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关于鱼,关于熊掌
  • 只消提到鱼和熊掌,马上会想起孟老夫子这句名言。“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 诗人“上舞台”(外一篇)
  • 诗人绿原有句话,记不得是在哪篇文章中,也不记得所论证的是什么?但那话却牢牢地记住了。他说:“诗人是在生活中,不是在舞台上。”
  • 何时告别“表演盛节”?
  • 大约由于年纪的原因,对热热闹闹兼杂七杂八的“沸点话题”、“走俏人物”早已冷漠,甚而麻木。连刘晓庆锒铛入狱的消息,我也比别人晚知道多日。时值盛夏,酷热难当,我正在一个“少年文学夏令营”中被人拉去做启蒙式的“语文教头”,讲些比起码还起码的常识。课下虽然常有“刘晓庆”三字撞击我的耳膜,我还以为大约是刘晓庆又演了什么新片子,又获了什么奖。
  • 肖洛霍夫夫人的感慨
  • 斯大林文学奖和诺贝尔文学奖,这价值标准大相径庭的两个奖项,肖洛霍夫却兼而得之,这在二十世纪的众多文学大师中,可谓仅此一家。肖洛霍夫头上也曾有过许多顶帽子:“农民作家”、“同路人作家”,“人道主义者”,“富农阶级的代言人”,“无产阶级的伟大作家”,“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杰出代表”,“苏维埃时代的编年史家”,“时代的歌手巨大的天才”……经过几番曲折之后,苏联和西方,站在各自的角度,同时接受了肖洛霍夫,这本身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 玩笑开大了
  • 那年深秋,我受冥冥命运的支派,执意孤身去大西北。彼时时髦的西北风还未刮起。我由合肥途经上海转机,文友们闻知都略感错愕意外。为使我的西北之行不至太过苍凉,一文友建议,给新疆作协发个电报,让他们接待一下。
  • 来自因特网的惊讶
  • 不可否认,因特网——互联网的诞生,给地球上的人类带来了生存方式的彻底革命。无论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发生任何一种事情,通过互联网,从理论上讲,不出两秒钟,就可以让全世界都知道。如此的快捷,如此的高效,如此的无所不至,信息革命带给人类的好处真是太多了。
  • 《特区女人素描》
  • 《80名家谈散文创作》
  • 《灵魂之光》——(鲁迅文学奖散文获奖者丛书)
  • 《红帽子黄帽子》
  • 《兵荒马乱的江湖》
  • 《寻找我们的传奇》
  • 与“高人”谈文学
  • 下面的这组对话,乃前些日子在北京与几位文坛“高人”的聊天记录。既是聊天,便很随意。尤其是笔者的发问,其浅薄幼稚,难免惹人笑话。之所以不揣浅陋地找地方发表出来,只为就教于读者诸君。
  • 跨过厚厚的大红门
  • 请您订阅
  • 天津市首届合同制作家签约
  • 天津市首届合同制作家签约仪式昨天下午在凯特饭店举行。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肖怀远致信祝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市作家协会主席蒋子龙,本市部分著名作家、评论家及文学界、出版界人士出席仪式。
  • 《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CDMD)总体介绍
  • 老舍偏锋写英国
  • 老舍的英国之旅,无论对于他个人,还是对于中国现代文学,都意义重大。老舍自己曾说过,如果二十七岁那年没去英国,而是始终呆在国内,他就不会成为一个小说家。这话虽说得有点过,但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没有这趟英国之旅,老舍就不会是后来的老舍,中国现代文学的版图因此也将大大收缩。
  • 温故知新的“档案”文本
  • 由南开大学等七所高等院校部分教师联合编写的《文学争鸣档案——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争鸣实录》通过对600多篇(部)作品争鸣与批判情况的述介,比较全面、系统地记录了中国大陆地区1949-1999年50年间文学作品争鸣与批判的实况。它的出版,不仅从争鸣与批判这一特殊视角对中国当代文学进行了一次新的考察,填补了当代文学批评领域中的一项空白;而且,它所提供的关于文学批评与争鸣的经验与教训,可启迪今人,鉴戒来者,有重要的学术与史料价值。
  • 文学评价的升沉与游移
  • 有一次,一位一向十分“较真”的文友颇为不平地对我说:“听说XX出版社最近又出了XXX的一本散文集,一次就印了二十万册;可如今很有功力很有水平的作家,散文集只印两三千册还不好卖,难道这之间的水平就能差一百倍?太不公平了,太不可思议了!”
  • 她是否一直默默地横在他俩之间
  • 写下这个题目,我是惴惴不安的,作为一个鲁迅的崇拜者,我生怕自己不够谨严的推论会伤害他,那怕是只言片语的、违背本意的。但转而一想,鲁迅本就不该被置于“佛龛”而加以神化或异化,他是一个生活、思考、战斗、挣扎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本真率性的人,他有恋母之心,有兄弟之义,有儿女情长;他有情欲、有赤诚、有沮丧、有神经质……,自然他就可能有割舍不了的恋情或是私德上的某些“疵点”。于是我想起了羽太信子。
  • 夸父逐日去 我辈望尘来
  • 为了革命,为了文学,我认识了胡风先生。可是,因为与胡风先生的关系,我成了反革命;因为与胡风先生的关系,我不得不放弃深爱的文学工作,有时甚至要躲避文坛。
  • 叶蔚林:放飞艺术的蝴蝶
  • 叶蔚林是我极为尊重佩服的作家朋友之一。多年来,我一直关注他的创作,每每新作都会给我艺术的感动。这次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他的个人专集,作为责编,我不但反复系统地阅读老叶的作品,挑选精品中之精品,而且还想找一位与之相配的写序人。我把要找名人写序的想法告诉老叶,他回信说:
  • 如此正直的人已经不多了
  • 我仿佛不能像通常写我的文学朋友那种心境来写徐光耀先生了。因为无论是他浩渺的生命历程和厚重的精神现象,也无论是我资质的过于单薄和心灵的太多孱弱,准确地描述他和理解他都不容易。但我肯定,我是接触到了一个值得我尊重的人。
  • 李白故里诗坛三剑客
  • 李白故里诗坛三剑客不是我的创意。四年前的夏天,诗人杨牧到江油出席《中国·星星太白诗会暨蒋雪峰作品研讨会》时,留下“江油诗坛三剑客”之说法。一年以后,在《中国·星星跨世纪诗歌奖颁奖大会暨世纪之交诗歌座谈会》期间,杨牧又当面向我说明他定位“江油诗坛三剑客”的理由。
  • 他妈妈喊他吃饭去了
  • 闻树国是我的朋友,没打一声招呼就走了。他走得很突然。来不及告别,连梦也没托一点儿信息来。我不相信。我马上打他的手机13020061923,我指望那是一个误会,他会从那边笑着说:是吗,这是不可能的。可是电话不通。我又拨了人文社的电话,洪波、昌义、脚印三人都证实了,我还是不相信。恍惚中又打了天津芙康和书棋的电话,他们也证实了,我还是不相信。
  • 由《国虫》看“大散文”
  • 近一年多,我写了几篇关于散文的文章,想不到会引起很多散文同行的关注。我心里非常明白,他们关注的,无非是指那些毫无遮拦的批评性文字。因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散文批评已经成为一句空话。即使有人不厌其烦地反复批评某一个人,我觉得那种批评与散文无关。当下,我因质疑北大搞的一场所谓的“20世纪末中国散文十家”再度成为关注的对象。
  • 策略乎?局限乎?
  • 现代文学史上杰出的诗人穆旦在翻译上同样是成功的,他和戴望舒曾经被王佐良誉为20世纪中国最成功的诗歌翻译家。对于他的翻译,具体看法则各有不同。宋炳辉在《新中国的穆旦》一文中谈到20世纪60年代的穆旦在处理丘特切夫的诗歌时,使用了“译介策略”这个词。在宋看来,丘特切夫是俄罗斯象征主义诗歌的鼻祖。穆旦和丘特切夫是“投契”的,
  • 样板戏与所谓“红色经典”
  • 最近几年,在文艺领域有所谓“红色经典”一说。“文革”前十七年以及“文革”期间的一些曾经很“著名”的作品,以“红色经典”的名义又纷纷亮相。《红灯记》、《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等作品,就属于“红色经典”之列。
  • 读一本小说的理由
  • 近年我很少读小说,不读的理由很多,随便说出一个来,就不免得罪小说家们。所以,一个也不说。至于我读小说的理由,那只有一个:它必须给我思想。
  • 打便宜人和拾倒霉乐
  • 何谓打便宜人?打便宜人本来是市井间的刁民劣习,看到有人遭遇不测,立即围了上去,起哄架秧,便也拳脚相加,而且还要做同仇敌忾状,打得煞有介事,就像他也和被打的人不共戴天赛的。打便宜人,必得趁乱乎劲,只让被打的人感觉到皮肉疼痛,万不可让被打的人认出打便宜人者的嘴脸。如此,打过之后,虽然自己有了打人的光辉纪录,但被打的人心中没有对打便宜人者的仇恨,真也是打得好爽,也打得轻松。
  • 作家也要提倡年轻化吗?
  • “年轻化”是当下一个时髦的名词。尤其是干部年轻化叫得更为响亮。这是理所当然的。让年轻人更早地接过接力棒,意气风发地完成上一代人的未竟之业,是时代和历史的必然要求。年轻人年富力强,勤于思而敏于行,应该让他们及早挑大梁,肩重担。充满活力的干部队伍的形成和壮大,是把我们的事业迅速推向前进的根本保证。
  • 阿来占的什么便宜
  • 读着《尘埃落定》,突然悟到,在当今这么多孜孜砣砣营小说的作家中,年轻的阿来占着一个大便宜——他过着两个民族的生活,拥有两个民族的生活体验。
  • “最佳”有多佳
  • “最佳”有多佳?这是比一加一等于几还要简单的问题。“最”是汉语程度副词的最高级,相当于英语的“most”、“sperlative”。“佳”是“美”、“好”。“最佳”即“佳”中之最,用现在通行的网络语言来说,就是“酷毙了”、“帅呆了”。
  • 在桥上“撒尿”的女王
  • 英国泰晤士河上一座新桥落成,维多利亚女王为落成典礼剪彩后,第一个走过新桥。第二天,《泰晤士报》在报道时,却把“走过”一词印成“Piss”(撒尿),成了“维多利亚女王在新桥上撒尿”。当发现这一荒唐大错时,报纸已经全部印毕待售了,报社只好将校正后的报纸单印一份送给女王“御览”。
  • 天下稀奇 王维再世
  • 盛世清明,频传喜讯;古今王维,交相辉映;诗国传统,一脉相承。端的是,长江后浪追前浪,王维有了接班人,叫人兴奋都找不着北呀!
  • 张景云先生的副产品
  • 最近,连读张景云先生的两本新书《云无心·水长东》和《见素小品》,令人愉快非常。将那两本封面设计和颜色都两相素淡的书捧在手中,真的如见张先生其人,虽然我们已经接近二十年不曾碰面了。我读到《见素小品》的其中一篇《人间旧雨》,提到黄学海在加星路所办的一个烧烤晚会,想了想,那次可能就是我们最近一次的会面。若我的记忆准确的话,那已经是至少十七八年前的事了。
  • 《动物世说》的魅力
  • 阅读李森的动物寓言集《动物世说》(花城出版社,2002年5月)的几天里,我的世界中一直闪现着法国著名飞行员圣埃克絮佩里飞翔于空中的身影,闪现着他著名小说《夜航》的开篇诗语:
  • 请读蔡其矫
  • 城市里的事,忙得我们满脸倦容,生活的车轮,辗压得我们心绪难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步伐如此匆忙,我们急速行走,顾不得看身边的风景。一次偶然的闲暇,我翻开蔡其矫先生给我寄来他新出版的诗集。
  • 飞翔的词语
  • 《独自打坐》是张远山的第一本诗集。在此之前,我读过了张远山的诸多思想随笔。我得说,张远山的随笔深深地打动了我。有人说,张远山是真正得鲁迅和王小波精神真传者和孤独的使徒。这话我服气,服气的原因是我读了其《永远的风花雪月,永远的附庸风雅》和《寓言的秘码》。我曾把张远山的文字比喻为“品貌兼备”,至今我也觉得这词汇我用得不错。因此,当得知张远山出了诗集,我便在第一时间找来阅读。
  • 飞雪迎春到
  • 百花文艺出版社最近出版了刘飞雪的长篇小说《滴血合欢花》,听说销路不错,真为她高兴,飞雪迎来了自己创作的春天。
  • 连家谱都不能这么写
  • 我写了篇《梁实秋的私行》,登在二00二年一期的《人民文学》上。大概是春天吧,收到.福建学者王炳根寄来一篇文章,提出批评,我原准备在《山西文学》刊用的,过了一段时间,见《文学自由谈》二期刊出了,就没有发。
  • 把每一个朋友“得罪”一次
  • 这里所称的“朋友”,既非钱财——古代以贝壳为货币,五贝为一串,两串为一朋(所以鲁迅后来考证出“朋友,利也”);也非“群臣”(官僚),(《毛传》解释“朋友”一词:“朋友,群臣也。”)亦非秀才(明代称儒学生员为朋友),而是从“同师日朋,同志日友”演绎而来的有友谊之人。当代人似乎多是如此运用“朋友”一词。公开声称要将每一个朋友得罪一次,会不会有人说我变态呢?
  • [特约]
    关于鱼,关于熊掌(李国文)
    [茶座]
    诗人“上舞台”(外一篇)(何满子)
    何时告别“表演盛节”?(毛志成)
    肖洛霍夫夫人的感慨(何云波)
    玩笑开大了(王英琦)
    来自因特网的惊讶(施晓宇)

    《特区女人素描》(李更)
    《80名家谈散文创作》(文畅 孙武臣)
    《灵魂之光》——(鲁迅文学奖散文获奖者丛书)(赵玫)
    《红帽子黄帽子》(刘益善)
    《兵荒马乱的江湖》(苏阳)
    《寻找我们的传奇》(麦琪)
    [访谈]
    与“高人”谈文学(朱竞)
    跨过厚厚的大红门
    [文讯]
    请您订阅
    天津市首届合同制作家签约(长白)
    《中国优秀博硕士学位论文数据库》(CDMD)总体介绍
    [思考]
    老舍偏锋写英国(李兆忠)
    温故知新的“档案”文本(学正)
    文学评价的升沉与游移(石英)
    [钩沉]
    她是否一直默默地横在他俩之间(葛胜华)
    夸父逐日去 我辈望尘来(徐放)
    [人物]
    叶蔚林:放飞艺术的蝴蝶(刘炜)
    如此正直的人已经不多了(梅洁)
    李白故里诗坛三剑客(雨田)
    他妈妈喊他吃饭去了(李霁宇)
    [直言]
    由《国虫》看“大散文”(红孩)
    策略乎?局限乎?(易彬)
    [闲话]
    样板戏与所谓“红色经典”(王彬彬)
    读一本小说的理由(魏得胜)
    打便宜人和拾倒霉乐(林希)
    作家也要提倡年轻化吗?(程树榛)
    阿来占的什么便宜(唐韧)
    “最佳”有多佳(罗青山)
    在桥上“撒尿”的女王(轻抒梦)
    天下稀奇 王维再世(钱钏仔)
    [解读]
    张景云先生的副产品(梅淑贞)
    《动物世说》的魅力(马绍玺)
    请读蔡其矫(冯慧莲)
    飞翔的词语(高伟)
    飞雪迎春到(邓琼)
    [反弹]
    连家谱都不能这么写(韩石山)
    [独白]
    把每一个朋友“得罪”一次(朱健国)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