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风景这边独好
  • 刚刚跨进2002年的门槛,天津的平面媒体、立体媒体及网络媒体,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了一则前所未有的文化消息:天津市委宣传部筹集资金600万元,设立青年作家创作奖励基金。这一此前毫无端倪的举措,以天津文学史所仅见之力度,给散淡多时的津门文坛,带来了令人百感交集的冲击。
  • 天津市首届青创奖揭晓
  • 昨天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60周年纪念日,天津市隆重举行纪念活动暨天津市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颁奖大会。
  • 青年作家创作奖标徽、奖杯设计说明
  • 关于创作奖获奖者的评语
  • 创作奖获奖者主要作品目录
  • 催生优秀作品 推出文学新人
  • 设立天津市青年作家创作奖,首届评选圆满完成并于日前颁奖,在天津乃至全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具有创新意义的重要举措,为振兴天津文学艺术建立了一个有效的竞争机制。设立这个奖,作为一种机制,推出新人,激励队伍的成长,催生优秀作品,体现了江总书记“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市委“提高文化品位”的要求,也是市委加强和改善对文艺工作的领导的有力举措,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 大奖产生的瞬间——天津市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评选现场侧记
  • 5月18日下午,天宇大酒店二楼会议室灯火辉煌,花香四溢。14位来自京、津两地的评委,经过一个多月的认真审读,今天风尘仆仆赶来参加天津市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评委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他们将投票选出天津市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和提名奖的获奖者,也将亲手写下天津文学史上这浓墨重彩的一页。
  • 创作总是注满激情——赵玫访谈记
  • 眼前的赵玫,英姿勃发,眉宇间凝着聪慧,浑身充满着活力。笔耕十几年,用心血和才气浇灌着一朵朵文学奇葩。从小说集《流星》、《太阳峡谷》,到散文集《以爱心以沉静》、《网住你的梦》、《欲望旅程》,再到长篇小说《世纪末的情人》、《朗园》、《武则天》……一个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一个个楚楚动人的人物,都留在了读者的脑海里。
  • 文学是场人生马拉松——肖克凡访谈记
  • 在文学艺术界,尤其是青年作家群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肖克凡的,他的名字、他的作品像一把火,像一道虹,像一束光,自己发亮,也照亮别人;自己燃烧,也点燃别人的希望、信心和理想。在他那快节奏的创作生活里,似乎总是盈溢着用之不竭、燃之不尽的创作之火。在他荣获天津市首届青年作家创作奖并手捧奖杯的时候,记者采访了他。
  • 有关天津市首届青创奖的声音
  • 以下“声音”来源于文章、书信、电话等。排列先后以姓氏笔划为序。
  • 文人的假面舞会
  • 1934年的十月底,鲁迅先生写了一篇谈脸谱的文章。
  • 访问智慧
  • 本期出刊之日,恰逢暑热难当之时,您定神览阅本文,想必可获一柄凉扇、一杯清茶的感觉。当然,有无如此境界,也会是因人而异,丝毫勉强不得。祝各位快乐度夏!
  • 在故乡谈文学
  • 我故乡的一位作者,出了一本散文集,请我写了篇序言。不久前,故乡的文学写作者们集会县城,就这本书开了个研讨会。我当然应邀参加了,并义不容辞地发了一个言。由于县长是我中学时的同学,又加之我们十余年未曾谋面,所以在酒席宴上多喝了几杯,因而发言时难免信口开河。说了些什么,已记不大清楚;只隐约回想起,我发言的时候,似乎不断引起掌声和笑声。掌声和笑声,未必说明发言精彩有趣,因为蠢话同样可引来掌声和笑声,如韩复榘先生。
  • 拉杂谈批评
  • 上世纪九十年代,著名电影演员白杨去世时,我曾送过一副挽联。事隔多年,这点小事老早已经忘记,不料最近却被批评家拈来当作挖苦的话柄,在一篇题为《有嘴说别人,自己呢》的文章里讽刺了个够。
  • 我和《小梅的梦》
  • 因影视之传播影响无边,与影视联姻,遂令许多作家心向往之。然个中种种酸甜苦辣,又岂是三言五语所能道尽哉?殷女士最终避免了竹篮打水,比不少同行幸运多了。可见,影视界尚不乏“赵导”这般良善之人,作家们尽可谨慎而放心地前去联络。
  • 无题偶感(二则)
  • 近20多年来,中国文学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一个突出的表象是:新人蜂起,佳作迭出。于是经常会出现这类情景:形容某一年或某一年代(如上世纪八十或九十年代)的创作,总是说
  • 天津举行来新夏学术研讨会
  • 《南非一梦》
  • 当代文学大师孙犁病逝
  • 斯人远行,荷花盛开;道德文章,万古长青。当代文学大师孙犁于2002年7月11日在天津病逝,享年90岁。
  • 用身体思索的群体
  • 女性是撑起世界的另一半,随着一些西方精英女性发起的西方女权主义运动的兴起与勃发,女权主义文学和女性主义的文艺理论批评也水涨船高地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潮流;在这个运动已经开展近两个世纪以来,这些抽象的理论已经渐渐由一些概念而具化为许多西方女性面对生活以及思考人生的理念了。但在中国,女性文学和这些女权的文论还是近几十年才引起人们的关注。
  • 世界的最终答卷将由女人写出
  • 多年来,无论是我在大学里教书,还是从事文学创作,时常对“女性话题”予以关注。尽管我本人是男性,我写的文学作品也大多是以男性为主的“男人戏”,但在实际上,我为之久久思考的一个“对世界终极意义的追问”,始终是围绕着“女人问题”展开的。我甚而有这样一个很迂执的见解:人类文明的最终舞台(包括文学舞台、哲学舞台、艺术舞台、经济舞台、政治舞台)都很可
  • 请将注意力转向一本坦白的书
  • 八岁那一年,我第一次读《红楼梦》。后来,几乎每隔一两年就会重读一遍,每一遍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十九岁那年,由于个人生活经历与阅读之间某种奇妙的接轨,我成为彻底的红迷。在这期间,我曾经尝试了数次,却始终没有耐心阅读《金瓶梅》。对《金瓶》最完整的一次通读,还是我二十三岁那年,在哈佛念书的时候,为了准备博士资格考试而勉强为之的。
  • 文学修养对主持人的意义
  • 最近举行的全国青年业余歌手电视大奖赛,每位歌手除了高歌一曲,还需回答由主持人宣读的一道与文学修养有关的试题。在民族唱法的比赛现场,主持人向一位歌手提出的试题是:下面四句诗歌中,后两句要填空补全,并回答这是哪个朝代哪位诗人、哪首诗作中的诗句?它的艺术特色又何在?——
  • 写作的转折:“中产意识”的文化含义
  • 对于中国来说,全球化和市场化带来的冲击和震撼早已是一种异常具体而微的存在。它一方面带来了一系列深刻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后果,这些后果的意义似乎还要许多年之后才可能
  • 心理残疾外化的悲剧
  • 日前,从《艺术世界》上读到一篇沙叶新和奚美娟的对话,一个是成就卓然的戏剧家,一个是深受观众喜爱的表演艺术家,都是全国排在前头的“大腕”,他们的对话自然会有别人所没有的东西,翻开一看,果然有趣。
  • “开个会儿到北京”
  • “文革”期间有一歌儿,道是“远飞的大啊啊雁,请你快快飞哎哎哎.捎噢噢个信儿到北京,翻身的人儿想昂昂念恩人……”这种“望北京”情结在现今的作家身上显得特别重,而翻身的人儿们倒是自己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 自恋的陷阱
  • 女性主义写作看上去复杂玄妙,令人眼花缭乱,说白了,其实就是自恋。
  • 答冷成金
  • 《文学自由谈》今年第2期,刊有冷成金先生的《对陈冲批评的回应》。通常,我的批评文字受到反驳,基本上是不做再回应的。原因也简单:我读书不多,更不搞研究,卑之无甚高见,有点“随感”,率尔为文,也就一股脑儿端了出去,再要争论,大抵还是原来那点随感,即使有
  • 大象重量与甲虫颜色
  • 读到《文学自由谈》(2002年第3期)上俞敏华先生的文章(题为《李博士:你认识大象与甲虫吗?》),很受启发,也很高兴。想想看,辛辛苦苦地写文章,而且要将它刊发出来,不就是要同别人交换意见吗?得到赞同,可以增强你深入思考和继续写作的信心;受到质疑,则启发你换一个角度探讨问题,横竖反正都是受益,不是很好的事情吗?那又有什么必要像贾平凹先生那样,
  • 面目可憎的“圣经腔”
  • 《圣经》是西方洋人的“宝贝”,可惜中国人不大爱看,然而,不少人却习染上了“圣经腔”。萧沉在《诗歌鸡肋谈》(载《文学自由谈》2002年第2期)上谈到诗人喜欢操这种腔,其实不尽然,文艺批评家们更多地喜欢操这种“圣经腔”。
  • “北大校友”应有的风度
  • 《文学自由谈》2000年第3期有朱铁志《北大校友行状考》一文,反省了北大人的“自负”、“狂妄”、“好高骛远”、“眼高手低”、“不善合作”等缺点。不爱写“公开信”的“北大校友”橡子先
  • 闲愁随梦去 妙语入诗来
  • 认识靳欣,是从读了吴祖光先生的一篇文章开始的。在我所熟悉的前辈作家中,吴祖光先生是我十分尊敬而且也是和我相知较深的长者。他在那篇文章里,对靳欣其人、其诗、其才、其貌.都做了很高的评价。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对这个爱写旧体诗词的青年作者厚爱有加?不能不引起我的注意。随后不久,我又陆续读到几位对旧体诗词很有研究的老作家
  • 向蒋元明学习
  • 蒋元明是谁?是不是学雷锋先进个人?也许这个题目会让你有这个想法。蒋元明是个杂文家,我是最近读了他的杂文《怪味品书》后,冒出来这个题目。
  • 超快感旋风
  • 写下这个很酷的题目,是因为王慧艳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独特的文本样式,《少年不知愁》、《少年不知苦》、《少年不知爱》这三本充满了时代感的新作。我感觉扑面而来的是新世纪的中学生,好像在大海中坐上了一艘艘小快艇,剑一样地飞奔,翻滚的浪花似旋风,令站在岸边的人看了眼花缭乱。
  • “拯救阅读”及其他
  • “拯救阅读”是一个响亮而又及时的提出。近年,“阅读”的拉力在减弱,无疑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