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的阅读主张
  • 没有不可看的书,只有看不到的书。不过,近年来,对于时髦、流行、炒作的书,五个人以上抱团穿一条裤子齐声叫好的书,就只好遗憾,放弃阅读了。
  • 余秋雨事件分析
  • 我们本打算不再刊发牵涉余氏的文稿,因各方彼此的论点、论据,均已翻不出新的花样。但纯因这篇“分析”风采独异而不忍割舍。一位女性写手,又是关乎如此刚性的论辩话题,竞然将文字调配到这般举重若轻的状态。窃以为,一些呆头呆脑,言语枯涩的须眉文评家学有范文了。
  • 从苏童看中国作家的中产阶级化
  • 苏童有一个令人心疼的童年。有两件事印象比较深刻,一是他曾经生过很长时间的病,每天能做的事情就是乖乖地坐在炉子边,守着咕嘟咕嘟的药罐,耐心地等待药煎好吃下去。更加难过的是,他不能吃盐。终于有一次,小小的苏童再也禁不住盐的诱惑,蹑手蹑脚地来到盐罐边,用指头蘸了一点盐,
  • 钱理群的话语方式
  • 钱理群是北大著名教授,尤其擅长讲演,据说其在北大讲鲁迅,盛况空前,获得了莘莘学子的赞美。年初,我在汕头大学参加一次全国性学术会议,有幸见到了钱先生,目睹了钱先生的风采。钱的弟子,也是北大教授的孔庆东回忆当年钱先生讲鲁迅的情景,
  • 女诗人的胆量
  • 中国诗坛历来存在“三少一大”的现象。“三少”:女诗人少,女诗人写爱情诗少,女诗人写爱情的名篇佳作少。“一大”:女士写爱情诗的胆量比男士大,而且就像她们穿衣裳一样——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胆越大……
  • 《最耐读的是人》——名家采访随笔
  • 《长命三寸丁》(长篇小说)
  • 《海外来风》
  • 《沉默之门》
  • 《黑拉山民谣》(长篇小说)
  • 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海力洪卷》
  • 文人道德怎么样了?
  • 社会道德沦胥,是许久以来公众议论的热点之一。事实是,市场上假奶粉,假火腿,假粉丝……奸伪欺诈,无奇不有。官场的贪污腐化,千奇百怪,几乎每日都见载于媒体。各个领域所暴露出来的道德败坏现象,长久以来已令人切齿腐心。近年来,
  • 中国文人千年“作秀”史
  • 首先,我暂且将“作秀”看成褒义词。这是因为:文学是美学借用的主要文字材料之一,而文学本身离开美感属性也不能成为文学。“文”者“纹”也,很大的功能之一就是修饰、装饰,正所谓“虎豹无纹,廓同羊犬”。“秀”者“美”也,文人若是不能作秀或作而不秀,高低是文学职能上的失职或无能。不过话又说回来,
  • 关于胡与鲁之比较的读书研究计划
  • 本人近几年研读了不少对胡适与鲁迅进行比较的文章。这些文章或短小明快、要言不烦,或长篇大论、深文周纳,但都给我莫大的启发。本人长期苦于没有题目做文章,没有办法出成果。
  • 萧红故居归来
  • 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与其说是看那一个地方的风景,让从未见过的它们闯进你的视野和心里,给你客观的感受;不如说是一种更为主观的心理和思绪乃至精神的东西,作用于你的心里和所看到的风景里。因为来之前你就已经在自己的心里想象着或勾勒着它们的样子了,如果和你想象的差不多或比你想象的要差,肯定索然无味;
  • 在山西省委党校省直分校的演讲
  • 谢谢大家。能来省委党校省直分校演讲,是一份荣耀。叫什么人来讲,讲什么,想来都是经过考虑的。能过了这个关,说明我在政治上还是合格的。你们这个处级干部培训班,不会随便叫个人瞎讲一通,那是要出事的。
  • 关于呈请“查处”韩石山的随想
  • 披阅《文学自由谈》今年第五期上韩石山《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一文,读到北京鲁迅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先生一段文字,忍不住哈哈大笑。
  • 给他上点眼药吧
  • 在文坛,我始终将多年如一日操持评论的韩石山看作是专给别人“上眼药”的,他肩扛《山西文学》主编头衔,又写过小说,显然出身科班。以往的评论也多少显示出他眼光的“准与贼”,总不至于让读者以为是江湖郎中。但最近一年半载,
  • 《瓦砾下的思想》
  • 读何满子《六亿一人》感言
  • “大家”与“小人”的界定,似乎还没有一个法定的标准。但一般地认为,在思想和学识上有突出造就和深远影响的人可以称为“大家”或“大师”,而人格卑劣的人则被视为“小人”。“大家”应当是“为人师表”的人;“小人”则否。
  • 百期杂谈
  • 原以为,出刊100期了,《文学自由谈》肯定是要庆典一番的。因为中国人对整数尤其是像100这样的大整数,更是情有独钟,或隆重或俭朴,总是要庆贺庆贺的。《文学自由谈》只发了一篇不长的《本刊百期答友人问》应付,算是没有庆典表示。
  • 敢问路在何方?
  • 读完《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五期上张兴元的《不必走着瞧》(以下简称“张文”)和该刊主编的《本刊百期答友人问》(以下简称“答问”)二文,又一次让我认真思考起《文学自由谈》办刊选稿的“六不”思路来了。说句老实话,我只是《文学自由谈》的一位忠实的读者而已,
  • “责编赘注”质疑
  • 查词书,知道“赘”的解释是:“多余的;无用的”。另外的几个解释不合《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4期第30页金文明文章《余先生涉嫌剽窃一例》末尾责编“赘注”的意思,故不引。明明知道“赘”是多余的、无用的,责编偏偏要加上“注”,
  • 我们该继承怎样的传统
  • 一位国际问题专家,写了一篇谈论中日关系的文章。他说中日既有两百年的关系史,也有两千年的关系史。在近现代的两百年里,中日两国战事频仍,纠纷不断,在两国人民心中留下血色的惨痛记忆,以至于两个民族的心理出现了深深的裂痕与隔阂:猜疑、不信任,甚至敌意。但在两千年的漫长时间里,
  • 怀念一位非凡的女性
  • 当梅志以90高龄于2004年10月8日在北京逝世时,人们心中回荡起深沉而平和的声音:“我实为一个平庸的老妪,仅比一般人多受了一点苦难,也就多知道一点为人之大不易。其实,
  • 重要启事
  • 优雅的崛起:中国文学的新空间
  • 优雅的品味,浪漫的气质,高眉的格调,这一切都曾经是现代性的中国梦的一个奇怪、却又无法忽视的组成部分。来自法国、英国的上流社会的谈吐、趣味和风度,来自于欧洲文学的那种生活方式从中国现代的开端时刻起,就极大地吸引了许多中国的知识分子。
  • “母亲”被重新诠释之后
  • 新时期以来,一些男性作家的小说文本中包含了众多母亲形象,这些形象大都承载了民族传统对母亲的褒扬,但“褒扬”并不能代表部分男性作家抒写母亲形象的本质。由于一些男性作家的情性心理有其独特性,他们所抒写的母亲形象必然也会反映出作者本身对女性的认知。
  • 以文学的目光看党史
  • 一晃之间,我加入中国共产党已经30年了。年轻时学过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头脑比较简单,对专家编写、权威部门审核、正规出版社出版的中共党史之类的书籍,从未产生过疑问。多年来也很少关注那些逝去的岁月,
  • 生命的叹息
  • 在人类流淌的文明长河里,汇集和跳跃过一簇簇晶莹和斑斓的浪花,那便是艺术家们捧给你的精美之作。这些杰作有的是人生深刻的启迪,有的是孩子般天真的凝望和喜悦的心里述说,它告诉你生命的意义,奏响你生活的乐章。但是当你心潮澎湃、
  • 提前的担心
  • 2008年北京奥运会快要到了,在阳光般的兴奋与高尚的自豪之中,我还是多少有一点点担心。担心什么呢?担心2008年北京奥运的歌曲创作没有新意,没有诗意,没有创意,甚至没有纯中国、纯民族的精神与味道。我的这种担心并非发之无端,
  • 洗脸毛巾不可用到发硬
  • 曾应一家书城之邀,在其开业时前往签名售书,以助其兴。活动结束后,他们给了我几张购书卡,算是“劳务费”吧。不久前,儿子要去那家书城买辅导材料,才忽然想起包里的购书卡。就把卡给了儿子,让他顺便瞅瞅,有没有《往事并不如烟》,
  • 文学的高度有多高
  • 在上海召开的一位作家的作品讨论会上,我做了一个比较简短的发言,谈这位作家的“下一个高度”。由于时间关系以及一些别的方面的原因,我的那个发言并没有完全表达出我的全部意思,以至当场引起了一些与会者的误解和争论。
  • 幸好胡风没有好“位子”
  • 胡风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风云人物,人们对他的评价和议论,似乎永远不会盖棺论定。最近有人撰写了一篇题为《胡风与第一次文代会》的文章(见2004年7月1日《南方周末》),认为他的悲剧命运与“位子”问题有关。
  • 尴尬的评委
  • 笔者由组织安排兼任某市文联主席。有一次,让我担任卡拉OK大赛的评委会主任。开始,我推辞说我不懂音乐,动员者一再说有懂的在里面呢,说有几个懂的也就行了,且强调这是惯例,是为了体现重视与支持。再多说对方明显露出了不悦之色。却之不恭,那就当回南郭先生去鱼目混珠吧。
  • 人往北走,稿往南投
  • “北”指北京,“南”指南方沿海发达地区如深圳广州。整句话的意思是,若想在文学上有所发展,须到北京去;而要想在北京生存下去,就得把文章投到稿酬比较高的南方报刊。
  • 闲言碎语(两则)
  • 一部《中国农民调查》让不少作家开始关注起底层农民的辛苦,写农民尤其是贫困农民的作品开始多起来。仿佛中国农民的疾苦是从今天才有了似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关注总要比漠视好,关注就会有人重视,尽管现在的文学作品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比一个省部级领导的表态管用。
  • 中国人文之千年憾事
  • 读中国古代史也罢,读中国古典文学也罢,有个人的名字,“出镜”率之多,历代皇帝也几无可比。此人便是石崇。我案头有一本金泽文库的线装《世说新语》,其中石崇的故事就有六条,又以第一条最吸眼球(白话文如下)。
  • 因人废文一例
  • 每次逛书店,看到琳琅满目的周作人作品选本。便自然联想起赵荫棠。今天的年轻作家和学者,已很少有人知道赵荫棠其人其事了。然而,在上世纪20—30年代,周作人与赵荫棠过往甚密,两人同在北大中文系任教,又同是知名作家;
  • 灵魂在高唱
  • 鄢家发是我的朋友,品茗,清谈,手语(棋艺)是我们经常性的休闲节目。因此四川省作家协会旁边茶馆的小服务员都认识了我们,但她们一定猜不到我们的职业与乐好。我们极少谈论文学。大家心照不宣,仿佛一尊圣像,惟有深心呵护,
  • [特约]
    我的阅读主张
    [直言]
    余秋雨事件分析(李美皆)
    从苏童看中国作家的中产阶级化(李美皆)
    钱理群的话语方式(夏元明)
    女诗人的胆量(李珂)

    《最耐读的是人》——名家采访随笔
    《长命三寸丁》(长篇小说)
    《海外来风》
    《沉默之门》
    《黑拉山民谣》(长篇小说)
    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海力洪卷》
    [茶座]
    文人道德怎么样了?(何满子)
    中国文人千年“作秀”史(毛志成)
    关于胡与鲁之比较的读书研究计划(王彬彬)
    萧红故居归来(肖复兴)
    [论坛]
    在山西省委党校省直分校的演讲(韩石山)
    [反弹]
    关于呈请“查处”韩石山的随想(邵燕祥)
    给他上点眼药吧(寒石山)
    《瓦砾下的思想》
    读何满子《六亿一人》感言(穆陶)
    百期杂谈(艾文书)
    敢问路在何方?(肖舜旦)
    “责编赘注”质疑(方伯荣)
    我们该继承怎样的传统(安黎)
    [文讯]
    怀念一位非凡的女性
    重要启事
    [思考]
    优雅的崛起:中国文学的新空间(张颐武)
    “母亲”被重新诠释之后(卢桢)
    以文学的目光看党史(李忠效)
    生命的叹息(朱国昌)
    [闲话]
    提前的担心(阿成)
    洗脸毛巾不可用到发硬(方英文)
    文学的高度有多高(郝雨)
    幸好胡风没有好“位子”(杨学武)
    尴尬的评委(施建石)
    人往北走,稿往南投(李伟)
    闲言碎语(两则)(狄青)
    [钩沉]
    中国人文之千年憾事(魏得胜)
    因人废文一例(吴崇厚)
    [解读]
    灵魂在高唱(张放)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