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学年龄的长与短
  • 清人梁章钜的《浪迹丛谈、续谈、三谈》这部随笔集中,有一篇题为《十反》的短文,饶有兴味。
  • 粉碎中国作家的“军事”建制
  • 读韩石山这篇稿子,几次笑出声来,可见文章虽长,却不属“呆论”。记得蜀中流沙河先生,曾讲过同类意思。遂翻检流著,果有所获。沙河说:现代中国文学地方色彩中的“地方”,在概念上,绝不等于行政区域。要求四川省的文学作品要有“川味”,正如要求云南省、贵州省的文学作品要有“滇味”和“黔味”一样,没什么不对。但一定还有一个比要求川味、滇味、黔味更重要的要求,那就是要求作品要有中国味。省域意识也许是一种落后的意识,因为读者是不会有省域意识的。他不会因为自己是四川人,就只去读四川省的作品,他也不会因为自己不是四川人,就不去读四川省的作品……流沙河以川味滇味当引子,韩石山以川军滇军作由头,谈笑文坛,要说的都是,别张罗那些对文学本身无用的花架子。您瞧,“流”言“韩”语,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
  • 话里话外
  • 现代人生存在高度信息化的环境里。世界只是一张网,天下人和天下事皆在网中。咫尺天涯,出神入化,事无巨细,无所不能。而信息需用文字表达,“高度信息化”即“高度文字化”,全新的书写方式和载体,带来了铺天盖地般的书写和难以言传的书写快乐。
  • 噩梦五十年
  • 历史事件经过时流的冲刷,血腥淡褪了,当事人就恍若做了一场噩梦。回头细细辨昧,悲剧化为荒诞剧,或曰历史的搞笑。
  • 冒险之旅
  • 春节期间,驾车出游,目标深圳,全家会合,看电视,打麻将,游青山绿水,访名胜古迹,前后20天,车上的里程表走了5600余公里。这期间,从北到南,自南而北,或雨或雪,或雾或风,时而降温,时而转暖,在粤北山区,还遇上一次高速公路因重大翻车事故局部关闭。不过总的来说,行得平安顺利,玩得称心如意。“冒险”也者,非指此也。
  • 《莱茵金》
  • 译者现在解放军某高校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自十岁起发表文学作品,著有长篇小说《长命三寸丁》(与人合作)。《莱茵金》是译者依据“民国25年”出版的英文版童话集翻译的。第一部《莱茵金》说的是,几百年前,三个漂亮快乐的少女住在德国古老的“莱茵河”中,她们的职责是守护河中的“莱茵金”。
  • 我们有没有理由不喜欢王小波
  • 此文的内容,大有商榷余地;此文的思路,却有新意存焉。谁能料到,常有超群的亡灵,身后被人挟为人质,活活地架上云端。引吭高歌、酿造泡沫是一种,浅吟低唱、拧干水份是一种,颂扬世事洞明的逝者,用哪一种手法更好呢?
  • 语文教育与自由读写的距离
  • 我家里有现在三名中学语文老师,还有几个参与过高考的甥侄辈。我真的很同情他们,为他们长期被“语文课”所折磨而感到悲哀和不平。他们整天在“语文课”中艰苦奋斗,却几乎没有人能将一篇文章写得通顺而有文采。可是,他们讲课和考试都很有一套,比我要强。他们能够及时而准确地划分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能够立刻将议论引向社会层面、理想层面,
  • 郭沫若人格辩
  • 本刊曾一再承诺,选稿不体现编者好恶,但不知各位看官留意与否,《文学自由谈》从未追随时髦,刊发过对郭老不恭的文字。露出此一言行相悖的“破绽”。仅仅出于一分应有的良知:绝不迁就肆意贬损郭老学问的十足无知之徒的浅薄,更不放任妄加评判郭老人格的并非良善之辈的卑下。本文作者研究郭沫若多年,求索梳理,心得颇丰。我们愿意舍得页码,推荐这篇很有立场。同时又很有力量的文章。天地悠悠,智者不朽!郭老绝非那种人性脱尽的所谓钢梁、铁塔。郭老只是一株真实的大树,随时序更迭,虽有花谢叶落,但终究树高根深,枝繁叶茂。展现的必是百年千年福荫中华文化的无尽风情。
  • 必须说出的真相
  • 在2004年的长篇小说中,《狼图腾》是一个响亮而风光的名字。成功的商业炒作不仅使这部平庸的作品畅销,而且还使它成为热闹一时的新闻话题,成为巨大而虚假的文学奇观。在这部小说的封底,我们可以看到它光芒初照时的情景。它给渴望成功的商人提供了“值得借鉴”的“战法”;在“作家、评论家”周涛的眼里,它把55万个汉字变成“55万只狼”,不仅因此“显示了作家(的)阅历、智慧和勇气”,
  • 十年识得范用字
  • 我本来以为,好华丽,喜形式,善夸张,爱铺排炫耀,是少年毛病,却在阅读中发现,不少号称名家大师的文字,却更是虚张声势,故意以炫技与淫巧,哗众取宠,字里行间挂满俗脂艳粉。
  • 本刊启事
  • 开卷尽览文坛风貌 过目便知名人佳作
  • 《文学报》是全国率先创刊又最有影响的综合性文学类报纸,每周四、五在上海出版(周四出版正报,周五出版“周末版”《大众阅读》),发行全国及海外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 订阅《山西文学》多少年后你会为自己骄傲
  • 格外轻盈的放肆
  • 一直不敢碰张爱玲,她浩大宽博,黑洞似的,靠近,便被吸去了所有的光和热。
  • 王松创作的“童年情节”
  • 早在1987年,上海《萌芽》杂志要出一期天津青年作家的专辑,有一篇王松的小说《白月亮》(《萌芽》1987年第7期),要我写一篇短评。文章是写了,也发了,但我自知有点隔靴搔痒,没说到点子上。但有一句话是说对的:“当前活跃在天津文学界的几位青年作者中,王松显然别具一格。”“别具一格”成就了今天的王松。
  • 周晓枫那爱谁谁
  • 我认识周晓枫,从下面这段文字开始:“……哪只秃鹫能像鹰那么超拔,哪只鹰能允许自己堕落成秃鹫这样?世界是以对称的方针设计的,黑在白的对面,正义在邪恶的对面,每一高尚都有对应之下的卑鄙。甚至物种的安排也借鉴了这个原则,我们会发现一些奇异的对称:鹰和鹫,狗和狼,蝴蝶和蛾子,
  • 《红楼梦》中的政治(续上期)
  • 本文根据作者2004年9月26日在南开大学“南开100”纪念讲座上报告的录音整理。此期续接上期未刊完部分。
  • 再为陈漱渝辩说几句
  • 本刊去年第5期刊发《再不要发生这样的事》,引发一幕已不限于《文学自由谈》的争论。推拉三期之后,再发一文,对“韩陈之争”意欲作罢。参与讨论及回应答辩的众多来稿中,王彬彬、陈漱渝、周东江等先生各有奇言妙语,纯因话题翻新的考虑,只得忍“痒”割爱,敬请各位海涵。
  • 从梁漱溟想到方英文
  • 先说几句闲话。印象中多年前在《文学自由谈》上的一篇文章中看到,说是中国几十年前打了几十万“右派”,除了那些在校大学生,都是端着“政府饭碗”的人。当然,认起真来,那时的大学生,其实就是为政府培养的知识分子,一切也是由国家包着。而只要进了大学门,也就是国家干部的“坯子”。
  • 你还想渡到哪边去?
  • 电视剧《大宅门》里面有一个情节:白景琦因为周转困难,急需资金,就拉了泡屎,用绸缎层层包裹,装在檀香木盒里,跑到钱庄去贷款,把那泡屎抵押了出去。可以说,姓白的是把名人效应发挥到了极致。本以为那是杜撰的故事,不过是作者的一个噱头,博笑而已。没成想一不小心,类似的事就在自个身边发生了!
  • “不媚下难”
  • 记不得早年是在哪本书里边看到这样一句话:“不媚上容易,不媚下难。”心感奇异,当时暗暗记住了。毕竟自己的庸教工作没有多少可“媚”之处,所以近来连那话的出处也忘却了。读了《文学自由谈》2004年第6期夏元明先生的长文《钱理群的话语方式》,旧话跳入脑际,再感奇异。钱、夏二位我都不认识,彼此是非,无力置评。倒是感觉许久没有读到这样“一鞭一条痕,
  • 那次座谈会第一个发言的是谁?
  • 《新文学史料》2004年第4期刊登刘白羽同志《哭山兄》一文,内中有关“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了,毛泽东发表引言后,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是欧阳山”的说法,与史实有出入。史实是:毛泽东作完引言后,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是萧军,而非是欧阳山。这是有多位出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当事人现场记录和回忆为证的,还有萧军先生生前同笔者的讲述。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