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2年第11期
  • 学术史:学人的隐去与回归
  • 在近年的中国,“学术史”颇有些异军突起的感觉。不过,这恐怕是一个不那么“与国际接轨”的现象。我们最希望“接轨”的“国际”,正类我们曾特别想要“进人’的“世界”,其实是以所谓“西方”为主导的。在那个“国际”或“世界”里,不论是在史学偏重政治的时代,还是“文化转向”后的今天,学术史从来都不那么受重视。四百年前,培根就感觉到西方缺乏能够“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学术史(story of learning)。到二十世纪初鲁滨孙(J.H.Robinson)写((新史学》时,他发现培根所期盼的学术思想史仍未出现。在此后的近百年中,学术史在西方始终处于相对边缘的位置。
  • 以俄为镜看心史
  • 金雁的新书《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的主旨是要追溯那导致在二十世纪的主干不仅统治了俄国、也深刻地影响到世界——尤其深刻影响到中国——的“红轮”是怎样成型、为何能以压倒一切的气势碾压过来。但这自然不是全面的追溯,而主要是从知识分子的角度,从观念、思想和精神的层面来追溯,看俄国的知识分子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他们是怎样分化和反省的,这种观念的原因到底占何种位置,原因的原因又是什么等等。
  • 思想的力量
  • 我的这部传记《思想的力量》能在上海出版,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对我而言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在作者眼里,每一位读者无一例外都非常重要,但是,中国读者在我心中(我还要加一句:在我的感情世界里),占有一个很特殊的位置。
  • “国家”的诞生:教科书中的中华民国
  • 二十世纪初年是中国人结束帝制、建立共和国家的奋斗时期,革命成功和中华民国的建立在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史上意义重大。这个时期也是中国近代教育制度建立的关键时期,其对近代文化的开新意义不可低估。一九〇二年后“壬寅一癸卯”学制建立,近代教育体系形成。学堂课程的制定、新式教科书的应用,伴随近代印刷业和传媒网络的影响而成长发达,成为深刻改变近代中国人知识结构和价值观念的利器。
  • 黄白游
  • (一) 《启祯野乘一集》、《明名臣言行录》等书都记载,丁元荐“凡知交当路,绝无一毫染指,尝吟临川诗以自况,曰:‘欲识金银气,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其廉介绝尘如此”。临川亦即“临川四梦”之作者汤显祖,他的那首五言绝句,见其所著(《玉茗堂全集》。上揭史料中的主角丁元荐,则系浙江长兴人,明万历十四年(一五八六)进士,为人慷慨,颇有气节。从他的吟诗自况可以看出,在当时人的心目中,徽州不啻为“贪泉”第二。此外亦说明——早在明末,汤显祖的那首诗便已为世人所传诵。
  • 伦理学答问补
  • 问:你很重视自己的伦理学,但有些地方好像没说清楚。 答:我以为都说清楚了。有何问题,请提出,但我的回答大概仍是重复一遍而已。
  • 神话的建构?
  • 长期以来,在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理论研究中,一六四八年欧洲三十年战争后缔结的讲和条约——《威斯特伐利亚和约》(The Peace of Westphalia,以下简称《和约》)——往往被赋予一种特殊的意涵。很多人认为,《和约》不仅结束了一场旷日持久波及全欧的大战,而且结束了前近代的欧洲国际关系,标志着主权国家体系在欧洲的诞生。由此,《和约》之后建立起来的“威斯特伐利亚模式”(Westphalian Model)也被看作奠定近代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原型”。
  • 美国创新模式转型对我们的启示
  • 二〇〇八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界、产业界和科技界对以往的创新进行了总结,分析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率先发明,日本率先产业化的问题症结,分析了放弃制造业带来的高失业率等问题之后,进一步推动了人才培养和创新模式转型,为经济转型提供了动力,进入到加速创新发现并实现商业化的轨道。
  • “土耳其模式”略谈:中东变局与土耳其模式
  • 昝涛的《现代国家与民族建构——二十世纪前期土耳其民族主义研究》是国内近年有关土耳其研究的一部力作。该书梳理了十九世纪后期至二十世纪前期奥斯曼帝国向现代土耳其演变的过程中奥斯曼主义、泛伊斯兰主义、土耳其主义和土耳其史观等思潮的演变,尤其着力于土耳其主义和土耳其史观,为认识和理解土耳其政治思潮的演进提供了一条清晰的线索。
  • 土耳其的成功可以复制吗?
  • 对于现代世界而言,土耳其提供了一个会极大地引起人们兴趣的话题:它是罕有的成功进行了现代国家建设、具备成型的民主政体的穆斯林国家。对比中东北非那些或是动荡不已,或是裹足守旧的穆斯林国家,土耳其的成功显得卓尔不群。这不禁引人要问,土耳其的成功是否可以在其他穆斯林国家复制?它会否构成穆斯林世界现代化转型的样板?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实际上间接地形塑着我们对于世界秩序的构想,因为它会帮助我们拟想未来其他穆斯林国家的走向——在中东、北非大变革的时代,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尤为凸显——从而影响着我们对于世界秩序的判断及相应的行动。所以,土耳其的现代转型过程,是我们亟须的知识。
  • 一部经济学发展史的力作
  • 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二〇一二年八月出版的《新中国经济学史纲(一九四九——二〇一一)》一书,是张卓元等一批经济学家的集体研究成果。该书比较全面系统地反映了新中国六十多年中国经济学主要是理论经济学论争与发展的历史,史料丰富且代表性强,论断客观且概括性高,各章基本上都是由本专业的权威学者执笔撰写,不少专章介绍重大经济理论研讨会或经济活动的作者就是研讨会或活动的直接参加者,因而内容有较强的专业性实感性。我认为,该书的重要特点和优点有以下几点。
  • 《大地》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
  • 赛珍珠于一八九二年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出生四个月后即被作为传教士的父母带到中国,后全家定居江苏镇江。从童年开始就得以了解中国的风土人情和社会习俗,受到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的熏陶。在中国完成中学教育之后,于十七岁时回到美国读大学,毕业后回到中国。
  • 有感于文葆先生想编而未编的一本书
  • 戴文葆先生是中国当代编辑大家。他自主设计选题的书屈指可数,遵令编书而成大家应该说是戴老编辑生涯的宝贵遗产,意义多元多维,耐人寻味。戴老生前撰就却未出的个人著作有一种,有心编辑或早已着手编辑终未编辑完成因而也就没有出版的书籍多种。这更让我沉思、感叹。
  • 警惕科技迷信
  • 一 关于科学、人类和社会,常见的说法是这样的:人类有需要,科学及其技术满足了人类的需要;人类的需要得到了满足,于是幸福感提高了,社会也进步了;人类又有了新的需要,促使科学及其技术继续进步;科学及其技术不断进步,社会就不断发展,人类的生活就越来越好。但是,在一九六二年雷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之后,双刃剑的说法逐渐被接受,科学技术存在负面效应,成为新的共识。于是.说法改变了。经过改造的说法是这样的:
  • 暗物质与薇拉·鲁宾
  • 二〇一一年诺贝尔物理奖被授予三名天体物理学家:保穆特(S.Perlmutter)、施密特(B.P.Schmidt)和里斯(A.G.Riess),以表彰他们发现宇宙正在加速膨胀,从而证实暗能量的存在。这个消息刚一公布,就有好几个人撰文为暗物质的发现者著名天文学家薇拉·鲁宾(Vera Rubin)抱不平,认为暗物质的意义并不亚于暗能量,薇拉·鲁宾不应成为诺贝尔奖的遗珠。
  • 向霍尔致敬——也为斯图亚特·霍尔八十寿辰贺
  • 斯图亚特·霍尔诞生于一九三二年,掐指算来,今年恰逢其八十寿辰。霍尔的一生已经获得了许多的荣称,如新左派运动的开创者、文化研究的精神教父、种族研究的理论旗手、后马克思主义的最重要论辩家……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几乎他每一次的理论起步都会席卷起一股思想的风暴,并生添出一种新的尊名,组合进“斯图亚特·霍尔”这个缀满荣耀,含义愈趋驳杂的名词之中。
  • 从“半部好小说”到“一部好小说”——读长篇小说《大车帮》
  • 一九九〇年,《鸭绿江》第三期发表了陕西作家杜光辉的中篇小说《车帮》,反响甚好。但许多朋友劝他将其改写成长篇小说。经过反复思考和再度创作,十三年之后的二〇〇三年,杜光辉写成并出版了三十—万字的长篇小说《西部车帮》。
  • “白银时代文学”的最后回望者(一)——解读《苏联的心灵》并与中国现代文学之比较
  • 原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主席斯特罗布·塔尔博特这样评价伯林的信念观:“以赛亚·伯林相信观念起着非凡的作用,它不仅仅是知识分子头脑里的产物,而且是制度的创造者、治国的指南、政策的制定者,是文化的灵感和历史的引擎。”我不敢说伯林对整个人文学科领域的贡献有多伟大,但是说他的思想观念是“文化的灵感”(更确切地说是“文学的灵感?),大抵是不错的。
  • 何处望神州
  • 二〇一二年初,中国建筑师王澍获得素有“建筑界诺贝尔奖”之称的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在业界掀起不小的波澜。建筑学在国内主流文化圈中素来没有什么立锥之地,在大众领域也声势甚微。很多市民和媒体是在王澍获奖后才晓得有这样一个人,就跑去看他的建筑。一看之下惊叹、迷惑、失望兼而有之,不明白为什么国际大奖会颁给他。
  • 诗歌想象力与历史想象力——西川《万寿》读后
  • 在当代诗人中,西川无疑是体量很大的一位,这不单指他身形的魁伟,更是指写作整体的气象、包容性以及语言的吞噬能力。记得第一次接触他的诗,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有本诗歌“红宝书”在一代“文学嫩仔”中影响颇大,这就是出版于一九八八年的《中国现代主义诗群大观:一九八六——一九八八》。这本厚厚的红皮诗选汇集了八十年代众多神头鬼脑的诗歌流派,其中,西川孤身入选,诗也只有一首,却挂起一面醒目的旗帜:“西川体。”当时没见过西川,也不知他是何方神圣,但感觉这肯定是一个特别“有范儿”的诗人。千军万马之中,一个人,一首诗,就构成了一个流派。
  • 圣户梭:对人民开讲
  • 一 初读《社会契约论》、《忏悔录》、《爱弥儿》,都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回想其内容,斑斑点点,几行陈迹而已,倒是围绕着卢梭的许多段子至今还记得牢。比如;针对卢梭的自然礼赞,伏尔泰讥笑说;读大作,禁不住想四脚爬行。约翰逊博士也对包斯威尔说:野蛮人身体并不比我们更健康,精神也不比狗熊更少烦恼。卢梭先生准知道他是在开玩笑。
  • 沧海月明珠有泪(下篇)
  • 建英: 上次谈到沙龙生活与肖邦音乐的关系,今天再论肖邦与乔治·桑的那段公案。 肖邦在他的朋友中创造他的音乐奇迹,但这个朋友圈子的核心是乔治-桑。肖邦创作最丰的时刻是在诺昂度过的八个夏天,一生创作的编号作品六十八件,有三十件创作或完成于诺昂。这一段时间,他与乔治·桑相爱,桑照料、鼓励、呵护着他,他也向桑奉献了一生中绝无仅有的实实在在的爱,这爱却以悲剧收场。加沃蒂在书中花了大量篇幅讨论这场爱情悲剧,不过我仍以为话犹未尽。加沃蒂是百分之百的肖邦派,尽管这是他力图避免的。无奈他太爱肖邦,下笔难免苛责乔治·桑。所举事实固然不错,但问题在于视角。
  • 批示政事
  • 几千年的人治,使国人饱受煎熬。一会儿这样了,一会儿又那样了。人一变,办法就跟着变。人不变,想法变了,办法也要变。变来变去,到头来都是英明领导,成绩伟大。老百姓呢,吃不饱的日子过了几十年,摸不准的日子又过了几十年。规矩随心翻作浪,不知何时、何人,又要兴出些不明所以的新花样来。
  • 《读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