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长寿考
  • 按说,应该长寿的是帝王,因为帝王得到最好的养生条件,最好的医疗服务,然而,帝王长寿者较少。中国一共出现过三百多个帝王,夭殇者多,短命者多,而非正常死亡者尤多,能够活到古稀之年的,不会超过十位,活到耄耋之年的,不会超过五位。可是,在封建社会中,中国文人高龄者却为数可观。
  • 文人的“鸟品位”
  • 我这里说的“鸟”,绝不是人们常常使用的骂语或秽语,如“什么鸟人”、“什么鸟官”、“什么鸟作家”之类。我要评议的“鸟”仅仅指世上物种之一的禽类,亦称鸟类,只此而已。鉴于文人可能有爱鸟之趣,我的小文本来要献给社会上的“爱鸟月”、“爱鸟周”、“爱鸟日”之类的,这里却“先说为敬”,提前转呈给文人了。下面,我就拉拉杂杂谈几种鸟,不一定依贵贱之序。
  • 你吃过泼妇鸡丁吗?
  • 泼妇鸡丁是我偶然在乡间一家小餐馆发现的,尝后非常满意。此菜集辛辣之大成,麻烫刺激,外焦里嫩,嗅之异香,入口舌迷,令口腔黏膜陶醉,入喉更有痛快淋漓之感,胃肠为之歌咏,魂魄舒张欲仙。后来我多次带亲朋从市里远奔此小馆,品尝此菜,还建议该店干脆就以此菜冠名。
  • 柯灵——能否写完《上海百年》
  • 2000年6月19日晚8时20分,91岁高龄的柯灵先生去世了。我是过后两天在报上知道的。又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没有了,我轻轻地对自己说。我不是个厚道的人,但那一刻还是感到一种淡淡的悲哀。四年过去了,我来说几句话吧。
  • “卖野人头”一解
  • “卖野人头”是一句上海方言,是许多精妙的地方方言之一。我这里所说的“精妙”,是指它的不可译性:在书面语、普通话和其他方言里,都找不到能完全替代它的词,甚至用若干句话都无法把它的意思完全说清楚。不过,虽然不可言传,却可以意会。分析一下下面这段批评,您就知道什么叫“卖野人头”了。
  • 闲聊“编辑”与编辑工作
  • 常有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作者打电话来,说他写了部长篇或中篇请我给看看。说得都非常客气,而且也是真心实意地要听意见,但却把我弄得神经很紧张。推辞到最后,我往往拿出杀手锏——请原谅,我从来没有做过编辑,实在是看不好稿子呀。也怪,一般说到这儿,对方也就不再坚持了,于是我如释重负。
  • 当心买到一张过期船票
  • 搞文学的最常做的一个梦,就是留下传之千古的名作。而且又以能传之千古作为优劣的标准。人都是看不到下辈子的,除非你迷信到头脑发昏。人又是看到了别人下辈子的,我们看到前人留下的作品,就从心里觉得这是他生命的延续。所以,搞文学的传世观.是把作品当成子孙,期求生命永远的绵延承续。这是中国传统的人生目标,立德立功立言。也许前两项对于一个文人来
  • 诗意地栖居在肉体内
  • 文题搞定,落于纸上。我心里实际反冒的话却是:这年头,谁能诗意地栖居在肉体内?
  • 天津举行纪念李霁野诞辰一百周年活动
  • 由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和天津市委宣传部主办,天津市文联、天津市作协等单位承办的“光荣的文学道路——纪念李霁野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活动4月6日在天津举行。
  • 梁斌诞辰90周年研讨会在津举行
  • 韩石山出版新书三册
  • 《舒乙的画》
  • 《将进酒》
  • 《杨牧文集》出版
  • 《古远清自选集》
  • 《忏悔还是不忏悔》
  • 《王蓬文集》(四卷)中国文联出版社隆重推出
  • 李霁野的旧诗缘
  • 读名家作品,有的越读越觉其深厚,有的越读越觉其浅薄。李霁野先生当属于前者。人们都知道他是成就卓著的翻译家,但我翻阅刚出版的九卷本《李霁野文集》后,觉得他的诗歌也很有造诣,十分耐读,而且真切地反映了他的生活和心迹。
  • 梁斌先生的文心
  • 我们可以将梁斌称之为“文学巨匠”、“文学大师”,这对梁斌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但这仅仅是就其文学成就而言;况且,这也仅仅是一种中性式的评价言词。这对梁斌这位特殊的作家来说,是很不够的,也不是最确切的称谓。那怎么给他一个确切的定位呢?
  • 施蛰存的第五扇窗户
  • 2003年11月19日,施蛰存先生在上海下世,享年九十九岁。悼念者蜂起,皆称他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翻译家、著名学者”,并引用施蛰存先生晚年自喻:一生开了四扇窗户:东窗是文学创作,南窗是古典文学研究,西窗是外国文学翻译和研究,北窗是碑版整理。
  • 我也来谈谈鲁研界(外一篇)
  • 《鲁研界里无高手》,这是韩先生在今年《文学自由谈》第二期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就很有卖点。可见作者是写这类酷评的高手。文章标题对不对呢?恐怕难置可否。因为高低是个相对的概念。不仅是鲁研界,还有韩先生赖以吃饭的编辑界,甚至包括其他什么界,当下似乎都缺少公认的权威性和旗帜性人物,因此辩论某某界有无高手,肯定得不出一致的结论。仅就酷评界而
  • 挑错与挑错之不同
  • 刚到的《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2期,从目录上看,一共有三十余稿,其中有三篇是批评余秋雨的,内有两篇是题目上就带有余秋雨的名字,另一篇《把自己诉成被告》也是这样的货色。读后不由得心中一紧,莫非“文革”时候的“大批判”活动,又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了么?真有点儿像当年的“拿起笔作刀枪,把资产阶级权威一扫光”的声势。这一期《文学自由谈》简直成了“批余专号”了。
  • 是王蒙,还是谁,给我们吃“鱼刺”
  • 王蒙是文坛大腕,是许多人包括我仰望和敬重的大家。大腕.大家嘛,要在哪里说几句什么,自然就有人小心翼翼地录下、记下,抢先整理出来,献给大家共享。这未必不是一件善事,便硬着头皮读完《在“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讲话》(《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2期),实在为王蒙抱屈,他的话竞被“作贱”成那样。写完这句话便觉得不对,因为那些都是原话呀。我只能悲哀地
  • 当代文学与当代文学教育
  • 中国当代文学于1978年前后发生重大艺术变革,在整个新时期由复兴而繁荣,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堪称近二十几年中国文化中最富有创造性、最多实际成果的门类。虽然在1980年代的后期,当代文学就开始,各类文体尤其是小说和失去轰动效应,但是文学创造的速度并没有减缓
  • 陈寅格留大陆原因之考
  • 对于有关历史人物的很多事情怕都只能是说不清道不明,因此,我们在对一些历史人物所经历的历史事件时也就不能随便下断语。比如陈寅恪之所以在1949年没有去台湾而是留在了大陆,有人说是因为他怕“台湾失守”。我觉得这虽然还算不上是“诛心”之论,但也确实经不起“推敲”。
  • 再一次运交华盖的鲁迅
  • 这些年来,鲁迅是再一次“运交华盖”。虽然他逝世已有好几十年了,可是贬损他的文章却与日俱增,大有方兴未艾之势。鲁迅不是圣人,不是皇帝,有错误当然可以批评可以再认识再评价。奇怪的
  • 惜乎孩子变猎犬
  • 文学书籍配插图,中国和外国都是古来有之。中国古代还有“左图右史”之说。今天所称之的“图书”,其中就包含了图,如果没有图,称“书”即可,何言“图书”?
  • 羞为男儿损酒饭
  • 我觉得自己可能有病:越是节日里,越是高兴不起来。就说今年的大年初一吧,一家老少三代热热闹闹的,看着电视包着饺子,而我却独坐书房、关门发呆。光阴如此之快,一年眨眼过去,
  • 云南作家的稿费
  • 2004年的2月,中国作协的一个什么会在昆明召开,就稿费话题,云南、广西两省作协的人讲了两个截然相反的观点。前者说,云南作家人均5万元稿费收入。后者,根本不要谈稿费,广西的作家离了工资是无法生存的。
  • 昂虫贝的“废纸”
  • 路上遇到一位朋友的父亲,站着说了一会儿的话。他问我离开单位之后,还为自己的档案交费吗?我说没交。他说没交就对了。然后就说他儿子出国后,他为了保住儿子的档案,就替儿子
  • 当心他的“将计就计”
  • 一向对“写性作家”嗤之以鼻、持批评态度的作家王蒙,终于“晚节不保”,也“毅然”加入写性作家队伍。近日,他出人意料地发表了以“性”为主打的长篇小说《青狐》,对于这种改变,他承
  • 小说中两性间的游戏规则
  • 男人和女人碰到一起就发生故事,这不是谁缺乏自制力所致,而是生命使然。如果说在计划时代,由于控制极为严厉,男人和女人的游戏具有极大的冒险性,那么,在商品社会,男人和女
  • 《答徐懋庸……》有磁的另一篇文章
  • 在《且介亭杂文末编》的《附集》里,收有《答托洛斯基派的信》一文。这篇由O.V(冯雪峰)代笔的文章,在“文革”时期曾被造反英雄用作将鲁迅塑造为造反派守护神的证据。在1966年第14期《红旗》杂志上,以《纪
  • 闲言碎语充后记
  • 得知《张学良探微:随行记事》将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很高兴,顾不得笔钝文拙,说点感想权为贺辞。
  • 方赫的游记
  • 方赫原姓冯,名启康,成都人,天资聪颖,读书勤奋,1947年春考取四川省立成都中学高中部23班,入学。校址在五世同堂街。在下有幸与他同榜考取,成了同班同学。有以异者他是走读,每日放学
  • 《我的四爸巴金》
  • 王泽群的创作指向
  • 年轻的时候,曾经十分爱读情节跌宕起伏的传奇类小说;中年时,我又热衷于读描写小资情调和白领阶层的生活作品。如今,年过六旬之后,不知是年龄的关系,抑或是心境使然,我竟对
  • 从《无字》看当代女性启蒙的困境
  • 张洁是当代文坛较早有性别意识的作家,鲜明的女性意识贯穿于她的一系列文本中。关注女性命运,表达女性情怀,展示女性的性别苦难与精神困境,一直是她言说的中心之一,《无字》更是集其二十多年创作之大成的长篇巨制。从大处
  • 为了明天而逼近历史
  • 人们常说走进历史之中去,其实我们是难以接近历史的,只能遥望历史。我们看到的哪里是历史的原生态呢?或许是历史的荆棘草丛,或许是历史的残垣断壁,或许是历史的破瓦碎砾。我们自以为那就是历史了。
  • 写作的个人化意义
  • 2001年春,在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我决定将我多年来发表的论文及随笔等作品结集出版。之所以犹豫,原因是我在思想深处怀疑我这样做的必要性,怀疑它的实际意义。生命在行进过程中,常常为自己寻找着合理的理由,假若自己不能说服自己,且对自己的行
  • 寻找进入世界的绿色通道
  •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也就是说我脱离母亲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四十八年。
  • [特约]
    文人长寿考(李国文)
    [茶座]
    文人的“鸟品位”(毛志成)
    你吃过泼妇鸡丁吗?(刘心武)
    柯灵——能否写完《上海百年》(韩石山)
    “卖野人头”一解(陈冲)
    闲聊“编辑”与编辑工作(何申)
    当心买到一张过期船票(叶延滨)
    诗意地栖居在肉体内(王英琦)
    [文讯]
    天津举行纪念李霁野诞辰一百周年活动
    梁斌诞辰90周年研讨会在津举行

    韩石山出版新书三册(陈德)
    《舒乙的画》(舒乙)
    《将进酒》(何满子)
    《杨牧文集》出版
    《古远清自选集》
    《忏悔还是不忏悔》(余开伟)
    《王蓬文集》(四卷)中国文联出版社隆重推出
    [人物]
    李霁野的旧诗缘(孙福海)
    梁斌先生的文心(金梅)
    [访谈]
    施蛰存的第五扇窗户(朱健国)
    [反弹]
    我也来谈谈鲁研界(外一篇)(陈漱渝)
    挑错与挑错之不同(冯越)
    是王蒙,还是谁,给我们吃“鱼刺”(张怀帆)
    [思考]
    当代文学与当代文学教育(毕光明)
    陈寅格留大陆原因之考(闵良臣)
    [闲话]
    再一次运交华盖的鲁迅(章明)
    惜乎孩子变猎犬(周怡)
    羞为男儿损酒饭(方英文)
    云南作家的稿费(魂得胜)
    昂虫贝的“废纸”(陈大超)
    当心他的“将计就计”(陈鲁民)
    小说中两性间的游戏规则(刘玉锋)
    [钩沉]
    《答徐懋庸……》有磁的另一篇文章(何满子)
    [解读]
    闲言碎语充后记(邓友梅)
    方赫的游记(流沙河)
    《我的四爸巴金》(李致)
    王泽群的创作指向(徐兆淮)
    从《无字》看当代女性启蒙的困境(施津菊)
    为了明天而逼近历史(施亮)
    [独白]
    写作的个人化意义(仵埂)
    寻找进入世界的绿色通道(季红真)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