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小地方的写作者
  • 2006年3月,《文学报》发表我一篇文章时,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笔者曾经看到,有些作家以欣赏的眼光,以猎奇的笔法,为某地还较为集中地保留旧式妇女的小脚,并以此开发旅游项目所发出的激赏和赞叹;此外还有诸如像拦河大坝,大树进城,这一类事件被作家不加鉴别没有节制地炫耀、歌唱和书写,笔者认为,这些作家,是不能指望他去为农村传播先进文化的。”
  • 《全球化语境中的文化选择》
  • 本书在认真研究全球化理论和古今中外文化交流史实的基础上,从人类历史常态的文化交流,特别是几次大的跨洲际文化传播交融所形成的民族文化与世界文化相互依存的现实出发,透过全球化语境中不同文化激烈碰撞与深度融合所形成的独特文化景观,精心分析强势文化扩张导致的同质化蔓延与弱势民族文化独立性诉求背后的价值内涵,深入探讨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
  • “不言之妙”(外一则)
  • “不言之妙”之说,我是在《孙犁书话》的引文中看到的。我个人的理解,此说与苏东坡的“文止而意不尽”有相通之处。
  • 言说的权利
  • 人长着一张嘴,主要功能有二:一吃饭,二说话。吃饭是为生存,说话是为表达所思所想。至于为恨而咬人、为爱而接吻等作用,毕竟发挥的时候不多,免谈。
  • 光武无寸土
  • 常言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有一位年届花甲的官员,在听过关于他退休的“领导谈话”后,中午与新上任的领导交接了工作,又交出了办公桌和办公室的钥匙,那一瞬间,他心里酸楚难言。
  • 人生无尽
  • “人生丰于书,生活丰于书。” 1994年秋,在北京文采阁研讨《无梦谷》时,在对与会师友表示衷心感谢之余,我曾以这两句话,吐露了写书的初衷。14年过后,当我面对三部书稿并以《无尽人生》将它们集结时,我再次觉得这句话,就不仅仅是完成书稿的感喟。
  • 为愚人而歌
  • 不断地有人摹仿阿斗,剽窃阿斗,那都不是真正的阿斗,还是听阿斗我自己来说吧——写在长篇小说《阿斗》出版之际。
  • 远离浮夸追李杜
  • 车延高是20年交情的老友,收到其新诗集《日子就是江山》,不禁首先想到了一种“大跃进”浮夸文风。
  • 《中国第一女兵:谢冰莹全传》随想
  • 还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我在读过石楠最初的三部传记——《画魂:张玉良传》、《美神:刘苇传》和《寒柳:柳如是传》之后,曾写过一篇粗浅的推介性文章。在很大程度上,那是出于作为一个文学刊物编辑的职业性习惯:看到刚刚登上文坛的作者,总是想鼓吹一下,意在期望他们写得更多更好,那样,刊物也才能越办越好啊。
  • 吴玄的《陌生人》
  • 大部分好小说都是在重读之后才被认定的。《陌生人》我读了三遍,第三遍的感觉自是不同,仿佛又从文字的表面觑到了一点裂缝深处的东西,正熠熠发光。而我对书中的人物简直熟悉得不再是“陌生人”,而成了朝夕相处的老熟人。
  • 意识流两波
  • 意识流大片《孔子》或关于大片《孔子》的意识流 《孔子》从原计划拍摄的60集电视连续剧,到改为拍摄投资1.5亿元的大片,是一次质的飞跃。孔子这个素材的特点是:知名度高,历史评价两极化,流传下来的思想丰富庞杂,但有据可查的生平事迹却很少,且极简略。这个特点,用来拍电视连续剧,而且还要拍60集,那就几乎全是不利因素。改为拍大片,就成了有利因素了。
  • 再次斗嘴56回合
  • 问:你也盼望梦想成真吗? 答:梦想成真四个字,在我这样年龄人的眼里,属小儿科语言。但我经常企求:恶梦别成真。
  • 有的陌生意味啥?
  • 对有的人或事,有的书籍或文章,表示陌生甚而一窍不通,不一定是错的,绝不能责备。人家有人家的道理,没理的也许是你自己。例如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尤其是山野之民,不知道某位中央级高官是谁,陌生得很,你能说人家有什么可笑之处?说不定正因为人家是十足的、标本式的民,才把民当得正经。若是一个十足平民对国事大感兴趣,能熟知从中央到省、市、县一大串官员的名字或传略,野史或传闻,
  • 戏鉴人生
  • 看过莎士比亚名剧《皆大欢喜》的,大概都会记得剧中人物杰奎斯那段精彩的议论:
  • 文化人的责任
  • 李更:夏老师,上次见面还是1992年我到天津你家里,一晃15年过去了,而上上一次是1984年,我们在安徽开笔会.一路走了合肥、芜湖、歙县、屯溪,又一起上黄山,你那个时候好像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身体非常好,总是走在队伍前面,喝酒也最爽快,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群体性的中国一流文学评论家,受你们的影响,从此我也开始搞文学评论。那次见面的评论家好多已经谢世了,实在令人感叹。
  • 一段真实的完美往事
  • 半个世纪前,我是个喜欢文学的中学生。初读载于《人民文学》上一篇叫《洼地上的战役》的小说,小说的故事和作者的语言才华都使我欣喜异常,一股完美清新的感觉充溢于心。不料随之而来由“洼地战役”引发的不见硝烟却胜似硝烟的另一场战役,使得我目瞪口呆。各路作家批评家们一齐上阵,声势浩大地对小说及其作者进行围剿式批判。
  • 作协门槛曾甚高
  • 随着文化普及,写作日渐普遍,各级作协膨胀扩容,各地作协会员总数日增。物以稀为贵,既然作协会员遍地都是,作协也就风光不再,很难成为各路作者削尖脑袋往里钻的追捧对象。前些年,还尽闹“退出作协”的花边新闻。
  • 地久天长是精神
  • 初秋清晨的风,在这茫茫大漠之上,凉飕飕的,卷起心头些许寒意。“秦时明月汉时关”,明月依旧在,汉关不复存。如今,大名鼎鼎的阳关只遗留下一座并不雄伟的古烽燧,冷冷地、孤零零地缩在大漠深处,经历着数千年的风雨沧桑。如果无人对它加以如此隆重的包装——在它的周围修建了一座城堡似的博物馆,那么它也只不过是一座小小的土丘而已。
  • 我为臆测而惭愧
  • 今年5月下旬我完成了一篇题为《叶嘉莹:弱德之美》的小文章,并交杂志发表。此文未经叶先生本人审阅,主观的原因是没把这当回事,客观的原因是当时叶先生家里出了些事情,我不敢添乱。因此文中也就出现若干有悖事实的地方,具体表现有三。
  • “底层叙事”为何转向浪漫主义?
  • “底层叙事”应该是现实主义的一个极端化体现,而不是现实主义的全部。如果不在这个层面上理解“底层叙事”,“底层叙事”它的伸张度就非常有限。也正因为比较极端,它可能直接地面对了并且只书写了还在为吃饱肚子奔忙的人群。于是,“底层叙事”总给人的印象是太政治化,或者像有人说的是“新左翼文学”。大白话解释这个看起来颇费脑子的名词,
  • 面向世界:中国当代文学还缺少什么
  • 20多年前,我曾经读过的一本书:《走向世界文学:中国现代作家与外国文学》。这本书里收录了当时一些年轻的、也是后来很有成就的研究者(如王富仁、陈平原、钱理群、黄子平、许子东、赵园、王晓明等)对中国现代作家的研究文章,让人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现代作家与外国文学的关系。而主编者曾小逸在这本书前写的那篇洋洋洒洒的长篇导言:《论世界文学时代》,更是给我留下了极深印象。
  • 畅销的缘由
  • 前段时日,我集中时间和精力连续读了三部长篇小说,它们是胡赛尼《追风筝的人》(美国)、麦克尤恩《阿姆斯特丹》(英国)、库雷西《亲密》(英国),三部小说大致有三个共同的特点:一是作者都是活着的正在欧美甚至全球走红的洋知名作家;二是内容基本上写的是当下城市生活里边的人和事,可称得上“城市小说”吧;三是畅销,小说推销者随便一张口就说卖了几十上百万,
  • 诗歌的世纪耗散
  • 借助于网络,诗歌的发展好像是如虎添翼了,“诗人”何止是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甚至不止是冬笋爆发,一年四季都是遍地春笋了。我们处在一个卡拉OK式的自娱自乐的时代,卡拉OK时代满足了人人当歌星的欲望,也满足了诗歌爱好者人人当诗人的愿望。于是我们拥有了庞大的卡拉OK式的诗人群体,产生了汗牛充栋的卡拉OK歌曲式的诗作。出版社的改革开放,
  • 女词人吕碧城的另类人生
  • 啼鸟惊魂,飞花溅泪,山河愁锁春深。倦旅天涯,依然憔悴行吟。几番海燕传书到,道烽烟故国冥冥。忍消他、绿醑金卮,红萼瑶簪……
  • 作家素描(十三至十六)
  • 麦家生在江南,现在从活色生香的成都冒出来,却不知他身上那种傻里傻气是来自何方,怕场面,不喝酒,不打牌,笨嘴拙舌,无趣透顶。这种人不适合当名人,当了也无趣,净剩下招惹是非了。这不,麦家由于把自己的小说改编成了电视剧《暗算》,摇身一变成名人了。可倒好,他没咋地,却经常听到有人说他“牛哄哄”的。其实,自打他的小说《解密》刚出版,我就认识了他。
  • 一钱白露一钱霜(外一篇)
  • 钱红丽姓钱,她说她憎恶这个姓。我倒不觉得这个姓俗.完全不,“钱”字写出来也挺好看:一笔一笔,简短重复地蓄势,就等着那一长竖勾向右下方斜逸出去,再回转来,压一小撇、一点高处,得计了。“中国二钱”,多么力道遒劲的两位大人,这称谓听起来也铿锵,两枚钱,在空中响亮地一击,各自飞转落地。联想到了钱又怎样?我才买了本书,谈钱的,《钱眼里的中国》,甚别致。
  • 冬日(中国画)
  • 重要通知
  • 马献廷新书五部问世
  • 马老乃本刊首任主编,十多年前离休后仍笔耕不辍。近日推出新书五部,凡得获看客无不心生感慨、惊喜莫名耳。
  • 《玉米大地》
  • 中国版《瓦尔登湖》。宗仁发、黄桂元、梁凤莲、葛红兵等十位编辑家、评论家、作家热情推举。此书责编感言:书中一段段苍凉的往事,定会牵出读者心底久违了的情愫……
  • 《作家铁凝》出版
  • 评论家贺绍俊所著的以作家铁凝为研究对象的专著《作家铁凝》最近由昆仑出版社出版。铁凝是中国当代作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作为与铁凝同时代人,作者的目光几十年都没有离开铁凝的作品。本书从人物的内心落笔,把作家铁凝的经历、创作实践、思想情感清新而真实地呈现出来,始终渗透着批评者的冷峻和散文化叙述交织而成的温暖气脉。作者在书中坦言:
  • 欢迎订阅2009年度《文学报》
  • 说文解艺
  • 烟雨乌镇颁茅奖
  • 在秋雨晚风的清新里,在众星捧月的热烈中,11月2日20时,第七届茅盾文学奖颁奖盛典在茅盾先生故里浙江嘉兴桐乡乌镇举行。贾平凹、迟予建、周大新、麦家分别以长篇小说《秦腔》、《额尔古纳河右岸》、《湖光山色》、《暗算》获得殊荣。
  • 帝王写诗幸与否 收费下载
  • 帝王好写诗,堪称中国一绝,帝王写的诗不怎么样,也是中国一绝。 在中国,凡帝王,无论识得几个大字的,或者,压根儿不识字的;无论会写两笔字的,或者,连横撇竖捺都写不上来的,一旦君临天下,成为九五之尊,找到“惟吾作辟,惟吾作威”的帝王感觉之后,都想在诗词或者在艺文上,表现一下自己的天纵聪明。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