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艺海》 > 2000年第04期
  • 潇湘赏剧吟草——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遣兴
  • 关于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评奖结果的通报
  • 巡回八千里 繁花满枝头——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述评
  • 新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给本世纪我省的舞台艺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为新世纪的序幕作了一个有力的铺垫。我省是一个文化大省,戏剧大省。近年来,全省广大文艺工作者在省委、省政府及省文化厅的正确领导下,坚持邓小平理论,坚持“二为”方向、“双百”方针,充分领会江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殚精竭虑,辛勤耕耘.创作出大量的得到领导肯定、专家好评、
  • 《天家孽》随想
  • 京剧《天家孽》的主题,大概可用“皇权对于美好人性的扼杀”这样一句话来进行大致概括。刘邦去世之后,刘邦和吕后所生的儿子刘盈继了位。刘邦和戚夫人生的儿子如意远在外地当藩王。一个人能够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皇帝,能拥有整整一个国家,这对于一个生命个体来说,似乎已经是心灵满足的极至。然而,对于性格柔和,天性中不喜欢当皇帝,在才能上不能胜任这个皇帝的刘盈来说,这个帝位,实在是一杯难咽的苦酒(而这杯苦酒又恰恰是深爱他的母亲给他酝就)。于是,
  • 努力寻找和谐的演出样式——《老板何来》导演随感
  • 作为导演,除深刻理解作品内涵、了解人物个性特征、组织人物行动、布局情节发展外,最难者莫过于寻求一种内容与形式和谐统一的演出样式。它是展示作品的载体,是统率舞台艺术各部门的关键,它关系着作品的优劣成败。
  • 走出精神樊笼 寻找生命晨曦——花鼓戏《阿弥石》创新探因
  • 一座水烟迷蒙的江南小镇,一处死水无澜的阿弥石旁,一队穿着木屐、撑着雨伞的长衫男女不紧不慢地穿场而过,一个从大上海奔丧回乡的男青年,遇上了一个贤淑文静的小学女教员……这些场景、道具和人物构成了一幅40年代的风俗人情画卷。这就是第三届全省新剧目汇演中,由陈健秋创作、彭林导演。省花鼓剧院上演的大型花鼓戏《阿弥石》。
  • 生死礼赞 悲壮崇高——看歌剧《沥沥太阳雨》有感
  • 第五届湖南省新剧(节)目会演期间,株州歌剧团推出了一台革命历史题材的新剧《沥沥太阳雨》(编剧胡笑蓓,作曲刘振球)。该剧以鲜明的当代意识,全新的艺术视角和结构形态,成功地塑造了以老爹为代表的几位普通革命者形象。情节生动感人,音乐大气磅礴,悲壮雄浑,深深震撼着观众的心灵。笔者以为:该剧是近年来民族歌剧难得的佳作,向党的80华诞献上了一份特殊的厚礼。
  • 古剧新谱话《荆钗》
  • 11月17日,笔者随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评审、观摩团来到郴州,观摩湖南省昆剧团演出的新本传统名剧《荆钗记》。此剧年初曾赴苏州参加全国昆剧名剧会演获奖,是省内外多位专家加盟和全团演职员通力合作取得的成果。为了迎接省会演,该团在苏州演出的基础上作了进一步修改加工。但我对《荆钗记》的翻新演出心里不是很有底。演出开始后,似有一股清新之风扑面吹来:多彩的灯光、精美的布景、秀丽的服装、行云流水似的表演、流畅优美的唱腔、华丽的音
  • 尴尬人生的潇洒回旋——花鼓戏《赵乡长转圈》放谈
  • 甘征文的姓氏实乃甜蜜,然而他的人生际遇尤其是创作生涯却充满苦涩。距《八品官》饮誉京都不觉一十八年过去,甘夫子青丝已不再乌青然而艺术青春却再度焕发,一出清新可人的《赵乡长转圈》带着泪水的灵秀和泥土的芬芳闪亮登场。
  • 一个美丽生命的自我毁灭——湘剧《太平公主》导演阐述
  • 正当描写唐代太平公主故事的电视连续剧《大明宫词》在全国轮番播出之际,我初读了常德剧作家汪荡平先生创作的同一题材的戏曲剧本《太平公主》。他以严肃的笔调依据历史正史(新唐书·卷十八·列卷之八)所载记的太平公主传为创作基础,写出了一个情节别致的故事并传达出一个引人深思的主题——
  • 风雨人生华丽乐章——评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
  • 由衡阳歌舞剧团演出的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以下简称《假》剧)在红旗影剧院与1000多名观众见面。该剧以其画面绚丽、音乐优美、情节凄美而感动了社会各界,很多观众“花容”失色,涕泪四溢,演出中多次响起热烈掌声,结束时,更是激情高涨,掌声雷动。这对多年被冷落的戏剧来说简直是奇迹。
  • 丝弦雅韵 戏曲新葩——喜看常德丝弦戏《旋转的钞票》
  • 金秋十月,省会剧场好戏连台,常德丝弦戏《旋转的钞票》亦粉墨登场了,剧场里不时爆发出阵阵掌声与欢笑声,该剧独特的艺术魅力,令省会观众耳目一新。崭新的艺术样式、独特的审美视角是该剧赢得观众获取成功的关键因素。
  • 湘西自治州举办首届艺术创作讲习班
  • 秋天没有花鼓
  • 红冬梅确实有些痛苦,已经好久没有戏唱了,唱戏也没有人看,有人看也就那么三五个人,说不定还是为了爱情来找隐蔽的。这是让唱戏的人十分悲哀的事情。加上贵伢子不念旧情,说走就走,这日子就过得有些黯淡了。暗淡的日子也得过下去,那就想想如何来开个米粉店吧!在精神环境得不到铺排的情况下,在生存环境上下下功夫,也未尝不是对精神环境的补充。就在这个时候,请戏班子下乡唱戏的赵启贤来了。虽然钱不多,
  • 春色满园关不住——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会演演出述评
  • 2000年11月28日,由湖南省文化厅主办的全省新剧(节)目会演中,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在红色剧院演出了《青蛙王子》、《唐打虎》、《肥猫哥儿》、《火眼金睛识虫妖》等一台木偶皮影剧(节)目。演出展现了木偶皮影艺术剧院的强大阵容,赢得了阵阵掌声。小观众们或喜或笑,或惊或叹,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兴奋不已。他们的情绪感动了许多成年观众,甚至在会演评委的讨论会上,无论年逾花甲的老评委,还是已过不惑之年的中年评委,都无不受到这台剧目的感染,
  • 戏剧之花 绿叶相衬——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舞美述评
  • 在湖南省新剧(节)目巡回评奖演出中,推出了二十二台,二十九个剧(节)目,集中展现我省舞台近三年来的创作成就。其编、导、表、音、美等各个创作部门都展示了自己的创作优势和丰厚的实力,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所突破和创新。作为戏剧艺术大厦中不可少的支柱——舞台美术,不论从整体设计的参与,局部表现的把握和体现,技术手段的革新,都出色地承担和完成了戏剧创作的任务,为我省戏剧事业的繁荣作出了贡献。
  • 第二届中国曹禺戏剧奖·评论奖在羊城揭晓
  • 访欧遐思
  • 夏末初秋,我随一个电视文化代表团访欧。来到罗马的第二天,便去参观梵蒂冈。这是一个世界上最小的国家,面积仅0.4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到一千。它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城西北面,是一个“国中之国”。公元4世纪以前,这块地方是泥潭遍地,蚊虫滋生,洪水泛滥的一块不毛之地。罗马皇帝尼碌把教徒彼得处死并掩埋在这里。公元4世纪时,罗马第一个信奉天主教的皇帝君士坦丁,为纪念彼得,便在他殉难的地方建起一座教堂,这就是圣彼得大教堂。公元8世纪中叶。
  • 令人羡慕的年轻——小记益阳市艺术团
  • 在艺术事业不甚景气,剧团处境艰难的情况下,九八年经省文化厅批准,益阳却新组建了一个由市文化局领导的年轻剧团。它有两块牌子:益阳市艺术团和益阳市花鼓戏剧团。这是一个集歌、舞、花鼓戏等多种艺术形式为一体,并独具益阳地方特色的综合型、多功能专业表演团体。主要任务是继承改革和弘扬益阳花鼓戏及民族民间歌舞艺术,创作排演各种类型的优秀剧(节)目,繁荣艺术事业,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建团两年多,
  • 步入百岁高龄的名老艺人王华运
  • 周贻白与《中国戏剧史》
  • 先父周贻白,湖南长沙人,1900年农历十月十五出生于当地坡子街。今年是他的百年诞辰,特撰文以志纪念。先父童年丧父,少年失学,乃一介贫民。在动荡的岁月里,他以戏子的身份闯荡江湖,一生与戏剧结缘。少年演剧,中年编剧,晚年论剧,经历了清王朝的覆灭,民主革命的洗礼,抗日战争的蹉跎,新中国的诞生。1950年,他由香港回归大陆,执教于中央戏剧学院,
  • 河市乐与戏曲——重读周贻白《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
  • 我和周贻白先生不熟,五十年代在会议场合中见过三两面,没有直接接触;他的著作倒是基本上都读过,但读时年轻,也是不求甚解地读的。解放初期,在湘剧老艺人中,听到过不少关于他身世的传说,也只当作名人轶事来听,全不在意。直到自己有了一定阅历之后才意识到,周先生早年的经历对他一生起了多么重要的作用。可惜的是,周先生没能象高尔基那样写出一个三部曲,后人无法知晓他当年的异于常人的独特经历。
  • “盖戏剧本为上演而设”——读周贻白先生著《中国戏剧史》
  • 开启了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戏曲史研究的王国维先生在《宋元戏曲史》中曾经说过,他是因“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才去研究这“一代之文学”的“元之曲”。从这样的动因和目的出发,所以就其实质而言,王先生研究的“戏曲史”,主要是把元杂剧、把戏曲,做为文学的一分子、做为文学史长河中的一段来研究的。而且又可以说:由于王先生戏剧史研究开山作用的巨大影响等原因,许多后继者乃都沿承了王先生所走的道路,并使之成为了上世纪中国戏曲史研究的主流。
  • 京始体验与当代体现——论中国前卫话剧的表演概念
  • 尽管有的论者提出,表演无法构成一门科学,它是一种人类的体验与冥思方式,“在许多方面都有其特殊困难,因为演员必须用自身靠不住的,变化多端而神秘的材料作媒介。他必须专心一意,又要保持一定距离——即不脱离间离。他必须真诚,又须不真诚;他必须练就如何用真诚达到不真诚,如何真诚地说谎,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却是至关重要而又容易被忽略的”,因此,表演存在一些神秘的生命文化编码,它实际上是人类童年时期原始信念的一种分解与复活,是人类精神无家可归者寻找家园的历史,是想象与幻觉中自我人格的抒情印证。
  • 从音乐角度看小戏形成发展的轨迹
  • 戏曲史研究表明,唱腔音乐是小戏形成、发展的重要元素之一。京剧的前身是唱吹腔、高拨子、二黄为主的徽班,后揉人部分昆腔、罗罗腔和杂曲。清乾隆五十五年进京,广纳梆子腔,所谓“合京秦二腔”,进行徽汉合流、皮黄交融,至光绪初年始称京剧,其发展的过程中无不以声腔为其契机。如若没有这些声腔的融和,京剧可能至今仍称为徽班。地方小戏与皮簧声腔为主体的大戏相对而言,从它的雏形到成熟这漫长的过程中,亦以某些声腔音乐为其历史阶段的象征。这一个个阶段的链环。便串连成小戏形成发展的鲜明轨迹。本文试以湖南民间小戏为例。
  • 审美机制的缺陷与人物的弱化——试论戏曲美学特征对人物形象塑造之影响
  • 戏曲属情节性艺术,情节性艺术之最高目的是刻画人物、塑造典型,小说如此,话剧如此,戏曲亦应不例外。然而,由于数千年思维模式、审美情趣和元典文化精神以及由其所形成的审美机制所致,使戏曲人物塑造在人性开掘、性格刻画、人之命运的揭示等方面,呈现浅层化、表面化,从而导致古老的审美品味与当代人们心理之错位。戏曲观众群落的审美品格层次已改变,不再满足于“声色娱乐”及浅层的外观形式之领略,
  • 迈上第三级台阶——戏曲导演中心论
  • 问题从未像今天这样迫切地提出。不是某种时髦的论争。不是导演们一厢情愿的呼吁。是到了必须作出科学结论的时候。也许。戏曲对已延误了过多的时间。让我们来简要回顾这一命题产生和发展的历史进程。
  • 矫正偏颇识真金——对《乡里警案》的认识深化
  • 在庆祝建国五十周年优秀剧目献礼演出的日子里,看戏不断,实在有点疲劳。那天回家已五点半,对晚上还看不看演出费了踌躇。当天的戏码是<乡里警察>,脑子里最直觉的反应:这是一部定向行业戏。定向戏在戏剧界的名声不是很佳的,为了筹措创作演出经费,把一些行业素材拼凑缝合,直露地表达思想概念,往往索然乏味。但演出单位是湖南省花鼓戏剧院,名牌效应这时起了作用,蜚声中外的演出单位,戏也许差不到哪里去。更何况我跟这个剧院还有渊源与情结,
  • 戏曲艺术与先进文化
  • 学习“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首先需要认清的是推进党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的重要意义。而作为一名在文化战线工作了多年的老文艺工作者,感受最深的还是:以江泽民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世纪交替的历史高度,把“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即文化建设提到党的建设根本任务的高度,这充分表明了我们党对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高度重视。同时,这一提法的本身,也指明了文化建设的目标——先进文化。
  • MIDI音乐与京剧演出
  • 在传统戏禁演的七十年代,京剧演出的乐队几乎一律采用三大件(京胡、京二胡、月琴)、琵琶、京剧打击乐加西洋管弦乐的形式,人数多达35人。传统戏恢复后,由于传统戏中不能普遍地加入管弦乐,传统戏的演出量又大等原因,使当时京剧乐队中的西洋乐手无事可干,而纷纷调离或转行。
  • 西方哲学理念与音乐流派的形成
  • 文化是人类的一种包罗万象的整体性精神存在,是社会生活中的人反映自身意识和实践的结果,它意蕴丰富、相互关联、相互渗透。同处在人类精神文化最高境界中的哲学与音乐,一个重理论,用概念表述理念。一个重实践,用声音传达意念。由于受着相同的历史环境与文化土壤的培植,在思想观念上显现出了相似性,表现着相似的审美趣向与追求。正如尼采所说:“哲学思想,艺术作品,嘉行懿得,登高视之,皆相通为一。”
  • 编剧手记
  • 夜读《铁云藏龟》,除囫囵吞枣的懂了些龟甲分有字甲、无字甲、涂朱甲、涂墨甲;兽骨有牛胛骨、猪骨、雕骨、象牙之外,意外地读到了一则轶事:1899年,金石学家王懿荣偶尔染疾,着4b人买了几贴中药。煎熬之前,王懿荣随手拿起一块“龙骨”(通常指古脊椎动物骨骼化石,中医入药,具镇静、收敛之效),欲检验其质量,看着看着他忽然惊叫了一声:“天哪,这是什么东西?”
  • 浅谈《虚籁》及其演奏
  • 琵琶曲《虚籁》是我国现代作曲家、民族器乐演奏家、音乐教育家刘天华先生于一二九年创作的。刘天华先生(1895—1932)曾学过多种乐器,小提琴、钢琴、二胡、琵琶等。1927年创立“国乐改进社”,致力于民间音乐的搜集整理,并编辑出版《音乐杂志》。他融汇中西音乐艺理,创作了大量的二胡曲和琵琶曲及二胡、琵琶的练习曲。对民族音乐的发展颇有贡献。刘天华先生曾师从平湖派大师吴梦飞先生和崇明派大师沈州先生学习琵琶演奏。因此他的琵琶演奏,既有平湖派的潇洒高逸,卓尔不凡的艺
  • 小议课本剧
  • 当前,编演课本剧变为一种时尚,成了许多专业艺术表演团体“脱困”的良方。课本剧,顾名思议,就是根据课文内容而编演,以在校学生为受众的剧目。它是校园剧的一个重要分支,也相对独立,自成体系。说它是校园剧的一个重要分支,是因为它和反映学生生活的话剧《托起明天的太阳》、哑剧《一个钉子的故事》一样,以陶冶学生情操、培养“四有”新人为最终目的;说它相对独立,自成体系,则是因为它必须在阐释课文内容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必须在确保思想性、知识性的前提下,
  • 情·景·人
  • 美国著名舞台美术家李·西蒙生指出:“舞台设计艺术并非创造画面的艺术,而是要把画面与活动的演员结合起来的艺术。”太凡写戏,最终是在写“人”、写“情”。戏剧艺术的核心是塑造好鲜活的人物形象。舞台美术的根本任务就是从表演出发。一切造型手段都应围绕着刻划人物而展开,景和画面的展示必须与表演紧密结合,表情达意,把静止的画面与活动中的人有机结合起来,让景和人和谐地融化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 化装艺术与人物形象塑造
  • 影视艺术是表现“人”的艺术,表现人就是要塑造人物的性格,而化装则是塑造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之一。用化装去创造人物的性格在戏剧起源时就已开始,现在的表演艺术早已将外型的雕塑看作与内心的创造同等重要了。大家都已这样认同:即不能借外形去代替内心的创造,也不是单凭内心的体会就可以获得恰当的外形。外形是角色性格的缩译,是内心经验的提纲。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说过:“化装与服装有非常的重要性,造成演员成功的一。
  • 丑角≠角丑
  • 《现代汉语词典》第153页给[丑角]下了这样的定义:“1.戏曲角色中的丑。2.指在某一事件中充当不光彩角色。”笔者理解其2.是指在生活中的某一事件中某一人的行为而言。但在“戏曲角色中的丑”却并非全是“充当不光彩角色”的角色。
  • 角色无大小 创造见高低——演“僮儿”一得
  • 1994年全省新剧(节)目会演中,我在《怪县令》一剧中饰演“僮儿”,荣获二等演员奖。一个根本不起眼的小角色,想不到居然把我这个县级剧团的演员推上了全省会演的领奖台。回想起来,真还有不少值得总结的东西哩!
  • 演员一专多能 有利戏剧发展
  • 从目前戏剧不景气,专业团体举步维艰的状况看,剧团要生存下去,加强业务建设是主要措施之一。根据现今剧团(特别是县级剧团)编制少、经费不足、下乡任务重、生产周期短、场次指标高的实际情况,如果演员是一专多能的,这些问题便好解决些。编制少,一人顶几人用;生产周期短,剧(节)目同时开排;人少,下乡轻便,那么对完成场次和减少农民负担均有利;经费不足,布景、服装、道具大家自己动手各显其能,亦能节约不少经费。
  • 来自历史的沉重与感伤
  • 我在现代戏《秋天的花鼓》中扮演赵启贤一角。读完剧本我就感到这一人物的蕴涵特别丰富。作者并不是从特殊时代的风云雷电中表现人物,全剧没设置太大的起伏曲折。也没有过分的夸张渲染。而是摄取普通生活中的细波微澜,以平实和坦诚的叙述。给人很大的心灵震撼。人物身上没有虚伪的道德寓言和由意义、信念强加给人们的精神重负。然而通过他反映了一种人的生存状况和多层复杂的心理冲突。在反映现实的尖锐程度上这个人物也许并不最引人注目,但在他身上折射出的社会信息量和提出的问题都是我们容易漠视。也是如今现实中经常发生的现象。
  • 《杀嫂》中的“这一个”武松
  • 我以前曾在花鼓戏舞台上扮演过三个武松,第一个戏是<狮子楼>,突出了武松惩恶扬善,一身正气,是以功夫,武打为主;第二个是新编古装戏<潘金莲之死>,表现了武松刚正不阿、光明磊落、胆大心细的英雄本色。这两个戏中的武松,实际上还是人们心目中熟悉的武松。
  • 我演祁剧小生
  • 小生是传统戏中的重要行当。它以扮演剧中青年英俊人物为主,但也有扮演中老年人物的情况。经过历代祁剧艺术工作者的辛勤创作和实践,祁剧小生行当已具有丰富的表演技巧和鲜明的剧种特色。在祁剧舞台上塑造出无数身份不同、性格迥异、生动活泼、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为祁剧艺术增添了光彩,也给我们后辈祁剧艺术工作者留下了宝贵的艺术财富。
  • 中秋月,思乡情
  • 《艺海》2000年文目索引
  • 剧本征稿启事
  • 叶紫之歌
  • 运用科学原理 推动杂技创新——《红盖头·抛绢》技巧训练的体会
  • 杂技是一种形体技巧艺术,以超越一般人体极限的惊、奇、险的高难技巧表演,愉悦观众,振奋人的精神。因此,高难技巧的充分展现,就成为杂技演员表演的核心。但高难技巧的获得,不是轻而易举的,必须经过艰苦的训练。在这种艰苦的训练中,一个杂技演员要有所成就,需要苦干实干,付出比一般人多几倍、几十倍的汗水;同时,需要懂得科学原理、善于巧干,使训练合理化、科学化,并运用科学原理推动杂技艺术的创新。
  • 漫谈杂技基本功和技巧训练
  • 首先,谈谈什么是杂技演员的基本功。传统的说法是“腰、腿、跟头、顶”;根据现代杂技艺术的发展,最近几年有人把舞蹈训练列入了杂技演员的基本功训练之中,并得到了杂技界的基本认可。这就是说,一个杂技演员,不管你从事何种类型的杂技节目表演,进行这五个方面的训练是最基本的,必不可少的。在杂技艺术的发展中,正是这种基本功的严格训练,为一代代杂技演员创造新奇、独特、惊险的高难技巧和别开生面的新节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论综合艺术在杂技中的运用
  • 中国的杂技艺术堪称为中国传统文化瑰宝之一。多年来我国的杂技工作者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创作了许多大家喜闻乐见的杂技节目,丰富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娱乐生活,并不断在国际舞台上得奖夺冠,为国争光,极大地发展了我国的杂技艺术事业。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人们欣赏水平的更新和日益提高,面对不断涌现的新的文化娱乐项目这一冲击,杂技艺术应怎样发展与提高,以适应当今社会发展,从而满足观众的欣赏要求,这是摆在杂技工作者面前值得思考的问题。
  • 身体素质训练和专项技巧素质训练
  • 杂技是通过肢体的各种动作和姿态以及运用各种器械(道具),来进行表演和体现的一门形体艺术。演员必须具备特有的身体素质,与专项技巧(不同节目所需要的)身体素质。身体素质可概括为肌肉力量、关节柔韧度、控制力、协词性、灵活性和耐力。这些训练由“量”(数量、重量、次数、组数、时问)和“度”(速度、密度、间歇、负重的重量)两个主要因素构成。基本身体素质训练包括腰、腿、形体、肌肉力量、关节柔韧度等。进行这些训练的目的,
  • 赵乡长转圈
  • [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专栏]
    潇湘赏剧吟草——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遣兴(陈泗海)
    关于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评奖结果的通报
    巡回八千里 繁花满枝头——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述评(康馨)
    《天家孽》随想(曾少祥)
    努力寻找和谐的演出样式——《老板何来》导演随感(张陆雄)
    走出精神樊笼 寻找生命晨曦——花鼓戏《阿弥石》创新探因(胡安娜)
    生死礼赞 悲壮崇高——看歌剧《沥沥太阳雨》有感(江沅球)
    古剧新谱话《荆钗》(余懋盛)
    尴尬人生的潇洒回旋——花鼓戏《赵乡长转圈》放谈(段华)
    一个美丽生命的自我毁灭——湘剧《太平公主》导演阐述(天博)
    风雨人生华丽乐章——评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阳本忠)
    丝弦雅韵 戏曲新葩——喜看常德丝弦戏《旋转的钞票》(雷陀)
    湘西自治州举办首届艺术创作讲习班
    秋天没有花鼓(邓亚君)
    春色满园关不住——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会演演出述评(张力功 杨宙谋 李鸿飚)
    戏剧之花 绿叶相衬——湖南省第三届新剧(节)目会演舞美述评(王新隆)
    [艺苑风景]
    第二届中国曹禺戏剧奖·评论奖在羊城揭晓
    访欧遐思(江学恭)
    令人羡慕的年轻——小记益阳市艺术团(赵风楷)
    步入百岁高龄的名老艺人王华运(黎建明)
    [名家专题]
    周贻白与《中国戏剧史》(周龙斌)
    河市乐与戏曲——重读周贻白《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文忆萱)
    “盖戏剧本为上演而设”——读周贻白先生著《中国戏剧史》(陈多)
    [艺术研究]
    京始体验与当代体现——论中国前卫话剧的表演概念(厉震林)
    从音乐角度看小戏形成发展的轨迹(胡健国)
    审美机制的缺陷与人物的弱化——试论戏曲美学特征对人物形象塑造之影响(韩丽萍)
    迈上第三级台阶——戏曲导演中心论(潘一尘)
    矫正偏颇识真金——对《乡里警案》的认识深化(吴乾浩)
    戏曲艺术与先进文化(放之)
    MIDI音乐与京剧演出(万家欢)
    西方哲学理念与音乐流派的形成(胡千红)
    编剧手记(郑柯)
    浅谈《虚籁》及其演奏(李永志)
    小议课本剧(孙强印)
    情·景·人(倪湘林)
    化装艺术与人物形象塑造(张颖华)
    [表演天地]
    丑角≠角丑(刘忠)
    角色无大小 创造见高低——演“僮儿”一得(龚飞燕)
    演员一专多能 有利戏剧发展(赵建民)
    来自历史的沉重与感伤(黄满斌)
    《杀嫂》中的“这一个”武松(陈振武)

    我演祁剧小生(刘登雄)
    中秋月,思乡情(李天如)
    《艺海》2000年文目索引
    剧本征稿启事
    叶紫之歌(杜沙)
    [杂技论坛]
    运用科学原理 推动杂技创新——《红盖头·抛绢》技巧训练的体会(唐燕艳)
    漫谈杂技基本功和技巧训练(王顺伟)
    论综合艺术在杂技中的运用(张志纯)
    身体素质训练和专项技巧素质训练(田呈祥)
    [新作长廊]
    赵乡长转圈(甘征文)
    《艺海》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