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1年第06期
  • 卖鸡与卖狗
  • 卖鸡,是《儒林外史》中的故事。范进这位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但还没有取录的伙计,真是穷得叮当响。他母亲“饿得两眼都看不见了”,才吩咐把家里剩下的一只生蛋母鸡拿到市上去卖,好买几升米来煮餐粥吃。不料正在卖鸡,报单(录取通知书)到了,被邻人一把拖了回来,那只生蛋鸡也掼在了地下。接下来,
  • 解读苏南
  • 铁军写就《解读苏南》,嘱我代写序言,我自当遵命。 铁军自一九八七年四月起参与了中国农村改革试验区的工作,一直到一九九八年,长达十一年之久。当时的农村改革试验区覆盖了全国二十个省市自治区、一百六十四个市地县和约八千万农民群众,其覆盖区域之广,涉及人员之多,农村改革与发展的试验内容之丰富,
  • 同一文本 不同解读
  • 钱杭教授所著《库域型水利社会研究——萧山湘湖水利集团的兴与衰》一书是对以湘湖水利集团为核心的湘湖“库域型”水利社会的一项社会史研究。阅读该书让人想起同一题材的另一部著作——由美国学者萧邦齐撰著的《九个世纪的悲歌——湘湖地区社会变迁研究》。
  • 素面伟人——关于毛泽东早期传记
  • 伟人传记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在伟人身后修撰的,这种传记是正史,由历史学者集体编写,周密而详尽,当然也充满了歌颂与崇敬,为民众树立一个崇高而神圣的形象。另一种是在伟人未成名之前,由个人为其撰写的传记或访问记。这些著作出于个人的视角和感受,
  • 一本《画史》的命运
  • 我面前的这本上、下两册的简体字版《中国抗战画史》听说已经上了新浪二月好书榜第四名了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终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曾是审判日本战犯的佐证
  • 百年以来的辛亥革命历史叙事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辛亥革命曾是近代史研究中的显学;九十年代,这个研究方向渐渐沉寂下来;最近辛亥革命百年即将到来,对革命的研究又开始受人关注。在有关辛亥革命的很多具体问题上,我认为可以说新观点层出不穷,同时也有新领域的开拓,新视角的切入,称得上取得了很大进展。
  • 统一及其之后
  • 现代历史上的“统一”(reunification)概念是指原为一体的民族国家在经历主权、领土与人口分裂之后,重新回归同一政治实体的过程。“二战”结束至今,国际社会见证了越南、德国与也门从分裂到统一的历程。三国都曾因美苏对峙、意识形态的冲突而分裂,却分别采取了武力、吸收与一体化的不同统一模式,且统一成本及统一之后的国家整合天壤之别。
  • 再读穆勒
  • 十多年后能够再次仔细阅读约翰·穆勒的《论自由》,说起来要感谢孟凡礼君。数日之前,凡礼送来他新近重译的《论自由》,开始我并不以为意。在我的印象中,穆勒的这部名著已有多种译本,他的思想在学术界乃至公共知识界也广为流传,是否还需要再添一个新的译本,
  • 儒家思想在欧洲早期传播的经典之作
  • 方豪先生在《十七八世纪来华西人对我国经籍之研究》—文中指出:“西人之研究我国经籍,虽始于十六世纪,但研究而稍有眉目,当在十七世纪初;翻译初具规模,乃更迟至十七世纪末;在欧洲发生影响,则尤为十八世纪之盛事。故我国文化之西被,要以十七八两世纪为关键。”近年来对以传教士为中心的汉学著作的翻译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 阿罗频多之学在中国
  • “圣哲”室利·阿罗频多(Sri Aurobindo,1872--1950)。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他的名字在中国鲜为人知。—九八四年,侨居印度三十三年的徐梵澄先生(一九0九——二000)出版了他的两部译著,一部是韦檀多学古代经典《五十奥义书》,一部是韦檀多学现代经典《神圣人生论》。于后者,
  • 阅读的快乐
  • 拿到厚厚的两卷本中文版(《世界文学史》,没想到一读就不忍释手,再读仍然余香不绝。通常见到的各类文学史著作,似乎都沿用了同一个路数,先铺开社会历史大背景,其上介绍作家出身经历小背景,再其上复述作品内容,再再其上总结主题思想,然后是艺术风格,再然后是文学史上的地位;
  • 永井荷风与晚明诗人王次回
  • 十几年前旅日期间开始系统接触永井荷风的文学作品。尤其对荷风的《断肠亭日乘》爱不释手。出乎意料的是,在荷风的文章和日记里,居然接触了不少原先不熟悉或根本没听说过的中国作家作品。比如前所未闻的中国明末诗人王次回(即王彦泓)的诗歌,就是在荷风文集里遇到的。
  • 清末中国人创作的法文小说
  • 一八九0年四月十二日,这一天是星期六,在法国东部汝拉省首府隆勒索涅市的小镇德斯尼,本地姑娘玛丽亚一阿黛乐·拉尔都赛,正在镇政府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对于这个外省小镇的居民,这场婚礼相当特别,未来很长时间大概都会被人津津乐道.因为新郎是一位留着辫子的清朝官员,
  • 醉驾入刑的尴尬
  • 在相当多的人眼中,醉驾入刑是刑法修正案(八)的一大亮点。今年五月一日是刑法修正案(八)实行的起始日,“五一”又逢传统节假日——人们习惯性地举杯畅饮的日子。两个日子重合,敏感度叠加,刑法的感召力、威慑力甚至生命力,以及全社会对待刑法修正案(八)的态度都将获得最实际的检验。
  • 新约圣经:绝对神授还是历史产物?
  • 《错引耶稣》二00五年在美国出版,之后连续九周名列《纽约时报》的畅销榜,至今已经售出三十八万册。作者埃尔曼是基督教史的专家,以研究新约和早期教会见称于美国学术界。他曾在保守的福音派神学院接受古典语文训练,后来进普林斯顿神学院,师从著名的新约学者梅茨格(Bruce M.Metzger)。梅茨格是新约英译本修订的主持人,
  • 亚里士多德随神学西来
  • 一六二。年,比利时耶稣会士金尼阁从欧洲携七干部西书来华,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关于此中原委,方豪先生历时三十余年,数易其稿,撰写了专文《明季西书七千部流人中国考》,交代得十分详细。这七千部书由于历史原因,大都滞留澳门,“带进者尚未有什之一二”。即便如此,经过明末耶稣会士与中国文士的合作,其中一小部分还是得以译介成汉语。
  • 闲话希尔伯特问题(下)
  • 希尔伯特第八问题 希尔伯特第八问题是黎曼假说和“其他质数问题”。黎曼假说(即关于ζ函数零点的分布的猜想):ζ函数的所有非平凡零点的实数部分都是1/2。“其他质数问题”的代表之一就是哥德巴赫猜想:任何一个大于2的偶数,都可表示成两个质数之和(数学圈里称其为1+1,就是说可表示成一个质数加另一个质数)。
  • 大峡谷与大峡谷人
  • 佩奇(Page)是一个安静的小镇,只是因为有大量游客,才显得不那么寂寞。到这里来的人一般必去两个地方,一个是鲍威尔湖,一个是羚羊峡谷。我很早就在网上订好这两个项目,所以一早就去了佩奇的飞机场,鸟瞰鲍威尔湖的飞机从那里起飞。
  • 出版业:向美国学习,还是从美国的错误中学习——记美国独立出版人安德列·西弗林
  • 那是本精装小书。灰色封面,中央—枚藏书票图案奇异,在午后的光线下呼之欲出。我忍不住从架上取下来。书名字体很小:《出版业》。翻过深灰色环衬,是更小的书名和简单的出版社标识:Vo再翻,小书才通过扉页上的副标题开口说话——跨国公司如何接管出版业并改变我们的阅读。
  • 中国艺术学的当代建构
  • 作为中国现代意义上的艺术学,经过近三十年的探索,已经基本确立自己的专有研究对象领域,开始勾画出比较清晰的理论框架体系,并且逐渐形成自身知识体系追求和学科建设追求的学术自觉。这样一种发展趋向,对于我们从艺术学学科的角度去对艺术现象作整体性系统性的把握,从而深入研究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和文化现象客观存在的人类艺术活动,
  • 逝去的风云
  • 才从报上看到许广平先生的《鲁迅回忆录》手稿本出版的消息,便收到海婴寄赠的由他主编的这本书,自是喜出望外。
  • 从“未庄”到“古炉村”
  • 杜亚泉在论述游民文化的时候,看到了其在特定时期的破坏作用,认为游民“凡事皆倾于过激,喜破坏,常怀愤恨,视当世之人皆可恶,几无一不可杀者”。游民概念的引入,对理解中国史颇有参照。王学泰作《中国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一书,亦多引用其观点作为参证,并因此涉猎到鲁迅关于国民性问题的思路。晚清后的文人讨论流寇与暴民现象,
  • 追寻“蘅塘退士”
  • 蘅塘退士是《唐诗三百首》的编选者。他的《唐诗三百首》编成于清乾隆二十八年(一七六三)。这虽然是读者层次较低的一种唐诗选本,所面向的主要对象为塾学子弟,但自问世后甚是流行,其影响远远超过了名家手编的唐诗选本。据粗略统计,仅道光间建德章燮的注疏本,终清之世就有务本堂、双门底、小酉山房、浙兰慎言堂、会文堂、三益堂、
  • 白俄与普罗文学的革命叙事
  • 考辨起来,“叙事”本是文学术语,指散文体或是诗体的故事。倘若“革命如何成为故事”已成为今日之研究热点,那么“故事如何介入革命”显然同样值得再思。进而言之,若要深入研讨现代中国革命与叙事的关系,恐怕不能忽视以书写革命为主旨的普罗文学。我想通过白俄叙事这样一个新的人口,再次进入这片早已经过学术深耕的研究领地,并试图由此破解其革命叙事的编码与解码系统。
  • 解冻之春(一九七八—一九八五)——“六十年三地歌”之五
  • 那时候到处是高音喇叭,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磁带、没有录音机。喇叭声从工厂机关、学校、部队大院的围墙里传来,强大、嘹亮。这是很久很久以前,这是一九七八年。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