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报国情怀
  • 公元1290年(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二十七年),“八月,癸巳,地大震,武平(内蒙昭乌达盟宁城县西旧大名城)尤甚”。《元史》描写这次震灾的惨状:“地陷,黑沙水涌出,人死伤数十万。”余震一直不断,持续到九月。元世祖忽必烈“召集贤、翰林两院官,询致灾之由”。一个南人,一个降人,而且还是元的敌国前南宋王朝的一个皇室,赵匡胤的第十一世孙,仕元为翰林侍读学士的赵孟頫,跳将出来。
  • 文学批评期刊发展研讨会在西安举行
  • 2008年5月10日-12日,由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陈忠实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和《小说评论》联合主办的“首届全国文学批评期刊与当代文学走向学术研讨会”在西安工业大学举行。《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艺争鸣》、《文艺评论》、《名作欣赏》、《文艺报》、《文学报》、《杨子江评论》、《当代文坛》、《南方文坛》、《文学自由谈》、《海南师大学报》、
  • 敬告作者朋友
  • 师榕新作《海在山外》出版
  • 西部诗人师榕的第三本诗集《海在山外》,近日由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隆重推出。诗集分为“寻海”、“苍鹰在云朵之上”、“雪地里的骑手”、“风拂动树叶的声音”、“阿梅在杜梨树下”、“选煤楼上一棵树”六辑,收录了诗人从事诗歌创作30余年间的精品诗歌125首。诗评家、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吴恩敬教授作序,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彭金山教授和诗人姚学礼联袂撰跋。
  • 深挖文学的两条根
  • 自从人类诞生时起,特别是蒙昧人、野蛮人变成了文明人时起,又特别是人世间有了文明史、文学史时起,若问:人类最恨的是什么?最爱的是什么?真正人实的回答其实只能是:人最恨的是人;人最爱的也是人。恨和爱,成了人类文明表现、文化行为、文学动力的两条根。若是再深问:在恨和爱两条根之中,什么是主根?有人说是恨,有人说是爱。
  • 第一时间良心的呼吁
  • 今天是国难日。汶川大地震从2008年5月12日到现在已经7天了,救援还在进行。这次大地震,国家快速反应,军队快速反应,人民快速反应,又一幅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壮丽画卷留在了民族的记忆里。在这一片废墟上,我们留下了一个又一个伤痛,同时,我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
  • 地震在历史上留下了什么
  • 本来是一年一度的春季自驾游。5月5日从石家庄出发,载着我的老伴,和一条十岁的老狗,沿京珠高速南下,当晚宿于漯河,次日到达武汉。访老友,游东湖,绕许多冤枉路,见识了武汉的大,原想去黄鹤楼,远远地便被那金碧辉煌晃了眼,感觉就像一个骗子正向我兜售假历史,遂擦肩而过。5月10日到南京,11日游玄武、莫愁湖。12日上午去看望一位太太年少时的老友,
  • 为什么会连环追尾?
  • 先从一场小误会说起。大约三年前的春天,某网出现一个帖子:《李锐剽窃刘继明吗?!》,宣称李的《扁担》(首发于《天涯》2005年第2期)和刘的《回家的路究竟有多远》(首发于《山花》)情节多有雷同,有“剽窃”之嫌。此言一出,引了一阵不小的骚乱,先有“愤青”大加愤慨,咬牙切齿地送出了“无耻”二字,更多的则是难以置信:堂堂李锐怎么会做出这等糙事?果然,
  • 接近堕落的扯淡
  • 近来读书,我有这样一个发现:到外国留学,或许并不总是一件好事,有时,恐怕还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哩。此话怎讲?本来,《红楼梦》与《金瓶梅》的高下文野,乃是有公论和定论的.——前者虽然在语言和描写的技巧上,很受后者影响,但却不仅摆脱了后者色情描写的粗俗,而且,还在伦理境界上,将中国小说的诤隋叙事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 试谈回忆录的鉴别
  • 从事文学研究,一靠科学的思维,二靠严谨的实证,而实证则是立论的基础。无怪乎学者普遍认为,学科求发展,史料要先行。传统的史料考证基本局限于文献典籍范畴,但20世纪以来情况则有所变化。新的史料学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史料范围不断扩大;不仅甲骨卜辞大量出土,敦煌文书、汉晋木简、明清内库档案相继发现,为学术研究提供了新课题,拓宽了新领域,
  • 因为底层,所以美好?
  • 必须得承认,这是一个对苦难的观看和认识比任何时候都强烈与清晰的时代——电视、网络以及摄影已经深人我们日常生活。你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有人在镜头里痛说“革命家史”,失恋,疾病,贫穷、夫妻反目、妻离子散,他们会在镜头的注视下念信(情书、分手信、求爱信),言语哽咽时,镜头无限度地把他们的眼睛推到我们面前,红肿的眼泡和大颗的眼泪使人无法不动容,这一切被美其名曰为“真情”。
  • 作家素描(五至八)
  • 李肇星是诗人,并且因此成为中国作协会员,由于他有深重的文学情结,所以对于中国作协的邀请,只要能挤出时间,他都会出席。他和作家们聊天,从不掩饰自己的观点,谈文学谈人生谈诗歌,也给大家讲讲“外交”趣闻,他的讲话风格就像他的为人,亲切、风趣、轻松,作家们把他当成朋友,喜欢听他那不像“讲话”的讲话。
  • 叶嘉莹:弱德之美
  • 叶嘉莹先生是一位研究中国古典文学的大家,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弱德之美”这个词是叶先生针对词体的美感特质所提出的一个概念,这种美感所具含的乃是在强大的外势压力之下,所表现的不得不采取约束和收敛的属于隐曲之姿态的一种美。“弱德之美”是叶先生词学理论的核心,也是她自己诗词作品本然呈现的一种特色,而在与叶先生本人的接触中,也深深感到她典雅平和中所特有的“弱德之美”的人格的魅力。
  • 体制外的写作者
  • 看见这样一个题目,有人肯定会觉得好笑:这实在有违常识。人们会说:写作就是写作,是写作者面对自己内心和外部世界的一种精神劳动,与体制无关,无高低贵贱,更不存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写作群体的划分……
  • 实事求是 诚信批评
  • 文艺繁荣是民族进步的标志,而文艺的繁荣又离不开文艺家和批评家的良好互动。繁荣文艺绝非一句空话,它需要实实在在的努力,需要作家和批评家坚守自己的职责和义务,以严谨的态度、敬业的意识和求实的精神,全身心地融入到文艺事业当中去,无愧于良知,无违于道义。众所周知,评论和创作从来都如车之双轮、舟之双桨,共同推动着文艺的繁荣。当今,
  • 大地震,诗复活?
  • 5.12汶川大地震,以其震级之高、烈度之大、破坏力之强.震撼了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心。在这场令人战果的灾难中,诗歌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一种最流行的“心灵抚慰剂”,作为人类心灵最敏感的一根神经——诗人也是最先被震醒的一群人。随着灾区的惨烈景象不断升级,以及抗震救灾感人事迹的不断涌现.以抗震救灾为题材的“地震诗”也开始铺天盖地而来。几夜之间.
  • 打碎文学的名缰利锁
  • 从1989年进人大学中文系,到毕业后从事文学教学与研究,一晃已经20年了,我忽然不知道文学是什么了,半年来一直惶惶如丧家之犬,拼命地到处寻找文学,比寻唤灵魂还焦躁。
  • 关于年龄的歇斯底里
  • 出生在非洲津巴布韦的英国老太太多莉斯·莱辛获得200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那天,她一个人打车到超市购物去了。回来的时候,老太太看到许多人把她家给围上了,当她得知消息后,幽默地说:“我还以为你们在这儿拍连续剧外景呢。”说完就一屁股坐在了自家门外的台阶上一面擦汗一面接受记者采访。我也为这位可爱的老太太松了一口气(尽管我所希望的米兰·昆德拉没有获奖):她终于熬得斯德哥尔摩那些个家伙也没了脾气(多莉斯·莱辛被列入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已经有40多年了)。
  • 缺席的魅力
  • 会议开始了.主席台正中的位置.空着。头项上方射灯直打在席位上,明亮而显眼,远远望去,会议主席台像一个缺了门牙的大嘴。张在那里。主持人在公布议程前说明:由于什么什么重要原因.今天某某长不能到会。显然.某某长就是主席台上那颗缺掉的“门牙”。有趣的是,以前曾在大会堂听过某某长作报告.印象并不深刻.“缺了门牙的大嘴”倒令人很容易就记起某某长。
  • 超越“红包”
  • 在前不久西安的一次全国批评期刊建设会议上,不少学者提到了“红包批评”问题。有学者认为在纯粹、纯正的学术会议上不应该出现“红包”,毕竟学术批评本身就是精神上的劳作,一旦与金钱挂上钩就变得不那么纯粹了,变得商业气了,变得功利性了;也有学者认为,应该区别对待学术会议上的“红包”现象,因为其中涉及到一个按劳取酬的物质分配原则。
  • 想当官的作家,不如想当作家的官
  • 拔白破夜,吐红化雪,云开雾散春晖泻。熙相接,绿相偕,东来紫气盈川岳。最是光明洒无界。升,也烨烨;落,也烨烨。星空银厦,粼波倒塔,小桥倩影谁描画?皓无暇,素无华,悄悄来去静无价。只把青辉留天下。来,无牵挂;去,无牵挂。
  • 真实地感受社会
  • 李更:上次采访你好像已经过去了十年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是最早采访你的人,至少是之一吧。我现在还记得《野兰花》刚刚出版时的情况,虽然是在地域性很强的深圳,一时间洛阳纸贵,发廊、酒吧、图书馆,到处是看你书的人,连公务员们也在办公室捧一杯茶看你的小说呢,能够说说你当时开始出版这个“花”系列的情况吗?
  • 长篇小说《香车》出版
  • 继长篇小说《草房山》之后,时隔4年,四川省青年作家马平推出长篇新作《香车》,目前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小说写的是县政府一个小车司机开车送副县长去开会的经历,从县城到省城度过了忙忙碌碌而又无所事事的三天。官员、记者、作家、下岗女工、应召女郎、小商人、大老板各色人等,
  • 《我认识的朱光潜》出版
  • 吴泰昌新著《我认识的朱光潜》近日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这部新著中,作者怀着深厚的师生之情,追忆与朱光潜几十年的交往,描摹心目中的大师形象。书中还以亲身经历记述了朱光潜与朱自清、沈从文、叶圣陶等人的深厚友谊。在作者的家常话语中,美学大师的学术生涯、生活情态与人格魅力得以生动呈现。
  • 随笔集《世界的理由》出版
  • 《世界的理由》收录了叶延滨近年的文学随感、文艺札记及对生活的艺术思考,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十六开软精装本。书中的随笔札记曾陆续在《文汇报》、《今晚报》、《羊城晚报》等报刊发表,其文笔犀利老练、观点独特精辟,风格幽默洒脱,曾引起读者热烈关注和争鸣。
  • 为了这片土地……
  • 韩乃寅创作的《龙抬头》,是一部描写北大荒改革变迁的长篇小说,一部题材新颖,格调高昂,气势恢宏,笔力粗犷的佳作。顾名思义,在过去人们的意念中,“北大荒”不但是一片广袤无际,神秘奇幻,更是遥远荒凉,人烟稀少的土地。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十万复员转业官兵开进这片土地,经过多年艰苦卓绝的垦荒创业,才开始成为我国主要粮食生产基地。
  • 才子型的书写
  • 黄遵宪、康有为、梁启超,这些人的名字在中国近代史上可谓如雷贯耳,面对他们,后来的研究者毕其一生能通达其中一位已属非常不易了,而梁凤莲女士却在一本书里把三位全部囊括了,这让我咋舌。我佩服她的理论勇气。
  • 点评《后花园》中的某些关键词
  • 方英文的长篇新著《后花园》中镶嵌了不少极具方氏个性风格的话语。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类情形:一是“政治话语”,再是“情色话语”,三是“诗性话语”。
  • 几十年的经历如一条长长的河
  • 我已进入古稀之年,虽然也出过四五本书,入了中国作家协会,但我站在作家的行列之中,总觉得腰杆不够硬朗,使劲挺胸也难以挺直,好在我只是一个业余作家。我的本职工作是编辑——为他人做嫁衣裳。在几十年的编辑生涯中,我觉得倒很有些出彩的地方,颇能安慰我这颗老迈的心。
  • 拣出几粒烂樱桃
  • 《文学自由谈》2008年第一期刊发了严英秀的《就连河流都不能带她回家》。这是一篇好文章,就像一盘诱人的樱桃,色泽红艳、水分饱满。但细看之下,我还是可以拣出来几粒烂果。严文在说到萧军与萧红在哈尔滨的那段苦难而浪漫的生活时说,“他们白天找生计,晚上在昏黄的油灯下写被收进二人合集《跋涉》里的那些诗文”。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