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幸存录》与《汰存录》
  • 这是两部明末清初的出版物,因为时过境迁的缘故,已不再为人提及。 作品,说白了,也是商品之一种。商品运作的规律,对于文学作品,同样有效。红过,紫过,热闹过,辉煌过,随后过景,下架,撤市,入库,文学史从来都是这样不给作者面子的。有买家才有卖家,没买家,卖家喝西北风,再正常不过,不必太当回事。
  • 一些“著名作家”玩弄的怪圈
  • 2012年5月,马原的小说《牛鬼蛇神》在书商、作家和文学批评家们的集体起哄中闪亮登场。在该书的腰封上,书商们赫然将马原的小说称之为“汉语写作的典范,当代文学的巅峰”。并将《牛鬼蛇神》赞誉为“马原‘归隐’20年的思考。它涉及到人、鬼、
  • 《中国看守所调查》研讨会在京举行
  • 由报告文学作家孙晶岩撰写、北京出版社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看守所调查》研讨会,12月21日在北京举行。高洪波、何建明、张胜友、武和平、梁红鹰、胡平、何向阳、彭学明、吴义勤、汪守德、周大新、鲁光、周明等作家、评论家、法学家、媒体记者五十余人与会。
  • 直议莫言与诺奖
  • 1 折磨了中国作家数十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梦想,就这样再次以令人愕然的方式变成了现实。“诺奖”终于在颁给曾经是中国人的中国人之后,再次颁给了现在仍然是中国人的中国人。
  • 诺奖很正常,有人怎么啦?
  • 莫言获诺奖,公众很是兴奋了一阵。评论家们更是不甘寂寞,重头文章纷纷出笼。浏览一下,其“主旋律”竟是泼冷水。他们对“莫言热”的不断升温大不以为然,对莫言被“过度消费”忧心忡忡,甚至预言莫言和读者会“因此受伤”,煞有介事地宣称:应对“莫言热”进行“冷思考”。而“冷思考”的主要指向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权威性,顺带质疑获奖者的“优秀度”。
  • 中国的圣诞节
  • 圣诞节到了。感觉上,中国的圣诞节,圣诞老人不是赶着鹿拉的礼物车来的,而是乘坐高铁来的,只是他坐的是哪个等级的座位,媒体没有披露。
  • 关于魏明伦,关于文学馆
  • 各地为作家修建文学馆抑或纪念馆,非始于今日,之所以于今日尤显热闹,显然与网络时代资讯发达有关,也与消费社会某些作家潜在的商业价值有关。不过,作家文学馆的建与不建,于某些文人来讲好像还算个事情,于公众而言,似乎又实在算不得什么事情,是否能多吸引几拨观光客到来并由此拉动地方GDP的增长,多半也属于未知数。
  • 本刊重要启事
  • 一、眼下仍是2013年报刊征订时间,期待您抽暇订阅。本刊邮发代号:6—111。 二、本刊今年继续举办“馈赠邮购”服务活动。您只须提供受赠者姓名、邮编、地址及每份刊费48.00元,寄至:300040(邮编)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文学自由谈》朱梅芳女士,您的亲朋便可在您为其购阅的年度内逐期分享您的情谊。
  • 饥饿时期的友情与幽怨
  • 《李劫人全集》(四川文艺出版社2011年9月印行)公开出版,其中的书信部分(见第10卷)不加删裁,将过去少数人方可查阅甚至秘藏不宣的内部资料公诸于世,这不能不说是文学界与李劫人研究学术界的一件大事。暮年李劫人老病交侵,淡出政治中心,远居于市郊乡村,写作艰苦而热情,
  • 一壶浊酒赋
  • 一 以此为题写出一堆文字,最初的灵感只是源于《三国演义》开篇词中的一句话“一壶浊酒喜相逢”。此词的末句是“占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接下来的正文是,“话说天下大事……”
  • 书外有书
  • 我兴趣较广,什么样的书都读。如果说于吃穿等消费还算节俭的话,而在购书方面,只要自己喜欢的,无论价格多高,都会毫不犹豫地买下。经过三十多年“蚂蚁搬山”似的积累,弄得家里最多的东西就是书,粗略估算一下,藏书已达两万。
  • 作为文学青年的那些年
  • 1980年,我考入了武汉师范学院中文系。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我感到非常沮丧,那个时候,当老师是个让人瞧不起的职业,师范师范,同学们说是叫人施舍给你饭吃。可那个年代,能够上个大学就十分了得了,百个考生里,顶多录取三五人,真的是“百里挑一”,哪里像今天这样,三个考生就有两个半被录取,只要肯花钱,没有上不了大学的。
  • 诗歌对一座城市意味着什么
  • 毫无疑问.意味着诗意。 谈到“诗歌与城市”话题时,诗意是人们迅速想到的第一个词。在人们眼里,“诗意”有时候就是“诗歌”的另一副面孔,它美妙、浪漫,它绿树成荫、风花雪月,当然它也诗情画意。但是,在我看来,“诗意”是一个肤浅、暧昧,甚至虚伪的词汇,谈论“诗意”是危险的,它的危险在于,当我们谈论诗意时,每个人都滔滔不绝,
  • 一个人的诺奖与一个国家的文学生态
  • 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与惯常效应不同的是,在中国本土和同胞内部竟然充斥了无边无际的各种解读。很多人觉得圆了中国人的诺奖梦,沉郁的“诺奖情结”终于可以释放成喜庆的现实情绪。但是,另一方面,这个奖在安慰了那些有世界级奖项情结的中国人之外,也让很多人不爽甚至愤怒。
  • 融合、转化和生成中的中国批评
  • 一九八O年代文学与批评的兄弟并肩作战已成美好回忆,一九九O年代面对文学的大范围先锋、现代派路数,批评先是被责或自责为失语,继而又被奚落为作家不看、读者不看的“剃头挑子一头热”——批评的全面西方文论引进如火如荼,文学与批评的兄弟联盟渐趋解体,大有各忙各互不相干之势。其实平心而论,九十年代西方文论的全面引进有其积极和必要意义,
  • 岂可“不了了之”?(外四则)
  •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曾仕强在旅游卫视讲《三国智慧》,颇受受众欢迎。他通过三国人物关系和命运,解读中国人生智慧,新见迭出。其中有一个观点,我听了后印象很深,
  • 竞赛学问的隶事
  • 隶事是我国南朝文人的一种游戏。游戏是人类的本能,每个人都有游戏的经历。游戏有竞技性,大都是智力体力的比量,可是在我国南朝的齐梁时代,文人的这种游戏,既不比智能又不比体能,比的是学问,谁是大学问谁赢。他们给这种游戏起了一个文雅的名字,叫做隶事,即隶属的故事。游戏时,相聚的文人请其中一位德高望重者,任意指定大干世界中一件事物,然后大家用文学的语言写出古籍中关于此事物的典实和词语,看谁写得多,
  • 走火入魔的“国学热”
  • 近年来,“国学热”持续升温。一些大学办了“国学研究院”,设置国学课程,个别地方还开办“读经学校”。更有甚者,有些学校,要求全体师生都穿着古装上学,戴着颇似大清帝国的圆帽子。据媒体介绍,去年成都九月一日那天,天气酷热,三十度左右,某校小学生们穿着汉服,汗流浃背,集体朗诵《三字经》。
  • 为萧君作序
  • 世上读书人多.爱书人也不少。爱书不顾身、爱书爱到死的人.在我八十年岁月、上百位朋友中,却只有一个萧金鉴。萧君求书,多多益善。开头我听说,他满屋都是书,儿子在厂里帮他另备两间屋.他自己在对河又租了房.也满是书.还跟他开玩笑:“古人有‘书淫’,你这样兼收并蓄,淫也淫不过来啊!”
  • 《义乌老童趣》序
  • 童年的游戏,不仅能给孩子们的童年带来纯粹的欢乐,而且对其身体、认知、情趣及人生的成长,都有莫大的好处。毫无疑问,游戏是童年成长的阶梯,快乐的童年总是与游戏相伴相随的,成为成长的一种标杆与记忆,是那么地撩人情怀,让人终生难忘。
  • 在爱和欲的迂回中
  • 小说所以定名为《铜雀春深》,是因为“铜雀”和“春深”刚好体现了女性在男权社会中对权利的索求。“铜雀”在某种意义上是帝王的象征,而帝王自然也就意味了政治。“春深”则大多和女人相关,委婉而暖昧地意指了男欢女爱。于是“铜雀春深”在某种意义上,或者就代表了那些为生存而竞相争宠的女人们。
  • “捡来的”《中国建筑史》
  • 出版社的窘境并非自今日始,起码在我正式入行的1996年就可以感觉到了。那时,我参与编辑的大型文学双月刊《小说家》已经由鼎盛期二十多万册一路狂泻到一万册,页码也由最初的15个印张240页减少到11个印张176页,勉强还称得上“大型”。
  • 《文学报》启事
  • 一、自本报2011年6月2日创办《新批评》专刊以来,编辑部不断接到读者来电,询问如何订阅《新批评》?在此特作统一答复:《新批评》专刊是《文学报》版面中的一部分,隔周出版,每期8-16版,倡导“真诚、善意、锐利”的文学、文化批评,如要订阅《新批评》,读者只需到附近邮局订阅《文学报》即可。《文学报》增版不加价,全年订阅费用仍为61.8元。2013年报刊征订工作仍在进行,
  • 珠言
  • 2000年,南京艺术学院开办电影电视艺术系,邀我去讲课。学生们非常可爱,授课之余,我带着他们办了一份系刊《四季》,发表学生的习作和老师的论文,每期我这个“主编”也少不得在前言后语中说些自以为是的话。
  • 诗歌专版编辑手记
  • 《天津日报·文艺周刊》作为一块文学副刊,历来盛开诗歌的嘉卉,这或许是与当年的创办者,具有诗人气质的三位编辑家郭小川、方纪和孙犁有关。经过漫长的半个多世纪.这块以扶植文学新人为己任的文学苗圃,秉承一贯的办刊宗旨,发现、培养了一批批文学新人,并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极为优良的水土滋养。
  • 温暖童话的生态之美
  • 在天津女作家群中,我最熟悉刘晓鸥。鸥姐年轻时代端庄而不失妩媚,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带有文艺腔的小资范儿,不惑之年后,她依然娇好的脸上多了几许恬淡从容,与很多女作家相比,
  • 莫以“骚”字鄙老村
  • 在中国文坛上,似乎还没哪个作家敢这样评判自己的作品:“假如二十世纪有几本小说被未来的历史所看重、所流传的话,《骚土》将是其中一本。它对于‘文革’时期农村贫苦生活的描绘,无疑还原到了历史的本质,可以敲打在记录历史的荣辱柱上。”
  • 远离是为了更加靠近
  • 我跟许多人不一样,缺乏想象力与判断力,一辈子都认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几十年来,尽管奇山丽水饱览无数,风土人情领略多多,有些千山万水之外的景观甚至几番重往。然而只要有人提议天南地北走走看看,仍就毫不犹疑地响应入伙。
  • 名作欣赏
  • 说文解艺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