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较量
  • 苏东坡殡丧完他的父亲,并守了三年的丧,终于在北宋神宗熙宁二年(公元1069年)的二月,从家乡四川回到阔别已久的都城开封。
  • 当非80后遭遇80后
  • 王蒙解释,抄袭和入作协是两回事。首先必须指出,这小伙子不仅抄袭了,而且拒不认错。其次,这么多人把焦点对准这个问题,就说明它可能不是两码事。克林顿还认为他和莱温斯基的事跟他当美国总统是两码事呢,可美国人不同意,在他检讨之后才放过他。
  • 有伤尊严的文学观
  • 也许,没有哪个学科的爱好者,像文学的爱好者那样多;也许,没有哪个学科像文学那样,鼓励人们按照自己的趣味来选择,——刘勰所谓“文术多门,各适所好”(《文心雕龙·风骨篇》)、“各师成心,其异如面”(《文心雕龙·体性篇》),说的就是文学的这个特点。
  • 田晓菲新著《尘几录》出版
  • 敬告朋友
  • 《权力凭什么》问世并单本高价拍卖
  • 最近,中国三峡出版社隆重推出一级作家宋小武创作的长篇理论专著《权力凭什么》。本书从中外古今的大视野来纵论权力的本质,批判独裁与专制,气势恢弘,凝重深刻。其中对支撑权力大鼎不可或缺的三要素——军队、法律、哲学的论述分外精辟,应是作者对社会科学理论的卓越贡献。尤其是,作品用专章论述权力与文学的关系,揭露专制权力对文学的钳制、利用和戕害,指出中国文人非但自古相轻,而且常常是相互残杀,驯服的文化人帮助统治者“消灭”不驯服的文化人,而后驯服的文化人又被统治者所“消灭”。在专制社会里,这种循环似乎形成了规律。
  • 欢迎订阅2008年度《文学报》
  • 杂说《论语》
  • 孔子诞辰,在电影荧屏上观赏了色彩斑斓的盛大祭孔典礼。西装革履者献花圈鞠躬致敬,古装服饰者叩首跪拜尽礼,歌声与赞词并奏,红绸共彩带齐飞。或日,这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目的在于以祭孔营造文化的软实力。果然,最后展示了以孔子的格言如“和为贵”等五幅大字道德规范的横条,大概是宣示孔子学说的普世价值吧。其中有一条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问世间情是何物
  •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金代著名文学家元好问的这两句词,我是在读高中三年级时记下的。前些天,忽然见到有文章说是台湾女作家琼瑶之作,不禁大吃一惊。但转而一想,又觉得怪也不怪,十多年前,不是有家出版社编选了《琼瑶的诗》,竟然把《诗经》中的《蒹葭》和《红楼梦》里林黛玉的《问菊》诗,都列在了这位当代女作家的名下吗?说来真叫人脸红,还是到此打住。
  • 我不喜欢当作家的编辑
  • 题目也可以这么写:我不喜欢编辑岗位上的作家。起因于读了一个编辑与作者之间的动人故事。我的个人经验却相反,写作了几十年,与编辑交道了几十年,最深的感受是:不喜欢当作家的编辑。这当然不能一概而论。类似巴金与曹禺的佳话,当然也有,但不多。多了,就不能算“佳话”。
  • 文化生态的忧患
  • “忧患意识”一词令人颇多感触。这是因为无论多么优秀的民族,多么先进的社会,多么光明的时代,一经失去了忧患意识,趋于盲目乐观都是不智的,还有可能导致多方面的伪化、退化。
  • 玩一玩逻辑
  • 有个人叫加里宁,长期担任过苏联国家元首。我不知道现在那里的人们怎样评价他,但他说过的一句话我很赞赏。他说:数学是思维的体操。
  • 才女何须福薄
  • 明清时开始流行一种观念,叫作才女福薄。流行到今天,依然很流行,经常听到某人叹某人命运不济,“就是因为她太有才了,假如她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女人。可能她会很幸福……”说的人深谙世事体会尤深,听的人频频点头心领神会。通约是现成的,只要找几个人往里一对,不是吗,中国古代最有名的两大才女蔡文姬和李清照,命不好吧,福薄得很。尤其是李清照,家、丈夫和孩子一个都没有,终于要在声声慢的凄凉晚景中死去。
  • 点头的风景
  • 其实“点头”这个风景是我们生活中一个永恒的风景,只是大家没拿它当回事,熟视无睹了。其实“点头”这个风景是挺有趣的。
  • 诗人的自卑与无耻
  • 又解决了一个。 2007年10月4日,30岁的湖北籍诗人余地在昆明自杀成功,留下一对不满3个月的双胞胎儿子。
  • “人物访谈”的真实性
  • 我做人物访谈有6项原则 我做实录性人物访谈,始于1996年采访施蛰存、王元化、蔡尚思等著名学者,十一年来采访文化政要各类名人近百人,其中不少访谈发表后颇多好评,如关于袁庚、任仲夷、施蛰存、雷宇、牧惠、黎子流等的访谈,也有的引起风波,遭遇受访人强烈反弹。
  • 当代经典:一种道德审视
  • 当代文学通过多种途径与经典发生关联——大相径庭的阅读体验,变化纷呈的作品清单,层出不穷的理论冲突,数不胜数的学术问题。这些途径在当今这个全球化与信息化的特殊时代相互交织,使“经典”成为最为混乱的文学话语场之一。同时,却也清晰地宣示了当代文学经典产生的困窘和无望。
  • 我是底层我优先
  • 底层文学如今成了一种流行文学,人们趋之若鹜。在21世纪的今天,一些经历过1980年代而在1990年代挑战宏大叙事的文学知识分子,附庸起底层叙事而继续延伸着与宏大叙事对抗的姿态,并因此保持与平庸叙事的同流。底层文学的流行,显然与此有关。
  • 文学批评:魂兮归来
  • 当下,文学批评生态的变异有目共睹。商业批评风行不衰,学院批评一统江湖,上个世纪80年代那种“万类霜天竞自由”式的格局悄然瓦解。一种流行已久的说法是,欲当批评家,必欲先拜码头,找门子,傍高枝,寻找话语平台,方可发迹有望,不致被淘汰出局。其过程无非先是屈身为奴,之后做大做强,其成名速度堪比养鸡场里快速繁殖的肉食鸡。
  • 古道热肠的世纪老人
  • 杰出的世纪老人张中行先生(1909~2006),是一位睿智、饱学、闳识的著名学者,然而他生活的朴素,心地的善良,待人的宽厚与平易,则更像是邻家的老爷爷,亲切、慈祥而又和善。他说的每句话,他做的每件事,都真诚得让人无可挑剔,即使是素不相识者,也是如此对待。在我与张先生的交往中,尤其感受到了他的古道热肠,得到了他的热情提携。
  • 她凭什么打动我们
  • 曾有人写文章说,什么时候见到吴景娅,都是一袭花裙子,一路婷婷袅袅走过,如一幅流动的风景。那意思是说,她的人与她的文字是一样的斑斓、抢眼。但我见到她时,却只感觉到了红色,到底裙是红的衣是红的,现在倒有一点恍惚了,反正是很热烈的感觉。
  • 喻德荣和他的儿童诗
  • 诗歌是文学的殿堂,而今这座殿堂非但没有了往昔氤氲缭绕的香火,简直到了金身剥落壁断垣残的地步。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多,已是不争的事实。出诗集必须自己掏钱已成惯例,甚至称某某为诗人,常含有取笑和调侃的意思。美丽而神圣的欧忒耳珀女神早被毛泽东所嘲弄,毛泽东说:“我反正不读新诗,除非给我一百块大洋。”如果把诗比作医院里的内外科大夫,那么儿童诗就只能是小儿科医生了。
  • 张于散文集——《手写体》研讨会纪要
  • 张于散文集《手写体》研讨会日前在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学术会堂隆重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文艺报》社、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重庆市作家协会、重庆出版集团共同主办,由红岩文学杂志社、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有限公司、重庆晨报联合承办。三十余人出席了研讨会。
  • 建国后的六次青创会
  • 第六次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2007年11月13日至16日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317名作家代表出席会议。李长春、刘云山在金炳华、铁凝等陪同下出席大会并作重要讲话。
  • 不读之辩
  • 我是个热诚的、没有偏见的读者。在国内当代作家普遍宣言,我绝不读当代中国作家的作品的时候,我却读,且默默地、用心地读。 原因很简单——既然我们是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是人间烟火喂养的肉身;那么,当下生活才是“我们的生活”,它对我们的生命痛痒,以及心灵谱系的形成,是有着直接的、不可超越的作用和影响的。我们要活得健全,就必须立足于现实的土壤。
  • 陈忠实不必后悔
  • 尽管我们时常会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可人一生值得后悔的事也还是不少。但我们也要看到,有些即使在自己和某螳外人看来似乎也应该后悔的事,其实未必需要去后悔。眼前就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不妨拿来说一说。
  • 罗维扬新著
  • 石太瑞与湘西神话
  • 我随石太瑞去过湘西好几次,在那里累得气喘吁吁,乐得手舞足蹈,醉得胡言乱语不知今夕何夕。我们看古城,找悬棺,钻溶洞,走密林。在火锅边听山歌,在木船上煮鲜鱼,在夜深无人的墟场闲坐赏月,还曾雇一条小船顺着酋水穿山绕岭飞流直下,在船头迎送朝阳与落日……不知何时山上飘来一缕山歌,引我们四下里张望,却未见歌手的踪影。
  • 梦从此处飞去
  • 我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并印象很深地记住了“乍浦”这个地名。原因之一是,位于东海与杭州湾交汇区的,我的故乡南汇,与西方依傍于杭州湾北岸的乍浦镇,相距才一百多里。家乡的年长者中,曾有不少人到乍浦去做过生意,因而常能从他们嘴上听到这个地名。再一个原因,是在上中学地理课的时候,听老师讲过孙中山先生曾从军舰上视察过乍浦外海,并在其《建国方略》中,有把乍浦建成“东方第一大港”的宏大设想。但在以后的半个多世纪中,我却无缘到该地一游。
  • 侯军的“私人档案”
  • 六月底的一天,一位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侯军先生出了一本新书《那些小人物》,写得非常好,他特地寄了一本给我。《那些小人物》写的是作者亲身经历的往事和亲眼看到的人物。那些往事与人物都是作者记忆深刻、无法忘怀的印记。虽然他们只是一些小人物,但就反映时代变幻的深刻性而言,却能以小见大,尤其是作者对这些小人物在时代大潮中的跌宕起伏的命运的传神刻画,颇为真切感人。
  • 律诗中牵出的情感线索
  • 不通韵律却偏爱附庸风雅,时不时的作几首打油体的歪诗,世上若有这样不知羞耻的人,我要算一个。文章写得好的,看上眼的没几个,要是会作旧体诗,便佩服得五体投地,世上若有这样的蠢货,我也要算一个。或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怪癖吧,在我交往的朋友中,还真有几个像模像样的诗人,老一辈的首推古文字学家张颔先生,年岁相若的,就数寓真先生了。
  • 陈美华的诗
  • 2003年12月,与美华在哈尔滨一次会议上相识后,我一直知道她是《南方日报》记者,却不知道她还是一位诗人。前不久在MSN上相遇,她说要赠我一部诗集,我既惊讶又惊喜。收到诗集《邂逅天使》后,打开扉页被陈美华美丽如天使般的照片深深吸引住了。她看上去是那么童真而明丽,透过照片我仿佛看到了她的灵魂。
  • 找毛病是件叫人扫兴的事
  • 咱们一般的看法是,发现别人的文章或者著作里的问题,不容易。这需要学识的积累,功力的修炼……等等,等等,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出问题的。至于把发现公之于众,那几乎只剩下一个简单的过程了,似乎既无难度,也无悬念。其实,大谬不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现问题的难,已经算不了什么了,倒是“说出来”的难,往往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我最近读到的一个现成的例子,颇能说明问题。
  • 丁玲两次见过波伏瓦
  • 偶然看到《文学自由谈》上的两篇文章,十分兴奋。一篇是李美皆的《两生花:丁玲与波伏瓦》,刊登在第三期,一篇是圣童的《也说丁玲与波伏瓦》,刊登在第四期。我也想就丁玲与波伏瓦这个话题.做一点史料方面的补充。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