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0年第04期
  • 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世界
  • 学者的责任是告诉人们一个真实的世界 在读张五常先生的《中国的经济制度》时看到一句话给我印象最深。张先生写道:“我因而喜欢这里那里分心一下,于是搞摄影、练书法、写散文、好收藏,尝试过投资和生意无数。这些行为惹来非议。而我喜欢到街头巷尾跑的习惯,使一些无聊之辈认为我早就放弃了学术,不是昔日的史提芬·张云云。这些人不知道经济学的实验室是真实的世界,不多到那里观察谈不上是科学。”
  • 历史视野下的国家与农民
  • 在哲学家和文人看来,农业是让人高尚的职业,农村则像是芳草萋萋的伊甸园。但是,当我们从思想的世界降到现实的世界,就会发现外来客体虚空的感验,不过是浪漫主义的浅斟低吟,而乡村本身却是一部现实主义的厚重经典,它充满了艰辛和沉重。
  • “奖借”与“奖掖”
  • 《读书》二0一0年第三期余斌《一封信,一面——想到舒芜先生》一文,颇有可观;然而文章开头所“照录”的舒芜来信中的“奖借溢量”一语,余斌先生于“借”字后括注:“疑为‘掖’”,却是以不误为误。
  • 西方“早期现代”的思想史背景及其中国问题
  • 人类社会的发育演进,从大的方面来说,大致区分为两种形态:古典社会和现代社会。关于现代社会,涉及现代性。何为现代性?我在我的《何种政治,谁之现代性?》一书中曾有过专门探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代性是与现代政治的完成时,或者说,与现代政治的终结关联甚为密切的一个观念。
  • “国家理由”,还是“国家理性”?——三重语境下的透视
  • 在受到近两个世纪的冷落之后,“reason of state”在二十世纪又重新成为研究热点,并由此诞生了三种经典范式:也即以迈内克的《国家理性的观念》(一九二四)为代表的“观念史”范式;以福柯的《安全、领土和人口》(一九七七一一九七八)为代表的“谱系学”范式;
  • 吕太后的更年期
  • 垓下一役,刘邦扫平了项羽军主力。从“四面楚歌”到“十面埋伏”,汉家骑兵军团把西楚霸王逼到乌江。这位英雄以一腔怒血和“天亡我”的悲叹结束了一个时代,西汉王朝于是成立。清代学者赵翼注意到这一历史变化实现了政治史的重要转折。
  • 非驴非马:陈寅恪的文字意趣一例
  • 据说近年有所谓“陈寅恪热”,以致引起一些人不满意,已出现试图“降温”的反思文字。其实近百年来,学术和学人何曾真正“热”过。如今是市场时代,历史电视剧中的帝王将相不论正面负面,每日都在思考“银子”问题,真可谓传统的再造。
  • 中国文化的狂者精神及其消退(中)
  • 那么明代的“狂”我们看到了谁呢?我们看到了很多人,看到了“前仆后继”的狂士群体,而尤以万历年间的江南一带最为集中。赵翼《二十二史制记》的“明中叶才士傲诞之习”条写道:“吴中自祝允明、唐寅辈,才情轻艳,倾动流辈,放诞不羁,每出名教外。”
  • 《路标》百年(下)
  • 矫枉过正的“批判现实主义子辈” 俄国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知识分子群体,十二月党人的“兵变”是近卫军军官操纵宫廷政治传统的延续,虽然对知识分子的“精神觉醒”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与此后的知识分子组成并没有太多的人际脉络。
  • 俄罗斯《文学报》风雨二十年
  • 随着苏联帝国的解体、国家政局的逐渐松动、政治氛围的空前自由、民主思想的急剧升温、市场经济的剧烈转轨,在俄国,将近一个世纪的由于各种原因未曾与读者见面的大量作品铺天盖地涌向读者;各种艺术流派、各种文学风格、各种思想倾向、各种社会身份的作家的创作变得异常活跃。
  • 安昌小记
  • 算来在杭州过元旦,已是三十多年以前的旧事了。二00九年岁末,想到这一点,便动了南归的念头,上了飞机,两个小时之后,就从严寒的北京落到了微冷的萧山。
  • 第—批美国留学生在北京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西方汉学研究的中心无疑是巴黎。这只要看一件事就全明白了:哈佛燕京学社一九二八年创立后,曾计划不远万里请法国汉学家伯希和(Paul Pelliot)来担任社长,后来伯希和推荐了自己的学生、俄裔法籍汉学家叶理绥(Serge Elisseeff)。
  • 国人的标准英语情结
  • 当今中国最流行、最强势的语言恐怕不是汉语,而是英语,因为象征着教养、身份、职业等等。然而,英语这片“林子”也不小,有美国英语、英国英语、印度英语、新加坡英语,甚至是日本英语和欧盟英语,不是每一种英语都受人追捧。如果你问国人,我们应该学习什么样的英语,答案十有八九是标准英语。
  • 舶来的“怪力乱神”
  • 大约被“不语怪、力、乱、神”的传统压制得太久,面对把怪力乱神推到极致的希腊神话,周作人一类的“五四”新人被勾了魂,除了惊讶、赞叹、崇拜,似乎就没有其他反应了。如今,对传统文化的评价已有了很大改变,但二十一世纪的读书人对希腊的痴迷与“五四”一代人相比,似乎并无不同。既然如此,探究一下希腊宗教、神话、哲学乃至文明本身的渊源,就很有必要了。
  • 化敌为友
  • 陪老师散步
  • 我硕士导师何业恒先生在生活中的一大爱好,就是散步。记忆中,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多半在路上,一边慢慢地跟着他走,一边听他讲话。他散步很有规律。无论阴晴寒暑,每天吃好晚饭,稍事整理,然后出门。一般是绕校园一周,大约个把小时。如果微雨,那就撑把伞。春秋佳日,偶尔也会跟师母相扶将出来走走。
  • 漫议顾彬
  •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欧洲人,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把握,是远不能说全面的,甚至也不能说是很深入的。顾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理解和评价,有许多让我们不能认同和接受的地方。这其实很正常。顾彬首先是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者。他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把握和评说,与我们几乎没有什么重大差异。这原因,就在于古代文学已经经典化了。
  • 在想象与叙述之间
  • 近代以来的文人喜欢谈明末清初,其实是大有寄托在的。而研究明史也就有了各自的心思。晚清文人喜欢明史,大概和排满意识的滋长有关,民族主义的因素重,那是自然的了。而“五四”之后,明代文化不断被叙述,因素就显得复杂。史家的眼光和作家的视野就不太一致,至于政客者流的引用明代史料,其内意晦明不已,是政治文化特殊的现象。历史在不同的方式下被想象与叙述,本身就值得研究。
  • 九十年代的“上海怀旧”
  • 在二十世纪以来这个一直受着“进步”叙事和时间神话支配的国家里,九十年代发生了有趣的“时光倒流”现象。时髦咖啡馆以“一九三一”命名,旧上海月份牌和旧照片的流行,旧建筑的修复,有关上海怀旧的文学作品和电影以及“老上海怀旧馆”的出现等现象,形成了“上海怀旧”的潮流。
  • 有梦,我们并不孤独
  • 还记得二000年末,当我从格非处得知马原即将来同济大学中文系任教授时,激动之情难以言表。那天夜里,我跑到挚友殷志江的宿合,和他彻夜长谈马原的小说,对于我们这一代文学青年来说,马原一度近乎于神,他数量并不太多的小说经过各种文学史论和作家论的点拨,早已成了一个不可企及的奇迹。
  • 纽约的夜与昼
  • 向来都有两种纽约:一种是旅游手册上七天七夜开放的纽约,“长乐终未央”(the fun never sets)的纽约,那里充溢着光鲜亮丽的图片,以及琥珀色美酒中映出的美男靓女脸庞;浮光掠影地瞻仰这样的纽约,是小女孩们“二十岁前必做二十件事”中的一件。
  • 危中之机:世界经济学科五十年
  • 刚刚过去的二00九年,适逢北大世界经济专业成立五十周年,同时也是中国的世界经济学科建立五十周年。是年年末,我们举行了隆重的“北大世界经济学科成立五十周年纪念大会及学术论坛”。业内专家、学者和来宾、校友聚集一堂,回顾北大世界经济学科半个世纪的筚路蓝缕,展望经济全球化时代这一学科的机遇与挑战,共商学科发展大计。
  • 事前与事后
  • 小时听书,说诸葛亮未卜先知,曹孟德过后方知。长大了,知识渐长,才知道,《三国演义》状诸葛之智而近妖,未必可信。而曹孟德只因派他奸雄,事事后觉,同样未必可靠。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