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短序二则
  • 《李叔同为什么出家?》序 一代宗师李叔同,对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发展进程,做出过诸多开创性的贡献。但当“五四”新文化运动,正在酝酿并渐露端倪之际,需要其在这方面成就更大业绩的时候,他却芒钵锡杖,一肩梵典,毅然决然地遁入了佛门。
  • 人生难得一痛悔(外一章)
  • 历史永远都是现实的。 2006年12月初的一天,我去中华书局参加一个座谈会。同去参会的学者、中国社科院的鲁迅研究专家张梦阳先生,突然走过来跟我索要一本书,说是多年了,他每次到书店都询问而始终没有买到,它就是现在您手上的这部《永久的悔》。
  • 我没有写有关抗灾的诗
  • 《文学自由谈》编辑部: 顷读贵刊2008年第6期《诗歌的世纪耗散》一文,其中说到年初的冰冻灾害时,邵某“也激情进发,写出来了长诗”云云,事实是我当时正因动了手术遵医嘱休养,“日理一机”,只求术后不出差错,自顾不暇,没有写有关抗灾的诗(地震后也未曾写过)。
  • 我看文学奖
  • 前些日子,关外有家杂志搞了一个以“中国”冠名的“批评家奖”,请了一些“著名作家”来给“批评家”评奖和颁奖。在报纸上看到写家给评家授奖的画面,我真是给它逗乐了,不由得想起使人喷饭的美国动画片《猫和老鼠》。
  • 滑稽的“认可”
  • 前些日子读到过一篇文章,是对一本书的评论或宣传。眼下的此类文章,究竟是评论还是宣传,往往很难分辨得清,干脆是广告也说不一定。被评论或宣传的这本书,是一位当代作家的评传,书名就叫《某某评传》。
  • 究竟是谁中了毒?
  • 前阵子,有位诗人,猛然宣称:“文学死了”,并在文章每个段落的开头都如是大叫一声,以此召布天下:“文学,这只旧时代的恐龙,这个曾经傲视其他文字的庞然大物,它已经死了。”
  • 继续斗嘴36回合
  • 问:你承不承认老作家和年轻作家之间存在代沟? 答:代沟就像老人脸上的皱纹,是没有法子的事。尤其是我们中国作家,几乎是一茬萝卜,一茬地瓜,只要按相同的出生年龄就能找到思想的同谋。
  • 叙述者说
  • 这是一代人的历史。我们没有选择。那场灾难是可怕的,而我们在年轻的岁月里不得不经历它。这是没有人能改变的。那些不能被遗忘的心灵的伤疤。经年历久也不曾平复的。延续着。哪怕我们以为往事已经如烟。
  • 狗是狗 猫是猫
  • 最近,美国犹太裔作家艾立尔赛巴出版了一部新书《父亲的乐园》。作者在书中深情地回顾了他的父亲,一位生长在土耳其库德族区域的犹太人的经历。他父亲为寻找美好生活,追踪寻源想尽一切办法离开他的故乡,移居以色列.
  • 此话怎听怎别扭
  • 读了《朱苏进:〈朱元璋〉让我恨爱两难》的访谈文章(载《文学报》),疑惑满腹,不吐不快。 朱苏进说:“我并不喜欢朱元璋这个人。”随着对朱元璋这个人物的了解越深,他内心的抵触就越大,因为,朱的“性情如此凶悍,手段如此残忍,刑法极其严酷,光死法就多达20多种”。
  • 最牛的诗人
  • 唐开元中有三位著名诗人,即王昌龄、高适和王之涣。这三人都是当时“边塞诗派”的大师级人物。三人中王之涣是长兄,大王昌龄十岁,大高适十四岁。因为性情及对诗歌的审美情趣相近,三人形成“诗歌沙龙”,经常一起出行伴游,饮酒赋诗。
  • 难堪的互动“恶搞”
  • 新时期文学这趟轰隆作响的列车,颠簸了一站又一站,终于拖着长鸣缓缓靠近了“30周年”这个披金戴银的硕大站台。而此时,它也早已被挂上了越来越多的车皮。超载的车皮里成分复杂,人满为患,喧闹盈耳,拥挤不堪,却仍有些煞有介事的新面孔以各种理由挤进来搭车。
  • 越“堕落”越快活
  • 2003年初,头儿给我派了个活儿——找到商衍鎏——最后一届科举考试(1904年)皇帝钦点之探花——的后人,重版《清代科举考试述录》。从网上查询后得知,已故著名古文字学家、中山大学商承祚教授是商衍鎏先生的哲嗣。
  • 感受那活泼的心灵
  • 拜读《六可斋诗存》打印稿的时候,与赵大民老先生还素不相识。只知道这位老先生年届八旬,是一位戏剧家,近年写过《芳草碧连天》这样的大戏,虽然隔行隔山,但毕竟心生仰止之情。及至经转送诗稿的朋友一番介绍,自己又用一周时间反复研读了这四百余篇诗稿.
  • 叶文玲文学创作座谈会纪要
  • 时间:2008年11月31日 地点:浙江省玉环县 柯昕野(中共玉环县委书记)叶文玲是我国著名作家,自1958年走上文坛以来,佳作不断,代表作有《心香》、《秋瑾》等名闻遐迩。40多部作品集累计达800多万字。她在文坛上呕心沥血耕耘50载,馨香远播,硕果累累,但一直没有停下创作的脚步,孜孜于真善美的追求,不懈地把作品奉献给社会。
  • 顾艳新著农村长篇小说《荻港村》问世
  • 顾艳新书近40万字的农村长篇小说《获港村》,已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以史诗性的方式,着重描述获港村人所经历的百年变迁史和奋斗史,以及在现代文明和文化的冲突下,顽强拼搏的精神。
  • 石一宁《真实的追问》在台湾出版
  • 隐忍60年的往事
  • 一件往事,不与人言60年。读来恍若隔世,不胜唏嘘。都说时间是疗治创痛的良方,但常有例外,杜谷遭遇便是。岁月悠悠,并未等来水清石显,反倒搅成一锅浆糊。孰是孰非,似已无力辨识,不去费劲也罢。
  • 匠气
  • 不知你在阅读时有没有这样的情形,当读到某一个字、某一个词、某一句话时,会突然有所触动,会脸红、气紧、分神,会把书报丢在一边发一阵愣。
  • 欢迎订阅2009年度《文学报》
  • 重要通知
  • 《农民帝国》出版
  • 且说中国的文脉与文心
  • 不必说很古很古的事,单说从晋末到南北朝的二百余年,就是十足的乱世。乱归乱,但文事(如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包括文学)的脉系却依然源流滚滚,从未断根,从未枯竭。研究中国的特殊国情,这一点是不能省略的。
  • 由田土司想到梅兰芳
  • 田土司是清朝年间恩施土家人的土司。 恩施是个地名,位于鄂西,这个地方有长江流过.朝辞白帝彩云间,即进入了恩施的地界。屈子吟诗沿江走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而百姓更爱听下里巴人的竹枝词,土家苗人两山对唱。东边有雨西边风,桃女提篮过江东。
  • 梦回津门
  • 年关又近,感恩节到。 几天来,夜里总梦见天津,梦见天津的故人和往事。 第一梦见的,是万力老爷子。
  • 说处女作
  • 在我们美妙的汉语中,“处女作”是能充分体现汉语“嚼头”的词语之一。《现代汉语词典》对“处女作”的解释为“一个作者的第一部作品”,这个有些古板的解释后面,藏着让人琢磨和回味的意蕴,“处女”和“作品”组成偏正式词组,妙就妙在用名词“处女”修饰名词“作品”,
  • 短命的小说
  • 1 小说。小说。小声说话而已。 小声说话,大多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于是,文人们便把它称之为“传奇”。
  • 他们该怎么走下去?
  • 刚刚过去的30年,无疑是对中国历史进程影响最深远的30年。这种影响反映在文学上,我以为最突出的一点,莫过于作家身份和题材分类的愈来愈模糊。社会进步必然导致社会分工的日益细化,而作家身份和文学题材分类却反其道而行之,它呈现出一种身份不确定和题材边际模糊的发展态势。如今很难说谁是工人作家或者农民作家,更难指认某部作品就是工业题材或者农业题材。
  • 作家素描(十七至二十)
  • 十七、吴秉杰 文学评论家吴秉杰在中国作协创研部当主任“主事”的年月里,始终把我定位在他的“友好邻邦”之列,后来被创研部的人通俗地称为“创研部的亲戚”。之所以给我这么个称谓,实在是因为吴秉杰终生配戴眼镜视力不佳,况且那镜片不仅看上去很厚,而且永远油腻腻,所以他很难做到慧眼识珠。
  • 天才狄马
  • 说谁谁谁是才子,谁谁谁是才女,一般时候。无人计较;但要说谁谁谁是天才,则很难得到认可。早些年有句调侃,发现天才的人是更大的天才。于是便有句著名的诘问:“名曰树人,实则树谁?”眼下要挪输一个人,往往夸那厮“太有才了!”
  • 文学的极致境地
  • 每逢岁末年初,冬去春来,旧时的中国文人总是要写上几首应景的诗,已成惯例。说得好听些,是风雅,说得刻薄些,是毛病。因为只要写了,必定拿出来,名日献芹,实为邀好,那是令对方很尴尬的事。说好吧,真不好,说坏吧,又怕他脸上挂不住。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