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文人的傲岸
  • 当下,在中国,带引号的“大师”,还真有的是。碰上文坛聚会,大家一齐吃饭,你会发现到场的“大师”,要比端上来的干炸丸子还多,一个个脑满肠肥,油光水滑。因为这班“大师”,倘非自封,便是人抬;若非钦定,必是指派,难免有一种假钞的感觉,水货的嫌疑。
  • “自传”如何“小说”?
  • 从过去的一年开始,读书界很是热炒了一阵虹影的自传体小说《好儿女花》。据说此书一问世,就在本来就不沉寂的文坛上“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一时间,“业内各路评论家力挺,网络民意高涨”,说什么《好儿女花》是用“残酷人生与母爱和解”的心灵之作
  • 姑妄言之
  • “水管”里没有“血”很多出版人和读者共同发现了一个现象:当下占据畅销书排行榜的很多是文学圈内不熟悉的业余写手,而那些名气很大的“文坛宿将”的新书却发行量寥寥,乃至于无人问津。
  • 致《月亮背面》的作者
  • 辛娟:你好!你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月亮背面》(《河南文艺出版社》2010年1月版)看过了。这是继你的《场面》、《底牌》两部长篇小说后又一部社会问题小说。你的社会问题小说是在表现情感中表达社会批判的,这就使社会问题融进了一种审美展示之中。
  • 版本闲话(外一篇)
  • 喜欢聚书,也爱读。一卷在手,出于职业习惯,总是先找到版权页,看看印数。当然,也就是看看而已。按祖国大陆的规定,正式出版的书是要打上印数的。但现在搞活了,许多出版社更多遵循的是国际惯例,不打印数,认为那是商业机密,畅销书除外,就像国外的畅销书,尤其是袖珍本,封面会打上几百万册已上市的字样以广招徕,如《教父》。
  • 浪漫与爱国
  • 国文大兄的文章,是每期《文学自由谈》的当然头条,也是我在刊物到手后必定先读的范文。上一期,题为《文人的浪漫》,主角是南宋词人张孝祥。由于他不仅浪漫,而且爱国,便也兼及爱国,又由爱国说到汉奸和隐性汉奸。
  • 男人手册
  • 鉴于真正的男人、尤其是好男人为世界濒临灭绝的物种,受世界女人联合组织委托,特制定本手册,建议类似生物参照修炼:1、着装整洁,不留长发、胡须(艺术需要除外),身上无异味,保持清爽形象。
  • 非专注性“热爱”
  • 于我而言,三年五载,都难得进一回剧场。前些天,却参与戏剧家协会一个活动。本来隔膜,偏去掺和,从戏剧角度说,含着一点幽默的误会吧。但堪可自嘲的是,虽不熟悉戏剧,但我热爱戏剧。只不过并非进剧场,而是读剧本。如此方式的“热爱”,屈指算来,已有四十余载。
  • “丹霞山杯”华文散文大赛征文启事
  • 一、宗旨和原则 2010年中国丹霞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将提交联合国世界遗产大会表决,中国丹霞将为世界所瞩目。丹霞地貌命名地、世界地质公园——广东丹霞山因色若渥丹、灿若明霞得名,被誉为中国红石公园。
  • 《字心选集》问世
  • 此选集系著名作家、出版家杨字心先生多年创作之精选,分长篇小说《古镇》、散文集《记忆》、中短篇小说集《远山》共三卷。杨字心,笔名字心,1931年出生,四川宜宾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四川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四川报告文学学会副主席,四川散文学会副主席。
  • 测量大地胸怀和灵魂重量的诗人
  • 我在三迤大地历时数年的文学调查,基本保持着一种身体和目光都向下的姿态,尽我所能地去接近基层、底层那些被遮蔽和被掩埋的文学个案,将他们的坚持和坚守,他们的挣扎和煎熬,他们对文学的追求和误解,尽可能真实地聆听和记录下来,也尽我所能地做出解读和研判,以给予一点道义上的相助和呼喊。
  • 与文学有关的几个为什么
  • 贪官为什么爱写小说?因抽天价香烟而被媒体爆炒,最终案发身陷囹圄的南京某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决定在狱中写长篇官场小说。这位老兄手中的笔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就完成了由签写“同意”到写交代书、忏悔书再到写小说的“转型”,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 由歌手昂美仙“撤赛”谈起
  • 昂美仙是什么人?来自何方?这些可以不必知道,但你如果有幸听过《阿诗玛》这首歌曲,也就捎带着了解了《阿诗玛》的歌唱者——昂美仙,一个来自真正底层的云南少数民族女村长,至少我本人就是这样一个理解程序。
  • 林斤澜先生周年祭
  • 是春天吗?温州已经入春,虽然瓯江两岸杜鹃花没有动静,而我家楼下紫红色桃花开了,奶白的玉兰花也开了。这是2010年3月25日下午,北京沙尘暴刚刚过去,天高风响,路面还有冰碴,两辆出租车出北京东郊
  • 性情陈九
  • 公元1986年,陈九怀揣着七彩梦想从北京飘洋过海踏上美利坚的土地。那时陈九的本名叫陈志军,年方三十有一,正值心野血旺、有恃无恐的生命季节。完全可以想象,陈志军如果不去美利坚,也不会老老实实终老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总之,天涯闯荡源于青年陈志军的浪漫天性。
  • 单正平的笔墨成色
  • 单正平先生是学者,也是随笔家。玩味这两种身份,颇为有趣。学者兼备一副上好的随笔家笔墨,仿佛女科学家兼具西施之容,虽非必要,总是妙事一桩。随笔家让人疑心腹笥不足、学养有亏,总好像观摩毫无内家功力的愣头青打醉拳,一招一式皆透出滑稽。
  • 蓄谋卅载的心愿
  •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在我人生的第四个本命年里,发生了两件前所未有的“大事”。其一是我学会了开汽车,并且已经开上了车;其二是我要出第一本书了,而且已经与出版社签了合同,今日今夜正在为此书写“后记”。
  • 我们能够、也应该“重返”
  • 这是一部厚重的作品。这是一种结实的纪实。这是一次人生哲学的也痛苦也快乐的思辨。这是一条极真、极真的“求真”心路。——我说的是《重返1976》 。
  • 笔随心动的记忆
  • 飘雪的冬日午后,读完了林之的新作《带你回家》。合上书,耳边似乎又传来了她那与众不同的笑声,那么明亮、阳光、坦荡和纯粹,久久回荡在2000年鲁院幽暗的走廊尽头。
  • 愿爱永存
  • 难道人真的不能抗拒命运?难道这世上,竟没有一种东西、一种力量可以改变“不可违”的天命?2010年1月,北风凛冽,一片寒意,我终于要写出这两年历经的痛苦和欢乐。
  • 聆听花开的声音
  • 我有一个作家梦。哲人说:人因梦想而伟大。我不敢有伟大的奢念,但梦想确实让我变得充实,让我对时光的流逝有一种紧迫感,让我时常触景生情,有意无意地回顾起自己所走过的路、所经历的事、所结交的人,并梳理起那些想得通或不曾想通的问题。
  • 陕西作家为何总是妖化河南人
  • 笔者在读一些陕西作家的作品的时候,常常百思不得其解。我不知道,这些陕西作家为什么总是要在自己的作品中糟蹋河南人? 路遥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陕西作家。他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曾感动过许多读者。但是,就是在这样一部优秀小说中,却令人吃惊地对河南人进行了露骨的妖化描写。
  • 编辑与作家的欢喜冤家
  • 这么多年结识了不少刊物的编辑,没办法,作家也需要和编辑建立一种说不清楚是朋友还是情人的关系。很多时候,刊物的编辑流动性很大,刚认识不久的编辑就走了。跟你熟悉的编辑走了,就面临着你的稿子下岗。
  • 常存挑剔之心
  • 都知道质量比数量重要,但总是经受不了数量的诱惑。交友如此,读书如此,写作如此。有的人对吃饭挑剔,有的人对喝茶、住宿、写文章挑剔。有的人什么都不挑剔,包括异性。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必定有很多挑剔。如果想不断提升自己,必须常存挑剔之心。
  • 大声公
  • 看了上期余开伟的文章,禁不住想说几旬,也算得是“声援”从维熙吧。那天在凤凰卫视的窦文涛节目里看见德国的汉学家顾彬,他果然是敢于说话的,但是我在他身上却没有看到德国人的严谨,倒很有一点当年党卫军的严厉和战败国的忧虑。
  • “速朽”,还是“经典”?
  • 《文学自由谈》真的很自由,看了署名“言子”的刚发在第2期的文章《速朽与永恒》,我禁不住也想“自由”一下。我猜测作者系女性,并且是多愁善感、泪腺丰富的女性,不然何以“每次读《呼兰河传》都要落泪”?于是对文章的理性有了一点点怀疑,这该不算“男权思想”吧。
  • 谁是悲剧的铸造者
  • 人海茫茫,人心浮躁。在文学跌人边缘化的今天,中国的老少爷们儿忙于生计,无多少闲暇,更有五光十色的娱乐活动在争夺全社会的业余空间,加上作家们常常写出来的东西或粉饰现实疮痍,或回避矛盾玩文字游戏,乃至于专拣文化人开涮,在文坛上制造出鸡犬不宁的氛围来吸引人们的眼球。
  • 老屋
  • 说文解艺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