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因《锦瑟》而想起的
  • 这首天鹅之歌,约作于公元858年,不久,诗人就在他的家乡河南郑州荥阳,抱恨离开人世。人故去,诗长存,一千多年来,口碑流传,家弦户诵,任何一个读点旧诗的中国人,无不知道这首绝唱。
  • 反省“大师事件”
  • 早年出道并获显赫声名,至今初衷未改,仍与文学周旋者,实已为数寥寥。新春伊始,展望文坛,从业者的加快流失,会继续成为一道景观。心辕意马一族深谙扬长避短,呼朋引类的新去处将是旧牌坊培土、老房子上色之类“大文化”。文化一“大”,妙不可言,再无需黄卷青灯,便既能清谈,还能蹭饭,亦能扬名,更能进钱。
  • “原型”的喜剧
  • 几个月前河北一家报纸刊发了一则长篇通讯,大字标题是《(地道战)原型村起争议》。报道说,人们过去普遍认为电影《地道战》的原型村是保定市清苑县的冉庄,但最近石家庄市正定县的高平村却对此提出了质疑,冉庄则对高平的质疑不以为然,争执随之而起。
  • 怎么我老是渡不到那边?
  • 在当今的中国文坛上,我只能算个三流作家。若嫌一个三流作家会拉低了中国文学的平均水平,妨害了中国作家的整体声誉,说是过气了的作家也无妨——连流都不入也就不会影响流的清澈与晶莹。流,不光是一个群,如同流合什么,也是一个界,如楚河汉界一样。那边看这边,正如同这边看那边。
  • 偶感三则
  • 去年,一个难得的机缘使我和老友贾植芳一同参观了一次上海著名的提篮桥监狱。这所当年号称远东第一的西式监狱兴建于1896年(清光绪22年),由公共租界的美国警务当局建造,1903年(光绪29年)落成启用,今年恰是100周年。
  • 自律四戒
  • 跟上世纪80年代初期比,文学的景象和处境都有了极大的改观。但有些同行对此似乎并未意识。常有人觉得只要自己严肃地写了书,出版社就有严肃的出版责任。出版企业化了,责任就转到政府和社会。政府拨款或企业赞助出书被视作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在文学社团工作多年,设法找钱帮助作者出书竞成了例行工作之一。
  • 《每日一语》选例
  • 地球上层层叠叠的书籍,世界上铺天盖地的文章,人世间堆如山积的词语,已经近于释放尽了文明能量,大有成为累人累世兼之自累的多余品、过剩物趋势。世界需要精简,社会需要精简,文化需要精简。这一切,都应当从精简语言开始。
  • 启事
  • 开卷尽览文坛风貌 过目便知名人佳作
  • 启事
  • 由陈思和教授看学术界
  • 陈思和教授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的著名学者,近来一些年轻学子在网上对他的直率批评颇引人注目。那么这些批评是否值得陈教授警醒呢?虽然他们的批评不尽冷静,也有偏颇,但是一些成名学者拥有大量学术资源,并没有创造出相应的学术成果,却是不争事实。这实际上是否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和阻碍了学术进步?
  • 《孙犁全集》编校琐议
  • 笔者曾在一家刊物当过编辑,多次约过孙犁先生的稿子。每当从他那里取走稿子的时候,他总要嘱咐这样两句话:“把稿子搁好在提包里,免得路上丢失了。发排以后,要仔细校对,多看几遍,不要出错。”在无错不成书的今天,孙犁先生的这种严谨作风,尤其值得文字工作者们学习。
  • 我观韩、陈、邵之争
  • 去年(2004)10月间,在上海的一次聚会上,一位朋友告诉我,《文学自由谈》发表了韩石山长文,猛批陈漱渝。他说,韩文披露了陈向领导部门状告和揭发韩的密信,这样一来陈很难再反驳了。听他这么说,令我也担心陈漱渝是否真做了什么蠢事或错事。
  • 想起一件类似的往事
  • 《西安晚报》发表了韩石山一篇批评陈漱渝的文章,陈先生用政协委员专用的“社情民意用笺”投书有关省市委宣传部,要求处分报社相关人员一事,经韩石山撰文披露,已成了一件轰动文坛的不大不小的事件。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陈先生一时犯糊涂才出此下策。然而,据我回忆,陈先生做这样的事,肯定不止这一次。
  • 被改写的苏童形象
  • 苏童是位刻意与公众保持距离的作家,好像从没发表过什么骇人的宣言,也没闹过什么诽闻。然而,尽管温情脉脉,苏童仍然无法摆脱在我们时代被文化消费的命运:苏童一词不断被阐释成一个个文化的身份的符号,比如先锋,比如小资,比如中产阶级。稀缺的就是畅销的,或许这就是市场经济下的文化逻辑?
  • 也谈钱理群的话语方式
  • 在《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6期上,看到了夏元明先生的一篇长文《钱理群的话语方式》。钱理群是鲁迅研究专家,也是当今思想文化界有一定影响的人物。他的话语方式有何与众不同的特色,我自然是十分感兴趣的。所以接过夏先生的文章,虽然费了很大的劲儿,我还是坚持读完了。老实说,对于夏先生在文中所表露的观点,有些地方我不无赞同之意;但更多的地方,我却深不以为然。
  • 请谨重为好
  • 非常荣幸,小女子本人的姓名又攀上了《文学自由谈》的版面。
  • 《我们不是一个人类》
  • 《紫色海》
  • 《小村故事多》
  • 精神重建的难度
  • 几乎每一个民族都面临过灾难后的精神重建问题,几乎每一个民族的文学都会有对这种重建的反映,比如我们“文革”过后,也有过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但是,我们在这方面迄今没有出现惊心动魄的作品,我们缺乏某种深刻。看过《死亡与少女》,我更加肯定了这一点。是的,这部电影深刻得让我猝不及防。
  • 笑傲坎坷的大师
  • 转眼间,白尘老逝世已经整整10年了。记得前年年初,也就是离10年祭还有一年多的时候,就有朋友建议搞点有意义的纪念活动,如演一台他的戏、开一次有关他的学术研讨会之类。现在时间到了,似乎还没有真正落实什么活动。但令我感到十分欣慰的是,李辉主编的《大象人物聚焦书系》中的陈白尘专集,恰在忌辰前夕出版了。这是对陈白尘最好的纪念。
  • 《红楼梦》中的政治
  • 《红楼梦》当中的政治我觉得很有趣,自古有人就喜欢把《红楼梦》往政治上拉,比如说蔡元培,他强调《红楼梦》是反满,甚至是反清复明的书,这个今天就不说了。再比如说毛泽东,毛泽东就强调《红楼梦》是阶级斗争的书。我觉得《红楼梦》简单的说有两大主题,一个是“情”,一个是“政”。
  • “胸口”并非“乳房”
  • 2004年文学圈最热门的话题是我提出的“胸口写作”。我曾经说过,我写每一部小说都希望有一种写作姿态,“胸口写作”是我写《夜妆》时的姿态。《夜妆》写了一半的时候,我特别欣赏有生命感的写作,包含“激情、自由、火热的心脏、情欲、器官”等多重含义。我去年的一部中篇小说集《女人胸口的火山》对这种感觉就隐约有所感悟,只是在写作《夜妆》时变得清晰起来。
  • 文坛壁上观二题
  • 在外出的飞机上,见到上海著名女作家陆星儿去世的报道,很是感叹,也让人回味。
  • 死者与活人的“邂逅”
  • 传记文学的写作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虚构,始终是困扰传记作者的一个操作难点。但我想至少有一条原则可以遵循,那就是据实虚构。子虚乌有地云山雾罩是不可取的,胡编杜撰更是要杜绝的。
  • 千回百转的寻觅
  • 周彦文是一位直率豪爽的北方汉子,侠义气质和“骑士”风度兼而有之。为文也和为人一样,字里行间满载着真情和真诚,找不到虚伪和矫饰的痕迹。他的经历,他的思想,他的人生,都一览无余地展示在你的面前,就像遇到一位肝胆相照的朋友,
  • 畸零年代的美丽与痛楚
  • 读到姜刑敏的长篇小说《喜欢》,我被深深打动了。行云流水的笔调,明快简洁的语言,独特的心理把握与情感体悟,辅以沧桑意识的贯注,使得文本别具深度。作者以自己的话语方式,传神地书写了青春的喧哗与躁动,叛逆和忧郁。小说并不雄浑、威猛、高亢,却清新隽永,风色可人,氤氲着淡淡的诗意,体现出一种灵性的言说。
  • 点亮修省自我的灯
  • 人生是漫长又短暂的旅行。我们在纷杂的人和事的喧扰中跋涉,经历追逐、遂心、失意、成功、磨难和收益,于是,有了恩怨、爱恨和眷恋。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