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文化 > 《读书》 > 2013年第02期
  • 几点思考
  • 吴敬琏、马国川撰写的《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在总结中国三十多年经济改革的同时又指出了今后改革的方向与思路。我认为,这是一部十分重要的论著,值得一读,它可以促使我们思考很多问题。下面结合苏联、俄罗斯的改革,谈点对中国今后改革的一些思考。
  • 吴敬琏的“回忆与思考”
  • “重启改革”,是吴敬琏先生《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的主旨。在这部“问答录”中,吴先生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几年来的经济体制的形成、发展和几次重要变化的前因后果,条分缕析,爬梳整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改革开放三十年,吴先生更是这段历史的参与者,是经济改革理论的建设者之一,也是一些重要经济政策的建言者,因力主市场经济,有“吴市场”之称。这三寸‘年,自然是此书重点。从中央一些重大决策的出台的经过,到学者间的观点分歧与争论,一道来,评骘其利弊得失。对这段历史的回顾与分析,也是吴先生的回忆与思考。
  • 中国改革需要理论代言人
  • 吴敬琏老师是我们都非常敬仰的一位学者,我是一九八三年到人民大学读研究生,从那时起就开始读他的文章、看他的书,我想我们这一代人都有这么一个深刻的记忆。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有三十年了,吴老师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参与者、见证者和思想产品的提供者。看他的书我想从四个方面谈我的感想。
  • 大师仙逝宪则永垂——悼念布坎南
  • 詹姆斯·布坎南(JamesM.Buchanan)是公共选择学派奠基人和代表人物之一,宪政经济学之父,一九八六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这位大师级人物不幸于美国时间今年一月九日撒手仙逝。享年九十三岁高龄。
  • 创新与经济发展——重读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
  • 熊彼特一九一二年在他的专著《经济发展理论》中提出了“创新理论”,并把创新与经济发展以及经济周期,创新与企业家紧密相连,由此而轰动了西方经济学界,今天重读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仍意味深长。
  • 重读埃里克·威廉斯
  • 一九六二年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独立后,埃里克·威廉斯长期担任总理并多次访问中国,但与之相比,他的学术著作在中国理应有更大的名气。他的主要著作几乎在三十年前都被翻译成了中文——((资本主义与奴隶制度》(一九八二)、《从哥伦布到卡斯特罗:加勒比地区史》(一九七六)、《内心的渴望》(一九七六)、《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人民史》(一九七三)。
  • 现代性理论与中国法治
  • 现代性问题与中国法治,是否两不相干?如果答案为否的话,那么源于西方学界的现代性理论与中国法治究竟具有什么样的联系?中国的法治建设可以而且应该从现代性理论中获得哪些方面的理论资源?这些是任何一个关注中国法治建设的人都不能回避的问题。
  • 滕尼斯的梦想与现实
  • 建设有灵魂的城镇,需要寻回失去的社区梦想。谈到社区,似乎不太容易绕过德国社会学家裴迪南·滕尼斯(Ferdinand Tonnies)。各类文献中使用滕尼斯的“共同体”和“社会”概念的多不胜数,几乎每一篇研究社区发展的硕士、博士论文都会提及滕尼斯或从滕尼斯说起,但是极少有人去仔细揣摩滕尼斯提出这两个概念的历史背景,而这个背景对于当前人们理解社区不可或缺。
  • 辛亥革命的“历史书写”
  • “历史”与“书写”的关联,本是古已有之的。据说孔子修((春秋》,便以“书法”见称。而“书法”一词,也长期为经史专用,一般读书人皆不陌生;到其也指毛笔写字的法则甚至艺术,似乎已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了。后来寻常写字改用钢笔、圆珠笔,甚至不再用笔,“书法”也就渐成毛笔写字的“专利”。涉及历史记载的“书法”,现在连史学专家也不那么了然啦。
  • “Americans”的民族学意义
  • 一般地说,国际学术界都承认,十八世纪末兴起于新大陆的那个国家是一个“新民族”(NewNation),其准确的英文名称叫作“AmericanNatioil”。这是一个“移民国家”,因为它的人口主要是来自英伦三岛及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及其后裔,而以英语为通用语。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说它就是英国移民或欧洲移民的国家,因为这个民族或国家的主要支柱和构成基础,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那些移民及其后裔。
  • 在“旧邦”与“新命”之间
  • 桃李天下、著作等身的曾康霖教授荣获“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闻此消息,学生十分高兴,三十多年前承教师门的往事一段段闪现出来。
  •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的英译问题
  • 英国汉学家理雅各(James Legge)的《论语》译本(confucianAnMects)自一八六一年问世以来。一直是西方汉学的经典之作。理雅各无疑是十九世纪儒学造诣最深的外国学者,但对于中国圣人的语言和思想有时也难免感到困惑。
  • 童年:征服心中那只狂野的野兽
  • 《野兽出没的地方》(又译《野兽国》)是一本薄薄的图画书,它一共只有三十七页,十八个画面,文字也不多,英文是三百三十八个词,译成中文多了一点,也不过就是四百四十七个字。一个大人,如果从头至尾把它读一遍,不会超过十分钟。可就是这样一本原本是写给五六岁小孩看的图画书,却让成千上万个大人走火入魔,整整研究了五十年。有人甚至夸张地比喻说,关于它的研究书都能装满一个火车的车厢了。
  • 风姿摇曳话流苏
  • “有多少流苏之美?”很可能我们一时回答不来。或许,你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张爱玲《倾城之恋》中的女主角白流苏,抑或是丁玲笔下的流苏纱灯,还有历代美女头戴身披的各色流苏饰物……唐代妇女流行的头饰金步摇,就是其中一种。名字也好、灯饰也罢,最让人回味无穷的当数这“流苏!”二字所传达出的婉约、幽古之意。
  • 北大“哲学门”怀旧
  • 二0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北京大学哲学系百年系庆。来自海内外的两千多名系友欢聚一堂,庆贺母系百年华诞,盛况空前。国家领导人的贺信,教育部领导讲话,国际国内知名大学哲学院系代表祝辞,北大哲学系老先生和知名校友代表发言,都让人感受到北大哲学系的百年辉煌与沧桑,感受到中国现代哲学曾有过的亮丽与沉重。
  • 一流大学之梦:四十年代“学术独立”论战回顾
  • 一九四七年九月,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提出,政府应当制订争取学术独立的十年计划,集中精力办好五到十所大学,使之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一时之间,国内学者纷纷做出回应,《申报》、《大公报》等主要媒体进行了持续报道,大小期刊相关争论文章不断,形成了“战后学术界之首次大论战”,“情绪之热烈,为近年来所罕见”《申报》,一九四七年十月二十五日。时光流转,当年争论的声音早已湮没在泛黄的故纸堆中;旧事重温,民国CA对高等教育的关切,却依旧动人心弦。
  • 永远的校长——梅贻琦
  • 二0一二年三月,在台湾清华大学访问期间,陈信文教务长陪同我参观清华校园,不知不觉中聊起了梅贻琦校长。陈教务长说,二。一年大陆的清华大学迎来了百年校庆,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典活动。但令台湾清华人有些不解的是,在大陆清华百年校庆期间,安排的所有纪念活动,没有任何活动与梅校长有关。在他看来,这是不应该的。因为梅校长不仅仅是台湾清华的财富,也是两岸清华大学的财富。
  • 十字街头钻古塔——夏鼐与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一段因缘
  • 一九三四年十月,在考中第二届清华庚款留美公费生的考古学门后,夏鼐给中学同学兼燕京大学时期的室友刘古谛写一封信,其中有段话特意录在了日记里:我初入大学的一年是弄社会学的,后来转入历史系,已经是十字街头钻入古塔中,但是对于十字街头终有些恋恋不舍,所以要攻中国近代史,以便进一步剖析当前的社会。现在忽而改读考古学,简直是爬到古塔顶上去弄古董。离十字街头更远了,喧扰的市声,渐隐渐微了。在塔顶旧市中,微弱的阳光下,徘徊于蛛丝鼠迹之中,虽有一种“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情”的诗意,但是这岂是现代式的生活?我总觉得这是我的职业,应该在职业以外去找一个可以安心立命的思想或信仰。但是到哪里去寻这种思想或信仰呢?
  • 铜锣湾小住记
  • 香港虽然来过几次,每回都是匆匆来去,从来不曾想过,在它的繁华中心之地,自己会小住一阵子。这一住不要紧,忙碌的日常生活,每天要在这闹市中走来走去,看着这花锦世界,不免生发想法,随时记下,则有了这篇文字。
  • 神游子云亭
  • 小时候熟读刘禹锡的《陋室铭》,虽无法悟解其中深意,但却能背诵。文章结尾处两句:“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前一句能理解,那是南阳诸葛亮的书房,刘备三顾茅庐,就是去那里。“西蜀子云亭”,却很长时间不明白是什么地方。但想来也是一个“谈笑有鸿儒,来往无白丁”的风雅之地,是一个书房,“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直到上了中学,才知道这子云亭,是汉代文豪扬雄的书房,在成都郫县。
  • 美文是怎样炼成的——读《路上的春天》
  • 聂尔的《青春与母校的献礼》,写的是晋东南师专,那是一所蜗居于山西上党古城长治市的师范专科学校。当聂尔谈起自己的母校时,他的笔调是谦卑的,柔和的,充满了感恩之心与怀恋之情。
  • 经典与色情——读《芬尼根的守灵夜》
  • 一提起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人们就会想到二十世纪最有影响的英语作家、现代主义文学的典范这类令人肃然起敬的评语,如今乔伊斯已与莎士比亚、歌德、托尔斯泰等一起雄踞于文学的巅峰,令人高山仰止。然而有趣的是,乔伊斯最初是以色情描写引起广大读者的兴趣的,其作品的屡次被禁作为“成功的丑闻”使他家喻户晓,然而也正是在这同一个时期,乔伊斯被推许为现代主义文学的经典作家,叶芝亲自提名他进入爱尔兰文学研究院.
  • 历史的“现在进行时”
  • 背景 所谓“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五百周年的一九九二年,恰逢我身在墨西哥。如今回忆真是有幸,我目睹了墨城广场上印第安民众庄重的抵抗仪式。但那时的电影院却让人很失望,记得只看到了一部描写当年殖民者内讧的电影。
  • 献瑞
  • 中国人喜欢听好话,自古皆然。“华封三祝”,人所熟知。华封人祝尧爷“多富、多寿、多男子”,都是“良好祝愿”。尧爷毕竟不凡,把这“三祝”都辞了,说“富则多事”,“寿则多辱”,“多男子则多惧-”。可惜后世尧爷的“辞”大多忘了,“三祝”却都记得,所以直到如今依旧“恭喜发财”、“长寿健康”、“儿孙满堂”地乱叫。其实“辞”比“祝”深刻得多。
  • 《读书》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地  址:北京美术馆东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10

    电子邮件:sdxdushu@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257-0270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73/g2

    邮发代号:2-275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