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在生死关头
  • 对时下文坛上浮躁趋利的好事之徒而言,他们无法理解公元1664年以后,会有这么多的文人,将国家、民族、社稷、文化传统,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尤其那班喝着小酒,搂着小蜜,写着小文,点着小钱的文坛小虫子,昨日溜须甲,今日咬啮乙,明日吹捧丙,后日敲打丁,忙得不亦乐乎之际,对古人的“找死”行径。会大不以为然的。干嘛呀?岂不太傻B了吗?
  • 自传与怀念的道理
  • 却说,读了一位老作家的自传……去年冬,一个与路遥过从甚密的人,写了一篇怀忘…… 我们的“自传”写作的境界和“怀念”死者的能力之所以如此低下。之所以如此令人失望……
  • 关于研讨会和红包的实话实说
  • 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存在着这么多的文学研讨会以及研讨会的报道。已经泛滥如此,还称得上新闻吗?更奇怪的是,研讨会的报道对于研讨的内容一带而过,对于参加者却一一列举,似乎是为后面要举办研讨会的人提供参考。研讨会之仪式化,参加者之雷同.其实差不多可以用“同上”的方式来标出了.以便节省版面。
  • 走向死地的文学批评
  • 李建军在《经典的律则》一文中开篇就严厉指出:“同大师一样,经典也是一个被过度使用甚至随意乱用的概念。从本世纪初开始,夤缘时会,批评界和学术界对‘封典’的热情和兴趣激增。某些一丝两气、七颠八倒的作品被封为经典,一些面世不久、未经考验的作品也被供到了经典的神龛里。”
  • 王安忆与阿加莎·克里斯蒂
  • 把王安忆的名字与阿加莎·克里斯蒂连在一起,好像有些不相称。即使后者获得过英国女王的封爵,也不过是个写侦探推理小说的。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只知道她是《尼罗河上的惨案》的原作者。侦探小说呢,也不过是小说家族中的一个成员,
  • 一本书的书名和广告
  • 韩石山的《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我以为是一本专著,拜读之后,知道了其实还是一部杂著,或者说是编著,书中的一些章节,有的就是他原来写的文章,组装到了这部书中。
  • 洁本乎?脏本乎?
  • 于坚诗集《只有大海苍茫如幕》,获第四届鲁迅文学诗歌奖。鲁迅文学诗歌奖评委会一位包姓评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于坚写了很多诗,有的并不使人喜欢,但他这次参评的诗集是个‘洁本’。”(2008/1,8文艺报记者武翩翩报导)与“洁”对立的是“脏”。包评委的话,令我对他尊敬有加,因为他含蓄地批评了以写脏诗获取名头的于坚。我以为真如包评委所说,于坚这回定是改弦易辙,写出了优秀的洁本诗集。
  • 只想看到活生生的人
  • “英雄”是个好词,“革命”是个好题材,“牺牲”绝对是好样儿的,古今中外,概莫如是。所以,无论是希腊神话、荷马史诗还是我们的侠义小说、“红色经典”,都流淌着相通的血性,尊崇“义人”、“烈士”大概也是人类的一种集体无意识。具体说到中国,我们的英雄情结似乎更浓一些,“见义勇为、舍生取义”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至高的人格境界,
  • 文学或与神圣无关
  • 在三年一届的鲁奖评选工作庄严而又神色慌张地落下帏幕不久,一个朋友突然拎着载有《有收获,也有遗憾——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审读随感》一文的某本刊物来找我,那是此次散文组评委成员张守仁老先生写的。朋友指着文章中那段关于拙著《玉米大地》的评价文字对我说,你看看,都入了围,专家评价又这么好,当初若信我的,也去整一整,是不是就上去了。我很有姿态地浅笑一下,并神情暖昧地表示了不置可否。
  • 古时散文今时语
  • 有一部古典散文集,一直为我所钟情,即康熙年间面世的《古文观止》。全书仅十三万多字,便囊括了自先秦至明末的222篇散文,我们不仅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历代散文发展的轮廓,还可以借此看到散文中的中国史走向。这一特质,没于近代,可谓是散文创作的悲哀。在网络盛行的今天,去谈论《古文观止》,似乎不合时宜。但当我们走进去之后才发现,
  • 一场网络遭遇战
  • 不管别人说我怎样的苛酷,怎样的不近人情,我自己知道,大体说来我还是个本分的读书人,用勤勉酬劳人生,用文字抚慰良心。某些场合下佯狂疯颠,绝非真的不知羞耻,更多的是讨朋友们的喜欢;我最害怕的是孤寂,是冷落。再没有一个青春年华,如果还曾有过的话,大半时间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且数度备受欺凌的人,更感谢今天的社会:一场小雨,几片阴云,仍要叹声风和日丽!
  • 名作未必出在名家之手
  • 做为一种文学现象,古今有两大不同:古时的某些作品很有名但作者却无名。今天往往相反,作者很有名但作品却平平,甚而包括很有名的作家却什么像样的东西也未写出过。这种文学现象,实在值得研究。
  • 善良(外一篇)
  • “文革”时期,一个几乎奄奄一息的患者被抬进北京某军队医院。大夫厉声问道——你是贫下中农吗?患者家属回答——俺是贫下中农!于是大夫不管患者家属口袋里有没有钱,也豪爽地一挥手——抢救革命同志!用当时的话说,这就是革命的人道主义;
  • 宇文家的事(外一篇)
  • 隋炀帝的宠臣字文化及有两个儿子,大的成都,小的成龙。叫成都的是大隋朝的标杆,得无敌将军之谓;叫成龙的成了脓包,简直适得其反,宇文化及生过第一个好儿子就收手倒好了。这两兄弟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世间此情常见,一个占尽风光的人物被造就出来,必须配搭一个副产品来承载剩余渣滓。
  • 藏匿在文字之后
  • 青年时代我非常想获奖,一获奖我就得意。中年以后兴趣淡了,近些年没有申报过奖,让申报也不申报。对文学奖我没研究,也不关心,这次是因为两个朋友获了奖,才知道鲁迅文学奖又开奖了。文学有权威吗?文学是权威的反动,差异性才是文学的标准。
  • 丰碑,光华永远璀璨
  • 蒋孔阳先生故世已经八年多了,而他的音容声貌,却时时在我的脑海里回荡。我总想写些什么,以铭谢先生对我的“细雨润无声”般的关爱,却迟迟不知从何人手。先生是闻名海内外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和审美实践美学学派的创始人,研究和传播他的文艺美学思想,不是才疏识浅的我所能担当与胜任的。我想,一叶能知秋,我就写有关先生的几件一直活跃在我心中的“小事”吧。
  • 无声行走的帆
  • 《无声行走的帆》,是一部手抄本诗集的名字。这部诗集写满了一个19岁的水兵与海洋、与生命的对话。我借用这个名字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当年那个写诗的水兵,经过多年“无声地行走”,现在已走进我们海军专业作家队伍之中,他的名字:张帆;笔名:舟欲行。
  • 抵触之后的阅读
  • 不知道蒙田是不是像一些古典作家一样,用鹅毛笔写作?就像我们的先贤们用毛笔和竹简书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蒙田是在乡间写作,在他庄园三层楼的书房里。在一盏煤油灯,或是一枝蜡烛下。蒙田37岁后,就是这样写作的,隐居乡村,自然地写作。没有任何功利,只为他的心灵写作。随心所欲、自由、恬淡地写作。
  • 性、心灵与诗歌
  • 中国诗坛,好像缺乏的恰恰是诗意。请看热闹非凡的诗坛舌战:作家韩寒鄙视“下半身”(诗歌流派),斥诗人沈浩波为流氓,说他“用他的诗歌来说明了男诗人基本都是流氓这个占今一样的定理”,
  • 旧信记
  • 常常一个人躲在书房,看作家们的旧年书信,钩沉往事,可以想到很多的人,很多的事。那一时刻,对我很重要,故去的作家站起来了,我分明看见了他们的身影,健在的作家似乎就在我的身旁,像老师,像朋友,真诚讲述着自己的事和文坛的事。
  • 文人的入世情怀
  • 孔子曾云:“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谁与?”乃本着一腔与人间共存的热情,以天下清明为依归。如果生命的意义必须透过经世济民而奠立,孔子已标定了生命崇高的意义。文人普遍接受儒家洗礼,原希望在人的本位上展开救济苍生的行动,
  • 在轻松中书写厚重
  • 长诗《三千六百五十行阳光》是为重庆直辖十周年而作。从最初有写这首长诗的想法,到付诸实施,到最后完稿,杨矿所花的时间并不太长,所以我认为他是轻松地创作了这部作品。
  • 《后花园》中的艳殇景象
  • 读罢长篇小说《后花园》(方英文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版),心中涌动着一种艳殇的情绪。艳者,明艳美丽的幸福生活。这种生活,在精神极度匮乏、生活极为艰苦的时代也存在过,因为它根植于人的内心。殇者,未成年而早夭。即使物质极其丰富、
  • 寒冷中燃烧的激情
  • 第一次见到顾艳是在中国作家开封采风座谈会上,在所有与会作家中,顾艳特别引人注目。以前只听说过关女作家,美女作家到底长得什么样无缘一见,现在美女作家就在眼前,怎能不在大饱眼福之时也大饱耳福,洗耳静听顾艳的高见。顾艳回答中学生的提问,
  • 赵玫旅美散文集《沉静的欢乐》出版
  • 十多年前,赵玫曾以一部记叙她应美国政府邀请,赴美参加“国际访问者计划”奇异旅程的散文集《从这里到永恒》获得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近日,作家出版社推出赵玫第二部旅美散文集《沉静的欢乐》。
  • 《花雨潭》
  • 《丁陈反党集团冤案始末》
  • 辞官不做 不祥的先声 来得去不得 写给中央的报告陈学昭反目 诗人郭小川与党组副书记郭小川 丁玲在紫光阁见到周恩来毛泽东这样说到丁玲……
  • 《寻找批评的空间》
  • 《草色入帘青》
  • 《魔鬼辞典》
  • 《2007中国最佳散文》
  • 《行走湖湘》
  • 欢迎订阅2008年度《文学报》
  • 《身体的真相》
  • 为什么男人脸上的皱纹就是深刻的沧桑,就能依然吸引那些漂亮的女人?
  • 我喜欢当编辑的作家
  • 《我不喜欢当作家的编辑》(载《文学自由谈》2007年第6期)觉得挺刺眼。当然,这是作者方英文的一家之言,而我则另有感受。大道理先不讲,我就说说我跟路遥的一次令人难忘的交往吧!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