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沅江上的古典爱情
  • 1934年,张兆和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1934年,沈从文也可能是世界上最痴情的男人。在1月12日至2月2日的湘西水路上,沈从文坐在船舱里给张兆和写了几十封信,光1月16日那天,他就写了六封。
  • 周涛新善《天地一书生》
  • 这是军旅作家周涛的一本随笔新著,由上海人民出版社推出。书中配了许多幅周涛自己的字与画,于是,全书的情趣和品位增加了好多个百分点。周涛的夫子自道是:我心目中的“书生”并不弱,反而有一点粗犷,有一点雄阔,有一点满不在乎的放达,有一点高天大野背景下的自我。
  • 一位谜语的制造者
  • 把短篇小说写到让人着迷的程度的作家,在我反复阅读的名单中,我的眼光总落在这几位身上,他们是:惜墨如金的“书生士兵”巴别尔(俄国)、把小说当童话写的卡尔维诺(意大利)、用智慧构筑叙述迷宫的博尔赫斯(阿根廷)、把幽默品质真正带进小说的辛格(美国)、“冰山理论”的提出者和实践者海明威(美国)。
  • 蒋子龙笔下的女性意识
  • 说到蒋子龙笔下的人物,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乔厂长上任记》中唱着“包龙图,打坐开封府”、一身正气、顶天立地的乔光朴。事实上,在蒋子龙后来几部主要的小说中,也都是男性的天下,从《蛇神》中的邵南孙,到《人气》中的简业修,再到新近出版的《农民帝国》中的郭存先,无不是些硬朗的男人们。
  • 批评在娱乐化之后……
  • 今天,似乎没有什么比娱乐更为理所当然,也似乎没有什么比娱乐更为富有亲和力和渗透力的了。电子媒介出现之后,娱乐成了电子文化的实质,大众文化的狂欢与其说是自由主义和相对主义的抬头,不如说是娱乐主义的风行。文学艺术创作娱乐化了,学术娱乐化了,批评也娱乐化了。
  • “中国经验”:越来越含混的批评路线
  • “中国经验”这个缺乏限定语和后缀的词频繁地出现在批评家的文章中,还是近三五年里的事情。如果回顾一下它得以诞生的具体语境,不外乎国际背景和国内背景两个方面。国际背景就文学方面而言,主要与“伟大的中国文学”与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说”密切相关。
  • 警惕“朋友的新衣”
  • 李更:对提问者进行提问是个困难的事,尤其是面对你这位高明的提问者,任何问题都可能显得幼稚,我算是个了解你的人,但是越了解越不好提出问题,谁都知道朱健国是个麻烦的人,这个麻烦可以从两个方面讲,不怕遇到麻烦;喜欢找麻烦。
  • 我与余光中先生的“过节儿”
  • 自己要算是中国大陆较早介绍余光中先生文学作品的撰稿人之一了。那尚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从台港文学杂志及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等渠道接触到余先生的诗作,叹为天人,便在一个小小绿色笔记本上,录满了《乡愁》、《乡愁四韵》、《白玉苦瓜》、《等你,在雨中》《寻李白》等,辗转又为多人誊抄。
  • 五十年前的一次“欺骗”
  • 《天津文学》在上个世纪50年代叫《新港》。 1958年我与这个刊物打过一次交道,记忆中留下了某种“欺骗”的嫌疑,其实我主观上并没有欺骗的意图,只是想打个“马虎眼”,不料阴差阳错,弄成了一种事实上的“欺骗”。为此,我几乎在半个世纪里惭愧不已。
  • 生命的重量与成长的诗意
  • 在美丽的斯坦福大学,我刚结束了博士阶段第一个学期的学习。母亲传来《孩子,你如此优美》的书稿让我作序,我既满怀幸福又心存胆怯。母亲顾艳是一个作家,也是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这么多年来,我点点滴滴的进步都倾注着母亲的心血和精力。我是在母亲读书写作的背影中长大的,母亲的背影之于我就是一种知识和力量的启蒙与感召。
  • 关于《国之痛》——为了鲜花一样的孩子
  • 读到这本书稿,是在如花似玉的春天,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一间办公室。 对面的摄影棚来了新一轮的导演,新一轮的明星,在拍电影,在造梦……
  • 李更怎么不是小说家
  • 我已经成为写序的专家了,经我手写序的书籍已在百部左右,其中包括各种文学门类,还有文学之外的画集、书法论著和书法作品集。我曾多次扬言不再替人写序,但每位请我写序的先生或女士,都有充足而生动的理由,将我推到无法推辞的境地。
  • 向没上过电视的油菜花学习
  • 到婺源旅游,很多人都是冲着那里的油菜花去的。 我到旅行社去咨询的时候,工作人员就说:“现在去正是时候,现在那里的油菜花开得特别好。”到了婺源,出租车司机也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这些天来看油菜花的游客特别多。”
  • 喜剧,还是戏剧?
  • 巴尔扎克的小说总集la Comédie humaine,传统上译为《人间喜剧》,但不止一位法语专家认为应译为《人间戏剧》。喜剧,还是戏剧,两派各执己见,交锋激烈。
  • 浮词艳句满江湖
  • 《百城赋》是北京一家报纸推出的新栏目,开初的几篇,虽有雕章琢句之嫌,还算是珠玉纷呈,尚能一时娱人之耳目。于是,仿制之作排闼而来,一时间,浮词艳句满江湖。
  • 修赋热的冷思考
  • 如今,只要你打开电脑,启动搜索程序,嵌入“赋”字,各式各样的赋便会蜂拥而来,铺天盖地,令你目不暇接。前些时候,一家在全国知识界颇有影响的报纸,在全国发起了“百城赋”征文,据说应者踊跃,刊发了不少作品,第一部《百城赋》业已问世,多卷续集也在排队付梓。
  • 令人摇头的文坛“年度总结”
  • 一般来说,年终岁尾的各行各业,都要做年度总结。一般的行文规范是先谈成绩、再谈不足,找出存在的问题和指出下一步的努力方向。有时,这种年度总结虽然很有形式主义之嫌或者水分太多,但终归有确切或不甚确切的统计数字,百分比、曲线图、一二三四.甲乙丙丁,一目了然。有热闹,也有科学,态度是颇为端正的。
  • 伦理价值观的失范
  • 最近有几件事,折腾得很是热闹:被指涉嫌抄袭的承德市作协主席刘英辞职;贵州省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刘世杰被曝雇用枪手;新一轮张爱玲热。这几件事本身,都让人觉得怪怪的,好像还应该再往深处想一想。这一想,让我想到了伦理价值观。
  • 文人手札的现实之旅
  • 今年年初,我与斯舜威担任策展人的“心迹·墨痕:当代作家、学者手札展”在北京通州博物馆举行。我们强调民间性、自由性、文化性,当然,更强调个性。显然,这个展览是一次沙龙雅集。
  • “柳青文学奖”轶闻
  • 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再盛大的演出,舞台之外的花絮轶闻,往往比正式的舞台演出更有趣味。首届柳青文学奖也不例外。这个奖于2006年评出,获奖名单同步昭告天下。但是颁奖典礼一再延迟。延迟的原因据说是“有关部门”未批准,以及后来又发生了汶川大地震。
  • 商业文化大潮中的鲁迅
  • 从1927年10月由粤抵沪,到1936年10月与世长辞,鲁迅生命的最后十年是在上海度过的。那时,开埠不过八十余年的上海,由于西方文明的强力浸透和猛烈扩张,已迅速发展成为远东第一大都市,以至有“东方巴黎”之称,其商业化程度以及商业文化氛围,均属中国之最。据资料显示,1930年代的上海,出版各类杂志二百多种,相当于全中国杂志的总和;
  • 识假容易辨伪难
  • 假如中国真有决心和措施清除假货,只需几年甚而几月即可奏效。要想肃清伪货,用上百年也未必告捷。伪物,伪人,伪事,伪口号,伪知识,伪学问,伪见识,伪文化,伪成就,特别是伪才子,伪精英,伪名士,伪大师,已近于铺天盖地,层层辈出,尤其是已成为世风和时尚,治伪何其难哉!
  • 再次与初生牛犊斗嘴37回合
  • 问:我看到不少作家在文章中巧妙地赞美自己,你是不是也这样恬不知耻地赞美自己? 答:我绝对没有赞美自己的能力,但我有时却会吹嘘自己。因为吹嘘不需要太大的能力。
  • 作家素描(二十四至二十六)
  • 二十四、阿来 无论别人在各类报道中怎么形容阿来的谦虚和面带微笑,我也始终认为,他是个骄傲的家伙:一向挺着“将军肚”,迈着“土司”步,“昂扬”着为藏袍打造的身躯。可以说,当年他气宇轩昂、旁若无人的形象要比“阿来”这俩字深入人心得多。
  • 林斤澜先生大病之后
  • 我说的林斤澜先生大病,是说2001年12月末的那一次。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其实他中年时就曾晕死过去,那是冠心病犯的。这一次是急性肺炎闹的。先是感冒,他遵循贾母三法,停食、饮酒、蒙头大睡。从前是有效的,这回却不行了。
  • 说哲贵
  • 哲贵在中国文坛开始走红。《人民文学》总是头条发他的中篇、短篇,这家选刊那家选刊到处转载。我想哲贵应当红起来了。
  • 东莞的刘芬
  • 于现在的谭湘而言,女性文学委员会几乎等于她的人生意义和目标。在《女性的责任——我的女性观》中,她这样写道,“‘责任’的观念,是我之女性主义的出发点”,“‘责任’的观念,就是将女性的立场置于理性、开放、实事求是的‘现在进行时’,以对人类最新精神成果不断吸纳、充盈、丰富和发展”。
  • 以一己之青春见证历史的谭湘
  • 寒秋,长沙。湖南大学“纪实文学的创作现状与理论建构”学术研讨会会场。正当一些学者为何以难读到逼近生活本真的作品而争执不下的时候,谭湘走上了讲坛。她结合自己从事文学编辑、出版的经验和体会,敏锐地捕捉到了不同观点的一致性,即读者、批评家对直面生活作品的急切,与出版行业的规章、制度发生龃龉的内在矛盾。
  • 说文解艺
  • 顾艳理论新著出版
  • 顾艳理论新著《让苦难变成海与森林——陈思和评传》,2009年3月由武汉出版社出版。该书资料翔实,文笔清新,评价准确,理论厚实、见地独到。作者一方面从陈思和的出生、成长、求学、工作,到成为著名学者进行了叙述;另一方面着重对陈思和现当代文学的研究进行了阐释和评论。
  • 老一更事者的述说
  • 着手写一部长篇小说的2006年暮春,为寻找一些历史资料,我去了四川省南江县汇滩乡。途经该乡中心小学,进去转了一圈,学校现状令我吃惊,与校长的一番交谈,更使我困惑:全国不是绝大多数县2000年前后就“普九”达标了吗?
  • 当下文学的关键词(续)
  • 颜子推的这部《颜氏家训》,不长,只有数万字,花一点时间即可浏览一过。其中有许多足资启迪,耐人寻味,引发思考,感触良多的地方,虽然那是公元四世纪文人士子的点点滴滴,却能隐隐绰绰看到21世纪作家诗人的依稀影像,这大概便是文学的不朽了。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