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节操
  • 公元1644年,夏历为甲申。这一年,天下大乱,生活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人,过得可谓提心吊胆,度日如年。
  • 夏志清的丧钟为谁而鸣
  • 关于夏志清,他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的勒口上写着:夏志清是西方汉学界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先行者和权威。英文代表作《中国现代小说史》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作者以融贯中西的学识,宽广深邃的批评视野,探讨中国新文学小说创作的发展路向,尤其致力于“优美作品之发现和评审”,发掘并论证了张爱玲、张天翼、钱钟书、沈从文等重要作家的文学史地位,使此书成为西方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经典之作,影响深远。
  • 令人焦虑的文风
  • 2007年某刊第一期载有一篇题为《中国小说的焦虑与问题》的访谈。据访问者介绍:接受访问的李敬泽“在批评方面很有思考,眼光毒,对作品的研究和批判非常敏锐……”
  • 孔家店无恙否?
  • 公元1919年5月4日,以北京学生火烧赵家楼为标志性事件,揭开了“五四”运动的大幕。在这个运动中,有一个口号叫“打倒孔家店”。它不是“五四”运动中惟一的口号,也不是最高层面上的口号。“五四”运动最高层面的口号,应该是民主与科学,即“德先生和赛先生”。在过去了将近90年的今天,“五四”运动所提出的任务是否已经完成,完成了多少,仍有人在那里议论、研究。从公开的言论看,全面否定“五四”运动的内容我还没看到过,但其中一些重要的局部,却受到了质疑。例如“火烧赵家楼”是过激行动,“打倒孔家店”是过激口号等等。
  • “新诗时代”即将结束
  • 乍一看这题目,就跟我与新诗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非也。非也! 目前的诗歌(暂不考虑歌词)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格律体的诗(包括词曲),一种是自由俸的诗。前者一般被称为“旧体”,后者一般被称为“新体”。
  • 写在小说边上
  • (一)写出了什么? 经常有弄小说的朋友对我说,“我想在这个小说中表现什么什么……”并且为他想法的实施自鸣得意,在小说中指给我看,“你看,这里我想表现人物的怪诞,这里我想表现人物内心的复杂”。可是我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他究竟想表现什么。
  • 14卷《石楠文集》出版
  • 《石楠文集》已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共14卷,500万字。其中1—10卷为长篇传记小说:收入《画魂-潘玉良传》、《美神-刘苇传》、《寒柳-柳如是传》、《从尼姑庵走上红地毯-梁谷音传》、《舒绣文传》、《陈圆圆-红颜恨》、《中国的女凡高-杨光素传》、《亚明传》、《另类才女苏雪林》、《刘海粟传》、《张恨水传》、《百年风流》、《不想说的故事》等十三部;第11卷系长篇小说;第12卷为中短篇小说,收中篇小说5部,短篇小说10部;第13卷散文荟萃,收散文随笔189篇。第14卷为附卷,收各类石楠作品评论67篇。
  • 冉隆中文论新著三种
  • 《守护语林》
  • 著名编辑家郝铭鉴为此书作序说:金先生是一位勇者,更是一位智者。他曾经做过老师,以后的几十年则以编辑为业。金先生是一位称职的编辑,他把每一次的审稿实践都当作是一个研究过程。为了准确地判断书稿,他钻研了训诂学、音韵学、版本目录学,以及职官典章、舆地方志、金石碑刻等有关的知识,成了一位典型的学者型的编辑。
  • 欢迎订阅2007年度《文学报》
  • 《此事岂可对人言》
  • 此书是一部散文随笔集。其手法为韩石山所惯用,貌似状写生活里之小事小情,实则企图揭示人性中之大道大理。作者表里不一,已是常态,看客完全不必认真。比如,单看书名,以为他要闭嘴沉默;翻开书页,哪晓得他竞絮叨不休。
  • 《透视钱钟书》
  • 钱钟书是中国文学的一座高山,对他完全无视或是盲目崇拜,皆为痴妄、无能。
  • 梁东元科学写实系列
  • 《三五成群集》
  • 因阴差阳错,此书乃何老2003年文集《本命年》和2005年文集《风雨小辑》的合编,而在此之前,作者2004年文集《这年的蔷薇》已先行问世。因系03年与05年的文字汇编,遂以年份数字,命名为《三五成群集》,顺手拈来,别无他意也。
  • 《说黑道白》
  • 《塔克拉玛干》
  • 予欲无言
  • “子曰:‘予欲无言’。”(《论语·阳货》) 这是孔夫子的言论中最能唤起我共鸣,也是我最能理解其心情的一句话。“欲无言”,不是无话可讲;相反,壅塞在心头的感慨、愤懑,极想一吐为快,可是刹那间转念一想,费口舌说了也是白费,于是把想说的吞了下去,“予欲无言”了。
  • 品评’2006流行语
  • 一年刚过,国内外便有各种版本的“流行语排行榜”出笼。但多是“政治流行语”或“灾难流行语”,有些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并未上榜,而有些上了榜的却并不觉得曾经很流行。于是我将去年积存的近二百流行语进行筛选,从中归纳出五类:名人之语、恶搞之语、草根之语、广告之语、惊人之语,每一类都选出几条,略加评点,搞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民间流行语排行榜。看读者是否认可?
  • 谷金新著
  • 零感
  • 在《文学自由谈》上读到子川先生的“三读《人老莫作诗》”,是对李国文先生该题提出不同意见的。李先生的原文不曾读过,因为我对袁才子一直怀有一种偏见,我不喜欢将“钱唐苏小是乡亲”这样的句子刻成自用闲章的“雅人”。因此一直没有买过,因而也没有读过袁枚的著作,牵连所及,谈论他的文章也不想读。因此无从比较,但对子川先生的论点是同意的。简单的理由是,国文先生将上了几岁年纪的作者的创作权给封杀了。虽然他只不过是说说,实在并无权力实施他的主张。
  • 他为当代华语散文带来了什么
  • 屈指一数,林语堂(1895—1976)已作古30个年头。但是,由于这位仁善而平和的闽南籍(福建漳州市平和县)作家曾在半个多世纪的文学生涯中,著译过相当丰实厚重且非比寻常的精神产品,他始终“活”着——用他自己特殊的意趣、人格和文化心态以及他作品所敞开的世界。
  • 杂侃“诗魂”
  • 若问蒋介石会写诗么?回答是会写,有时还写得很有激情,包括新体诗、旧体诗。 此处只抄录两首。一首是1926年北伐战争时于12月1日发表在《江西日报》创刊号上的,题为《贺〈江西日报〉诞生》:
  • 劝友勿教书
  • MD兄:你向我表达希望去本地任何一所大学教书的意向,以图改行,脱离你业已厌倦的现单位。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周作人曾对他哥哥说:“大家都是悲惨的人间。”职业又何尝不一样呢?
  • “北贾南熊”猜想
  • “北贾南熊”的说法出现好几年了。我是近年才知道的。指的是作家的书法,北有贾平凹,南有熊召政。作家书法大约是当下书法的异军突起,君不见如今什么人都在“书法”,领导、将军、老板、文人,都跃跃欲试,仿佛会写字的人都能“书法”一下,幸好象形的汉字天生就是用来书写的,所以人人都能画上几笔——只是这叫书,而无法,只能称为写字而已。
  • 亡国之君的文学情结
  • 大概是李鸿章,抑或是别的什么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这世上最笨的人就是不会做官。下面要说的李煜与赵佶,就属于这类人,笨得连皇上都不会做。不仅如此,两个人的人生经历,也极其相似。
  • 危险的“跨文体写作”(外一篇)
  • “跨文体写作”据说正在成为一种文学时尚。老中青三代作家都有了“跨文体写作”的“杰出”成果。比如我见到一个“跨文体写作”的范本是胡廷武先生的《九听》。胡先生的《九听》,先是以九篇篇幅颇长的文章在某刊散文栏目里陆续发表,然后又以散文集的形式出版问世。
  • 不敢妄称知识分子
  • 改革开放后.有一段时间,很强调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像解决回城、住房、子女就业、吃细粮等,均属“落实”之例。有些“文革”中一直否认自己是知识分子的人,这时都想重新回归到知识分子队伍里,以享受某些待遇,
  • 杂文兴衰与编辑惠稿
  • 十几年前,一位学长约我小酌。酒过三杯,老兄话多了:你别看我红,可在编辑眼里,我只是他们门口的石狮子而已。一家杂志到北京来,说是宴请作者,把我也叫去了。满屋子黑压压的,人家互相都很熟悉,就我两眼一抹黑。后来,才听出了一点味来:原来,他们都是各报刊的编辑。瞧吧!编辑当场惠稿,单惠,双惠,互相惠,交叉惠,混合惠,旋转惠……热闹极啦,简直就成一个编辑稿件交易会!
  • 晓菲和宇文所安在哈佛
  • 那天和晓菲、宇文所安在一起。晓菲是我们多年的朋友。记得晓菲出第一本诗集时,我就曾给她写过诗评。那时候晓菲才刚刚10岁。但才情却已经跃然纸上。14岁晓菲被北京大学英语系破格录取,毕业后出国留学。考取了哈佛大学的博士生。之后晓菲任教于康纳尔大学,不久后又回到母校哈佛大学教书。晓菲此生差不多都与“破格”相伴。在哈佛,她曾从讲师越过助理教授而被授予副教授职位,时隔不到两年,她又被评为终身教授。对年轻的晓菲来说,这一次次完美的“破格”,不知道带给她人生的是一种怎样的腾跃。
  • 写在《水边的戏台》出版之际
  • 入冬第一天(2005年12月5日)的下午,阳光温暖,风很冷。“美丽越剧”网站里的新帖子围绕着刚刚落幕的第九届中国戏剧节,蝴蝶般翩然飞舞,胜利剧院舞台上演出的新编越剧《玉蜻蜓》,依旧是琴声如诉。就在杭州这个淡雅如丝竹的城市蓦然回首百年越剧,我们这部关于张茵的艺术随笔《水边的戏台》即将完稿之际,张茵却静静地走了。
  • 谁有资格对钱钟书说三道四
  • 在《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1期上,看到了李江锋先生的《他有不做战士的权力》一文。围绕着近年来文化界聚讼纷纭的关于钱钟书的评价问题,作者谈了一些个人的看法。我在读完后颇感认同,因为说出了我自己长期以来一直想说而没有说出的话。但同时又觉得意犹未尽,忍不住要拿起笔来,再补充几句,便有了这篇小文。
  • 一位农民作家的答辩
  • 彭鸽子在《文学自由谈》2006年第6期发表了《一位农民作家转为国家干部的过程》(以下简称《过程》)。我作为彭鸽子文中点名的彝族农民作家普飞,有必要对彭鸽子的指控作出回应。
  • 帮李先生说几句话
  • 子川先生的《三读(人老莫作诗)》(2007年1期《文学自由谈》)一文读后,感慨良多。做文学评论,真不容易,稍一疏忽,就出岔子。李国文先生正如子川所说,是《文学自由谈》的专栏作家、领军写手。李先生国学深厚,见解独到,语言优美,古为今用,夹叙夹议,文采飞扬,一直是我尊重的一位作家。遗憾的是,他的《人老莫作诗》,确实有着议论不够完备的地方,以致子川发了一大通议论。然而,缺失尽管缺失,《人老莫作诗》一文的深层涵义和价值取向,我觉得还是很值得人们去深思和肯定的。文章要求十全十美恐怕太难。读书读文,只要能读出其中的要义精华,读出其潜词妙语,读出个中三味,那就是悟禅之大道,慧眼识珠了。
  • 《林斤澜说》三人说
  • 程绍国我认识上林斤澜是在1979年秋。他回到阔别三十多年的故乡温州。 他的九妹林抗获了莫名其妙的罪,妹夫潘大平被打成右派,1957年双双落到我的村庄双溪。他们的不幸反成了我的福分,他的妹夫是我的老师,便是后来大专毕业了.
  • 张洁的“忏悔录”
  • ——“妈在地上爬来爬去,翻来翻去,连从地上坐起来都不会了。爬到长茶几前就用两条胳膊撑着茶几,两条腿软软地斜蹬在地上.一点劲也不使。仅仅靠着胳膊上的力气,把上半身撑了起来。这怎么能站起来呢?要想站起来必须两条腿使劲才行。”
  • 展示与诉说的力作
  • 因许久没有读到工业题材的长篇力作了,便对肖克凡的长篇新作《机器》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果然不负所望,作品以娓娓道来的叙述,细针密缕的故事,把伴随着新中国工业的发展历程,第一代工人的迅速成长、第二代工人的独特追求,写得有声有色,神采飞扬,令人荡气回肠,感念不已。还不止如此的是,在主要纠结于两个工人夫妇的成长与命运的人生故事中,作品中还不时透射出作者重审历史的深邃,反思人性的苍凉,让人在亦喜亦忧中陷入深深的沉思。
  • 迟到的礼物
  • 20多年前的一个夜晚,严文井先生临睡前在日记中对一部没有读完的书稿写下了“好”的评语。这一天,先生读了大约五六种来稿和书,对于他这位严格而挑剔的文艺作品评判者,出现“读到一半不得不收摊”,并在日记中下如此评语的情况确乎不多。当我见到这部稿子时,先生已仙去数月,令人惊奇的是这部书稿成了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教与爱丛书》中的一本,但并非常人眼中的正规出版物,其中原委不得而知。作为文井先生的研究者,我深知先生一向不屑于吹捧之事,“文革”后是先生文学创作的最后喷发期,大力扶植新人,冯骥才、高行健、孔捷生、顾城、北岛许多人都受过他的教益。
  • 我写《赵宦光传》
  • 一个学富五车、名策上庠、却不曾一官一仕的人;一个为山水而生、为山水而死、操守卓然、名动当时却不曾标榜于世的人,为何让南来北往的缙绅大夫热烈追捧?为何让前朝后世的墨客骚人留连忘返?一代帝王乾隆六下江南六次临幸追怀,并专门作诗十六首盛加赞誉。读完《赵宦光传》,你才会知道这是怎样一个人。
  • 异化的悲哀
  • 分析表现主义文学,奥地利作家弗朗兹·卡夫卡恐怕是不能不提到的一位作家,就这个注重表现个人主观内心感受与生存现实相结合的文学流派而言,卡夫卡的出现,无疑为表现主义竖起了一面鲜明的旗帜。
  • 夹缝人生中道德标准的动摇
  • 孙春平的中篇小说《预报今年是暖冬》发表之后,曾在多家选刊转载,在文学界引起了较大反响和关注,对此小说的评价也是众口不一。小说看似写了一个分户改造的故事,其实,作家是通过对夹缝人生窘境和艰难的描述,揭示了人性道德标准的动摇。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