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馈赠邮购”启事
  • 2003年本刊将继续开展“馈赠邮购”服务。凡有雅兴参与将本刊作为馈赠礼品赠送老师、朋友、恋人、亲属、学生的读者,可将全年刊费每份39元(无需另加邮资)邮至:
  • 《中国民营电视公司现状报告》
  • 拥抱新时代 开创新纪元—《新纪元作家文从》
  • 小说的粥化
  • 在中国小说史上,冯梦龙(1574-1646)是个很重要的人物。
  • “中等收入者”与文学想象
  • 近年来有关中等收入阶层的讨论相当热烈,特别是对其文学想象的关注更成为批评理论研究的关键问题之一。有关这一问题的探索和中国社会变化的进程有着深刻的联系。文学想象
  • 《弘一法师——李叔同》
  • 中等阶层的文学角色
  • 从《顽主》里可以见到一种中年人形象:
  • 现代性对后现代的反拨
  • “中等收入阶层”的文学如果作为一个文学范畴来看的话,它既指作家主体相当一部分人转化为“中等收入阶层”,也指文学艺术作品把“中等收入阶层”作为一个表现资源和
  • 《版纳之恋》高缨小说选
  • 虔敬与朴素
  • 古人说:“听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人在一生中的无数交往,有些长期厮混,却未必能从对方得到做人从业上的启沃;有些则交往未必密迩,乃至只是萍水相逢的短暂的接触,却能在言
  • 自省、调适与其他
  • 对中国的当代作家来说,自省和调适,大体可说是一回事。能自省的,也就能调适。稍微不同的是,自省要的是见识,调适要的是能力。能力有大有小,能不能及时调适,全看见识,这么一
  • 忘了数羊(外四则)
  • 最近失眠。先是想一些事情,后来变成琢磨文章,直至条件反射式的,每到夜间脑细胞就异常活跃,腾挪弹跳,好不容易浅浅入睡,稍醒又立即接上。夜里想成的文章,到白天我又全部推
  • 想念八十年代的书桌
  • 好久不见的朋友王石,新出了一本小说集《不可告人》,2002年7月的一天,他从黄鹤楼来到深圳,于是相约闲谈了两个多小时。
  • “副科级”的文学大师
  • 读孙犁的讣文,才晓得卓越的孙犁原来只是个“副科级”。这个一九三八年就参加革命的老八路,在建国后的政坛上了无“进步”,他最初的也是最后的行政职务是《天津日报》副刊科副科长。我始而叹惋,继而感动,最终
  • 给一位青年的复信
  • 信早已收到多日,而且确实认真地读了三四遍。因此,绝不要怀疑我“冷淡青年人”。实话说来,我“冷淡”的同龄人、高龄人也许很多(这些人自然是“功成名就”者),但对
  • 呼吁名作家放弃文学优先权
  • 与人类所有的竞争机制一样,文学评奖亦是个双面刃。一则对激励作家(尤其业余作者)的创作,尽快得到社会承认是个促进手段(如今多成“促销”手段),一则由于不可能绝对公正,潜伏
  • 抖露自己一回
  • 我写了很多辽西汉子,读过我作品的人,见到我后都失望了,认为被我欺骗了。我又瘦又矮,在他们招待我的饭桌上滴酒不沾,还是猫食儿,邪了,你咋能是下过矿的东北男人?
  • 先锋批评应有的尊严
  • 近日读到洪治纲的长文《先锋:自由的迷津》,我是以拜读的姿态来读这篇文章的,因为长期以来,中国文坛对先锋文学的大体态度是:在创作上顶礼膜拜,在批评语调上又常常夹杂着不满
  • 现代意味的民间故事
  • 传统意义上的民间故事以幻想的艺术形式传递着真实的丰富的人生经验和信息。它们“不是从表面来看,而是就内在含义而言是真实的”。故事中神奇怪诞的幻想曾深深地吸引着历代的
  • 学问家的激情(外两章)
  • 读何满子先生的《学术论文集》是一种学习,而且是一种轻松愉悦的学习。不知道何先生极为严谨的学术研究,为什么会让人产生如此快乐的感觉?
  • 独特的王彬彬
  • 当文坛被温文尔雅的文人习气所笼罩,批评日渐衰落,以至一片沉寂之时,或是叫骂声喧嚣狂躁汹涌而来,实际上却全然是商业炒作,并未能留下多少人文精神成果之际,南京大学王彬彬教授新近出版的《文坛三户》,却以少有的冲击力、穿透力,打破了文坛时而沉寂,时而炒
  • 文学所最珍贵的是什么?
  • 每当朋友问起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最珍贵的是什么?我即毫不犹豫地回答,它拥有三宗宝。一是藏书丰富的图书馆。且不说国家图书馆和北大图书馆,单就文学类藏书而言,中西经
  • 生命的夜里的河流
  • 文起寄来一堆稿子,要我写篇序。我读读前边的文章,不少在报刊上见过,大体可以归类在游记里。不但走南闯北,还飞渡大洋,奔驰西土。眼界开阔,手段勤奋。
  • 出国留学系列向我们走来
  • 在自我的空间“弹跳”
  • 刚刚22岁的李莹,新近出版了颇得津门文学圈内好评的《高空弹跳》,这使我有了一个新的感觉。过去人们一般都认为,年龄之于文学,大概是20岁属于诗歌,30岁属于散文,40岁属于小说,50岁以后进入随笔和研究阶段。现在这些阶段的界限已经打乱。看来,写小
  • 谁在为文言文唱挽歌
  • “随便选出一位20—21世纪的汉字写作大师,以其代表作与韩愈的《师说》比较,你一定会发现:二者一为凤凰,一为鸱枭;一为兰芷,一为蒿萧;一为骐骥,一为罢驴,绝不可以同日而语。
  • 《花花公子》“花”落去(外一则)
  • 在人们印象中,主要为男性读者阅读的美国《花花公子》杂志,以宣扬色情而著名,比如登个裸体美女照什么的。它因此一度极其火暴,据说还成了20世纪60年代“性革命运动的一面大旗”。但是如今,据说这个杂志将改版了。老板海夫纳请了原主持英国软性杂志《马克西姆》编务的卡明斯基任
  • 闲书的用处
  • 同学们,你们如此热烈的掌声使我深感紧张和压力,这犹如你们买东西时先付了钱,东西拿到手后完全有上当的可能。所以我得认真演讲,以不辜负你们的期望。我今天要讲的是:闲书的
  • 名人一年过几次生日?
  • 报载(2002年)10月12日,一百多位知名人士汇聚一堂,共贺学界某老92华诞,一同探讨人文教育。据说,因摄影记者构成“一堵墙”,还曾让其秘书“发火”,因为影响了大家一睹某老的风
  • 写作之前先关门
  • 旅法画家赵无机曾经说过:“要画画吗?先把舌头割掉。”台湾作家刘墉则说:“要写作吗?先关上你的门。”中国内地作家王蒙也说过:“要面向写作,背向文坛。”这都是弥足珍贵的经验之
  • 《你让我有了爱的感觉》
  • 急劝近利“小品文”
  • 有一种文体,它既不是小说、故事,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杂文、随笔、散文。因其“四不像”,无以名之,姑且称之为“小品文”,但必须加上引号,以示与林语堂倡导的“可以发挥议论,可以畅
  • 写作者该呆在何处
  • 几个月来,省内外接连有几个搞写作的朋友打来电话,报告他们工作调动的消息。他们的原单位在医疗、政法以及其他不同性质部门,但调向的单位却惊人的相同,不是说调到了同一个单
  • 书名理应费推敲
  • 闲翻书报,偶然读到一则已故老作家孙犁的轶事:有一年,孙犁准备出书时,出版商嫌他的书名“太平淡无奇”,怕买书的“不认”。向他提议说,如果要是肯改名为《女侠三戏道》之类,销
  • 《K》引发文学与法律对话
  • 《文学观察手记》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