色胜银。渔人漾舟沉大网,截江一拥数百鳞。众鱼常才尽却弃,赤鲤腾出如有神。潜龙无声老蛟怒,回风飒飒吹沙尘。饔子左右挥双刀,鲐飞金盘白雪高。徐州秃尾不足忆,汉阴槎头远遁逃。鲂鱼肥美知第一,既饱欢娱亦萧瑟。君不见朝来割素髻,咫尺波涛永相失。(《观打鱼歌》)
  • 美术史与建筑史
  •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八日《申报》上发了这样一条消息,题为《中研院评议会选举结果院士八十一人当选》,其中,选出考古学与艺术史院士五人,作为建筑史家的梁思成人选,其他四人为李济、梁思永、郭沫若、董作宾。可见当时建筑史与艺术史算入同门。这令我想起了美术史家滕固,他若不是于四十年代初英年早逝,很可能会跻身于院士行列。
  • 过了二十年,无人来相会
  • 我至今依然认为,一九八六年五月九日在北京工体发出呐喊的《一无所有》,就是一首普通爱情歌曲,没有什么深意。但它被各类人等层层涂抹,有社会观察家、文学批评家、传媒好事者、哲学分析人士的夸大其词,也有一个时期一部分普通人的强烈生活感受,总之它有了极其意外的社会反应,阐释超过了本文,而有了超越其自身的意义。它被作为一个象征,一种称谓。
  • 书与财与色
  • 北京的书市上有了“书模”——就是在展卖书籍的时候,也像展卖时装或汽车一样,有了身着白纱裙的美女模特,捧着(?)书,走着猫步(?),上了T台。于是,议论纷然。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