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在权力场中
  • 正如当代文坛,八○后可以肆元忌惮地修理老家伙,老家伙还不敢有脾气。而在科举年代,早出道一届,便是终身的学长;即或京剧诸如富连成的科班,有哪个晚辈敢呲前辈的毛?但是,文人有点异类,自古以来,就不大讲究年齿辈分,长幼有序。基本上是你不尿我,我不尿你的相轻状态。你树大根深,著作等身,我硬看扁你,你能奈何我么?我小荷刚露尖尖角,前途未可限量,干嘛要向你致敬?
  • 无奈的涅粲
  • 这是一本素朴至极的书。惟其素朴,便保障着真实。它可以让读者见识到许多出人意料的事情,许多出人意料的人物,许多出人意料的情感……
  • 吴正新书出版:
  • 吴正,著名沪籍旅港作家。1948年9月出生于上海一个书香世家。
  • 底层作家,你们还好吗?
  • 两年多前,冉隆中的《鲁院听课记》一文,搅动了本刊的版面,也吸引了读者的眼球。作者以云南边地批评家的视角,扫描国都贵地的中心文坛,难免存在偏颇,甚至露出破绽。但通篇横溢的那种生猛,那种敏锐,那种招来不少人厌恶,亦获得更多人认可的效果,证明冉隆中完成的是一次成功的书写。
  • 想象力挑战智慧
  • 是不是只要小说的立意好,这种硬伤真的就可以忽略不计?就不影响它发表,不影响它被多家选刊转载,不影响它获奖,包括鲁迅文学奖,不影响它为同一作家在四届中第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这已经和作家无关,关涉的仅仅是一个奖项的信誉。)我在上面多次提到作品发表、转载的刊物,是因为我把这也视为一种广义的批评。的确,有些硬伤只关乎次要的局部,
  • 评判历史人物不应用“带醉的侠气”
  • 最早在书店看到《正说鲁迅》,翻到其中“胡适与鲁迅”一节,感到有些提法莫名其妙,比如“可以没有胡适但不能没有鲁迅”之类。后来买了此书,才知道作者孔庆东是北京大学一位教师,这篇文章是给学生的一篇讲课稿,成书时收进去的。仔细阅读以后,我觉得作者随意性很大,虽然他说是讲胡适与鲁迅的语言问题,但并没有认真分析两个人语言的差异和优劣,而通篇都是用调侃和戏谑的口吻,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批评或者确切地说是耍笑胡适,态度极不严肃,与作者标榜的“正说”相差甚远。
  • 天津市文艺理论学会召开成立大会
  • 天津市文艺理论学会成立大会目前隆重举行。大会通过了学会章程草案,选举产生了学会领导机构。学会聘任乔富源、冯骥才、孙福海、张洪义任名誉会长,滕云、金梅、夏康迭、张春生任顾问,大会选举任芙康任会长,陈洪、王永良任副会长。
  • 欢迎订阅2008年度《文学报》
  • 水边
  • ……半歇,王婆出来道:“大官人,吃个梅汤?”西门庆道:“最好。多加些酸。”王婆做了一个梅汤,双手递与西门庆。西门庆慢慢地吃了,盏托放在桌子上。西门庆道:“王干娘,你这梅汤做得好,有多少在屋里?”王婆笑道:“老身做了一世媒,那讨一个在屋里?”西门庆道:“我问你梅汤。你却说做媒。差了多少。”
  • 精神生产快节奏的祸害
  • 写此小文,初意只是想淡谈对“快餐文化”的看法。但沿着这个思路越想越深,不知怎么一来就由快餐文化问题想到了“快节奏写作”问题。继之又由写作的快节奏联想到了现代社会的种种快节奏,如物质生活(包括物质生产、物质积累、物质消费、物质享乐等等)的快节奏,和精神生活(包括文化生产、文化活动、文化腾飞等等)的快节奏。当然,最后还是要必不可少地想到文学现象中的快节奏。
  • 就连河流都不能带她回家
  • 我在上大学时才读到了萧红,开始便喜欢。一直到今天。其实,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女作家们,个个都魅力非凡,但私心里,总觉得冰心太淑女,那些清风明月大海的诗篇把人间的一切不堪荡涤得千千净净,固然纯洁,固然美丽,但却是我们够不着的一种风景,就像隔着玻璃在看远远的花园草坪上一位穿着公主裙的女孩。而丁玲,过于风头浪尖,
  • 旧鞋底的味道
  • 2007年3月1日下午,从电影院软席间走出来的嘉宾相互谦让着进入布置锦绣的会议室,新闻记者等待在那里,长枪短炮,相关首映式影片的精美资料与喜庆氛围,包括一位按照影片中女主角彩饰的“特别的惊喜”,一切有序进行。嘉宾致辞,“意想不到的精彩与完美呀”,这无疑是最富有现场感同时也是众望所归的主旋律。话筒最后递到一隅他的手上。他是一个半百老头,
  • “诗圣”亦为高房价所困
  • 杜甫是天宝初年(公元746年)到长安谋取功名的,这时他还年轻,才35岁。然出师不利,应进士不弟,脸面无光。回家又不心甘,往下就在长安“打工”,成了“长漂”一族,前后达十年之久。这其间,有近八年是两地分居。一个人倒也省心,有个栖身处即可,无需购房,故这时他未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的声音。还有个原因,他单身那几年,长安的物价包括房价还没暴涨。可惜的是他没想到买上几套,留着日后“炒”。
  • 男人的色戒与女人的情戒
  • 电影《色·戒》的热播热议把张爱玲又重新拉回大众视野,李安在复现旧上海、复原小说描绘的场景和人物方面下了精细功夫,而张爱玲的文字画面感极强、细节丰富准确,很合影视路数,两下里一拍,形似,味道也有,不仅是场景道具讲究,男主角的“鼠相”和女主角的“六角脸”也神似,又细化了故事,使那个侧重心理活动的文本,变成了适合表演的行为故事,使那个“欲说还休”的心结转换为跌宕惊魂的传奇,雅俗通吃,不火也难。
  • 中国式身体叙事
  • 中国的身体叙事曾风情万种地熙熙攘攘一片,如今良莠不分地散入寻常百姓家,很多情景下,它们已经在我们的生活和文学中生根发芽,衍化为普遍的写作行为和生活意识,在各种不同的生活事件和文学行动中,都可能看到它们若隐若现的痕迹:它们可能在鼓励我们的美好,也可能在误导我们的生活。
  • 关于作家的思想者化
  • 作家的思想者化问题,久结我心,萦绕徘徊,然而不好表达,更不能淋漓尽致地表达,原因是复杂的。
  • 新体诗的形式
  • 新体诗是一种非常自由的体式,似乎没有什么条条框框。正惟如此,它具有极为广阔的发展和变化的空间。而私意以为,旧体诗的形式基本上是已经定了型的,所谓格律的改革与创新则基本上应该属于新诗的范畴。
  • 自己先就惭愧的两个主张
  • 我不搞文艺评论,只是喜欢阅读评论文章,在创作之余,也涂抹一点类似批评的文字。这点兴趣,来自一个叫别林斯基的人,他的文艺批评,本身就是一种文艺作品,有思想,有文采,有趣味,有法眼,很是吸引人,甚至让人着迷。所以,我一直不把他当批评家看,而是把他看作是一个很有个人特点的创作家。由于对批评作品的阅读兴趣,我对中国的文艺批评的状况,多少有些了解,直接的感觉是,在我们这个国度,像别林斯基这样的人物一直还没有出现。
  • 做陶而不得,便读陶吧
  • 人都有思退路的时候。思退路的时候,往往是日暮途穷之时。日已暮兮,前途无望,不想退路,难道一条道走到黑?
  • 写作是治疗的过程
  • 鲁迅在论隐士时说:“凡是有名的隐士,他总是已经有了‘悠哉游哉,聊以卒岁’的幸福的。倘不然,朝砍柴,昼耕田,晚浇菜,夜织屦,又哪有吸烟品茗,吟诗作文的闲暇?陶渊明先生是我们中国赫赫有名的大隐士,一名‘田园诗人’,自然,他并不办期刊,也赶不上吃‘庚款’,然而他有奴子。汉晋时候的奴子,是不但会侍候主人,
  • “纱帽文章”贯古今
  • 前些天到深圳参加一个杂文研讨会,安排住在月亮湾“青青世界”。我不久前重读董说的《西游补》,书中写孙悟空“三调芭蕉扇”之后去化斋,被鲭鱼精所迷,撞入“青青世界”,生发出一连串离奇故事,没想到自己也来到“青青世界”了。只不过此“青青世界”不是幻界而已.遂不禁大笑。
  • 文坛,应告别“忽悠”
  • 几年前赵本山在央视春晚表演《卖拐》,一夜之间,“大忽悠”一词“红”遍大江南北。然而爆笑之后,人们却很少清醒识别作为流行语“忽悠”的社会存在,属于病灶一类,实质上是对诚信文化的锈蚀。连招摇撞骗、吹牛打狂都可以去笑看,不在心里当一回事,甚或放松警惕竞去美誉一番。其中所含蕴的危险,难道不令人忧虑?
  • “行为杂文”五则
  • 世有“行为艺术”,亦有“行为杂文”。行为艺术往往出奇不意,惊世骇俗;行为杂文则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一招半式,胜过数篇锦绣文章。
  • 我也是“名家”?
  • 谁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会掉的。说一件一年多前的往事。一个星期天上网查寻资料,看有没有哪位读者又在“讨伐”我(因为我写的杂文常受到一些人的文字“讨伐”),就“百度”了一下“刘秀品”,没曾想刘秀品竟进入了所谓的2006年全国“名家榜”。这不,天上掉下个大大的馅饼,登陆互联网啦,我想不当“名家”都不行罗。
  • 但愿不是杞人忧天
  • 新学期开学了,照例老师们比学生先到校开会。会上通报,今年招生,几乎所有报考我所在的大学的新生,都必须比省定重点院校录取线高出二三十分才具备录取资格。就是这样,考生们还是人人挤破头争先恐后,生怕考不进来。
  • “挣”与“赚”
  • 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晚年情钟楹联艺术。读到他一副幽默的自嘲对联:
  • 垢病倚老卖老
  • 时下,这老者处于弱势情状下,面对恃才傲物的,恃位傲众的,尤其恃嫩傲老的,最易激起老者倚老卖老,把那所谓的代沟加深了,且使老者的品位也掉价了,值吗?还惹人笑话真是“老返小”了。
  • 他的“卖弄斯文”何以奏效
  • 所谓“卖弄斯文”,用在这里其实是很不准确的,只是因为想不出一个更准确的词,只好将就借用。我这里所说的是钱钟书的“卖弄斯文”。是指钱钟书在自己的言论、文章和著作中,总喜欢掉书袋,发议论,好比喻;无时无刻不显示着他的文人学者的见多识广、机巧多智的特点,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者也。如1979年钱钟书在美国加州大学访问时,
  • “迷惘”的不仅仅是“云雨”
  • 拿到仿佛墨香犹存的《云雨迷惘》,睹物思人,心头一震,我恍然想起文学前辈肖文苑先生驾鹤西去已是五载有余。肖先生祖籍南粤,上世纪50年代落户津门,常年潜心书斋,皓首穷经,以其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和沛然的创作才思,不显山不露水地曾出版了《唐诗琐语》、《唐诗随笔》、《唐诗趣话》、《唐诗情韵》、
  • “陌生”的人,意外的书
  • 读书能读出陌生感,是本人最近以来对某部作品质量如何的一个简单而有效的评判标准,但这种经历可遇不可求,就很值得回味。时常是这样的情形,受到某些热炒力捧的蛊惑。我怀着世俗的好奇和幼稚的期待找到那部书,收获的却是一次次懊悔和警觉。但宋安娜的《神圣的渡口》给了我一个意外,因为我真真切切地从书里读出了那种久违了的陌生感。
  • 认识地域文化的指南
  • 傅健先生就职于浙江义乌市博物馆,长期以来,兢兢业业,刻苦钻研,致力于地方文物、文史的考古研究,先后完成各类考古研究文章96篇、近30万字,搜集、拍摄各类实物研究资料图片6260余份,许多篇目先后在国家、省、市级专业刊物上发表,获得专家们的好评。
  • 处士、黉门及其他
  • 关中自古多奇人。近读李国文先生《文人的品格》(《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五期),尤信然。文章追述出生陕西盏屋(今周至)、自号“二曲”的李颐(1627—1705)其人其事,尊之为“力求品格完整的人士”;而昔年梁启超在他那部洋洋洒洒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则援引孔子所谓“北方之强”,赞之为“倔强坚苦的人格”!
  • 也谈“不得透露个人相关信息”
  • 《文学自由谈》去年第四期上登载了一篇妙文,《所谓“不得透露个人相关信息”》。说的是2007年一些省市的高考语文试卷,要求考生在作文中“不得透露个人相关信息”。这要求一下子捅了这篇文章作者的痒处,因此作者激动地在文章开头打了一个厉害的比方:“请你到台上演讲,但不得透露个人声音!”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