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忽然想
  • 《弄臣》是一部西洋歌剧,遗憾的是只听过其中的名曲,却从来没有机会一睹整出名剧。
  • “9·11”事件与小说写作
  • 随便翻阅报纸,见娱乐版上有关于好莱坞的消息,说那对一度被人们视为“金童玉女”的“模范夫妻”——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曼——在宣布离婚后,在财产分割等问题上本来纠缠不休,但“9·11”事件后,双方忽然憬悟:世界原来非常脆弱,人生所面临的是无常,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健康,以及抓紧享受最本原的人生快乐,特别是天伦之乐;于是他们一扫忿怨浮躁,互表妥协,大约很快便会了结他们之间的种种问题,各自松快地开始新一轮的人生跋涉。
  • 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对话
  • 诗歌鸡肋谈
  • 诗人谈诗,其实是无可厚非的,许多人也喜欢看。因为毕竟他是写诗的,说出来的话,总要比单纯的诗评家可靠些。但谈多了,其实也有坏处,让人感到你雷声大雨点小,有“诗歌运动员”之嫌。
  • 那个破折号的后面
  • 常见史典一类的书籍,在记载某个人物的生卒年时,总是采用以阿拉伯数字“(××××——××××)”的表述方式,这是已经作古的;活着的呢,则采用“(××××——)”,(横线读曰“至”)来虚席以待。本人有幸,也多次面对后一种方式,始是见惯不惊,继是有点犯腻,再是越瞧越觉得有趣:这个方式是何人发明的?
  • 《小窗阅世》
  • 《让灵魂舒展手臂》
  • 《21世纪中国诗人档案(珍藏绝版)》
  • 敬请订阅《天津消防》
  • 《大雅村言》
  • 今日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 一次错位的对话
  • 崔健和周国平,断断续续用一年时间进行了若干次录音对话,后经删减和修改结集出版,命之为《自由风格》(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总的感觉:这是一次错位的对话,而且这种错位感,一开始就从周国平的开场白里强烈地体现出来,他对崔健说:“从你的音乐作品,包括你写的歌词,还有从你从事音乐活动时的那种严肃态度,其中所体现的一贯的精神追求,我都感觉你不仅是一个摇滚歌手、音乐家,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
  • 何时才能逃出男性建造的樊篱
  • 什么是美女?谁定义美女?美女怎么会标在地图上?美女难道像矿石、天然气、景点那样,需要寻找、挖掘、开采?
  • 重返社群的选择
  •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有关“社群”关切的写作曾经引起过人们的关注。如谈歌、刘醒龙、关仁山等人的小说都在全球化和市场化的急剧变化中表现了对于“社群”的承诺和对于弱势群体感情。但在文学界复杂的潮流变化之中没有能够持续地展开,反而在近年有沉寂之感。但中国在全球化之中的种种严峻的内部挑战依然存在,中国内部的结构的复杂性仍然存在。
  • 经典:一个粉色时代
  • 人们纷纷惊呼:这是一个粉色充盈的时代!柔媚的气质在如今社会文化中所占的地位,在中国历史上大约只有宋代的倡优文化可以与它比肩。美女与诗词、歌舞结合,借助士子的官场落魄在宋代上流文人社会演绎了一个朝代的阴柔、华丽、繁缛之风,跟老百姓似乎毫无瓜葛。但是如今的粉色风暴是全球性的。它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将经典通俗化,将深刻平面化,将精英大众化……全球的空气里都充满着甜得发腻的味道。
  • 郁达夫的东瀛之恋
  • 郁达夫留日十年,最终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与性苦闷的刺激有极大的关系。作者写于东瀛的若干短篇小说,无一不与这个主题有关:《银灰色的死》写男主人公与小酒店女子静子无望的恋情;《沉沦》写男主人公的不可遏止的“性”的压抑与“爱”的焦虑;《南迁》写伊人被日本妇人玩弄后难以平复的创伤;《胃病》里写到一位中国留学生对偶然相遇的日本少女一厢情愿的痴迷;《风铃》写质夫与日本妙龄少女在温泉疗养地颇具传奇色彩的一夜共眠……
  • 冰心、梁实秋友情之定位
  • 我进入冰心研究领域的时间不长,但遇到冰心的热爱者崇拜者的询问不少,主要是关于她的情爱:像她那样既漂亮又出名的女作家,不像现在一抓一把,五四时期可是凤毛麟角,怎么会在25岁前没有谈过恋爱?怎么会终生只有一次婚姻?除吴文藻外,还爱过他人吗?有多少人追求过她等等。更有“恨水不成冰”的奇(趣)谈。
  • 李霁宇最成功的“新作”
  • 男人的感情世界脉络很深,不触到深层次,最有价值的感情发掘不出来,造成许多资源浪费。男人自信,凭表层那点零零星星感情元素,对付一次乃至多次平常婚姻,够了,又何必去发掘自己?做男人很累,他们将感情化为理智,慢慢去熔化事业之门、仕途之门,去做一些未必心甘情愿又非做不可的事,那种时候要他喋喋不休对妻子说点带感情的话,反而虚假。女人习惯了婚姻常轨,也就习惯了平平常常才是真。男人毕竟是男人,该消停的时候,懂得怎样娇惯自己;该付出的时候,又特别能挑担子,要不怎么叫大丈夫.
  • 马莉的失败与胜利
  • 20年来,马莉有若干另类行动——1980年,她和同学朱子庆擅自在中山大学小礼堂自办婚礼,成为中国在校大学生校园结婚第一例;1996年和1998年,她两度在《南方周末》上开辟诗歌园地,开创了大传媒抵抗“逃避诗歌”之风的先例;1988年,她出版《夕阳下的小女人》散文集,挑起了中国文坛上的“小女人”对抗“朝阳文化”的大论战;2001年,她宣称放弃争当大诗人、大作家的追求,读书写诗作画,只是为了过一种有文化情怀的文化生活.当一个脚踏实地的文化市民。
  • 和王元化相处的日子
  • 1992年3月初,我从北京南下,到中华文学基金会建在深圳风景区的创作之家,度过了三周愉快又充实的日子。
  • 一见倾城
  • 叶倾城的邮编是430071,我的邮编是430072,咫尺之遥的两个人,几年间彼此关注却从未见过面。从前我自恋得欲仙欲醉,被朋友敲打:“你是不是觉得,天底下只有你一个人的文章写得好呀?”我说:“不不不,武汉就有个女孩子比我写得好,她叫叶倾城。”
  • 文字生涯之疏略总结
  • 《文学自由谈》2001年第1期,曾刊出拙作《编书杂想》,就是讲我的三卷本学术论文集一事:集中的《总序》,大致也是将《编书杂想》的主旨敷衍而成的。三卷书之前,各有《弁言》,依其性味,亦可算是“文学自由谈”。分别抄录于后,求教于读者。
  • 你的描述为何平静而又忧郁
  • 赵玫,记得我是在蒙古高原上开始读你的长篇小说《天空没有颜色》的,我读了很久。之后,我回到了北京。
  • 在逼近自我过程中铸造诗魂
  • 重庆是座山城,重庆更是一座诗城。梁平长时间生活在这诗一样的山城,他的诗显然烙上重庆这座城市的很多特质,他诗中盎然着的水意和跌宕起伏的优美层次感,都是这个城市的一种诗行的外化形式。
  • 花丛中的礼炮
  • 《落红》答问录
  • 翻飞的“树叶”
  •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有一段妙论:“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话虽说得刻薄一些,但也大体不差,现代社会,缺了这片“树叶”,还真是寸步难行,但看如今的招聘广告,没有一两片像样的“树叶”,人家理都不会理你。无怪乎时下真文凭大贬值,假文凭满天飞,文凭买卖红红火火。
  • 称谓 小事莫闲看
  • 吴泰昌写过一篇文章,讲他刚从北大毕业,分配到《文艺报》工作,有人特意提醒他,对主编张光年,不要叫职务官衔,就叫他“光年同志”。读了泰昌的文章,很有些想法,当即打电话说给泰昌。
  • 购书“十不”
  • 世事总是逼迫人去迁就它,不善于迁就的免不了倒霉。一切都惟命是从的计划经济时代有一百个不好,也有一个好,就是省事。拿购物来说,那时绝无购到假货之虞,因为全国的“货”都来自于同一渠道,放心买就是了。
  • 为何就轮上你了呢?
  • 麦琪很幸运,(此麦琪不是在《文学自由谈》上发表文章的麦琪,后者在武汉工作,是位大学教师),因为在大家眼里她还是个女孩儿。她也不走运,因为她是一个1963年出生的女孩儿。或许她掌握了某种可以拉长青春的秘方,不知这秘方是否可以拉出一碗牛肉拉面。
  • “黑”书走俏
  • 假如问中国的普通百姓,如今最爱看什么样题材的文艺作品,估计十有八九会回答:反腐题材的文艺作品最受欢迎!因此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继续走俏。而这类文艺作品在取名时往往以“黑”字打头,如前不久热播的电视连续剧《黑冰》、《黑洞》,同名小说也畅销全国。
  • 影视对白小览
  • 泡电视的时间长了,对某些影视的台词便生出几分腻味。虽然嗲气、匪气、霸气、学究气诸气杂陈,可谓五味“俱全”,可就是吊不起好胃口。我甚至怀疑剧作家们是不是预先交换过软件什么的。否则,大量的台词何以如出一辙呢?
  • 写材料的过程
  • 年终到,写材料。写材料的过程,是领会领导意图、吃透文件精神、生发新鲜提法、打造旧式八股的过程。
  • 再为李希凡一辩
  • “关公战秦琼”之所以能在戏台上开戏,按侯宝林说法,演员是迫于无奈,为了混饭吃。牧惠去年在《文学自由谈》两次挑战李希凡,对其40多年前的“反右”文章进行盘点、批判,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混饭吃,不尽然。依愚之见,他是为了掀起一场波澜,借以提高自己“反左”的知名度。
  • 对陈冲批评的回应
  • 一天被人告知说我被人狠狠而且大大地“批”了,实在大吃一惊。心想这个世界的确充满危险,本人只是一个老老实实而又默默无闻的读书兼教书的人,只是“行有余力而学文”,偶尔写一点文章,还时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感觉,没有能力也从不想和任何闻人任何圈子搅在一起,却不意还是得罪了哪方神圣,当即令我生出这个世界分了伙,不是入这伙,便是入那伙,没有“中间道路”可走的感觉。
  • 且慢“笑掉小牙”
  • 《文学自由谈》上的文章多有“酷毙了”的,读来总的感觉是“好爽好爽”。但也有牙碜的沙砾,这不,王乾荣《十妖八魔之外的“鬼”》里(《文学自由谈》2002年第1期)就有一粒。且看原文。
  • 司令“奋勇”非“自告”
  • 牧惠先生《<人迹>序言》(刊于2001年第6期《文学自由谈》)一文第一句就说:“上世纪80年代初,自告奋勇当了《羊城晚报》总编辑的吴有恒司令(当年他是粤中纵队司令,我们这些老部下一直喜欢昵称他为“司令”)一声令下,我这个老兵终于重新放开手脚写杂文。”这句话与事实不符值得商榷。
  • 天津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申报工作结束
  • 孙毓霜诗词研讨纪要
  • 《孙毓霜诗词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文艺报社以及中国石化文联等单位日前在京联合举办“孙毓霜诗词研讨会”。与会的作家、诗人、评论家对孙毓霜的创作进行了分析与评价,对传统诗词创作规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下面是与会者的发言摘要。
  • [特约]
    忽然想(李国文)
    [茶 座]
    “9·11”事件与小说写作(刘心武)
    采访者与被采访者的对话(毛志成)
    诗歌鸡肋谈(萧沉)
    那个破折号的后面(杨牧)

    《小窗阅世》(黑瑛)
    《让灵魂舒展手臂》(王雅军)
    《21世纪中国诗人档案(珍藏绝版)》
    敬请订阅《天津消防》
    《大雅村言》(李国文)
    今日作家文丛征稿启事
    [直言]
    一次错位的对话(魏得胜)
    [思考]
    何时才能逃出男性建造的樊篱(王周生)
    重返社群的选择(张颐武)
    经典:一个粉色时代(蔡丽)
    [勾沉]
    郁达夫的东瀛之恋(李兆忠)
    冰心、梁实秋友情之定位(王炳根)
    [人物]
    李霁宇最成功的“新作”(黄晓萍)
    马莉的失败与胜利(朱健国)
    和王元化相处的日子(张守仁)
    一见倾城(麦琪)
    [解读]
    文字生涯之疏略总结(何满子)
    你的描述为何平静而又忧郁(舒洁)
    在逼近自我过程中铸造诗魂(王干)
    [访谈]
    花丛中的礼炮(朱竞 白桦)
    《落红》答问录(杜晓英 方英文)
    [闲话]
    翻飞的“树叶”(陈鲁民)
    称谓 小事莫闲看(柳萌)
    购书“十不”(王文元)
    为何就轮上你了呢?(肖默雨)
    “黑”书走俏(石湾)
    影视对白小览(郭建利)
    写材料的过程(水手)
    [反弹]
    再为李希凡一辩(胡锡涛)
    对陈冲批评的回应(冷成金)
    且慢“笑掉小牙”(周建成)
    司令“奋勇”非“自告”(谭国锋)
    [快递]
    天津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申报工作结束
    [圆桌]
    孙毓霜诗词研讨纪要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