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2年第03期
  • 为什么必须选择市场经济?——重读斯密
  • 尽管市场经济对人类的经济发展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但当面对危机的时候,人们却或多或少发生了对市场经济的怀疑。重读斯密,可以使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市场经济,与市场经济和谐相处。
  • 金融家与时代
  • 金融家的始祖 金融家的始祖未必引人注目。大约在十六七世纪,欧洲的黄金冶炼、铸造、存储已很兴盛,专职其事者名为金匠(GoldSmith),来往之间,赖以信用,一纸凭据,演为媒介。金匠铺成了银行业的雏形,金匠于是成为银行(金融)家的始祖。“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
  • 民国时期古希腊神话的汉译
  • 民国时期翻译古希腊罗马文学的成绩并不特别显著,相对而言还算得上盛况的,是神话的汉译。古希腊神话有相当一部分留存在古希腊文和拉丁文的著作中,经过历代学者与作家的整理,形成了系统的几组故事,包括神话部分的前奥林匹亚诸神和宙斯为首的奥林匹亚诸神,传说部分的阿尔戈英雄纪、七雄攻忒拜纪和特洛伊战争。
  • 玄密帝师与无生上师
  •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北京有批热心藏密修行的佛教居士曾捐资刊印一部《大乘要道密集》(以下简称《密集》)(我在下文引用的是这部《大乘要道密集》的影印本[台北市:密乘出版社一九八三年一月一版])。
  • 误译耶稣
  • 《读书》去年六月号有篇文章挺好,《新约圣经:绝对神授还是历史产物》,介绍艾尔曼先生的《误引耶稣》(MisquotingJesus,2007)。
  • “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西亚北非变局的文化审视
  • 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末发生的西亚北非变局,再度将“民主”、“民族”、“国家”、“共和”、“政治”、“立宪”、“阶级”、“现代化”、“民生”、“民权”这些早在一个世纪前人们就奔走疾呼的词语变成眼下热议的话题。
  • 我们占领——一个社会运动的生成
  • 舞女与铜牛 二0一一年十月十七日纽约《地铁报》(Metro)的封面是Occuspy,报道的是一位布鲁克林居民在“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中自愿充当卧底,向FBI和纽约警察局(NYPD)传送情报的故事。
  • 乌台诗案始末
  • 苏东坡在他四十四岁那年摊上了个案子,这案子差点要了他的命。有人说,是王安石陷害苏东坡,正史、野史里都有这个说法,真是这样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置苏轼于死地?
  • 未被认可的出版物和考古学
  • 如果没有《西楼文选》,张希鲁基本消失在学术史观察的视野之外;如果没有张希鲁,滇东考古学的早期历史仍然无法打捞;如果没有早期滇东考古学及与之平行的“安阳之外”的范例,我们将永远意识不到中国考古学的多元景象和复杂遗产。——这一切维系于一本非正式出版物。
  • 捐书人潘世兹先生与《宝礼堂宋本书录》
  • 偶阅郑振铎《西谛书话》,其中有《宝礼堂宋元本书目》一条:说“书录出张菊生手,甫印就,潘明训君即下世,其嗣君乃封存之,故传世绝罕。
  • 清流绝响
  • “思想家丛书”推出了《问道者——周辅成文存》,徐晓命我为周先生的文存写几句话。虽说随先生读书有年,但对先生的思想学问远未了解透彻,学习先生思想本已绠短汲深,置喙先生著作更属自不量力,只能就先生文集的编选原则和读后感想略说几句。
  • 教育是一首诗——关于朱永新的阅读札记
  • 许多年前,朱永新尚未赴京工作时,我们有一次关于中国教育的深谈。我最后脱口而出: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讨论朱永新教育思想。这并非一句恭维话。我从来不认为“思想”只为特定的人垄断,也不认为“思想家”只在我们仰望的星空中闪烁;
  • 橘朴与鲁迅
  • 一、那人是谁? 如欲了解近代中日在思想上的龃龉,橘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对象。但是,不要说在中国,即使是在今天的日本,橘朴仿佛是思想史上的失踪者,鲜为论者提及。
  • 最初的契约:回国初期的穆旦
  • 一,“献礼”的热情 据说,在美国留学期间,诗人穆旦就曾对归国后的情形有过设想,继在西南联大学过俄语之后,又一连三个学期选修俄文课程,背诵俄文字典,翻译普希金诗歌,“译诗将是他贡献给中国的礼物”(傅乐淑:《忆穆旦好学不倦的精神》)。同时,为《文学原理》“做了不少翻译笔记”;
  • 抗争的次文体从未停止书写
  • “一个人不应该生来就是女人,而其实是变成的。”西蒙·德·波伏瓦在《第二性》中的这句话很适合作为《中国女工》一书讨论的起点,它预示了农村女性的社会性别在一种新的社会环境下是如何被建构起来的。
  • 曹植女性题材作品中女性视角之转变
  • 在中国文学史上,女性始终是文学创作中绕不开的话题,作为中国文学两大源头的《诗经》与《楚辞》,或者以女性的口吻来叙事、言情,或借女性来比兴,进而表现自己高洁的人格,为此后女性题材的写作奠定了文学与文化的基础。
  • 寻找当代杰作——为《诗意的环球对话》而写
  • 什么是当代中文诗的杰作?如何找到它们?这个提问令人晕眩。仅就中文诗人而言,从数量上,就听说今天中国有二百万写诗人口,二百万人,每天在“生产”多少作品?选择杰作,首先在数量上就是一个天文学。更困难的是质量,所谓杰作,该放进什么价值系统中去判断?
  • “乡土是我们生存的根基”
  • 我的朋友柯国淳是法国乡土文学大师克洛德·米什莱(claudeMichelet)作品的中译者,送我这位作家的成名作《狼口画眉》(DesGrivesAUXloups)四部曲小说,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法国小说中还有“乡土文学”这个枝繁叶茂的类别,虽然常识告诉我法国是欧洲的谷仓,
  • 电影的迷恋与反对
  • 或许是顾忌宣称“什么之死”已经成为尼采以降的陈词滥调,美国学者苏珊·桑塔格在写于一九九五年的《百年电影回眸》一文中,才忍住了没说“电影死了”,不过,
  • 小心求证一句话的出处
  •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这两句话一向被视为明代著名思想家袁黄(初名表,号了凡,一五三三——一六。六)所著《了凡四训》中的名言。为曾国藩、毛泽东、蒋介石、李叔同(弘一)等政治家和思想家所喜好,常引于书信、日记、文章、讲话等。
  • 魔术
  • 魔术,先前叫幻术,或称戏法。旧时笔记小说中有不少关于魔术神乎其技的记述,读之令人心驰神往。既称“戏”,又称“幻”,可知其非真。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