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愉悦
  • 愉悦,从历史的长远角度来看,从使命感的神圣角度来看,对文人而言,是一种可得而不可常得,可有而不能常有的奢侈品。
  • 《论语》到底是本什么书?
  • 有那么一档节目,一本书,讲的是一些做人交友、待人接物的道理,而栏目名、书名,却叫做《论语心得》。
  • 《沉》
  • 林雨,原名林馥娜,生于七十年代。籍贯揭阳,现籍广州。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清远文学院特聘作家。诗歌、散文、诗评、剧评、小小说等发表于《诗刊》《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中西诗歌》《台湾新闻报》等。作品收入《中国新诗年鉴》、
  • 议“明星化”
  • 明星,从字义说是天际光度很强的星辰,很耀眼,时语叫做“抢眼球”。施之于形容人物,最早大概是对好莱坞电影中广受观众追捧的演员的称唤。从“电影明星”泛滥开来,于是有“舞星”“歌星”(注意:专指那些扭屁股的流俗歌手,正规的声乐艺术家从未见有被称作“歌星”的)、“笑星”(注意,仅限于指那些耍贫嘴的“脱口秀”之类的搞笑角色,比如,幽默大师卓别林从未见有人称之为“笑星”的),等等。此后又从娱乐园延伸出来,施之于观众如潮的体育竞技项目,如“球星”之类。要而言之,明星就是“大众情人”。
  • 无聊·惶惑
  • 无聊我最恨无聊,无论是自己的无聊还是别人的无聊,我都恨得咬牙切齿,不能忍受。但更可恨的是我自己却经常感到无聊,这家伙就像是你的呼吸一样,永远伴随着你。忙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只要一静下来,你就会感到原来你还在一口口有节奏地呼吸——也就是你感到了无聊。我为此甚感恐惧,因为有很多哲人说过:没有理想抱负的人才无聊,没有工作热情的人才无聊,没有事业信心的人才无聊,没有聪明才智的人才无聊……这些坚定的语气像无数枪弹射向我的无聊的心胸,使我更感到自己无聊透顶。
  • 从丙戌到丁亥的杂感
  • 一在中国历史上,文学与政治,或直接,或间接,始终存在着扯不断的关联。在封建社会,这种关联,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那个时候,正统文学是要求载道的,而道的核心,就是当时占统治地位的封建主义的意识形态,即封建主义的政治、道德和伦理观念;二是,文人与官员,绝大多数是合二而一的。这是因为,当官是文人的惟一的,或者说是最佳的出路。但一个不容否认的规律是,凡有成就的文化人——诗人或小说、散文家,
  • 折枝亭
  • 就读书而言,我越来越觉得,学术是西方的好,文学是中国的妙。而这里所说的中国文学,特指古典意义上的,如唐诗宋词、古典名著等等。汉字的特点,如《红楼梦》《金瓶梅》《桃花扇》等,可谓字字入画,切入肌理,又字字如诗。这是汉字以外的文学所没有的优势。以“折枝亭”为例,寥寥三字,不知演绎过多少惊心动魄的人间故事。
  • 本人尚未“脱贱”的自供状
  •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出了个少年才子刘绍棠,十几岁就写出了新颖而鲜活的小说。后来,还很快出版了小说集。绍棠兄年长我4岁,而且是我的老乡(他生在北京通县,我生在当时通县专区所属的大兴县)。那时绍棠兄的出名,不仅文界羡慕,连民界(包括农界)也眼红。稍认一点字的人,都跃跃欲试地写小说,我当然也不例外。我的邻村,有一位写出并发表了几篇小说的高中生,也被称为是作家。那时我才12岁,正在县城中学读初中。
  • “江南”在哪里?
  • 2007年3期《中国国家地理》的封面,采用一幅太湖流域的图片,画面取俯视角度,视域范围开阔,应是航拍的图片。图片上水网密集,人们沿河而居、顺水而行,秧田碧绿。在大块绿底色的封面上,用黄、白、桃红颜色,做了五条文字要目,分别是:
  • 一次批评的经历
  • 很偶然的,我在一位朋友那里看到了我国外语教学研究最高学府所属的名牌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中国——我的姐妹》一书。我知道,这是非常有名的与鲁迅、郑振铎有深交的已故捷克汉学家普实克写的书。长期以来,我国研究界似乎只知道普实克与鲁迅的关系,却从来不提他与郑振铎的更为密切、时间更长的关系。我曾看到报上刊载的此书中译本的广告和书评,也是这样的。甚至他们还特意写到普实克与徐志摩的关系,
  • 美国演出季
  • 永远的《卡门》在波士顿中心广场的一家报刊亭前。一张波士顿芭蕾舞团的海报。说不久后将有一场演出——波士顿芭蕾舞团自己创作的《卡门》。听说波士顿芭蕾舞团的时间更早,记得那还是改革开放初期,伴随着小泽征尔指挥的波士顿交响乐团来华演出,不久后波士顿芭蕾舞团也来到了中国。忘记了那一次演出的剧目,但曾在黑白电视上观看过这场演出却记忆犹新。于是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卡门》。
  • 文化的期待
  • 大家好,我今天跟各位做一些交流,讲“文化的期待”。“文化的期待”就是说我对传媒,对文艺,乃至于对我们的社会生活,特别是目前文化生活里边所包含的文化的水准和文化的含量有点困惑,有点不完全满足。所以,提出来跟各位做一些交流、沟通。有些东西因为我自己也还没有想好、没有想成熟,有些东西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和研究。所以,我也很可能有些话说得冒失、不妥,欢迎各位及时地提出来。
  • 浅薄与轻浮的妄断
  • 读罢《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2期中关于诗歌的肺腑之言《“新诗时代”即将结束》后深有感触,在这个浮躁的环境里还有人关注诗歌,实在是一种奢华。但对文中所表述的观点又生疑惑:“新诗时代”的提法是否得体,这是问题之一;而“即将结束”的结论是否有根据,这是问题之二。相比之下,这还是两个“末节”问题,该文作者是不是真的了解诗的本质、诗歌的特征以及诗人的界定标准等也急待考证。
  • 让人意外的“焦虑”
  • 一双习惯于集体合唱和公共话语的耳朵,忽然听到异样的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浑身不适。如是,前辈彭荆风先生最近对李敬泽先生某些文学言论的一番义正词严(见《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二期《令人焦虑的文风》一文),多少还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彭老所展示出的论辩身手——以“同一性”征讨“差异性”,很类似用“正规招法”教训“旁门左道”,对此堂堂正正的传统套路,估计小李更可能深感不适。
  • 何谓“北贾南熊”
  • 《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2期)所刊《“北贾南熊”猜想》一文曾在一张书法报上读过,当时想,书法界对作家书法恐不会有太多的热情,甚至还可能有一丝丝的敌意。尽管有人声嘶力竭地强调“北贾南熊”的作家书法如何神妙、隽永,一旦以书法本体的审美标准来审视,“北贾南熊”的字是不堪一击的。可是,此文在《文学自由谈》上发表就不同了,由于该刊大多数读者对书法缺少基本的判断,《“北贾南熊”猜想》一文中的谬论很可能被理解成作家书法的基本问题,如此一来,作家书法会被曲解,“北贾南熊”会被误读。
  • 《盐骚》
  • 《盐骚》是以重庆三峡巫溪的一个古镇为原型而创作的长篇小说。该小说塑造了一系列生动鲜活的人物及讲述了他们的传奇故事。大盐灶老板杨延光在洪水中受灾而衰落,强娶的民女蒲青莲因他陷害自己的情人,而放火烧掉宅子,给予他重创。大盐商沈玉林风流倜傥,以玩笑般的三个打赌娶得盐灶老板赵源清的女儿赵云珠,使得赵源清与原本定亲的另一个盐灶老板张天禄反目成仇,其间还穿插了沈玉林与青楼女子银红的感情纠葛等。
  • 更正
  • 名作欣赏
  • 说文解艺
  • 吴景娅言说中的美人
  • 1一般而言,美人总是会比常人获得更多的关注,无论是现实里的目光,还是书本里的笔墨。因此皇皇文学史上,美人不胜枚举,从严谨史家言简意赅的简略白描,到诗词曲赋作者的华丽渲染铺排,再到明清传说笔记里的小狐小妖或儿女情长——倏忽转眼间,翩翩笔墨里的山河苍老了,换了人间,花事凋零,灯火阑珊,旧时的美人们华丽转身,施施然先后隐入历史,空留给后人一个个怀想的袅娜背影。
  • 潘琦散文:诗意之旅的追寻
  • 潘琦是政界和文学界两栖型人物。他先后担任广西有关领导职务,为发展广西的文学事业和文化建设运筹擘画,呕心沥血,对处于边缘地位的广西文学翻身成为中国当代文坛的一道亮丽风景,对广西多项文化建设的长足进步,贡献巨大,厥功甚伟。同时,他身体力行投入创作,除了写散文,还著有小说集、诗歌集、歌词集和理论著作,并主编过大量图书。他对广西文学事业的贡献和他的文学成就,无疑将成为仫佬族文学史和广西文学史的一页佳话。本文不是对潘琦所有成就和所有作品的研究,而是主要从一个比较单纯的角度来考察和思索潘琦的散文创作。
  • 读者眺望中的山脉
  • 生活中的赵玫很随和。然而,细心的朋友会发现,在她的微笑里,有着高傲,苍凉,还闪动着一种犀利的光。待到看她的作品,你又会有所警觉,那样细密的思辨,那样深邃的体验,她平日的随和,还有她的笑,会不会是对你的一种俯就,一种悯怜?
  • 欣力:渐趋成熟的反讽写家
  • 也许,写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艰难;也许,发表作品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容易。龚自珍说,“我论文章恕中晚,略工感慨是名家”,现在呢,则是大体像个样子,便可拿来发表,便可拿来出版,反正有那么多的杂志等米下锅,反正有那么大的出版空间等待填充;但是,写作又是非常艰难的,因为,除了外部的窒碍性因素导致的形格势禁,从文学自身来说,缺乏大师的经验支持,缺
  • 关于《毛岸英在朝鲜战场》
  • 刘思齐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岸英离开我已经半个多世纪了。五十年来,“毛岸英”这三个字镌刻在千千万万中国人民的心中而永不褪色,这是对我最大的安慰和鼓励。我看过许多研究和褒扬毛岸英的著作,但专门介绍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的书,这还是第一本。这本书仿佛带我走过一条长长的时空隧道,又把我带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 惜春常怕花开早
  • 又是乍暖还寒最难将息的时节。蓦然记起辛弃疾的《摸鱼儿》词:“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 味道不对的称谓
  • 当下没几个人被称为“文学家”,都说是“作家”。有的时候,我被人介绍为“作家”或者“王作家”,心里有点不舒服,有点像被人说成是小报的“记者”一样。
  • 大风吹走的只是沙尘
  • 曾经一段时间,文化散文受到了诸多言说者的诟病,并有人断言它已走向终结。
  • 真想参加一次“朝会”
  • 梁漱溟先生从29岁后,开始由佛转儒,转向儒家后,由梁先生主持并创办了旨在“复兴古人讲学之风,使讲学与社会运动打成一片的”——朝会。上世纪30年代最初的几年,是梁先生主持“朝会”的鼎盛时期,几百次的朝会下来,遂有《朝话》一书行市。
  • 敬告赐稿的朋友
  • 欢迎订阅2007年度《文学报》
  • 江南的《江南》期刊的标杆
  • 短短一年,大型文学期刊《江南》异军突起,为海内外文坛瞩目。最近,《江南》在杭州设坛,举办了“《江南》文学现象”研讨会。与会评论家无不兴奋莫名,一致认为,《江南》“变法”,一年成功,进入市场视野宽阔,手法独到,已然成为近年文坛期刊界罕见的新希望。同时,《江南》以崭新的状态进入市场,并未失去本份和品格,坚守了纯文学,又增添了宽泛的文化内容。《江南》的有益尝试,无疑对全国文学期刊的转型都具有不可忽略的借鉴意义。
  • 《蒋萌网评》
  • 挑战生命的极限,从14岁起便以轮椅为伴的蒋萌,走出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蒋萌,1980年出生于北京。东方网特约评论员,被人民网评为“2005年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网评人”。
  • 两生花:丁玲与波伏瓦
  • 丁玲,1904-1986。波伏瓦,1908-1986。无疑,这是20世纪最杰出的女性中的两位。她们的生命几乎是共时的——出生只差四年,谢世在同一年。她们差不多是两生花。她们都有着强烈的个性和执著的追求,然而,人生的际遇和生命的终局却是那样的不同。她们生命形态的对比中蕴涵着太多令人感慨的东西。
  • 缅怀诗人田间
  •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曾和田间同志相处十几年。他是河北省文联主席、《河北文学》主编,我是《河北文学》的编辑。他的主要精力是文学创作——写诗,家住在北京,除了年终总结工作、研究下一部的工作计划时,凑到一块儿交谈,平常里接触不多。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