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是非
  • 在中国,大概也不光是中国,所有的三流文人,从来不肯承认自己三流;而偏偏所有的三流评论家,最拿手的好戏,就是把一流文人的桂冠,给三流文人加冕成“大师”。因此之故,中国当代文坛活着的“大师”,比起城市里禁养而偷养的大型犬,要多得多。于是,每年的九十月份,诺贝尔文学奖即将揭盅之际,这些“大师”就要进入“发情期”,就要望穿秋水,就要做如何花掉那一百二十万瑞典克郎的谋划,而不能自已。
  • 《小说的纪律:基本理念与当代经验》出版
  • 文学批评家李建军的专著《小说的纪律:基本理念与当代经验》近日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这部新作里,作者结合当代小说创作的实际经验,通过文本细读、修辞分析和伦理审视的方式,从“作者的态度”、“趣味的理念”、“自由的边界”、“外在的关注”和“技术崇拜”等角度,深入地研究了现代西方小说和当代中国小说在理论和实际上的经验和问题,表达了自己对“优秀作家”和“优秀作品”的理解与评价,重申了“纪律”对于小说写作的重要意义。
  • 北京研讨钟求是的《零年代》
  • (本刊消息)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共温州市委宣传部和温州市文联联合主办的钟求是长篇小说《零年代》研讨会10月31日在京举行。陈建功、胡平、袁敏、雷达、潘凯雄、范咏戈、彭学明、胡殷红、昊义勤、宁小龄、贺绍俊、张颐武、洪治纲、李建军、张柠、洪清波、李东华、任芙康等与会。
  • 《为一只金苹果所击穿》问世
  • 文学评论家李美皆新著《为一只金苹果所击穿》近期由江苏文艺出版社推出。本书作为李美皆近三年来批评实践的结晶,以当代文坛热点作为研究观照的对象,通过对近年文坛涌现出的相关作家、作品以及与之关联的文学现象的分析,力图充分掌握当代文坛真实状态,分析文学创作中的厚薄得失及其主客观原因,在20世纪和21世纪中国文学的整体格局中理解把握当下的文学创作,对于了解当今文坛创作与批评状况颇有裨益。本书系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
  • 本刊重要启事
  • ①您如果漏订了2010年本刊,请勿轻言“放弃”。邮局订阅代号:6—111;邮购:300040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朱梅芳收。刊物邮寄费由本刊负责。期定价:6.50元,年定价:39.00元。
  • 《文学报》改版印象记
  • 《文学报》有一种努力的精神,不满足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和文学现象的罗列,趋时而不趋俗,好高而骛远。
  • 《王丕震全集》大型研讨会在京举行
  • (本刊消息)《王丕震全集》大型研讨会11月2日在京举行。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丹增,中国作协领导同志高洪波、陈崎嵘和云南省有关方面负责同志郑明、黄尧、郭华出席会议。研讨会由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胡平和云南省丽江市副市长扬一奔共同主持。雷达、周明、贺绍俊、彭学明、何向阳、施战军、胡殷红、李建军、胡性能、孙晓、张瑞田、和家修、岳雯、任芙康等以及王丕震之子王宪开与会。
  • 你隔着金色的栅栏……
  • 2009年,仿若命定,要与伊蕾重逢。 伊蕾是一个从一出现就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的诗人。她以《独身女人的卧室》震撼了诗坛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大学里学写诗的女生。那时,我喜爱的是舒婷。那时,许多事还没发生,然而我还是先验地认定舒婷的“也许藏有一个重洋,但流出来只是两颗泪珠”是关于爱情的最幽深美丽的表达。我将《会唱歌的鸢尾花》抄在自己的日记本里,一遍遍地吟诵,一遍遍地体味那种淡淡的美丽的忧伤。
  • 到灯塔去?在深渊中?
  • 几年前,我在一个杂志做编辑的时候,曾跟一些文学爱好者打过交道。虽然他们多为“业余作者”,亦不乏俊才,有的人冷不丁就拿出了漂亮的文章。但是,在我的印象中,有不少人像是被文学魇住了,显得愣愣怔怔神经兮兮的,让你拍不得打不得哭笑不得。
  • 一种煞有介事的事物
  • 我们脚下的地球虽然如此之大,但终究又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站台;我们的一生虽然如此冗长,但终究不过是短暂的瞬间。站在宇宙顶楼上的上帝,从窗口向外看我们,我们的真实身份一下子就被辨认出来了。原来,我们不过是宇宙问一群匆匆过客。大能者眼中的我们就如我们眼中的蜉蝣一样。我们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自己去向哪里,我们吵吵嚷嚷,闹闹哄哄,行色匆匆,忙忙碌碌,雄心勃勃,利欲熏熏,煞有介事。
  • 当前的“文化类别”及其他
  • 文化的根本属性只有一个,这就是有助于强化社会的德育效应和智育能量。但它的分蘖物,却是数不胜数。特别是今天讲求文化的多元化、多序化、多彩化,文化的类别就尤其多。其中的正宗文化、正确文化固然不少,但我已经在其它文章中说过、写过多遍了,无须再唠叨。在这里,我只想说一说某些不褒不贬的文化类别,或有违文化真谛以及不尽人意的文化类别。目的只有一个:力求使文化更像文化,更像真正的、优质的、高品位的文化。
  • 与女士们斗嘴68回合
  • 这些年来,我经常被各大学、中学、专科院校及企事业单位或协会、学会邀请,先后进行过近百次有关文学与人生的讲座。但我却发现,听众相当激动地欢迎之时,也相当激烈地挑战。坦率地说,有善意的挑逗,有恶意的挑衅,有故意的发难,甚至有令你哭笑不得的逼问。我为此练就得思维敏捷,幽默风趣,进而刀枪不入了。在难以置信的“掌声雷动”中,我越“战”越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妙语连珠,决不躲避。
  • 先生之风
  • 吴组缃 2008年4月27日,我在我编的《天津日报·满庭芳》上,以头条位置刊发了我的大学同学、北大中文系教授孑L庆东的文章《留得一千八百担——纪念吴组缃先生百年诞辰》。孔庆东这篇文章写于4月13日,此前一天。他参加了在北大举行的吴组缃先生诞辰百年纪念会。我上大学时,专业兴趣主要在中国古典文学上,因而比其他同学更关注和了解吴组缃先生。
  • 作家素描(三十二至三十三)
  • 三十二、汪政与晓华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评论界联合署名写文章的“双打”选手不少,他们的知名度都很高。大家玩笑说,这样“搭伙过日子”,最起码发表文章的数量乘以二,“出镜”也频繁。但时隔十几二十年,双双署名的“双打”选手已荡然无存,似乎只剩下汪政晓华一对。
  • 从刘秉忠、文天祥看历史中的伪历史
  • 中国的历史不好读。不是一般地不好读,而是很不好读。中国有个相当普遍的现象:要到有了一把子年纪之后,才会对历史产生越来越浓厚的兴趣。不光是文人们老了之后,往往喜欢写点古代之事,比如李国文先生,在他写《改选》的时候,写《月食》的时候,是不会写近些年来发表在《文学自由谈》上的这种文章的;就是识字不多的山乡野老,每每也有“讲古”的爱好。可能有“怀旧”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国的历史不好读,须得有了相当的人情世故,才能咂出其中的味道。
  • 王小波及王小波的误读
  • 说起来,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我的一位藏书家朋友,喜欢上了一份名叫《东方》的杂志。在他看来,这家创办不久的杂志“有些像‘五四’时的《新青年》”。他的喜欢显然是不打折扣的,哪一期上发了什么好文章,他都能如数家珍地细细道来。有个叫“王小波”的,更是被他整天挂在嘴上,佩服得什么似的,似乎此君出道之前,世间未曾有过好文章。
  • 质疑“xx后作家”的提法
  • 如今,很多文章、很多谈话,一说到中国当代文学的现状和变化,不是亮出一副忧心忡忡而又无可奈何的语调,就是摆出一副真理在握的毅然决然的架势,然后一五一十细数:60后作家如何如何,70后作家怎样怎样,80后作家如何如何。说什么“如果说‘60后’作家的‘断裂’事件还只是文学审美原则的挑战,‘70后’作家向‘美女作家’的转变还只是商业力量的侵袭,‘80后’作家的崛起已经基本是另起炉灶”。
  • 一个奇人的写作史
  • “这也是世上奇人,疯子会作书。”这是《王丕震全集》第80卷《博士洛克》第34页,王丕震笔下人物奥尔登嘲弄法国小说家莫泊桑的一句话。这其实是一句充满自嘲和反讽意味的话。2009年10月10日,我在连续翻读《王丕震全集》刚好到一百天,读到这句话时,忍禁不住自己笑了起来。我完全想象得出,十年前的1999年,5——8月的某一天,时年已经77岁的王丕震,在云南丽江小阁楼里书写自己的第110部长篇小说时,他情绪中的寂寞、压抑、孤愤和自信。王丕震,纳西族,云南丽江人,中国历史小说家,一个比莫泊桑还“疯狂”百倍的文学奇人。
  • 有感于涂博士跳楼
  • 早起第一要务,是蹲厕和读报。《华商报》报道:有一个涂姓博士,32岁,由于被某大学录用,今年6月从美国回到中国,9月跳楼而亡。遗书中称:“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这个报道分为三段,各有一个小标题:一,从芝加哥到杭州:他告诉妻子,国内有项目等着他。二,成为学术骨干:他告诉朋友,困难比想象大得多。三,意外的抑郁:他遗书里说,当初决定下得草率。报道之后附一“猜测”:“跳楼与评职称有关”。一“反思”:“海归也是高危群体。”
  • 第一口白酒
  • 拙文《传记只读前半部》发表后,被我的顶头上司看到,他续了个下句:美酒就喝头三杯。我不禁拍案叫绝:就是这种感觉!一定要写下来!充类至尽.三杯化为一口。但“就喝头三杯”的美酒究竟是哪种呢?当然是白酒啦,中国特色嘛,况且菲利普·德莱姆已经发表了、出版了作为名篇、名著的《第一口啤酒》,我只能写“第一口白酒”了。
  • 已沦为传销链的诗歌杂志(外一篇)
  • 春节期间,我在重庆休年假,一个朋友急迫地给我电话,要求我为他多买几本某诗歌刊物,上头有他的诗。并且生怕我不帮忙,一再强调:我保证给你付钱!
  • 写给一位基层的作家朋友
  • 开篇就称你为作家,你不要惶恐,我不是在“忽悠”你,更不具有讽刺意味。虽然你写的作品不多,也没有产生多大影响。但你就是作家,你不要不好意思。
  • 文坛“三李”
  • 列位看官是否注意到,当代中国文坛出现了同为正厅级的著名作家、诗人“三李”。 “第一李”李太银。他先生除了遂宁市市长、四川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几个闪光的头衔外,还有另一个著名头衔:“市长作家”。他出版过近百万字的长篇反腐小说《碑魂》和《梦魇》,并在小说中“发明”了一个“廉政公式”:10-1等于零。他曾在一篇文章中不无自豪地写道:“三十年克己为政,四十年余力笔耕,做五品官,写十本书。”结果,他连自己的腐都反不了,终因滥用职权罪,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 立体创造与当代
  • 一、关于艺格 性格、人格、艺格,三位一体。它们共同组成了一个艺术家的本位与本体。 当作家投入地创作时,他就将他的艺格切割了下来,降生到他作品的虚拟世界中去了。正因为这种艺格的存在,作品才有了灵性。我们老喜欢打的一个比喻是:背负十字架而行,却浑然不知其中的涵义。处于创作酣态中的作家既痛苦又快乐,他同时在体会跋涉的艰辛和表达的舒畅。
  • 他们作为一个“存在”
  • 读者,感谢您阅读了我的长篇《若有人兮》。 或许它没有给您轻松和娱乐,是的,我得承认它不是一部快感的小说。
  • 黄荭的《经过》
  • 《经过》是一个很别致的书名,也有着很别致的文字和很别致的思绪。打开它便不能不被所有的下一篇所诱惑,于是原本只想读几个章节,却不经意地,就读完了书中所有的篇章。
  • 秋夜读艳诗
  • 北方的秋天,还是夜晚好。没有了白日里灼眼的阳光,也去掉了街面上的浮躁,余下的只是淡静,还有内心的清爽。有习习的凉风,但风又不是那种彻骨的凉,是略带温柔的凉,犹如绸缎在皮肤上一掠滑过的感觉。
  • 我的肤浅回应
  • 看了《文学自由谈》今年第五期上有丽篇评论我的文字,一篇是表扬,一篇是批评。表扬得很到位,作者非常厉害,认为我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想逼谢有顺成为我的同党;而挨批评是我的家常便饭,本来,我不准备回应陈歆耕对我的批评,一是没有精力,二是没有情绪,三是那篇文章几乎不值得我这样的人去浪费笔墨。
  • 声音隐藏在风的背面(油画)
  • 交警般的评论大腕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