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重要启事
  • 春城传来新举措
  • 近期,中国作家协会在重视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加大扶持力度上,将推出看得见、摸得着的八条新举措:
  • 说伥
  • 何物为伥?大概从迷信的角度考虑,既然阳间有各式各样的人,那么阴间也应该有各式各样的鬼。对持科学马克思主义的人而言,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倒也不妨学苏东坡,对来客强求其扯淡鬼故事那样,不过解颐喷饭而已。
  • 仲夏访谈录
  • 戴鹤白(Roger DARROBERS)1998—2002曾任法国驻华大使馆文化专员,现为巴黎第10大学汉学副教授。他已将刘心武的长篇纪实作品《树与林同在》及小说《护城河边的灰姑娘》、《尘与汗》、《人面鱼》译成法文,前二种分别在2003年1月、4月于法国出版,后二种将分别于2004年1月、4月在法国出版。此访谈于2002年仲夏在北京华侨饭店咖啡厅进行。
  • 非典给我一个验证的机会(外一则)
  • 非典刚开始流行的时候,还有朋友拿得彩票头奖作比传染的可能,或以抽烟抗非典为乐,到后来,满大街不分男女胖瘦出门都戴口罩,进门就喷过氧乙酸的时候,这些声音再也听不到
  • 在全国盗版工作者大会上的讲话
  • 当年的稿费(外一则)
  • 有一年我们几个作者被人拉到一个山里,好吃好喝招待之后,记者没完没了的问我们投身写作的原动力都是什么。开始回答的当然是自小喜爱文学啊这类话。按说也就能应付过去。偏偏
  • 梦语醒拾(16则)
  • 我就做得并不差
  • 编辑的职业道德,已成了一个社会话题。《文艺报》力矫时弊,接二连三发表文章,呼唤“好编辑”出来。最强烈的回响是,第1980期上卢弘先生的文章,名为《现在还有这样的编辑吗?》。此
  • 《阅读动物》
  • 文坛应酬
  • 文坛是什么?文坛在哪里?不容易说得清。不过一般好像体现于那些由各级作协或主流刊物主办的会议。去海南十载,这类会议我是久违了。也就是说久违文坛。虽然也写文章也出书,却被人称为是疏离文坛之人。
  • 为何年老仍写作
  • 老年而又写作,是悲哀的事,我以为。
  • 孙犁:六百年来第一人
  • 孙犁在一篇写于1988年8月的文章《我的位置与价值》中,以调侃幽默的杂文笔法,以他个人人生历程中的几次遭遇为例,说明在过去的历史环境中,社会往往不能给每个人以恰当的位置,使之实现其人生的价值。
  • 《燕雀云泥》
  • 旗手王蒙
  • 王蒙是旗手。王蒙在新时期文学初期的创作,不单单表现了王蒙个人的一种先锋的姿态,而是代表了整个新时期文学的前进。王蒙的作品是开拓性的,里程碑式的。
  • 抵抗文学批评堕落的勇士
  • 同李建军乍一开始交往,就能感觉到他的锋芒。这并不是指他在待人接物方面有着咄咄逼人的处世方式,而是只要一谈及文学,一涉及文学批评的话题,他总是立即会显得精神抖擞,直言不讳,而且往往一针见血。接触多了,了解深了,就会发现他的这种不加修
  • 弃裱褙书
  • “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这个名堂,到底算个什么事情?对于个人,它顶多满足着我的一点虚荣,只是一个标签;对于协会,充其量则是参与裱糊门面,它不过是一块裱褙。裱褙者,陪衬也,留之无用,何妨弃之。
  • 豁出老命写民意
  • 故乡遭冰雹袭击,仆倒于地的小麦又挺直秸杆开始放花灌浆,接到责任编辑刘桂欣同志的电话,花山文艺出版社准备出版《危险的火花》。我的一颗衰老的心为之一跳。桂欣的告知未在预料之中。
  • 小舟载走我20年的记忆
  • 夜读苏东坡《临江仙》一阕,极喜“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一句。有专家以为这是闲适隐逸之意,我不以为然。它和另一首气魄很大的《水调歌头·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
  • 撰述中国现代文学史必须抓住的纲
  • 文学史家要写好中国现代文学史,从二十世纪纷纭复杂的文学现象中显豁出盛衰起伏的关捩,必须抓住两个纲。诚所谓纲不举则目不张,哪怕列举了一连
  • 超越“五四”:追寻李长之的文学精神
  • 进入新世纪以来,当下中国文化似乎已经有了一系列新的发展和演变。中国文化和文学已经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全球化与市场化的“前期”进入了一个“新世纪文化”的时期。中国文
  • 重新发现汉语(外一则)
  • 2000年10月,在汉译《雪莱全集》的首发式上,主持人要我致词。
  • 一个应予澄清的问题
  • “传统性与现代性”是学界争论很大的命题,也是一个应该澄清的问题。近代以来,面对西方强势文化,中国研究一直处于“现代”和“传统”之间的对立之中。西方化的物质
  • 姿色分子的阅读
  • 如果不是看到某家青年出版社的标识,我还以为那些三流出版社又在糊弄读者了。没有错,是该出版社的正版书。
  • 莫用金箔包杂物
  • 一位作者将一摞准备出版的“报告文学集”文稿摆到了我的案头,请我给他写序。我拜读了他的那些“作品”后,婉言拒绝了他的要求。拒绝作序的理由有三点。
  • 龙应台何言“官不聊生”(外一章)
  • 记者采访刚卸任的台北“文化局长”龙应台:“作家当文化局长,一千就是三年,龙局长感受如何?”龙应台表示:“官不聊生,官不聊生啊!”记者对此说不解,又问:
  • 一篇杂文几根骨头
  • 2003年第8期《杂文选刊》搞了个十五华诞特辑,其中“笔会”栏有徐怀谦先生的一篇短文,以为见地极深,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语病,比如他说:“绝对的言论自由是不存在的,鲁迅的时代
  • 有多少书评为读者负责?
  • 不可否认,在今天,报刊杂志的读书版面正在越来越多地对读者的阅读倾向乃至阅读习惯起着引导作用。每天出版的书数量巨大,五花八门,而读者的生活节奏也越来越快,像原来那样到书店沙里淘金,已经变得近乎奢侈。也正因此,读者对
  • 王蒙旧体诗中的人生哲学
  • 王蒙先生以写作小说名世,天下谁人不识?2002年4月,我在王先生家中获赠《绘图本王蒙旧体诗集》一册,捧读再三,难以释手。今从市上购得畅销书《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学》,有顿悟之感。想诗本言志,或有灵犀一点,对照品味,果然心有戚戚焉。集中所录第一首诗乃
  • 《容闳传》
  • 语言,一次跨地域的飞行
  • 一部《跨越》诗选集在我面前打开。在这“非典”时期,此刻,我正在阅读。
  • 《锦绣世界》(诗集)
  • 这么快就“遗少”了
  • 这些年有不少人批评王蒙先生,说他过于聪明,涉嫌世故。我却以为,在当代中国文人中,还有一点中国传统士大夫气质的,首推王蒙。王蒙至少坚守了“不讨人嫌”之“二元化境界”。
  • 快乐的想当然
  • 自有电脑、网络以后,写传记就方便、容易了,把关键词输进去,搜巴搜巴,全能出来。还会告诉你,哪里查得见,省去好多事。像有关“蒋泥”的资料,他虽非名家,网上却也有百多条,且不
  • 代巴老拟书名
  • 1977年5月,在报刊上见到巴老的《一封信》,由于“文化大革命”沉寂了十年,这是我们读到他的第一篇作品。从“乌云翻滚、‘四害’横行的日子里”脱身出来,老人
  • 同学中最惨的还是林昭
  • 一个懒洋洋的冬日,我的眼睛又一次与林昭这个名字相遇。我的心又一次倏地一紧。
  • “颠覆”的功能与功夫
  • 从《文学自由谈》(2003年第3期)获知,有人“创作”了一篇题名《沙宾浜》的小说,完全改写了人们曾经多少有点印象的《芦荡火种》或“样板戏”《沙家浜》中人物的“事迹”,引起了据说包括
  • 大师就是大师 废话就是废话
  • 今年第一期《文学自由谈》上刊载的韩石山《自省、调适与其他》一文(以下简称《自省》),通过近乎自传性的文字谈了一些个人经历、体会和对文学诸问题的看法,告诉人们如何度过一生的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