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陀螺的哲学
  • 鲁迅在1933年3月20日《申报·自由谈》副刊上,以“孺牛”的笔名,发表出来一篇短文,题名《文摊秘诀十条》。说是“秘诀”,半点也不秘,不过是鲁迅借以嘲弄当时的轻薄文人,求名声、求发达的文坛登龙术罢了。
  • 中学课本里的鲁迅作品
  • 不必一一翻阅眼下通用的中学课本了,手边有本段崇轩、傅书华合著的两本书,一本叫《初中语文名篇双解》,一本叫《高中语文名篇双解》,2004年5月书海出版社出版。据作者说,所选篇目均出自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现行中学语文课本,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部颁教材。经查对,还有五篇未选,兹将未选的篇目补齐,这样现行中学课本上所选的鲁迅作品就都有了。
  • 且看张颐武“强者文化”逻辑
  • 也许我得先有个申明,申明在中国现当代文学(文化)研究领域有那么多优秀的研究者的研究文章值得我好好一读,为什么我偏偏“喜欢”张颐武,或者说张颐武的“学术”偏偏导致了我要探讨的兴趣。粗略地想一想,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近几年理论界特别是文学理论领域,“底层”是一个谈论最多的话题。
  • 京城的躁气
  • 在闭塞、寂寞又有点保守的文化环境中,我孜孜矻矻读书写作几十年,虽然文章发过数百篇,书出了好几本,但驻足回首,却感到心虚汗颜。不用别人去“把脉”,我也深知自己学养不厚。正是抱定开阔文化视界、寻求突破路径的初衷,才决然去鲁迅文学院理论评论家研讨班当一回小学生的。
  • 回忆录的“虚构”(外一篇)
  • 已经不止一次,读到议论回忆录不可尽信的文章,说不少回忆录并不符合历史真相,过分相信当事人的话是要受愚弄的。
  • 笑谈“生前友好协会”
  • 承德有位老作家叫郭秋良。他是我走上文学之路的恩师,我的第一篇写乡镇干部的小说就是他给推荐出去的。他今年整七十,精神状态甚好。数年前他和年纪相仿的几位老朋友成立了一个小“组织”,叫“生前友好协会”。隔些日子还就真的像回事地开次会,且无人请假缺席。不过会议内容也简单明了,就俩字:喝酒。
  • 文坛与“势利眼”
  • 写此小文,直接的原因是由于近日我亲睹的三件小事:其一是在某次某地的省市级“作协换届会”上,要请十几个“领导”、“贵宾”(大都是与搞文学有关的人)坐在主席台上。由于台上的人在排座次的事上认为不公,竟然当场吵了起来,相互之间讥之以“你有什么了不起”,闹得颇让台下人扫兴。其二是某次为某个级别颇低的“作家”搞个“作品研讨会”,
  • 文学评论之葵花宝典及二分法
  • 若干年前,我写了千把首诗、几十万字的小说,也未获得“诗人”、“作家”的光荣称号,只好夹着“文学青年”、“业余作者”这样的大尾巴继续修炼。直到有一天闲得手痒,写了一篇读后感,竞忽地被人唤作“文学评论家”,且在前面冠以“青年”二字——这要比缀在“文学”后面的“青年”牛气多了。我虽飘飘然晕晕然,
  • 自由情侣的神话
  • 波伏瓦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先驱,她的名字已经作为一个圣经式的符号为女权主义者们所铭记,她被认为是现代女性的完美典范,成功的事业、成功的爱情和独立的自我相加,就是非凡的波伏瓦。但是,最为女权主义者私下里所羡慕的,恐怕还是她那成功的爱情。事业成功的女性并不少见,
  • 价值重构五论
  • 论文学 现代社会使普遍人性在求生的过程中遭到程度不同的异化。表现在作家身上,就是忘却了作家这一职业的特殊性、崇高性。不再关心时代的冷暖弊病,放弃对社会必须承当的责任和使命,只顾拼命发表炒作,甚至以次充好地用各种不正当手段为自己谋取更大的话语权,更大的名利实惠。这是当代作家异化的最突出现象,是文学对作家人性扭曲的最可悲事实。
  • 拯救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 当我们身处“全球化”、“国际化”的热浪中时,便会感到汉语已经越来越面临着危机。很多人开始大声疾呼:拯救汉语。有人说应该对“国家汉语战略进行反思”。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全面推行了以汉字简化和汉语普通话为核心的国家语言文字战略。不可否认此项战略的历史性功绩,它对国家的政治、经济、
  • 在长汀思考面子与良心
  • 2005年6月18日,我随珠海市文联的朋友一起到了福建的长汀,这是我们红色之旅的其中一站。在这之前,我只在1987年到过福州,对于福建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
  • 愤激和叫板应该缓行
  • 不久前,包括朱大可、北村、李亚伟、王小峰在内的一批先锋派诗人、乐评人以及文学批评家啸聚黄山,集会研讨(声讨)并据说要“颠覆”流行歌曲的现状,矛头直指《两个蝴蝶》、《老鼠爱大米》之类的口水行乐以及刀朗、周杰伦等乐坛当红大牌,与会的诗人、作家并且声称“将拿出看家本领创作十几首歌司”参与某网站举办的“网络情歌大赛”,跟方文山们一比高下。
  • 怀念老陆
  • 近些天常常想起老陆来。想起往日往事的那些难忘的片断,还有他那张始终是温和与宁静的脸,一如江南的水乡。
  • 周介人的人格与文格
  • 时光似箭,岁月如流,周介人离开我们都七年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想起或者说起周介人。这也很正常。莫说他了,比他显要得多的人,不也如此吗?人们都在匆匆赶路,为了一个实在目的,一切过程都在提速,于是人与事被遗忘或者成为历史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所以,最近上海能开一个小范围的《周介人文存》座谈会,一个情感记忆性和精神反思性很强的会,使我非常感动。其意义决不限于只是表示一下纪念和怀想。
  • 《秋色之旅》问世
  • 继文学作品集《军号与玫瑰》之后,军旅作家罗光辉与罗玮希父子合著的散文集《秋色之旅》,日前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全书分《剪辑天涯》、《复制亲情》、《链接乡思》、《粘贴世相》、《点击人生》、《打开心窗》六辑,加上罗玮希的专辑《夜精灵之歌》,收录散文、游记、随笔百余篇,图文互动地记载了两代人的生命感受与沟通交流。
  • 我来读冯唐
  • 那天在广州,跟乡妹盛可以聊天,聊到网络江湖上高手如林,各怀绝技,风景这边独好。我问盛可以晓不晓得一个网名叫涂鸦有时又谐音为图雅的侠客,北京人,在美国念书,网络中文原创写手中最早出道且文字功夫上语不惊人死不体,又身世如迷,隐身江湖,如今却是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 写作之于激情
  • 关于杜拉斯我已经说过很多。
  • 重读孙犁抗日小说感言
  • 起初我是以“具有美幻色彩的现实主义”创作,来评价孙犁抗日题材短篇小说的。他笔下的“水生和水生嫂”们,无论多么艰辛,甚至直面战争的血雨腥风,却都能于刚毅里现出一种清澈,一种安详,一种纯洁。还有从通篇文字里浸透出的,华北平原根据地人民的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心境。
  • 撒哈拉的女神
  • 一个成年人再看三毛的作品已经不会再以爱情来衡量整个故事。三毛从撒哈拉的故事作为起点开始写作,写婚姻,写人情,写乐趣悲伤与灾难,还有最普通的幸福。关于婚姻.她常常用文字炫耀身边的荷西,三毛爱荷西,有时有小小的伤害。但荷西是宽容的,温情又体贴.
  • 口无遮拦的背后
  • “一个笼子在寻找一只鸟”,这是卡夫卡的天才发现,用来比喻当下文坛某类批评家的一种投机状态,我觉得再传神不过了。只不过这类笼子奇形怪状,手法也五花八门,可以装进去形形色色的鸟,就连一些来鲁院授课的专家学者也不能幸免。而且,寻上个把只鸟已经不过瘾了,似乎一定要瞄上一窝飞禽,才可以满足这类人的捕猎欲。我作如上联想,是因为读了冉隆中先生发表在今年《文学自由谈》第4期的长文《鲁院听课记》。
  • 《直谏李建军》异议
  • 金赫楠的《直谏李建军》(见《文学自由谈》2005年第4期)一文,我是在“笑言天涯”网首先看见的,当时吃了一惊。鲁迅文学院同窗六十余日,没有想到金同学也是一个酷评家,真是失敬。而且,公平地说,文章写得尚算文从字顺,只是道理一点都讲不通。她在文章中说的李建军批评的“三个病象”,
  • 你的判断从何而来
  • 《文学自由谈》在2005年4期发表了高俊林先生的《一位文坛旁观者看陕西作家》的文章。我为高先生一叶障目,不见森林的主观妄断而吃惊,更为陕西作家的无端蒙屈而不平。高先生给陕西作家贴的四张标签,与陕西作家的创作和生存状况相距甚远。
  • 对一篇奇文的读后感
  • 梅疾愚先生《被迫过着很有“学问”的生活》(《文学自由谈》2005/3)写得不错,这倒不是因为认识他而阿谀奉承,我没有梅先生长期患有的附庸风雅症,何况他的风雅还够不上让我附庸的档次。我是就文论文。我不想冒对号入座的嫌疑,但不凑巧,我刚好在大学任教,正读在职博士,而且是女性,并恰如梅文所述,“工作快二十年了,还是一个副教授”。所以,写点读后感权当一次作业吧。
  • “先生”者,老师也
  • 应该说,查看工具书是避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最好办法之一,却不料也会有人一查工具书反倒导致更以错为对了。《文学自由谈》今年第4期所发大作《“先生”妙称》的作者王乾荣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作者对有人撰文称杨绎为“先生”而不称“女士”极为反感,以此为由头大加讨伐,不但扯到了有违“男女平等”的社会不良风气,
  • 我与《文学自由谈》
  • 本刊2005年第4期张霞先生(女士?)的《“自由”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一文,指责“《文学自由谈》实践的”自由已经实现同专制传统的结合,“沦为只说不做的犬儒主义(实用主义)者,只是迟早的问题”了。其原因,据说“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作者的)‘集中’降低了效率,实践背离了倡导自由的初衷”。或用作者的俏皮话:刊物已“沦为某些作者的后花园”了。
  • 关于傅雷夫妇的自杀
  • 编者先生:《文学自由谈》今年第4期第10页(李国文先生文)有“好像是老俩口开煤气,一氧化碳中毒,窒息而亡。‘文革’期间,傅雷夫妇也是用同样方法”等语。此处关于傅雷夫妇自杀的叙述有误。据查傅雷夫妇并非以煤气自杀。关于傅雷夫妇自杀方式的说法有几种,但都没有说是用的煤气。
  • 最终还是要靠作品本身说话
  • 日子过得真是快,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走上文坛,转眼将近三十年过去,真是难以想象。随着写作的日渐枯竭,很快就到了做总结的时候。认真想想,这辈子虽然倾心文学,却几乎无所作为。倒是有些刻骨铭心的教训可以留作善意的同行参考。
  • 乡村水缸和文学想象(外一篇)
  • 有一种话在真话与假话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这种话本构成了艺术。认认真真读书,扎扎实实生活,勤勤恳恳练笔,是任何作家都必须做到的。难以补拙的是想像力,它充满神奇的魅力。
  • 被遗忘的孔庙
  • 成都是一座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佛寺和道观特别多,市内规模较大的就有文殊院、昭觉寺和青羊宫,近郊则有道教名山青城山、佛教胜地宝光寺和灵岩寺。天气好的时候,这些地方人满为患。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