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吾不如
  • 长期以来,中国人习惯于点头称"是",而不习惯于摇头说"不",因此之故,在这个世界上最缺乏自信心者,莫过于我们的同胞了。相信凡称得上为名人的人,绝对应该是全知全能的;问题在于中国的名人们,也太不自觉,说胖就喘,说风就雨,于是被纵容出来一种好为人师的坏毛病,真是讨厌得很咧!大嘴一张,不是指点江山,就是议论世事,不是评骘人伦,就是雌黄文章,高头讲座,夸夸其谈,手持麦克,没完没了。而且,最可恶者,这帮名人,名流,名家,名"闹",不到八宝山,绝不住嘴,甚至进了八宝山,还会有人打着他的旗号,饶舌不止。时下在报纸、新闻、电视、广播、报刊、网络上喋喋不休者,基本上都是这帮教师爷。
  • 文学眼看春晚
  • 多年前,有本地报纸电话采访,要我谈谈春晚,我当即宣布了两条:不看春晚,不谈春晚。实际上,这两条不过是一种姿态。说不看,也不是一点不看;说不谈,私下里谈得并不少。今年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看春晚比往年多,等到传出赵本山的小品连续第十三次夺得小品王的消息,又从网上看了一些对此表示不认同的文章,觉得那两条应该废止了——这回是要公开地、认真地谈谈了。
  • 夭折的合作及其他
  • 《文学自由谈》2010年第5期,封面人物是李书崇先生,这使我想起了我们的一次夭折的合作。2008年3月31日,收到李先生的专著《与死亡言和:东西方死亡现象漫谈》,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年出版,铜版纸全彩印刷,定价45元。因为已经过了版权期,经朋友介绍,李先生投石问路,看看我们社有没有兴趣。李先生是著名作家、人文学者,
  • 文学巨匠的“人生败笔”(外两篇)
  • 上世纪80年代,博尔赫斯在中国文学界曾是一个偶像级别的人物,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那时作家们聚在一起,谁要是不谈博氏,那他必定是个"土老冒",是一个文学观念很落后的人。那时,我也曾看过一些介绍博氏的文章,对我感触最大的要数博氏的创作方法,他的小说创作灵感几乎全部来自书籍。这跟我们通常说的"生活是创作的源泉"大相径庭,迥然不同。
  • 正说、反说表现欲
  • 今天的中国,进入了表现欲和表现能力最旺盛的时代。我首先要说一声:"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社会的这解放、那解放,表现欲和表现能力的解放才是真解放,才是大解放。这一点,对文人来说尤其如此!在很多时候,人的表现欲、表现能力都是一种生产力,
  • 投稿须知
  • 本刊再度重申,不直接受理电子邮件,只拜读纸面文稿,并务附有效、快捷的联络电话(此点极为重要,包括老作者)。您得到用稿通知后,再向指定的要,包括老作者)。您得到用稿通知后,再向指定的伊妹儿发稿。
  • 食道通天(两则)
  • 欺世盗名的红楼宴《桓子新论·谴非》载:"鄙夫有得脠酱而美之;及饭,恶与人共食,即小唾其中。共者怒,因涕其酱,遂弃而俱不得食焉。"脠(音山),生肉酱,大约是以风干肉末腌渍而成。那鄙夫可能平时极难见到荤腥,偶然得了这么一点肉酱,岂能不生独占之心?所以当众朝肉酱中吐唾,以阻他人问津。众怒,齐向肉酱中擤鼻涕,弄得大家吃不成。
  • 《打倒贾威》与五七干校
  • 近日收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公函一封,说为了尊重和保护著作权人的权利,正在理清之前该台所制作广播过的节目的版权问题,并为继续使用而签约。我的小说《打倒贾威》就是其中之一。随信附有《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书,一式四份,要我同意签字后寄回两份。
  • “略而不谈”只能见出我自己的世俗
  • 汪曾祺生前共给我写过38封信,其中写于1984年11月21日的第17封信是关于王干的,全文如下:建华:寄来的信及王干同志的小说都收到。我因给剧院改一个剧本,到湖南桑植(贺龙的家乡)去了一趟,迟复为歉。王干的小说我看了,写了几句意见在稿纸一侧。他这篇作品的缺点是写得比较散,放进了一些与主要人物和事件关系不大的情节和细节。
  • 想起“工业题材”
  • 如果必须寻求工业题材创作的特殊规律,还是应当从文化视角出发。自从人类进入工业社会,渐渐形成具有明显时代特征的工业文化。以新中国六十年为例,分明形成了六十年前不曾具有的多种文化现象。
  • 由几个“边缘人”的散文谈起
  • 因为散文太容易写了,我们对散文的阅读、研究,有时候是直接过渡到"散文家"。于是,对散文文体的注视远远超过对其内容的判断。这是目前的散文革新者最感伤脑筋的一个问题。认为散文能否打动人、打动的程度如何,关键在形式上。形式完全陈旧,自然不可能承载新鲜的内容,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在于,有了新颖的形式,散文话语如果还是那么老掉牙,问题又在哪里呢?
  • 回看一路云飞雪落
  • 我做梦都没想到日复一日的生活流水账中会埋伏着2009年那样激烈的遭遇。2009年,我的小说被人偷窃。尽管最终真相大白于天下,但其间的心灵折磨只自己知晓。和小偷光天化日之下做贼的过程同时被曝光的还有我羞怯的写小说的经历。真的,我在小说创作方面几无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也因为如此,刚开始时,我遭到了很权威的质疑,我被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开口就问:你除此之外,还写过什么小说?
  • 《快语集》
  • 陈歆耕的《快语集》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系作者的第一本文化随笔集。作者的老相识王彬彬在序言中,极尽夸赞之能事。此前作者已出版《孤岛》、《青春驿站》、《海水下的冰山》、《泪洒海峡》、《点击未来战争》、《赤色悲剧》等书。
  • 一个走直线者的告白
  • 最近几年,有一句话非常流行,成了许多人给自己提气鼓劲的口头禅,道是:"态度决定一切。"我疑心发明这口号的人,不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便是诸事顺遂的幸运儿。他不知道,如果客观条件不成熟,纵然有"积极的态度",也是什么事情都办不成的。而"态度"一旦摆脱理性的制约,一旦失去智慧的引导,便很容易沦为盲目的热情和疯狂的冲动,甚至会带来可怕的灾难和严重的后果。这种把"态度"强调到极端的唯意志论者所带来的灾难,我们经见得还少吗?
  • 《绝对亢奋》:以其执拗动人的小说
  • 收到邓刚新著《绝对亢奋》的那天,我刚在厕上看完报上的一篇美文,讲的是作者对最近公布的“作家富豪榜”的感想。这期富豪榜新增了几个名字,都是港台作家。
  • 马丽华的西藏文化之旅
  • 《风化成典》(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成书,意味着马丽华结束了一次艰辛的西藏文史之旅。我读此书,同样不轻松。这里便引发了一个追问,马丽华意欲何为?显然,她并不太在乎市场"码洋"问题,而是试图满足部分"小众"的寻梦、释梦需求。于是穿越苍茫的斗转星移,徜徉发黄的古籍经卷,搜寻遗迹,辨析因果,与神话传说心口相应,与段简残篇跨界对话,终为我们提供了一册复活西藏历史的厚重读本。
  • 百年风云过津门
  • 郁子与立民合著的《天子门户》(2010年、2011年《小说月报·原创长篇小说专号》)是一部约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全书以长芦盐商的命运为基本线索,从迫使天津开埠的第二次鸦片战争写起,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展现了晚清→民国→新中国近百年的风云变幻,以及近现代史背后的津门众生相。
  • 我的兄弟王长元
  • 王长元是吉林长春的作家,我跟他认识三十年,真可谓日久识兄弟。在春节休假期间遵照他的嘱托,认真阅读了他的短篇小说集《肩膀头一样高》。按照他的话,他把这么多年来他认为的好短篇都凑齐了。长元是比较典型的东北作家,就是对他的黑土地爱得不能再爱了,爱得都有些忧郁。读长元用全部心血写的文字,你会发现长元作品里的人物语言都很有文学张力,个性十分鲜明。
  • 李更与晃晃
  • 一我与李更相识已有三十余年。记得1980年春天,湖北省作家协会在我的故乡英山县桃花冲林场招待所举办一个小说笔会。参加者有鄢国培、祖慰、周冀南、王维洲、王继等人。组织这次活动的,是当时省作协驻会副主席李建纲。桃花冲处万山丛中,离县城六十余公里。
  • 乡村的疼痛
  • "不知道为什么,当故乡以整体的、回忆的方式在我的心灵中存在,我想回来的欲望就非常强烈,对它的爱也是完整的。然而经过这几个月深入肌理的分析与挖掘,故乡在我心中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梁鸿真实的表达,不知于她笔下的故乡是喜是忧。
  • 《中国婚姻调查》
  • 黄传会的长篇报告文学新作《中国婚姻调查》,最近已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婚姻法是社会转型的晴雨表,透过这个晴雨表,可以看到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变革以及大众思想观念的嬗变。
  • 惟有这光束是永恒的(外一章)
  • 在中央电视台《岩松看美国》的专题片中,第一次看到这座建筑。那是波士顿一处迷人的所在。铁艺的雕花座椅,优雅地散落在庭院内长长的回廊中。角落里一些读书的人,被天井泻下的阳光温暖着。知道这一期节目是在女儿协助下拍摄的,那时候她已经供职于美国PBS电视台。于是疑惑,为什么我在波士顿住了那么久,却从不曾走进这宁静而又美丽的花园。
  • 从长安到罗马——汉唐丝路全程探行纪实
  • 陕西作家王蓬20次西行,毕10年之功,以史学的视角看丝路,以文学的笔法书历史,写成长篇报告文学《从长安到罗马——汉唐丝路全程探行纪实》,已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近500幅图片,共70万文字,是一部全面反映古丝绸之路的力作。
  • 杂谈《瓶外卮言》及其他
  • 兰陵笑笑生以宋代之事反映明代世态人情的《金瓶梅》一书,自17世纪初年问世以来,由于其行文中带有露骨的淫秽描写,长时间中未能得到公允的评价,且被列朝列代定为禁书。但正如任何有争议的作品一样,非唯禁而不止,越是要封存藏匿,就越会在读者中勾引起一股逆反心理,好像非千方百计地找来阅读,人生就似有偌大的缺憾一般。
  • 他晚年为何不回家乡
  • 两年内三次到绍兴,到绍兴必不可少的内容是参观鲁迅故居。最近一次再去是2010年9月,又去了鲁迅故居。我边走边想,鲁迅为什么不喜欢绍兴,晚年再也没回过故乡。1919年12月29日鲁迅最后一次离开绍兴,是为了变卖新台门周宅,接母亲鲁瑞和妻子朱安及三弟周建人一家到北京居住。
  • 好书与好女人一样难觅(外一则)
  •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面对文学老师,羞于谈论阅读。因为他们总是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教诲我,一定要读谁谁谁、谁谁谁的作品。自从我有了自己的书柜,开始购书,他们的作品是最早填充空间的,也一直是最整齐的装饰物。但我得说实话,他们的文字我很难读进去。
  • 中国诗人都被带到沟里去了
  • 我不是诗人,但我是从学习写诗开始,咿咿呀呀走上文坛的。从1974年在《解放军文艺》杂志上发表第一首诗歌,至今,已混迹文坛36年。现在我已经不写诗了,早就不写了。
  • 究竟缺乏什么?
  • 几乎,每个作家都会有那种经历,那种似乎进入了一个"江郎才尽"期的经历。比起那些情如泉涌落笔千言,让你一举成名,蓬蓬勃勃的日夜,一股焦虑困惑之情不禁会自心底升起:
  • 说文解艺
  • 即已入得富豪圈,还当什么鸟作家?
  •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