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1年第03期
  • 世界经济危机的启示
  • 资本主义制度在不断变化 马: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二〇〇九年全球经济出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但世界经济复苏强劲的步伐远超预期。二〇一〇年,美国的经济出现复苏,我们是否可以说,二〇〇八年底爆发的经济危机已经结束?
  • 徜徉于“分析”与“诠释”的思潮之间
  • 王国维当年在《国学丛刊序》中曾直言说:“学之义不明于天下久矣。今之言学者,有新旧之争,有中西之争,有有用之学与无用之学之争。余正告天下曰:学无新旧也,无中西也,无有用无用也。凡立此名者,均不学之徒。即学焉,而未尝知学者也。”又曰:“余谓中、西二学,盛则俱盛,衰则俱衰。风气既开,互相推助。且居今日之世,讲今日之学,未有西学不兴,而中学能兴者;亦未有中学不兴,而西学能兴者。”
  • 神的律法和人的政治——读《列奥·施特劳斯:思想传记》
  • 许多对列奥·施特劳斯的研究都是从正面或反面,在他的政治哲学中探寻深奥的“微言大义”,与这些研究著作相比,丹尼尔·唐格维(Daniel Tanguay)的《列奥·施特劳斯:思想传记》是一部在显白的思想表层上描绘施特劳斯思想踪迹的论著。
  • 如果泰戈尔今天来华
  • 在现代中国,西方名人访华总是能够产生轰动效应,无论是“五四”时期访华的杜威和罗素,还是不久以前访华的哈贝马斯和德里达,而泰戈尔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引起中国人广泛关注的访华的非西方人。然而,与那些西方人在中国的遭遇不同,泰戈尔虽然也受到人们的相当礼遇,但也遭到了激烈的批评。
  • 猎头与猎身——兼及“中国农民与比尔·盖茨”命题的思考
  • 二〇〇一年,我应邀参加在加拿大卑诗大学(UBC)举行的一个国际移民学术研讨会。会上,一位加拿大学者在谈及当今技术人才跨国流动之社会影响时,挥舞着拳头激动地大声说道:“是千百万中国农民养育了比尔·盖茨!”其时正是比尔·盖茨的微软事业如日中天之时,此言一出,全场一阵唏嘘声。
  • 历史人类学视野下的移民史
  • 笔者以为移民史研究有两种不同的方法。第一种是以葛剑雄主编的《中国移民史》(福建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七年版)为代表,在研究方法上与人口史研究相结合,其基本思路是“确定移民的分布范围——确定各地移民在总人口中的比例——确定各地标准时点的人口数”,着眼点是“求证本期各次移民的数量和规模”,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在历史时期人口迁徙的原因、方向,人口迁移的数量,在总人口中移民所占的比例等方面。
  • 对话ICU:生死两茫茫——技术时代的生命终结与死亡意义
  • 王一方(以下简称“王”):在我们今天这个技术崇拜的时代里,不仅“死亡是什么”需要重新定义,同时,“我们如何死亡”也在重新建构,当然,死亡的意义更需要重新诠释。简单地讲,死亡已经绑定医疗技术,尤其是器官替代与支持技术,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死亡就是关机时间,抑或是停电时间,而不是生物器官或生命体的瞬间自毁进程,意念中的油尽灯灭(寿终正寝),宗教及民间传说中的阎王爷、上帝或者死神“吹灯”的时辰。您作为重症医学(ICU)专家,也作为有哲学情结的临床大夫,如何看待现代医疗技术对死亡的干预与意义重审?
  • 楷模,不应只是让人感动
  • 去年底,德国《时代周报》推出一期特刊,评介了德国五十位堪称楷模的昔日人物。该报邀请了五十位作者推荐入选并进行热烈讨论,名单确定后,请他们分别为这五十位楷模撰写文章,阐述遴选他们的理由。
  • 俞平伯的忧郁
  • 俞平伯在红学上的贡献,自不必赘言。俞平伯的红学研究开始于胡适一九二一年的考证论文发表之后,与胡适的文献考证不同,他是文学考证派,关涉的是趣味。俞平伯在文献上得到了顾颉刚的协助,所以他最早写成的《红楼梦辨》,似乎是与顾颉刚的讨论,很多结论也在切磋之中。
  • 童年之花
  • 我出生的那年,动画片《大闹天宫》刚刚拍好。但是,我首次看到“齐天大圣”时,已是小学一年级——其间,孙悟空在中国黑漆漆的乡村夜晚,打打闹闹已经七年。
  • 文献考据与文学鉴识:西方古典研究的学统与精神
  • 一九〇〇年元旦这天,英国剑桥大学一位从事古希腊典籍研究的学者,开始着手撰写一部囊括往昔一切时代有关古典学问的通史性著作,起初以为只消一卷即可完成,不想—发不能收笔,闳肆庞大到整整用了三卷的篇幅,凡一千六百余页。
  • 自然生态下的知识人
  • 一 几年前,在网上读过一篇旅行者的文章,他描写了为了“开发”,草原自然生态被破坏的情况,以及作者对这种状态的隐忧。文章中说,开车去内蒙古东部,走了几个盟,途经二十多个旗。沿途所见,真正能保留一些原来生态面貌的,只剩内蒙古和蒙古国接壤的国境线一带。
  • “且待小僧伸伸脚”
  • 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卷足而寝。僧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 读《陈垣来往书信集(增订本)》
  • 《陈垣来往书信集》初版于一九九〇年,当时仅印行两干部,不仅书店早已售缺,就连一般的图书馆也难以借到。我于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参加“纪念陈垣先生诞生一百三十周年学术研讨会”,恰逢大会收到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寄来发售的十部新版《陈垣来往书信集(增订本)》,片刻之间,便告售罄,我有幸购得一部,先睹为快。
  • 不知境界第几重
  • 陈垣曾经利用敦煌所出摩尼教经,考证摩尼教人中国史,引起注意。于是应中研院史语所之请,就北平图书馆所藏敦煌劫余之写本八千余轴进行整理,撰成《敦煌劫余录》,请陈寅恪为序。陈寅恪序文扣“劫余”二字,言敦煌写本之佳佳品“不流人于异国,即秘藏于私家”。此非此序之重点,故未详说,但已启愤慨之思。
  • 命运多舛的国歌
  • 二〇一〇年南非足球世界杯已落幕。早在世界杯开幕前,德国队就已经曝出新闻,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德国队人选二十三人的大名单中,有十一名球员有移民背景;而其中十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赛前奏国歌时将不会开口唱德国国歌。国家队队员是否应该唱国歌?
  • 纪念哥伦布引发的争议
  • 每年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一是哥伦布纪念日。这是美国联邦节日,以纪念哥伦布在一四九二年十月十二日“发现”北美新大陆。关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说法,_直众说纷纭;至于应不应当把哥伦布当做一个英雄来纪念,更是个颇具争议的话题。近年来,尤其是自一九九二年以来,要求抵制取消更改这个节日的呼声已有一浪高过一浪的趋势。
  • “上念前古,下盼来者”
  • 在古代文学研究的百年学术史上,钱穆的相关著述一直影响不彰。这固然由于钱氏是现代史学大家,其文学研究成就为史学声名所掩。但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他对具体作家、作品的评价和对文学史流变的主要见解,都与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主流传统大异其趣。在《漫谈新旧文学》一文里,他曾这样写道:
  • 锦瑟无端
  • 李商隐早年曾在玉阳山学道,属上清教派。这一派轻丹鼎之术,更注重内视反听、存想思神的意念修炼,受此影响,李商隐十分善于表现和拓展心灵世界。道教典籍也为李商隐的创作提供了大量意象、典故和题材,更有论者指出,其无题诗制题艺术、隐比手法,乃是受道藏秘诀隐文表达方式的启发。
  • 周作人为周佛海改诗
  • 在图书馆地下书库的旧书架上,见到薄薄一册公安部档案馆编辑的《周佛海狱中日记:一九四七年一月——九月》,携归翻阅,本意在打发时间,不料一气读完,发现饶有趣味。蔡德金先生在序里说:“周佛海作为巨奸受到审判,并被判处死刑,是罪有应得。但他不仅拒不认罪,还在日记中以大量笔墨表白自己,竭力开脱卖国罪责,借以求得国民党当局的赦免。”
  • 个体记忆与新历史影像:贾樟柯电影的新阶段
  • 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成功地形成和确立了其现实主义的美学风格。他对此有充分认识,并曾声明这种从最初就形成的美学风格并非他“一生要去捍卫的东西”。但事实上,在“故乡”之后,他无法再像讲述小武或崔明亮的故事那样,用充满质感的电影语言去呈现其故乡山西省以外的故事。
  • “食物”的诉求
  • 文学评论家詹姆士·W.布朗(James W.Brown)在其名为《文学与饮食》(Litterature et Nourriture)的专著中称,食物和文学一样,都具备动态的意涵(比如吃的动作、习惯,以及烹饪食物等)。而食物及其动态意义又以多种形式,被用来构建小说中的社会关系体系,成为人物之间的重要交流方式。
  • 品特的“政治转向”
  • 冥冥之中,我感到自己与品特有缘。正式接触品特,是在进入中央戏剧学院之后。在此之前,零星读过他的《看管人》(许真译,收入袁可嘉、董衡巽、郑克鲁选编的《外国现代派作品选》)和《送菜升降机》(施成荣译,收入朱红作序的《荒诞派戏剧集》),这两部翻译作品集当时在国内影响很大,但我未曾特别注意到其中的品特。
  • “陆二”与“牛六”
  • 查词典,能“查到什么”和能“轻易查到什么”几乎同等重要,所以词典编纂者都在这两方面下功夫。在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面世前,翻译工作者必备的一部英汉词典是《英华大词典》,可这部词典尽管非常丰富,却有一个弊病,就是字小,密密麻麻,不同字体之间的差异不够明显,词性标示符号(例如名词n、及物动词vt和不及物动物vi等)更是需要你花极大耐性去寻寻觅觅.查起来非常不方便,远不如同时期另一部同样不可或缺的《新英汉词典》。
  • 妙概念
  • 好多年前,问一位研究科学的朋友:“因子”是什么东西?那时,“因子”满天飞,许多产品——保健的、润肤的、美白的——都说其中含有什么“因子”。朋友笑道:“炒概念,别理它。”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