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刊首语
  • PHILIPS
  • aiwa
  • RCD-C2性能
  • FR-V3 CD/MD收音放大器
  • KENWOOD
  • 唱片专柜
  • 唱片时间实在是短,光看说明书就觉得买这张唱片不太合算,而听过以后呢,更觉得短了,为什么?波格雷里奇弹得太好了!
  • 我最喜爱的十张唱片
  • 说起最喜爱的唱片,老外常用“荒岛”的比喻:如果把你发配到一个远离人群的荒岛上,只允许你带十张唱片去听,你会选哪些呢?
  • 从现场立体声到数字录音
  • 上海乐坛的洋打工
  • 最敏感是春寒乍暖的那两个月,三月里看去,还像是平分春色,凭籍着接二连三著名作曲家的诞辰,上海各大乐团多少也做了一些普及的专场。可是四月里就难了。上海广播交响乐团正式签约上海大剧院,胡咏言正式出任音乐总监,乐团的演出档期立时爆满。演出预告和节目单上的名字越来越离奇。先是盛传,一两个月间,就成了铁打的事实:胡咏言先生从国外带回来十个人左右,这里出去的人,或是国外招来的人,各声部都有加强,包括首席。上海乐坛出现了洋打工。如果不是把采访机放到他们的幕后、客厅、健身房,夹杂在中国同事之间的这些陌生面孔,总像是偶然不慎的画面剪切,或者,是错配了红楼丝弦。
  • 挡不住的诱惑
  • 音乐是一门自由的艺术,人人都能纵情地欣赏和品味它。曾几何时,音乐在人们的观念中被套上许多的光环,令人敬而远之。严肃音乐与流行音乐的分立和隔阂,几乎遮蔽了大家观赏音乐的视线,使谁也不能看得更远。其实,音乐对于千千万万的欣赏者而言从来就是一个整体。如果真要做个划分,那也只有自己喜欢和不喜欢的音乐两种。
  • 霍罗维茨复出记(上)
  • 俄国钢琴家弗拉基米·霍罗维兹(1904-1989)在1964年录制完成了《斯卡拉蒂钢琴曲集》之后开始认真考虑重返舞台,他已经整整十二年没有开过一场正式演奏会了,最近一次在卡内基音乐厅演奏也是在1959年为RCA公司录音,此外他拒绝了一切为公众的表演。事实上霍罗维茨已经在商业盈利与艺术两方面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公众与评论界对他的录音有的是各种赞美,所以他大可不必开音乐会,那毕竟太劳累与伤神,而且有可能毁坏他的形象。据霍罗维茨回忆,当时他对自己的演奏已经相当满意,而促使他更加努力练琴与进取的动力只是出于一位职业钢琴家的敬业与固执。
  • 美的流动和凝固——聆听建筑之一
  • 因为年少读书时见到过德国哲学家谢林关于“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音乐是流动的建筑”的名言,因此,每每在游山玩水徘徊于亭台楼阁之时,总是想听听那些画栋雕梁会唱出怎样的音调来,然而那些无情的东西只是默默无语。后来学了音乐,又想着从贝多芬的交响乐中看看他建造的庙宇殿堂式样,当然这又是徒劳的。
  • 是谁在拉《红色小提琴》——记美国青年小提琴家乔舒亚·贝尔
  • 美国影片《红色小提琴》1998年上映后,旋即火爆,一路领先,并赢得当年的美国电影金球奖。而随着该影片在全球影坛的风靡,美国小提琴家乔舒亚·贝尔也再次引起人们广泛的瞩目。
  • 鬼火和爵士之乡——新奥尔良
  • 亲临其境地领略那从街头小调上升为世纪古典音乐的爵士之乡的风貌,聆听发源地的正宗爵士音乐的迷人醉心的旋律,阅读欧美古典音乐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黑人音乐的光辉一页。
  • 布莱曼和苏克洛喧宾夺主于波切利
  • 安德列·波切利(Andrea Bocelli)一年前我很喜欢,一是他略加通俗味的美声唱法——确实像给肥美的天鹅肉里加上了些胡椒粉和土豆丁,二是因其盲视而在演释歌曲时有一种真诚的洞见——也就是说他“看见”的很可能多于帕瓦罗蒂。那时我还撰文在《音乐爱好者》上歌颂过他。
  • 相约拽杖过烟林——“中国新音乐”专栏导言
  • 公元1000年,阿莱佐的圭多(Guidod’Arezzo,约997-1050)发明三线、四线谱,为专业音乐创作开辟了道路。
  • 我为什么听音乐
  • 我常常没时间听音乐,不过,这倒使我静下心想一想:我为什么听音乐?几秒钟功夫,它就会让我进入另一个世界,与周围截然分开,我有点难为情,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超越熟悉的一切。而音乐呢,似乎也不该作为一个孤岛,充满敌意地注视着琐碎的生活。
  • 古典音乐网站
  • 国际互联网的出现,给现代人的生活带来了一片全新的天地。人们纷纷在这片新大陆上重新定位。同样也给我们这些古典音乐爱好者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古典音乐网站的建立成为了我们古典音乐爱好者们谈论爱乐心得的聚会沙龙,抒发不同音乐观点的论战战场,更重要的是,这些古典音乐网站逐渐成为了宣传古典音乐新的前沿阵地。
  • 海外书刊介绍
  • AV文化:要音乐厅还是电影院
  • 时下,越来越多的人正欲或已跻身于“音响发烧”一族,而“家庭影院”方式也随着VCD、DVD机的普及而热浪渐高。不论是纯音乐或以AV中心(视听)方式为主的系统,其音响重放设备的主体是一样的,均离不开信号源、扩音机和音箱,但二者细节上又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 少花钱,多办事
  • 如何能花最少的金钱,组合一套令人满意的音响系统,是一个令音响发烧友们坐立不安、挠首揪心的“发烧”难题。音响发烧友们在选择和购买音响器材过程中能坚持己见的恐怕没几个人,影响个人意向最大的根源莫过于媒体广告,其次一些音响推广展示会和发烧同道的意见以及音响推销人员的介绍也对发烧友的选择购买意向产生一定的影响。
  • 《音乐爱好者》封面

    主管单位: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主办单位:上海音乐出版社

    主  编:费维耀

    地  址:上海绍兴路7号

    邮政编码:200020

    电  话:021-64459916

    电子邮件:editor@musiclover.com.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7749

    国内统一刊号:cn 31-1132/j

    邮发代号:4-307

    单  价:18.00

    定  价:21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