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名作欣赏
  • 文人的歧路
  • 当代文坛上,我的那些本来还算出色的同行,自从走上领导岗位。说来也怪,马上进入文学更年期。灵感退化,思路迟钝,文字别扭,语言无味。别看他挺大师,挺牛岔,挺肥头大耳,挺底气十足,但可以断言,这班老爷基本上不可救药,再写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除非再投胎一次。尽管自我感觉特棒,到处招摇撞骗,不过是让人看笑话.等着他到点下台的牌位罢了。
  • 一场“侈谈”的争议
  • 近日,北京大学要对“思想偏激”的学生进行“会商”的消息,引发了舆论界的强烈争议。“争议”是媒体的说法,依我看,应该叫“反对”。据我的阅读所及,除了北大自己的辩解,和媒体有意引用的“一名学生”的说法,舆论界并没有任何“争议”,而是一边倒的反对。
  • 北海市举办“历史文化名城的继承与发展论坛”
  • 四月中旬,“历史文化名城的继承与发展论坛”在广西北海市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举行。文化界、经济界数十位名流与会。发表演讲的嘉宾有陈建功、邓友梅、王充闾、张笑天、任玉玲、贾康、姚中利、牛刀、叶檀、舒婷、关仁山、郦国义、赵丽宏、毛时安、王必胜、赵长天、顾乃峰(顾文)及北海市市长连友农、中共北海市委宣传部部长廖德全、北海天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志强等。顾志强的主旨演讲,精彩动情地坦露了天隆公司在北海银滩打造“三千海”地产项目的现代理念与高端追求。
  • 呼唤小说的“文艺腔”
  • 在历史的发展中,服饰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服饰的起源与发展早于文学,而文学的兴起和繁荣又极大地推动了服饰的发展。在古代中国,诗歌是文学的主流,是最富于想象的艺术,充满了虚幻和空灵的美;而服饰是物质性的,首先它要完成为人遮身护体的职能,在超越物质层面的功用之后,服饰也就具有了精神审美的功能,这就使文学与服饰有了彼此互映、相得益彰的融合可能。在这方面,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服饰达到了默契的呼应。
  • “被时尚”、“被消费”之类
  • 一个作家的作品被人喜欢和推崇,除却作品自身的斤两厚薄之外,其他因素也一定是不能忽略的。据说雨果喜欢读夏多布里昂的作品,主要是因为后者和他一样超喜欢吃法国布列塔尼半岛上的一种小吃;萨克雷喜欢狄更斯,则是因为感恩。
  • 短篇小说何以成为可能
  • “短篇小说何以成为可能”的提问,源于如下几个方面的考量:一、在长篇小说狂飙猛进的年代(1998年突破1000部,2009年突破3000部,且不包括海量的网络小说),短篇小说还有没有独立存在的必要;二、写小说的作家还有没有专门写短篇小说的,或者等而下之,在主写长篇的同时,还写不写短篇;
  • 求字之后的联想
  • 孩子大学毕业一年多了,也未能在一个和他所学专业对口的单位就业。这是因为,孩子学的是热门专业,进这样的单位,不仅要花不少钱,还得“关系”。
  • 被“遗忘”了的“胡评”
  • 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是现代文学史上六位语言艺术大师。按照以往从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来划分,鲁、郭、茅属于左翼,巴、老、曹属于进步作家,胡适则是右翼资产阶级的代表。然而当初他们都“统一”在“新文学”的旗帜之下,所谓“左翼”、“右翼”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逐渐演变、分化出来的,胡适在新文化运动中的首倡地位不应否定。
  • 卧读与跪读
  • 岳父注重养生,对报纸上、电视上专家的建议、忠告几乎照单全收,而且与时俱进。比如,“饭后百步走”据说过时了,现在时兴的是“饭后要静卧”。于是,晚饭后,岳父就静卧了——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认为,与其“愚乐”——念报纸,看电视,骂春晚,不如娱乐——听名曲,聊闲天,读经典。因此,每天洗完碗后,我也静卧了——读经典。
  • 文坛已无“君子”声
  • 几年前我曾写了一则小文,题目是《悼念批评》。意思是批评作为一种社会风气到了被“悼念”的地步,就说明它已经死了。眼下的现实恰恰如此:我们听到最多的是“自我吹捧与相互吹捧”,而一转脸又会变成“自我美化与相互攻击”。
  • 《吴正文集》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 2011年5月7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举办的上海籍旅港作家吴正的作品精选《吴正文集》研讨会在北京举行。现年63岁的吴正生长于上海,中年后定居香港,因此他的作品中自然流泻出独特的“双城”情怀。四十年来他出版了400余万字各类体裁的作品,获得国内外各种文学奖20余项。多年来,吴正还一直承担着一份生意,对于这两者的协调,他曾以“生意是我的生存事业,文学是我的生命事业”来表明他的人生态度和对文学的挚爱。
  • 手迹的“味道”
  • 作为一名写作人,与文字接触时间越久,我越感到,就像人与人不一样,文字与文字也是不一样的。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弄文字的人那么多,值得读者瞩目的文字却那么少。普遍所见是,作者还在,作品早已经死了。人与人不一样,缘于人有人品高下优劣之分;文字与文字不一样,除了人品,还取决于为文者的思想蕴含和精神境界,二者标杆越高,作品越有分量。
  • 诗人手札
  • 对当代诗坛稍有了解的人,对忆明珠及其作品不会陌生。我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学习写诗,在贪婪阅读当代诗人的作品时,我记住了诗人忆明珠的名字。
  • 清明时节议雅俗
  • 时值天清地明,约几个朋友聚于翠湖。 座中一人忽然说:其实我最不喜欢白居易的《长恨歌》,根本就不如那首“浔阳江头夜送客”。
  • 小钱赢得的笑脸
  • 每次去邮局取那些小钱的时候.她们都是一边把那些小钱递到我的手上.一边把甜美诚挚的笑容递到我的心上。每次受到这样的礼遇.我也总会对她们诚挚地说一声:“谢谢!”
  • 那株诗意的木棉
  • 去年金秋,在天津,一个偶然的机会,与舒婷不期而遇。 “如果我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几乎是条件反射。见到她.诗句便脱口而出,舒婷的名字是和这首《致橡树》连在一起的,与舒婷相遇就等于与诗歌相遇,尽管她已经多年不再写诗了,但诗在诗人就在,优秀的诗人是永远不会“退役”的,真正的好诗将永远拥有她的读者。
  • 易难七十
  • 翼南七十了?怎么看怎么不像。不过这件事当然还得听他的。那么他老人家果然是这把年纪了,这可是咱文艺界一件大事!于是我特意买了一张洒金大红宣给他写了一个长长的寿字祝贺。并附颂词一篇。其词日:“翼南易难,大腹便便。腹有诗书,丘壑山川。文不载道,画能卖钱。
  • 立言还赖有情人
  • 在著名的中篇小说《不落的明月》(写于1926年1月)中,皮里尼亚克以伏龙芝将军为原型,塑造了加夫里洛夫这样一个人物。这是一个战功赫赫又很有教养的将军。他非常爱读书。尽管知道斯大林要谋杀自己,也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加夫里洛夫还是对他的朋友波波夫说:“你给我找几本书吧……不过你知道,我要浅显些的,要描写好人的,
  • 神圣的渡口 永远的家乡
  • 近代以来,逃不脱宿命般的民族灾难,部分犹太人一度流亡到中国的天津。先是20世纪初,许多犹太人不堪忍受沙俄的迫害,从东北转道天津谋生;接着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法西斯疯狂屠杀犹太人,大量犹太人辗转逃亡到天津。
  • 《女兵》惟 诚著 青岛出版社
  • 这是一部关于女兵青春和爱情的故事。一幕幕“花谢花飞飞满天”,一场场不见铁血硝烟的“黎明静悄悄990她们是草根出身的靓丽女战士,是姑娘又是军人,内心有对爱的呼唤和挣扎,有对友谊的憧憬和怀疑,对如花岁月的纪念和珍藏,她们也是最后一批戴过三块红,又摘下无沿帽改换授衔军装的八十年代女兵。
  • 叶梅的龙船河
  • 也许很多作家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座城,一个村,一片海,一面山,而造就了土家族女作家叶梅独特而丰富的原乡叙事的,是一条河流。在叶梅的家乡,三峡流域的湖北恩施一带,长江的龙船河畔,传唱着一首著名的民歌:“妹娃要过河,哪个来推我?”
  • 隔世痴情的吟唱
  • 一卷王彬写作的《旧时明月》,居然读了两个月。可以说是读得断断续续。欲断还续。书中的历史故事和历史人物,总能告诉你一些新的东西,让你读得津津有味。读这样的文字,首要条件是你必须让自己安静下来,因为通往历史深处的那些幽径通常是隐秘和微小的。
  • 《查特莱夫人的情人》阅读札记
  • 关于肉欲 郁达夫在1934年评论了这本小说。他说了一段话:“……梅勒斯迫不得已,就只好向克列福特辞了职,一个人又回到了伦敦。刚自威尼斯回来的路上的查特莱夫人康妮,便私下和梅勒斯约好了上伦敦旅馆去相会。肉与肉一行接触,她也就坚决地立定了主意,去信要求和克列福特离婚,预备和梅勒斯两人去过他们的充实的生活。”
  • 我的文学我的梦
  • 记得那是2006年的春天,我决定出版自己的第一本文学随笔集《微雨独行》,当时,恰逢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在广州开会,先生对我的想法非常支持,并破例给我题写了书名,还把他自己的一篇尚未发表的长篇散文评论《对当今散文的.一些看法》作为新书《微雨独行》的代序。
  • 投稿须知
  • 本刊再度重申,不直接受理电子邮件,只拜读纸面文稿,并务附有效、快捷的联络电话(此点极为重要,包括老作者)。您得到用稿通知后,再向指定的伊妹儿发稿。
  • “皮村”告诉我
  • 我正在创作一部反映新生代农民工生活的报告文学。于是有幸对一个叫皮村的农民工集聚地做了一次深度采访。
  • 此文让人头发晕
  • 读了刊于《文学自由谈》2011年第1期作者署名陈歆耕的《三言二拍》,感觉有点头晕,具体如下:
  • 一篇毫不负责的文章
  • 写这篇文章完全是由于很偶然地看到了一个署名魏德胜的“老前辈”在《文学自由谈》上的一篇文章——《刘鹤守与韩寒》(刊载于《文学自由谈》2011年第1期)。在着手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再次把魏得胜这个名字确认了一下,因为说来很是不好意思,
  • 杂方三题
  • 批评家,你为何不“骂人”? 我曾写过一则《文学批评家“集体失语”》的短文。现在回首琢磨,如此论断未必精当。我的本意是说批评家的声音在当下是如何微弱。任何概括都很难涵盖所有的个体。在当下文坛也还是有人在鼓起勇气,以批评家的正义感和良知,发出锐利的批评之声的。
  • 业已变味的“签约”
  • “专业作家”、“签约作家”都是中国特色的名词,被称为中国新老文学体制交替过程中的一种模式,饱受争议。这么大一个国家,拿点儿钱将一些取得过成绩的作家收编为衣食无忧之人,似乎说得过去。再拿一点儿钱,以“签约作家”的方式激励那些处于上升势头的中青年作家,
  • “官艺”、笑柄与短寿
  •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随着官员队伍的不断庞大,不少官员不知不觉间便儒雅了起来,品位高了起来,纷纷习书作画拍照写文章,成了名副其实的“儒官”。这些作品,因出自官员之手,姑且名之曰“官艺”。
  • 《往生》裴指海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 这部长篇小说用作家和军人的激情对逝去英灵泣血歌唱,对抗战军魂全力捍卫。悲惨的南京大屠杀中,真正的军人惟有一死报国,极度壮烈与极度英勇。那些不屈的老兵,是我们民族永远的捍卫者和守望者。直面这场屈辱的民族灾难,牢记南京保卫战光荣而悲壮的一页,铭记为国牺牲的民族英雄。
  • 文人宜散不宜聚
  • 孙犁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曾经写过这样几句话:“我以为文人宜散不宜聚,一集中,一结为团体,就必然分去很多精力,影响写作。”在很多场合,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文人宜散不宜聚”的忠告,细细揣摩这句话的深刻内涵。或许可以说,在如今的文人圈内,独立思考、潜心治学、孤独写作的文人,似乎越来越少了。
  • 作家的自画像
  • 近在报上看到贾平凹的文章《在二郎镇》,一看题目和贾正在品酒的照片便笑了,觉得贾平凹现在有资格写这样的文章了。当然目前中国成千上万的人比贾更有资格写这样的文章,但是他们即使有钱恐怕没有名气,即使有钱又有名气恐怕又无文学素养,写不了这么好的文章。
  • 第四届“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启动
  • 2004年、2006年、2009年,澳门基金会与百花文艺出版社《散文海外版》杂志共同举办了连续三届“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并得到了国务院港澳办的大力支持。征文作品的水平之高、影响之大,十分少见。
  • 《文学报·新批评》专刊征稿
  • 为打破文坛、艺坛批评沉闷的状态,加强文艺批评的力度,文学报拟于2叭1年6月开始,推出《新批评》专刊,刊登批评文章,内容涉及文学、影视、网络、书画、舞台等人文艺术领域。
  • 说文解艺
  • 名作欣赏
    [特约]
    文人的歧路(李国文)
    [直言]
    一场“侈谈”的争议(陈冲)
    [文讯]
    北海市举办“历史文化名城的继承与发展论坛”(蜀人)
    [思考]
    呼唤小说的“文艺腔”(石华鹏)
    “被时尚”、“被消费”之类(狄青)
    短篇小说何以成为可能(刘火)
    [茶座]
    求字之后的联想(马晋乾)
    被“遗忘”了的“胡评”(桑逢康)
    卧读与跪读(高为)
    文坛已无“君子”声(毛志成)
    [文讯]
    《吴正文集》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茶座]
    手迹的“味道”(陆其国)
    诗人手札(张瑞田)
    清明时节议雅俗(张曼菱)
    小钱赢得的笑脸(陈大超)
    [人物]
    那株诗意的木棉(张星)
    易难七十(李建纲)
    [笔记]
    立言还赖有情人(李建军)
    神圣的渡口 永远的家乡(李进超 潘道正)

    《女兵》惟 诚著 青岛出版社
    [笔记]
    叶梅的龙船河(严英秀)
    隔世痴情的吟唱(何述强)
    《查特莱夫人的情人》阅读札记(席星荃)
    [独白]
    我的文学我的梦(李清明)
    [文讯]
    投稿须知(张靖)
    [独白]
    “皮村”告诉我(黄传会)
    [反弹]
    此文让人头发晕(王峥)
    一篇毫不负责的文章(熊海燕)
    [闲话]
    杂方三题(陈歆耕)
    业已变味的“签约”(熊万里)
    “官艺”、笑柄与短寿(罗青山)

    《往生》裴指海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
    [闲话]
    文人宜散不宜聚(管淑珍)
    作家的自画像(牛宗然)
    [文讯]
    第四届“我心中的澳门”全球华文散文大赛启动
    《文学报·新批评》专刊征稿

    说文解艺(任大戈 王凤桐[漫画])
    《文学自由谈》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