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作家素描(九至十二)
  • 九、刘白羽 2005年8月21日听到老作家刘白羽病危的消息,心里沉甸甸的,说不出的沮丧绞着悲伤一起涌上心头。曾那么真诚地期待老人转危为安,期待他的身体好起来。没想到8月24日下午3时就传来噩耗,我极不冷静地怀疑起现代医学成就。其实我知道,期望一位历经沧桑、体弱多病的89岁老人健康长寿,只是我们一种发自内心的美好愿望。
  • 序《尽心诗文自选集》
  • 尽心本名靳欣,她出生时,我已当兵数年。说这话,并非故意倚老卖老,而是凸现后生可畏。 小小年纪,尽心见书心喜,成天捧读古典诗文。她对唐诗宋词的喜爱,绝然不同于常见孩童在家长教唆之下,为展露早慧而望天呆诵的表演;而是完全与年龄不符的一种口齿生香的痴迷。很快,尽心稚气却儒雅的可爱,尽心填词又赋诗的高妙,
  • 一柄可疑的双刃剑
  • 普遍人性论,也就是终极人性论,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人给普遍人性论下一个权威的定义。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对这种人性论的评判和实践。理论批评者通常会抛出“人性含量”这一张王牌来评判作品在人性上把握的深刻程度,即是说人性深刻就是好作品,人性肤浅就是坏作品。而人性深刻的标志,
  • 文化喂养与普世教育
  • 李更:宏猷兄,一直以来都想就文学这个命题和你进行一下对话,在生活中,你是我的大哥,在文学界,你也是我的大哥,差不多有27年了。在汉口药帮大巷守根里,我第一次见到你,印象就非常深刻,听你说长堤街一带的故事,我想如果你把那些写出来,一定是十分精彩的,你是地道的武汉原住民,很多故事,你不仅仅是听说者,还是参与者,
  • 当文学遭遇耳光
  • 还是先从一场闹剧开始吧。话说某作家发表了一部以“文人”为主角的“小说”,引来一帮“文人”纷纷对号入座,认为小说中的反面人物是对他们的“恶意中伤”和“人格丑化”,因此,“数十名被伤害的作家无不愤慨”,其中一个更是怒火中烧,多次扬言要“打死”那个“给文坛抹黑”的“文学败类”,后来果真带人闯入该“败类”的办公室,
  • 且慢“送去”先“拿来”
  • 许多年前,准确地说,是1934年6月4日,鲁迅先生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拿来主义》。他不满那种心态保守、自大虚荣的“送去主义”,号召人们要有眼光,有勇气,老老实实地向别人学习,简单地说,就是要实行“拿来主义”。
  • 偏爱之后的偏见
  • 对于中国文学界来说,瑞典文学家马悦然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具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这样显赫的学术地位,更重要的是,他是瑞典文学院唯一通晓中文的评委,而且与中国某些腕级作家有着密切的关系。大陆几位具有诺贝尔文学奖情结的作家常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期望他相助一臂之力,使之好梦成真。谙于世故的马悦然十分了得,
  • 诅咒能获得安慰吗?(外两则)
  • 曾经,在一个公开场合,一位作家畅所欲言地表达了他对评论家的不满,态度之激烈,几乎达到了愤怒的程度。这位作家前几年凭借改编影视赚了据说数目可观的钱,然后又王者归来,重新写小说,可是他的归来之作没有得到如他的金钱那么可观的好评,于是,他认为迂腐不堪的评论家们对他涉足影视存有偏见,又嫉妒他有钱,故意漠视他。
  • 旧事重提为哪般
  •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男女双方由于各自经济独立,一旦结婚,先前那种一方依赖另一方生存的状态不再存在。于是双方的结合,情感上是否融洽占据主导地位,其它问题就不那么重要。譬如说,双方年龄上的差距,如果出于自愿,那就无可非议,毕竟这是两人之间的私事。
  • 书不赠人
  • 倘若将来有幸能出本书,我不准备赠人,因为受过刺激。八年前,为南京某著名作家编一册配图语录,集中翻阅了他的四本散文集,对其中一篇印象格外深刻:为了孩子去见个局长,恭恭敬敬呈上的两部著作,却被那厮随手丢在一旁,满脸的不屑。作家当时很尴尬,我也替他难受。那时就想,以后我出书,绝不送人,
  • 一张可疑的床
  • 在新近一期的某文学杂志上,读到中篇小说《最慢的是活着》,小说以河南乡村为背景,写了一个小姑娘“我”和祖母数十年的怨怨恩恩的故事,通过我和祖母这两个命硬的女人由怨恨到相知的过程,探讨人在世的意义,除了通篇有些女性作者惯爱发出的那些絮絮叨叨的矫情之外,看上去还不算太坏。
  • 一部化险为夷的奇书
  • 一部奇妙之书《身体的真相》让我如获至宝,封面上劈头盖脸不给读者面子:为什么男人脸上的皱纹就是深刻的沧桑?而女人脸上的衰老就是岁月的锈蚀?作为曾明了这位经历了人生的风雨飘摇、苦乐自知的女作家来说,似乎永远处于对身体的困惑迷茫与痛苦追问当中。
  • 边看边记
  • 脚跟之谜 在世界一片叫好声中,北京奥运正如火如荼、凯歌高奏,于2008年8月18日这样一个三个“8”的日子,发生了一件极富戏剧性的一幕:刘翔退出比赛。这是一个让人只要谈到北京奥运,就无法回避的事件。
  • 斗嘴38回合
  • 问:你写小说是不是为了挣钱? 答:如果为了挣钱去写小说,我绝对写不出什么小说来;如果写小说不给稿酬,我又绝对写不下去。你说我是不是为了钱? 问:听说你是大连作家协会主席,所以我想问问你,大连有一个九岁的孩子竟然写了两本书,还被外国老板花多少万美元买了版权,作为你这个大连有名的作家,不感到脸红吗?
  • 汶川的文学活动
  • 5·12的汶川大地震,以惨烈的代价将家乡汶川的知名度扩播于全球。山崩地裂,江天改色,泪尽眼枯。至少已有一千四百多年书写历史的古城关镇,茶马古道上的一颗明珠,业已基本摧毁,从地质结构到人文建设,都需要历史重构与信心再建。
  • 浮生旧梦说连环
  • 阿睹何物乎 他的画,是让人过目不忘的,即使我当年还小,不懂得欣赏;即使他甘冒大忌,于成名之后换一个名字—他叫卢延光,又叫卢禺光,但他不署名都没关系,那画一看就是他的,无须署名。
  • Key West的灯塔
  • 选择了佛罗里达在某种意义上就等于是,选择了海明威。于是我们飞往佛罗里达,那个全美国日照最多的“阳光之州”。尽管,这个美国最南端的半岛有迤逦的亚热带风光,神奇的海岸线,雄伟壮丽的迈阿密城,奇幻莫测的迪斯尼乐园,美国最著名的航天基地,但,佛罗里达之于我们来说,就意味着海明威,或者,就是海明威。
  • 重要通知
  • 《西南联大人物访谈录》
  • 《西南联大人物访谈录》21集音像制品和同名图书,云南教育出版社鼎力推出。其中共含21位人物,包括朱光亚、王希季、陈省身、杨振宁、李政道、费孝通、王汉斌、任继愈、吴征镒等各界大师级人物。可谓篇幅浩瀚,名人云集,为当今“访谈录”作品之少见。其中费孝通等八位在采访后相继辞世,遂成为珍贵的绝版资料,
  • 《文学报·微型小说选报》即将面市
  • 微型小说作为一种民间的、草根的新文体,伴随着改革开放三十年一起成长、发展、繁荣,成为最受读者欢迎的文体之一。近年,微型小说走近中考、走近高考,走进教科书,走进文学史,走向手机,走向网络,并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跻身于小说四大家族,受到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的重视。
  • 以命相搏的写作者
  • 我认识这个人的时候,其实,他已经离世六年有余。我是从一部名叫《神史》的小说中认识他的。他叫孙世祥,云南滇东北昭通地区巧家县药山镇发拉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乌蒙群山之上的昭通,是云南的苦寒山区,曾经以出产贫穷、枭雄以及作家而著称。孙世祥从小既志存高远,怀揣当英雄抑或做文豪的两种梦想,刻苦研读,艰难行走,
  • 名士末路
  • 公元1644年,对中国人来说,是不知该朝谁磕头才好,而惶惶不安的动乱年月。在北京城,首善之区,这一年,三月十九日,天下着小雪,朱由检吊死景山,四月三十日,玉兰花开得正欢,李自成撤出北京,十月初一,初冬阴霾的天气里,福临登基。大约在半年多的时间内,死了一个皇帝,跑了一个皇帝,来了一个皇帝。生活在胡同里的老百姓,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