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1年第01期
  • 革命:摇晃的中国
  • 辛亥革命是近代史学界的一个大题目,在我的记忆中,每逢五逢十的纪念,史学界总会开一个规模很大的学术讨论会,出若干册讨论文集。但是,这个大题目,却不见得因此做得特别好,总有些问题,海峡两岸都拎不清。近代晚近一点的历史表明,在某种程度上,辛亥革命,已经成为一个符号性的事件,怎么研究,都难以逾越符号划定的雷池半步。
  • “英雄史观”的回归?
  • 谁也难以否认,“英雄史观”近些年衰败得如此厉害,在“社会史”和“新文化史”两面夹击的强势围剿下,几乎变得人人可诛。然遥想当年,“英雄”—直占据中国主流史学的中心位置。政治史的主角无疑是“帝王将相”,或是帝王将相的变种:那些“起义领袖”或“革命首领”。
  • 从熟人社会到“无主体熟人社会”
  • 费孝通先生曾把中国农村称为“熟人社会”,他说:“乡土社会在地方性的限制下,成了生于斯死于斯的社会……这是一个熟悉的社会,没有陌生人的社会。”在“熟人社会”里,血缘和地缘合一,所谓沾亲带故或者非亲即故,其自然地理的边界和社会生活的边界都是清晰的,同时也往往是重叠的,属于封闭的社会空间。熟人社会的社会结构是“差序格局”,行事注重亲情和礼俗规约,但讲究亲疏远近有别。熟人社会的行为逻辑包括:
  • 冯友兰视域中的大学与学术独立
  • 作为中国现代著名的哲学家、哲学史家和教育家,冯友兰的教育论著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在报刊上发表的评论,这些文章最直接地反映了他对教育问题的见解;一类是他在参与清华管理工作时起草的公文和发表的讲话,这些资料对于研究清华校史和中国现代教育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还有一类是他在《三松堂自序》等著作中对北大、清华、西南联大三所著名大学的发展历史,以及对蔡元培、梅贻琦等教育界知名人士的回忆和评价。由于冯友兰主要从事高等教育,他的这些论著也主要与大学及学术有关。
  • 高罗佩诞辰百年——说不尽荷兰高罗佩
  • 二0一0年是荷兰高罗佩(Robert Hans van Gulik,1910-1967)诞辰一百周年。高罗佩是一位职业的外交家,短短的一生,活了还不到六十岁,却因为他业余在汉学研究与侦探小说创作上的特殊成就,与中国因缘甚深,影响甚巨,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台湾《传记文学》上,就被人誉为“百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六十洋客”之一,又在本世纪初的北京《华声报》上,再度被人选作“二十世纪影响中国最大的一百个外国人”之一,足见其在中西近代文化交流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 谈《中国古代房内考》
  • 《中国古代房内考》的中文译本,前后出过两个本子,每次都很不容易,每次都留下遗憾,个中甘苦难为外人道。
  • “洋客”的琴学研究
  • 荷兰汉学家高罗佩是一位传奇人物,他的本业是外交官,但他却触类旁通,因缘际会成了一位对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及日本文化——深造有得的学者,著作涵盖宗教、书法、绘画、砚台、音乐、房中术等常人等闲不易涉足的领域。公余之暇,钻研学术之外,高罗佩还舞文弄墨创作了十余本以唐代狄仁杰为主角的英文畅销小说《狄公案》,他著作等身,兼顾了学术研究之严谨与文学神思之富赡,天才横溢,令人叹服。
  • 高罗佩与“悉昙”
  • 我的这个题目最冷僻,是命题作文。当然,我愿意,因为我最早知道高罗佩的名字,确实是因为“悉昙”。
  • “情本体”是一种世界性视角
  • 关注个体 刘:过去论主体性,大都是讲人类主体性,个体是后来才强调的。而随着你的研究的深入,尤其是随着“情本体”的提出,重点都落在个体的主体性上,这里是不是也有哲学视角上的转换或变化?
  • 从主观意义到人的意义
  • 和以往的体系思想家们不同,马克斯·韦伯从来没有打算建构一个价值体系以充当一位不堪重负的道德先知,他毕生的努力都是在开辟一条富有客观意义的方法论途径,以求在这个价值多元化的世界上提供一个普适性的理性主义经验知识系统,以此为基础,庶几有助于对已经、正在和将要发生的历史做出“头脑清明”的因果解释。
  • 从斯图尔特·休斯说到彼特·盖伊
  • 虽然休斯的著作只有一本中译本——欧洲现代史:一九一四——一九八0》(陈少衡等译,商务印书馆一九八四年版),但是有识之士在今天还是会不时想起这位故人休斯。也就在二00五、二00六那两年,中国出版界还接连出版了五本彼特·盖伊的著作,即《启蒙时代》、《魏玛文化》、《历史学家三堂小说课》、《弗洛伊德传》和《施尼兹勒的世纪》。
  • 马丁·路德·金
  • 每年一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美国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即马丁·路德·金纪念日。在美国历史上,只有华盛顿和马丁·路德·金两个人的生日被列为全国性纪念日加以庆祝。华盛顿是美国开国总统,具有合众国“高祖”的崇高地位。能把过生日的档次和华盛顿扯平,足见马丁·路德·金对美国社会的影响绝非一般。
  • 那一代人的心迹
  • 一、张光直 从教师的角度看,寻找最好的学生,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人生中的最大幸福;对优秀的学生而言,有机会在名校向大师问学,那也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两者相向,便是所谓的机缘。果真如此,那么李济为首的台大教授们可谓是相当的成功,因为这时,张光直遇到了考古学。
  • 环境成就人,也成就书
  • 梁天监七年(五O八),萧梁取代萧齐天下后的第六个年头,建康光宅寺的法云和尚读到了一篇题为《神灭论》的文章。
  • 西泠独坐记
  • 在斜雨和树滴的淅浙沥沥里,这个黄梅季节盛期的午后,我走上了孤山的西泠印社,想在四照阁内坐一坐,静静地看一看西湖的水色山势。四照阁说是已被订出,唯雨中的露天茶座空无一人,便让服务员在阁左的座位上支起大伞,拭净藤椅和桌面上的雨水,泡一杯龙井,侧向湖面落座。
  • 走出身体之后
  • 如果不是难以自拔的感受到被囚禁的痛苦,如果不是强烈到忘我的对自由的向往,如果不是在自由、更自由的向往之后,却又遭遇了失望、更失望,恐怕我们就很难看到这场近乎惨烈的灵肉之争。
  • 《庄子·德充符》最后两段文字归属问题探讨
  • 读《庄子·德充符》,有一个问题始终在脑中徘徊,挥之不去。这就是:总觉得文中的最后两段文字和全篇太不协调,似乎毫无关联,从而引发我思考其真正的归属何在。
  • 揽彼造化力,持为我神通
  • 正如儒学早已不再是中国人的专利一样,儒学研究也早已成为一项全世界各国学者都在参与的人类共业。“夜郎自大”的“天朝心态”不可避免地导致故步自封,落后于世界现代化发展的潮流。学术研究如果不能具有国际的视野,“闭门造车”充其量也不过是“出门合辙”,难以真正推陈出新,产生原创性的成果。
  • 我们的故事是什么
  • 去塞勒姆和康科德。我去美国之前,朋友建议说。 霍桑的《红字》和七角楼,是大学外国文学史课留给我的记忆。后来,我再选修过美国文学专题课,霍桑的印象强化了,而梭罗始终在我的课堂笔记本之外,文学史以小说研究为中心的现象由来已久。八十年代初,我对徐迟的诗和报告文学特别有兴趣,即便是他的报告文学也才华横溢。
  • 妖娆的罪衍,负面的现代
  • 海外学术界对上海妓女问题的关注,由来已久。一座“浮城”,若干“尤物”,成为学者测绘一时一地情色想象的最佳途径。一九九七年,安克强(Christian Henriot)和贺萧(Gail Hershatter)两位的研究大作,开始摆脱以往道德批判的束缚。安克强的《上海妓女:十九至二十世纪中国的卖淫和性》站在社会史和思想史的交叉路口,以现实主义的目光,写出了百年上海青楼妓业的更迭,明确了娼妓l生质不断“商业化”和“情欲化”的进程,既刻写了一个利润丰厚的市场,也复制了一种不平等的性别关系。
  • 《剥洋葱》与文学自述的困境
  • 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Gnnter Grass,1927一),一个留着髭须、喜欢闹事的知识者,勃兰特的朋友和德国社会民主党的竞选干将,喜好烹调、采集蘑菇和叼着烟斗的人,舞步疯狂的雕塑家和版画家。但他主要从事文学创作,知道自己是一个“非我莫属”的德国招牌作家,一九五九年的长篇小说《铁皮鼓》确立了他在二十世纪大作家行列中的稳固地位。
  • 北京的存在—读北岛《城门开》
  • 岁月把老北京城关闭了,北岛用回忆,又把它的门打开了。老北京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这是一份北京生活的回忆,用回忆来捍卫这座城市的文化史,可能是现在唯一的办法。许多北京城的历史是由建筑物或政治事件的序列构成,北岛的这个北京史,则是由人的生活感受构成(那时候,他还不是诗人,不是作家,是个普通的青少年)。
  • 另一种“双城记”
  • 一、为什么是“双城” 不同历史时期,诸多形态各异的城市之酝酿、崛起与衰落,乃构成中华文明史的重要章节。城市不仅聚敛权力与财富,还积聚文学与文化。虽有“首善之区”之类的说法,但即便政治上“一统天下”,也无法消弭各城市在文化上的巨大差异。
  • 民歌嘹亮(一九五七——一九六六)——“六十年三地歌”之二(下)
  • 刘炽说:“民间音乐,已经长成了我身上的肉。” 刘炽(一九二——一九九八)的代表作有歌曲《翻身道情》(一九四二年,贺敬之改词,刘炽编曲)、《新疆好》(一九五一年,马寒冰词)、《让我们荡起双桨》(一饥五五年,乔羽词)、《我的祖国》(一九五六年,乔羽词)、《英雄赞歌》(一九六四年,公木词);大合唱《祖国颂》(一九五七年,乔羽词);
  • 韬光养晦,怎样英译?
  • 阅读《读书》去年七期杨慧林先生的文章《关于“韬光”的误读及其可能的译解》,得知当前一个问题:成语韬光养晦要怎样英译,才不至于叫外国入觉得中国人城府甚深、心怀叵测。
  • 小堀远州与茶具的世界
  • 《读书》二00八年第八期《作为诗的物与作为物的诗》(李曼)书评中提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艺术博物馆藏小堀远州(原文“堀”误作“掘”)命铭的一件茶具,引出这个日本著名茶人的事迹和他钟情的茶道具。日本五岛美术馆与根津美术馆在一九九六年合作编辑出版了《小堀远州三百五十年大远讳记念》,
  • 选择
  • 北京人艺上演了一出小剧场话剧。没有剧名,请观众代为起名。很有点特别。剧作者郭启宏,是一位多产剧作家。他的多幕剧《李白》和写顾贞观、吴兆骞故事的《知己》,都有很好的反响。这出戏根据一篇美国小说改编的,形式和以往不同,细论情节,就说来太长了。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