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2年第07期
  • 《读书》与“读书人”和“知识人”
  • 三联书店在我国文化生态的背景下,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她忠实于自己的传统,始终是知识分子的朋友。就文化传承来说,她把古和今、旧与新连在一起;就知识生产而言,她是连接编者、作者和读者的一座桥梁;就文化交流来看,她不愧为交通古今中西的文化集散码头。
  • 我与《读书》
  • 一九七八年我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到北京来读书。大概在一九七九年下半年的一天在报刊亭看到《读书》,被她朴素、大方的封面吸引买了一本。读过之后感到与“文革”中读的《学习与批判》和当时的正统刊物完全不一样,有一种清新而活泼的气氛。书中的许多文章都是我所敬仰的学者撰写。以后只要看到《读书》就一定要买回来读读。
  • “《读书》服务日”忆旧
  • 三联书店八十周年庆,《读书》编辑部的朋友约写文章,因为我是“老作者,老朋友”。这样说,让我觉得责无旁贷。写点什么呢?想到三联书店,就会想到《读书》杂志,想到《读书》,就会想到“《读书》服务日”,想到那些单纯、热情而充实的日子。
  • 理念决定未来
  • 自一九七八年开启的中国经济改革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是巨大和深远的。一方面,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及经济高速增长,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选择越来越多,自由也越来越多;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上的排名从改革前的第十三位上升到现在的第二位,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发言权越来越大,G2成为国际流行词汇,甚至有“全球领导力东移”的说法。
  • 市场过程的含义
  • 应邀写《市场过程的含义》这本书的序言,我感到很为难。因为我不是学经济学科班出身,对经济学的历史所知甚少。这本书中讨论了许多十九世纪末以来经济学的派系发展过程。他们之间的分歧在外行人看来并不显著。理论的大框架都差不多,绝没有和马克思(《资本论》那样的分歧,要弄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着实要费好多时间。这不是我所能胜任的。但要说“市场过程的含义”,我多少还是有发言权的。
  • 司法:“创新”抑或“诠释”?
  • 美国大法官本杰明·卡多佐在其名著《司法过程的性质》中谈到:“在我担任法官的第一年,我发现在我起航远行的大海上没有任何航迹,为此我—直很烦恼,因为我寻找的是确定性。…随着岁月的流逝,随着我越来越多地反思司法过程的性质,我已经变得甘心于这种不确定性了,因为我已经渐渐理解它是不可避免的。我已经渐渐懂得:司法过程的最高境界并不是发现法律,而是创造法律;所有的怀疑和担忧,希望和畏惧都是心灵努力的组成部分,是死亡的折磨和诞生的煎熬的组成部分,在这里面,一些曾经为自己时代服务过的原则死亡了,而一些新的原则诞生了。”
  • 见证历史 植根现实
  • 四川省社科院郭晓鸣研究员及其研究团队的新著《统筹城乡发展背景下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制度研究——基于成都“试验区”的实证分析》即将付梓,翻阅着这一本厚重的研究成果,我心里有些犯憷,对晓鸣他们撰写的这样一部书籍我能说点什么比较“靠谱”的话呢?
  • 夷歌数处起渔樵
  • 受政治环境和学术传统的影响,被海外学者称之为“民间宗教”(popular/folkreligion)的民众实践在国内大多数时候被称为“民间信仰”或“民众信仰”。受儒家,正统思想的影响,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不语怪力乱神,对民众的信仰要么斥之为“淫祀”,要么避而不谈。第一次严肃地审视中国民众的信仰和宗教生活的知识分子当数民国时代的民俗学者们,所以中国民俗学有着研究民间信仰的传统并一度取得了辉煌成就。
  • 重说学统与知识谱系
  • 一、没有说完的话 十余年前,我曾为({清华哲学研究系列》丛书撰写“总序”,题为《学统,知识谱系和思想创造》(原载《读书》杂志二00八年第八期),我谈道:“学统是由学术教育群体创造的制度化了的知识教育体系和思想创造样式。”“一所成功的大学及其所属的学术教育机构,往往都具有其独特、连贯而又持续有效的教育传统和学术传统,即我所谓之的‘学统’。”
  • 《十慰》:来自异乡的消息
  • 罗素在他的《西方哲学史》中引用过这样一段话:形而上学隐退到幕后去了,个人的伦理现在变成了具有头等意义的东西。哲学不再是引导着少数一些大无畏的真理追求者们前进的火炬:它毋宁是跟随着生存斗争的后面在收拾病弱与伤残的一辆救护车。
  • “拥核”还是“脱核”
  • 能源既是人类文明、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不可缺失的重要物资,亦是关系国家经济命脉与国防安全的战略资源。如何确保稳定、持续的能源供应已成为世界各国亟须解决的重要命题。比邻而居的日本,在弱化、稀释和规避能源风险以及打造“能源安全”平台的过程中,把“核能”作为重点选项。
  • 卢卡奇物化理论的双重逻辑
  • 无论怎样编写马克思主义史,卢卡奇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思想要塞。卢卡奇既是所谓“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终结者,又是“另类”马克思主义的开创者。在一定意义上说,卢卡奇的独特经历和思想演变就是二十世纪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缩影。而在卢卡奇的思想中,物化理论可谓独树一帜、引人瞩目。从思想背景看,卢卡奇是在没有接触到马克思的《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 太阳不是无影灯(下)——从一个展览想起的
  • 中国的启蒙是什么?这是我想谈的另一个问题。 首先我们要问,中国是不是经过启蒙?这个问题有两种答案。一种说法是根本没有。如果你说启蒙只是欧洲范围内的事,与其他地区无关,如果你拿西方标准一把尺子量天下,我们当然没有: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没有科学,没有哲学,没有宗教,没有国家…“有也等于没有,就像崔健唱的,我们一无所有。既然没有,咱们就不用讨论了’倒也省事。
  • 方以智与《物理小识》
  • 明末清初著名学者方以智的著作《物理小识》,搜集、整理、总结、综合了我国古代已有的科学成就,批判地吸收了当时由西欧传来的科学知识,并且就其中不少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在继承和发展我国古代哲学和自然科学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
  • 译在旅途
  • 六十年前,一九五一年春,一个刚刚走出婚姻阴影的年近三十岁的年轻男子埋坐在老式打字机前疯狂地敲击着键盘,仅用二十天就打出了长达一百二十英尺的手稿,这部书就是On the Road(《在路上》),作者就是后来被誉为“垮掉派之王”或“垮掉派之父”的凯鲁亚克(John Kerouac)。
  • 革命之后:“五族共和”的另一种叙事
  • 世人所熟知的帝政终局、民国始基,是这样一种公式:“驱除鞑虏”的口号席卷起排满风暴,革命摧枯拉朽;继而是帝室、皇族、袁世凯、北洋系、立宪派、封疆、小官僚在“五族共和”旗帜底下的一场大妥协。一九—二年二月十二日,清朝隆裕太后公布退位诏书,中华民国继承帝制禅让之法统,政权和平转移。辛壬之际的中国革命,在世界范围的革命史上亦有其特殊性。革命以复仇相号召,神圣皇权的象征——皇帝——却没有像英、法、俄那样给予肉体消灭。
  • 宋朝的科举入仕与官场底线
  • 孔夫子的名言“学而优则仕”,本是希望掌握儒家理念及学说的优秀知识分子积极从政,以建设理想状态的“仁政”国家。这为有志于此的读书人指明了奋斗的方向,影响深远,几乎家喻户晓。但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这一名言在现实中既未见得很好落实,又常常被曲解或沦为空洞的口号。
  • 读《〈春秋〉与“汉道”》
  • 十年前,陈苏镇先生出版过一部专著《汉代政治与(春秋〉学》。最近,书又增订再版,扩充了约二十万字关于东汉的内容,书名也改为《〈春秋〉与“汉道”:两汉政治与政治文化研究》。
  • 文件中的王瑶
  • 一九五二年北京市高校院系调整前后,面对纷纭复杂的局面,中共高层一直认为各高校的中共基层组织还是显得不够强势。一九五二年底中央政治局一次会上,认定北京高校“思想上乱,组织上乱,党忙乱”,决意成立市高校党委会,统一领导并进一步开展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市高校党委会宣告成立,新任命的高校党委书记李乐光做了发言,传达中央政治局会议精神,在讲话中首先就点到北大中文系副教授王瑶的名字,说在一九五二年教改之后人心惶惶,“王瑶要求转业,做不了灵魂师”,还说“北大教授吴组缃、浦江清傍徨几分钟才上课,高名凯上课前发呆”
  • 人文精神的标本
  • 一九八八和二○○六年,三联书店分别推出了皇皇二十卷《吴宓日记》和《吴宓日记续编》。《吴宓日记》最重要的缺失是一九四九和一九五○年日记的被毁。吴宓曾经在一九六七年二月八日的日记中说:“宓尤痛心者,乃在宓之乙丑日记、庚寅日记(一九四九、一九五○)各一册,藏存陈老新尼家者,陈老惧祸,竟为代焚毁不留之事。盖此二册日记,其中叙吴宓由武汉飞渝,在此度过解放,并一九五。年父初病至病增,以迄临没及没后诸事,实是惊心动魄、天翻地覆之情景,附有宓做之诗及诸知友之诗词甚多且佳,日记外无存稿,至为可惜。
  • 游宦生涯中马致远的出世之思
  • 马致远所生活的年代无疑与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各样环境都殊多不同。元代是历史上第一个以少数民族统驭四海、建立统一政权的王朝。但是当其落后的游牧文明遇到先进的汉文化时,蒙古族统治者却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去学习乃至驾驭它就匆匆将中原与江南的广阔疆土圈进了自己的版图之中。这种对汉文化的无知或者竟是不屑使得他们面对辽阔的疆域、众多的人口时很难建立起和谐而又有力的统治方法和社会秩序,而是简单地甚至可能是不假思索地用他们落后的游牧文明来役使先进的汉文化。
  • 《红楼梦》的存在论阅读
  • 二00五年我在《红楼梦悟》的自序中就说,从哲学的层面,我已经开始用存在论的阅读视角取代反映论的视角。 上世纪下半叶,国内学界的《红楼梦》研究,基本上是采用“反映论”视角。此视角关注的重心是《红楼梦》反映了怎样的历史风貌和时代内容,其争论的分歧点也只是《红楼梦》反映的是封建社会的普遍特点还是资本主义萌芽时期的阶段特点。
  • 莎士比亚何以成为莎士比亚
  • 在当今世界上,莎士比亚是我们的文化英雄,他的名字几乎成为文学的代名词和人类创造力的象征。《不列颠百科全书》骄傲地宣称:“莎士比亚在世界文学中占有独特的地位,他被广泛认为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作家。像荷马和但丁这样的诗人,托尔斯泰和狄更斯这样的小说家,他们都超越了民族的界限;但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哪个作家的声誉能真正同莎士比亚相比……”然而,莎士比亚作为一种文化崇拜现象,在后理论时代被日益去神秘化。
  • 《国际汉学》约稿
  • 由已故学术大师任继愈先生于一九九五年创刊并主编的《国际汉学》(自二○○七年后由张西平教授担任主编),至今已有十六年的历史。二○一二年经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指导委员会审定,进入ACSSCI(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二○一二——二○一三来源集刊。
  • 暴发户
  • “暴发户”在历代中外文学作品中部不是正面形象。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莫里哀笔下的阿巴公,都是靠高利盘剥起家的暴发户。中国小说如《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儒林外史》里的万雪斋,也都是暴发户的典型。这一类暴发户,姑名之曰“聚敛暴发户”。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