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1年第02期
  • 文明的痛苦与幸福——对辛亥革命的一个解读
  • 《十月围城》散场在即,敌我双方奋力厮杀、几经缠斗,牺牲了数十条性命后,神秘的中山先生终现真容,告诉我们说:“欲求文明之幸福,不得不经文明之痛苦,这痛苦就叫做革命。”此语的确切出处笔者至今尚未找到,盼有识者教我,但能归人中山名下应大致不差。
  • 公司随想
  • 《公司的力量》,连续排在畅销书的排行榜前列,其十集纪录片也好评一片,为什么?带着这个问题,我们组织了一个小型座谈会,刊笔谈四则。
  • 陈寅恪佚诗一首
  • 偶阅《民苏报》(北京)一九一六年十月十七日,第七版“文苑”栏目,有陈寅恪《寄王郎》诗一首,曰:
  • 公司制度与工业革命和市场经济
  • 阿基米德有一句名言: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这句话也适用于公司。在我看来,公司制度就是可以“撬动”整个地球的支点。
  • 工商文明的基因
  • 《公司的力量》气势恢弘,该片导演的艺术水准自不在话下,有《大国崛起》为证。但这次拍《公司的力量》还是有些冒险,因为该片蕴含着一般电视纪录片比较忌讳的学术性:以历史故事和调查数据诠释公司的进程,国内外百余位顶尖学者的论辩贯穿始终。但它成功了。
  • 下一个命题是什么?
  • 早就听同事说起,中央电视台在热播一部电视片《公司的力量》。由于看电视花费时间过多,我最后还是决定找来同名的图书阅读。虽说不看电视片会错过许多精彩的画面,但阅读也有好处,那就是可以对某些文字反复把玩,并在咀嚼中品味思想的精华;更重要的或许足,阅读会引发思考,进而条理化自己对公司不那么系统的认识。
  • 社会体制改革进行曲
  • 现在看来,仅仅把社会体制改革的目标锁定在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上面还是不够的,因为社会体制有自己的特点和发展规律。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确切含义至少应当包括:一是市场主体的多元化要求社会主体同样也多元化,并按一定秩序组成生活共同体。
  • 奈何须眉变巾帼
  • 晚清中国,山雨欲来,变局骤起。内忧外患因缘际会,一大批晚清士入或奉命出使、或远游求道、或去国避祸,跨洋出海,在异域羁旅中留下了数量可观的域外游记。无论是追寻近代中国借径西方、自强救国的“宏大”现实意义,还是考辨中西文化交流汇通的历史渊源,异域体验都是绕不过的起点。
  • 杨朔眼中的川端康成
  • 一九六八年川端康成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是继印度大诗人泰戈尔之后折取世界文坛之丹桂的第二个亚洲人,从此川端康成文名如日中天。但中国读书界对川端其文其人的介绍,迟至十年后的改革开放,才经由日本文学翻译家叶渭渠、唐月梅夫妇神笔妙手,陆陆续续译介进来。
  • 阿灵顿的变迁
  • 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是首都华盛顿旁边的一处著名旅游胜地,与华盛顿市内的林肯纪念堂隔波托玛克河相望。我曾先后两次参访过阿灵顿国家公墓,印象最深的是山顶上的“李将军纪念馆”。
  • 我看当代德国哲学
  • 面对过去和现在众多的德国哲学家,人们不由得要问,哲学是否只是德语国家的事情。在不涉及古代希腊哲学家,不涉及当代法国哲学家的情况下,人们大致会获得一种印象:哲学家似乎只来自德语国家。不过应该知道,那些在德国研究哲学的人多数是基督教徒(新教徒)或犹太人。
  • 反物质之谜
  • 一九0八年六月三十日早晨七点十七分,在俄国荒凉的西伯利亚通古斯河附近发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火球使天空的太阳显得暗淡无光,两千平方公里的森林被烧掉,几千棵大树被连根拔起。
  • 瞄准笛卡儿:信息技术思想困境的根源——云计算的“台词”与“潜台词”
  • 秉持笛卡儿“两分法”的信息技术思想,将在未来互联网向纵深发展中遭遇质疑。如果不了解这种思想根源所面临的巨大困境,我们将从思想上失去互联网。
  • 参与式互联网与数字野蛮主义
  • 互联网日益成为人们抒发自我意识、参与公共讨论的平台。近几年来,视频共享网站、个人博客/微博、社交网站、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等新型网络服务日益发展。它们的出现改变了网民以前被动接受信息的局面;
  • 写在《焦竑与晚明会通思潮》出版之际
  • 明神宗万历三十九年,当西元一六一一年,徐光启给《澹园续集》作序,说是自古有益于时代的文章分三种,如司马迁、班固、贾谊、陆贽的“朝家之文”益于德,董仲舒、范仲淹、程颢的“大儒之文”利于行,伊尹、傅说、周公、召公的“大臣之文”济于事,“其能兼长而备美者,近世见阳明氏焉,于今见先生”。
  • 作为学术史事件的“赵亚曾之死”
  • 赵亚曾(一八九八——一九二九)之死,是一件值得浓墨重彩而书之的“学术史事件”,因为其关涉中国现代学术建立的若干伦理问题。如果说,王国维之死是以最英华之大器学人而殉中国之道统;那么可以说,赵亚曾之死,则是以最优秀青年学人之体魄而为中国现代学术辟新路。
  • 现代中国第一次爱情大讨论始末
  • 爱情是一个与人类社会相始终的永恒题目,用汗牛充栋来描述对爱情众声喧哗的言说当不为过。关于爱情的说法很多,方式各异,但以个人参与讨论、以报纸连续刊载的方式呈现于公众舆论面前,首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张竞生揭橥的“爱情定则”讨论,它堪称现代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爱情大讨论。
  • 荒野情结——写在《寻归荒野》增订版之前
  • 《寻归荒野》是十几年前我写的第一部介绍评述美国自然文学的书。当时采用这个书名,出自于我对荒野的领悟。“荒野”是自然文学中的一个关键词,对荒野的理解堪称是美国自然文学的精华。
  • 为什么要重谈陈查理
  • —九二五年,四十—岁的厄尔·德·比格斯(Earl Derr Biggers)出版了他的第一部以侦探陈查理为主角的小说。在此之前,这个美国俄亥俄州小报记者的运气一直不好。虽然毕业于哈佛大学,但是他第一份在《克利夫兰平原报》的工作没干多久就被炒鱿鱼了编辑认为他喜欢把虚构的东西羼入新闻报道中,可能更适合去写小说。
  • 德国文学界的一桩公案
  • 一个独身诗人,没房,没车,“打个的”都合不得,省吃俭用一辈子,加上一辈子获得的这奖那奖,身后捐了个基金会,奖掖后辈诗人。如今,他指定的基金会管理人、晚年密友荷塔·穆勒却要把基金会变成专案组,对他进行全面调查。
  • 耶稣的继任者
  • 二00二年,在耶路撒冷附近出土了一具石灰岩骨棺。所谓“骨棺”,就是指盛殓遗骨的石匣。按照古代犹太人习俗,人死之后,先要将尸体洗净,涂上油和香料,用裹尸布包好,放入墓中。待尸体风干之后,亲属再捡出死者的遗骨,装入石匣,葬于家族墓地中。在此之前,
  • 死海漫笔
  • 提起以色列,都知道死海最别致,电视常播放死海种种奇观。去以色列旅行,我自然不会错过这一胜地。在Hertz租了一辆轿车,从耶路撒冷自驾到死海西岸的度假村——恩波奇克(En Boqeq)。路程本不遥远,
  • 今夜星光灿烂——身披屏幕的新一代
  •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联想到的不是金鸡奖百花奖的颁奖大会,或好莱坞的几十届盛典,而是想到了前些日子看的“达人秀”和央视的“星光大道”,想到千千万万做着明星梦的年轻人。
  • 想象性地域及其诗意表述
  • 游走于中德之间,肖开愚不得不重新划定自己的边界(自己的居所和作客之地),在故乡、家庭、心灵的园圃和逗留的每一座城市之间做出抉择。他内心的地图在不断地收缩和膨胀,超越了纯地理意义上的东方与西方,在欧亚大陆的版图上画下了许多私人的秘密通道。
  • 《新文学史》:一份理论刊物的四十年
  • 二00九年,享誉国际文学理论与比较文学界的《新文学史》杂志迎来四十周年华诞。享有“《新文学史》之父”美誉的拉尔夫·科恩(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术院通讯院士)已年逾期颐,就此辞去主编一职,
  • 读《思想者的知情意》
  • 在《读书》二0一0年第十期上读到了刘绪源先生的《思想者的知情意》一文,觉得有很多话要说。我原在天津《女士》杂志当编辑,负责“名人走笔”这一栏目,经天津师大杜芳琴老师介绍,舒芜先生为本刊写了一篇关于妇女的杂感。我与舒芜先生的文缘自此开始。
  • 散点透视与焦点透视
  • 《读书》二00九年第四期刊载的《路过尘世》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这首《春》便仿佛是李可染的画意。再恬淡不过的乡间渲染,远山近水,都是着了淡淡的墨色的。
  • 二爷
  • 永厚先生说:今年是兔二爷当令,但现在行二的太多,富二代,官二代——都是二爷。我乐了。不是二爷,是“儿爷”。北京话有儿化音,不能使劲儿咬成了“二”。黄先生也乐了:“儿也好,二也好,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