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海外闻见录
  • 大概是去年吧,2003年的秋天,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国家,我记不准确是澳大利亚,还是新西兰了,发生了一件闻所未闻的趣事。
  • 湖湘文化散议
  • 旅湘之行,神往已久,除考察网站外,还有两个目的:首先是了一个情结——瞻仰终生景仰的毛主席故居,此愿已足,心旷神怡。
  • 在“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讲话
  • 各位朋友,各位老师,各位家长,各位同学:新概念的这个作文大赛进进行到第六届了,我个人也已经多次的就在这个房间里头啊参加这个评奖的会。(王蒙多年担任大赛评委会主任)显然这个这个活动的发展和举办,以及它的影响,是处在一个急剧上升的这么一个势头上,所以让人非常高兴。我先向这个第六届获奖的和入围的、所有在场的这些同学呢,表示热烈的
  • 信寄马悦然
  • 悦然先生:“万事云烟易过”,而今蒲柳先衰。老来忆旧,想起一九八八年沪上金山之会,先生以及海外汉学诸家之言谈风貌,犹历历在目,宛如昨日。伤岁月之难回,叹盛筵之不再,令人唏嘘,迟回久之。当时会上,国内外诸公发言有涉及诺贝尔文学奖者,其间怨怼之辞,甚嚣尘上,而箭矢猬集于先生。观其俨然“发动群众进行
  • 且说文场的“场”
  • “场”在很多时候通常只是指“处所”,如操场、战场、市场等等。但在特殊的时候。内涵要复杂得多。例如物理学中谈到的场。如电场、磁场、粒子场等等,往往指某种物质能量的作用空间和效应空间。任何一种物质进入该空间之后,很难不被“场化”。而更有特殊性的“场”,如官场、商场、情场、功利场、是非场之类。就尤为
  • 把自己诉成被告
  • 这是一篇思维游戏的文章。思维游戏的规则是:只玩逻辑,不涉及事实和道理。但这次要说的,与一场官司有关。既然是官司,就绕不开法律。而对我来说,法律是世界上最难弄明白的事情之一,不健全的法律就更难弄明白,若是再加上公信力可疑的司法,则尤其格外难弄明白。同样的官司,在不同的地方打,可以打出全然不同甚至截然相
  • 乱说胡兰成
  • 胡兰成此人,不知如何说他是好。
  • 为何不能鲁迅胡适我都爱
  • 近读一本书《胡适还是鲁迅》,是有分量的讨论集。编者与编辑俱为我之友。掩卷有益,心怀谢意。但亦有自己的若干看法。不妨敷衍出来,以俟高明。
  • 毕加索的巴黎
  • 巴黎是什么?巴黎就是毕加索。法国作家达恩·弗兰克在《巴黎的放荡——一代风流才子的盛会》一书中,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得没错。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巴黎,虽然聚集了全世界最先锋也最优秀的一批艺术家,但他们中间,谁也不可能比毕加索更配担当起伟大二字,更富有巨匠的气魄。某种意义上而言,毕加索不仅是这一批佼佼者中的佼佼者,而且无形中也成为了他们的精
  • 今日作家文丛(第4卷)征稿启事
  • 江西举行散文创作研讨会
  • 近年来,江西散文创作呈现上升势头,在几位中年散文家不断成熟并时有新作发表的同时,一批创作水平较为整齐、创作风格各异的青年散文家,以他们活跃的创作姿态,引起散文界的强烈关注。为进一步推动江西散文创作,尤其是鼓励青年作家推出
  • 鲁研界里无高手
  • 鲁研界,就是鲁迅研究界的简称。这是中国一个特殊的学术领域,也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学术团伙。研究《红楼梦》的叫红学,也可说是红学界,研究钱钟书的叫钱学,也可说是钱学界,都是以研究对象命名的,独有研究鲁迅的不是这样,是以研究者自身命名的。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脱离研究对象而自成一体了。
  • 陈季同的判断和余秋雨的歧路
  • 我对余秋雨原是很钦佩的,他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出版后,尽管其中存在着一些史实上的讹误和观点上的偏颇,但我仍把这两本书看作好书,把作者视为才子,并且写了《论文难得散文化》《彩色的历史叹息》刊登在新疆的报纸上,赞美余秋雨的成就与才华。后来我对余秋雨的看法发生了很大
  • 余秋雨“抗批术”小结
  • 开场白 2004年元旦,深圳最高气温23度,最低气温16度,“晴间多云,有轻雾和霾,偏东风,风力2—3级”——这是一个可让人“以平静的心情分析坏消息”的好日子——我开始心平气和地敲电脑,代余秋雨作15年“抗批”回顾。我近年一直潜心关注华夏文化界与日俱增的“拒绝批评”、“拒不认错”,阉割文化之批判功
  • 九十年代与今天:文学的命运
  • 徐静蕾的电影《我和爸爸》在2003年冬天上映。这部电影让人惊异地发现当年曾经叱咤风云的王朔式的“顽主”今天已经衰老,已经成了今天文化的多余之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后期和九十年代,王朔小说中的那种典型的人物,“顽主”曾经激发过广泛的关切。他们在当时社会转型中
  • 质疑“后现代文学性统治”
  • “文学性”问题,是一个不断发展变化的范畴。尤其是在后现代文化语境中,“文学”和“文学的”同样成为了问题。值得认真辨析和进一步清理。近来,美国后现代理论家大卫·辛普森认为,当今世界出现了所谓“后现代文学性统治”。(辛普森《学术后现代?》,杨恒达译,载《问题》,中央编译出版社2003年版,下引此
  • 文学的欢乐节目
  • 一不知你注意到没有,文学界的热点最近发生了感官性的变化。直截了当地说吧,早些年的热点是“批判性”的争鸣,是围剿式的战斗与斗士的痛苦。其后的热点是“论争性”的论辩,是自以为是的宣泄和文学史高地的争夺。近些年,文学的热点,呈现“狂欢性”的热闹欢乐,这是文学从意识形态的前沿阵地,从文学界小圈子沙龙里的文学高地,转
  • 您感到地球转得更快了吗
  • 当今社会,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经纪人在运作;歌星、画家、运动员,不用说的了,就连向以清高著称的文人,也大有日渐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纳入商业轨道的趋势:这不,他们中的一位,近来就把触角伸向了我——
  • 一顶并不合适的帽子
  • 在揭晓不久的“2003年度中华文学人物”的光荣榜上,贾平凹获得了“人气最旺的作家”的评价。不知道“人气最旺的作家”的确切含义是什么,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它当是“名气最大的作家”的另一种表述。但实在地说,没有理由非得让这顶帽子跟贾平凹的脑袋发生关系。
  • 钱钟书是谁的偶像
  • 说一则旧闻。数家媒体评选二_卜世纪中国文化的十大偶像,鲁迅金庸钱钟书皆在其中,着实骇人一跳:这偶像岂是人人做得的!所谓偶像,我以为至少得具备如下两个条件:其一,你得有偶像的魅力,能让人食无味寝难安,提起来拇指朝天,一脸神往之色;其二,不论少长、男女、职业,得有很多很多的人熟悉他痴迷
  • 在阅读中《与时光同醉》——
  • 《与时光同醉》的作者罗文华,是个爱书和喜欢藏书的人。据他自己说,他家中的书,都能插架陈列的话,需要50多个柜子;如果一本一本地摞起来,恐怕要比他每天上班的30多层的天津日报大厦还要高。这是他在六七年前说的话,现在他家的藏书当更可观了。假如天津也在全市搞一次“当代十大藏书家”之类的评选活动,我想罗文华是会名列其中的。罗在全国中青年藏书家中也是颇有名气的。
  • 朱珩青的笔墨 恰到好处
  • 我有幸认识朱珩青20年了,虽然难得一见真人,她的论文,她的著作,我是见到必读,读后必惊异于她心理的年轻,思想的年轻,性格的年轻。因为她以中年入关,在“过江名士多如鲫”的京城跻身文学编辑,埋头苦学苦干之余,又时有文学批评之作,声发自心,与时俱进,脚踏实地地挺立着,固然,不是古柏,不是劲
  • “鸟人”悖论及其异化根源
  • 作为一名优秀的剧作家,过士行的“闲人三部曲”集中表现作者对当代人生存状况的隐隐担忧。这种直观感受迫使我们抛开剧本流利的语言和表演时的布景、演技这些华丽的枝节因素,赤裸裸地探讨剧作的“意义”。假如我无意识中预设在剧本中的“终极指归”确实存在,那么本文的逻辑便没有错误:以《鸟人》文本人手,钻进过士行剧作的核心,直面他眼中的人类生存状况。
  • “两个口号”和“四条汉子”
  • “国防文学”和“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这“两个口号”之争,是抗日战争前夜,也是鲁迅临终前的一桩重大公案。由于“两个口号”之争夹缠着“左联”解散问题,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原则问题等重大题目,其重要性更超出了文学事业的范围。更由于提出和拥护“两个口号”的群集的属性,一方是构成后来的文学权力中心的一伙,另一方是坚持以鲁迅为代表的文学人民中心的
  • 郭哥回乡
  • 敦哥何许人?乃一介文人王敦贤是也。在蜀国文坛,无论是年轻人,还是年长者,只要熟悉,都很自然而亲切地叫着敦哥,敦哥也答应得爽快,
  • 向益善致敬
  • “二老”是老师和老哥的简称。刘益善在湖北大多把他称为刘老师,我们亦是,可是后来大约是邓一光将他叫上了老哥,于是群起效之。但一般人是不能叫的,就那么几个。老哥是北方人的称呼,有一种邀人盘腿上炕,手举酒壶的味儿,又亲切又温暖。而再往上溯,我们还叫过他几天“拐子”,这是武汉
  • 我不再动笔的原因
  • 《文学自由谈》上发表了《为何年老仍写作》与《这么快就“遗少”了》(2003年第5期)两文,前文讲有的老作家写不出仍硬写,挤牙膏,写一些可有可无,东拉西扯的文章;后文讲有的老作家或不太老的作家文章是不写了,却到处出头露脸,发议论,写序言,题词,上主席台……对两文我都深有同感,深表赞同。
  • “张春桥挨打”之我见
  • 先释题:“我见”,不是我看见,而是我的见解。
  • 他不该如此顾封自怜
  • 我之所以读《文学自由谈》,是因为它不仅提供了文坛信息,而且文风活泼,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见解,有些见解甚至是很新鲜的。比如2004年第1期上的文章,王蒙的、红柯的、苏葵的、陈冲的、朱健国的、毛志成的……都很不错,一期中能有这么多篇耐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