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梦碎孟浩然
  • 在有皇帝的年代里,中国文人梦寐求之的最高境界,莫过于被御用了。
  • 廿年之后看余华
  • 余华,一个已经快被忘记的名字,在2005年的夏秋之际,重新频繁地出现在各类文艺报刊与文化频道中。和这个名字一齐亮相的还有一部叫做《兄弟》的长篇小说——余华沉寂十年后的首部新作。买来读过之后,它不幸唤起了我对于余华和先锋文学的阅读记忆,也让我重新产生了与之相关的一些思考。余华的小说写作,以及他附着其间的先锋文学,曾经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国文坛一个令人瞩目的文学流派文学现象。进入新的世纪,拉开了近二十年的距离之后,重新回头去看一个作家,重新去思考一段文学,是很必要的,也有了准确把握的可能性与可行性。
  • 这样的“全集”谁会买
  • 新版《鲁迅全集》上市了,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买上一套。按说像我这样早就买下1981年版的,是不必买的,出版社考虑得很周到,过上半年就会出一本60万字的《鲁迅全集修订详记》,收入所有新增加的内容,并详细注明所有修改的部分。届时买上这么一本,就等于买了现在的新版全集。
  • 女性写作:逼迫“上帝”重新洗牌
  • 一个幽灵——女性主义,在中国大陆徘徊。之所以说她是徘徊,因为她探头探脑,时沉时浮,云聚云散,却没飘落过一颗落实的雨滴。之所以说她是幽灵,因为她无肉无骨,无形无象.气若游丝,殁偶尔在黑夜的荒野发出几声落寞的叹息和无奈的呻吟。
  • 胡氏情感生活之精神分析
  • 胡兰成的名字前面已经有了一些定语,无需我多言,我只是在看过《今生今世——我的情感历程》之后有些话想说。
  • 学会重新认识她
  • 张爱玲遗作《郁金香》的发现,似乎又成了文坛的一件大事。这令人想起去年在热切期盼中读完《同学少年都不贱》的情形:气息还是那个气息,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但掩卷思之,竟有滞而不通,思之乏味之憾。
  • 不从胡方有周
  • 2005年11月13日,星期天。午饭时,端着饭碗,打开电视,恰逢央视10频道《大家》栏目正在播放记者曲向东采访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的节目。周先生今年八十有七(1918年生),思维敏捷,谈吐清晰,举止儒雅。别看外界都说胡适是他的“恩师”,他对适之先生仍能律观评价。我们除了在他不久前出版的《我与胡适先生——几度红史波澜,一段传奇故事》(2005年,漓江出版社)这本著作中,见到其用胡适的代称“他”有时写作“怨”(念作tan,阴平,含尊敬之意)之外,你很难见到周先生对胡适有什么“阿谀奉承”。
  • 请放过这个孩子
  • 我们自始至终都在忽略一个问题:海子太多的诗是伤口,不是盛开的梅花。
  • 吴景娅散文新著《美女铺天盖地》
  • 这是一个美人失去了标识性和真实性的苍白时代,美人在以可怕的速度迅速消亡。因此我们更标榜她们:个性而热烈存在着的女人们。她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人,她们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声音,而顽强地活在喧哗世界的别处。
  • 《爱是一碗寂寞的汤》
  • 此书系作者的第二部长篇小说。衷情相恋的男女主角,竞品尝出了爱情汤中的一份菽羹。异样的感触,是对情爱领域的别致书写。作者白夜,本名李莹,一个不轻信承诺的天蝎座女子,曾获天津市“未来之约杯”文学新人奖。
  • 本刊启事
  • 中国当代名家“九泰之冬”笔会闭幕
  • 敬告作者
  • 欢迎订阅2006年度《文学报》
  • 刘醒龙新著《圣天门口》研讨会在京召开
  • (本刊讯)2005年12月13日,包括本刊人员与会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六十多位评论家参加了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合在北京举办的“刘醒龙长篇小说《圣天门口》学术研讨会”。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陈建功,中宣部文艺局局长杨志今,中共武汉市委副书记殷增涛,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炯、李存葆,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刘玉山,中共武汉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车延高到会讲话。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吴隶杰主持开幕式,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潘凯雄主持研讨会。
  • 再谈周扬
  • 前些年,鉴于许多评论周扬的文章之不能惬心贵当,特别是周扬的若干老部属对他的美化之远离历史真实,我曾作《如何评价周扬》一文(刊于《河北社会科学论坛》2000年7月号,后收入拙著《零年零星》),认为周扬是一个历史人物,关系着一代文运和文学界人的命运;他的是非、顺逆、正负、肯定或否定,应该就他负有重大责任的历史效应的是非、顺逆、正负等作出评价才庶几合理。据此,则将上世纪30年代他以“工头”身份自恃,妄图钤辖鲁迅而损害了人民文学事业这些旧账姑置勿论外,50年代起历次摧残知识分子特别是茶毒文学界的残酷运动,他都是中坚人物,亲手操作的指挥者。整整一个时代的文学沙化和知识群体的失音,他都是“功”莫大焉的。
  • 我的“文学议论”
  • 我是一个喜欢读书的人,而且兴趣广泛。我从高中时期开始,在学校里一直是学理科——自然科学的,只是荒废太久,过去比较熟一点的东西,现在已经看不那么懂了。今天我反而对文学作品有很大的兴趣。我不会写小说,可是喜欢看小说。枕头旁边总有一些小说书刊,在临睡前看看。但主要看短篇和中篇的,因为入眠前的时间毕竟有限,偶尔才看看长篇小说。小说看多了,有些小说家的名字我也就熟悉了。陕军、晋军……新作家、老作家……男作家、女作家……美男作家、美女作家……我也就能够说出一个子丑寅卯了。
  • 深蓝 纯蓝 炭素
  • 在使用电脑写作之前,我用笔写了二十余年。和许多作者一样,我也养成一些习惯,其中最主要的是讲究钢笔水。我多数时间用纯蓝色钢笔水。其依赖性一度甚至到了离了就无心思下笔。
  • 最是儒学能治世
  • 我本来想以《儒学万岁》为题写此小文,随后又觉得此文过激,会惹恼太多的当代文人才子,而那种惹恼又尤大意趣,故而题目换成上述模样。
  • 语言的铺位
  • 我所在的辽西边城,先民是从蒙古高原下来的。马背上民族的后裔,骨子里骚动着居无定所的习性。居民自建房少,私房租赁业兴盛,住户流动性大。边城人对属于自己的一家一院,持水性扬花的心态,是边地遗风所致。
  • 另一种文坛排位
  •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此常识意在提示:文学是一伙想象奇形怪状、写作各显神通的人折腾出来的,他们虽极不安分,其性质却有别于体育争雄,更异于江湖称霸。但近些年来,文坛张榜的各种排行与顺位却大有走俏之势,且花样翻新,莫衷一是,常常热闹得近似明星选秀。其间,百年跨度的纵向排位有之,当下截面的横向排行亦有之,着实显示了别一番“繁盛”景象,亦构成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有噱头最具看点的中国文坛景观之一。记得世纪交替之际,圈内甚至还隆重推出过一支所谓新世纪中国文学“梦之队”,虽早已偃旗息鼓,其创意之新奇,阵容之华丽,至今仍令人唏嘘回味。
  • 王双龙看梅疾愚
  • 以王双龙的视角看梅疾愚先生的“骂”与“被骂”,确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 但愿绝了那“双簧”的声响
  • 与芸芸众生无异,自古文人也常常耐不住孤独,因而免不了,也耍时时唱唱那热闹而滑稽的“双簧”。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据此,我敢大胆猜想,文人的“双簧”该是古已有之的。然而,历史的发展并非“长江后浪推前浪”,理所当然,文人的“双簧”,也并非“一代新人胜旧人”。
  • 闲读三国片语
  • 老话说,少不读红楼。老不读三国。意思是说,红楼里有女色,三国里有鬼诈,要远离,如同今天的毒品。其实,这是很迂的。我看三国时,觉得那里边的人物颇有味道。这里不妨点评二三。
  • 名人太多巨人无
  • 我们这个时代有着太多的文学名人,却至今没有产生出文学巨人。
  • 为斯特林堡先生辩护
  • 读斯特林堡的作品。很难对这位大师的创作得出某种分明的印象。仿佛一切都是不确定性的。芜杂的。朦胧的。所有的小说、戏剧、和书信。所有的,对女人一如既往的爱和恨。因为斯特林堡先生本身就是博大而庞杂的。代表着不同时期的各种各样的观点和主张。加之斯特林堡先生又是一位极率性抑或被称作为极感性的作家,就如同他总是此起彼伏的激情生活。于是他对他事他物的看法,便也伴随着其生活态度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你大可不必和斯特林堡先生较真,更不必对他在女性问题上的激进或者保守斤斤计较。
  • 慷慨悲歌唱大风
  • 这是我看过的所有描写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的文学作品中最真实、最广阔、最翔实的一部。
  • 长沙《浮世绘》
  • 何立伟的新作《大号叫人民》,不知该叫做长篇小说,还是短篇小说集。有些《世说新语》的意思,一个一个的人物和故事。这类文字,本可从中诞生典故或成语的,惜乎中国文明落地太早,而且早熟,后人用的所有语言材料,尽是古人牙慧。这本书里写到的那些富人,穷人,先富后穷的人,先穷后富的人,出过洋的高等人,没进过城的乡里人,富贵而有闲的人,下岗而不得不闲的人,做警察的,唱歌的,画画的,做生意的,打工的,守门的,开饭铺的,谈恋爱的,杀人的,各有各的酸甜苦辣,各有各的口吻声气。个个鲜灵生动,见性见情。仿佛招呼一声,他们便会应答着从书中跳将出来。
  • 生命的绿色与心灵的火花
  • 蒋元明是曾有过军旅经历的作家。20世纪80年代涉足文坛后,向以杂文、随笔创作为主,先后有《人生小品》、《黎明风景》、《怪味品书》等十几部著作问世,旋即赢得了多方好评。近年来,作家在继续撰写杂文、随笔的同时,复将笔墨聚焦于自己走过的人生旅程,认真操练起以叙事、抒情为主要特征的散文,一时间,此类篇章相继发表,且同样不乏肯定性的反馈。前不久,作家以这些作品为线线,再融人若干收获于人生之旅的感悟性和议论性文字,结成《人生有缘》,由解放军出版社作为“老兵大家”丛书之一种推出。这时,读者看到的,便不仅是作家有关“投笔从军是男儿,退却戎装仍书生”的种种记忆、场景、体验和感受时,还有他作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所具备的丰富的内心世界和高蹈的精神风貌。
  • 推崇雪棣作品的意义
  •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子出国,到异国他乡开拓生活疆界,海外文学表现洋插队的水平也越来越高。其内容从早期清一色“端盘子”的悲惨故事,延伸到异域社会的各个层面,作家的水平,也从单纯的讲故事,逐渐走向成熟的文学创作。旅美作家雪棣就是最近崭露头角的一位写手。刚刚出版的《梦回美利坚》中短篇小说集,则以不同的题材从多方面淋漓尽致地描画出了处于中美文化夹缝里的旅美华人的生活侧影,给人启迪,发人深省。
  • 人比猴进化了多少
  • 英国著名的生物学家苔丝蒙德·莫里斯对人类的本性进行系统而深入的研究后,得出的结论只是中国人常用的一句成语——人类不过是“衣冠禽兽”。
  • 谁来捍卫他的权利?
  • 红学界本已冷寂多年,却因一幕被网络传媒戏称为“群殴刘心武”的事件,骤然间成了沸沸扬扬的公众焦点。我原以为,既然是“群殴”,那个被“殴”的“倒霉蛋”肯定会寡不敌众。始料不及的是,随着一个颇有声势的“后援”阵容出来助阵,使得这个事件变得扑朔迷离。面对数百名激情洋溢的书迷拥趸,刘心武感慨良多,一再申明自己所以“揭红”,
  • 看不清她的真实目的
  • 从收发室取回2005年第6期的《文学自由谈》,见封面是面如满月、眉目清秀的一位女士,心里顿时一爽,翻开目录再看,才知道这位女士名叫李梦,是本期文章的作者。如此一位端庄女士必定秀外慧中,写出的也必定是婉约雅致,清新绮丽的文章。于是翻到第74页先读。在有良好声誉的文学杂志里读美人写的美文,那感觉还是一个“爽”。天下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么?!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