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黔驴
  • 老舍先生的《正红旗下》,写的是晚清年间的事,其中涉及两个关系为舅甥的美国人。外甥在中国,为北京城里某福音堂的牧师,以布道传教为业;舅舅在美国,因为他拥有很多资产,所以相当牛岔。很可能是,或将可能是国会议员之类的要人,从他一张嘴就说“我们会出兵”的霸凌口气,也是可以判断出来的。
  • “西部写作”的虚妄
  • 2011年底辞旧迎新之际,“甘肃文学论坛小说八骏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我有幸听到了许多前辈老师的教诲,很是启发心智。但也有一些言论,让我萌生了有关思考。譬如有评论家说,对现在的甘肃小说真不知说什么好,
  • “英雄所见略同”又一例
  • 1 为了享受这一夜,我们战斗了一生!——公刘《五月一日的夜晚)1955.5.6为了这一声春雷,我们准备了一个冬天。——晓雪《两行诗抄}2011年11月23日《光明日报》
  • 总是失败的诸神
  • 1926-1937年的葛兰西,在《狱中札记》中写道:因此我们可以说所有人都是知识分子,但并不是所有的人在社会中都具有知识分子的作用。在这样的语境下看严歌苓的《陆犯焉识》,觉得了一种距离。
  • 易中天眼中的“汉子”
  • 日前易中天先生在报上撰文《我看方韩之争》,称被质疑代笔的韩寒,以起诉方舟子名誉侵权回应质疑,“就像节妇断腕,烈女跳楼”,是“自证清白的方式”。易先生如此为起诉方舟子的韩寒不平而鸣:“你们家的宠物,也该善待吧?公园里的草木,也不能践踏吧?名人就可以随便蹂躏,让公众消费、狂欢?”“如果韩寒视清白为生命,
  • 断裂的“意象”与混乱的“观念”
  • “Because,through hi scondensed,transluscent images,he gives US fresh access toreality。”这是诺贝尔文学奖评奖委员会向2011年获奖者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及其诗歌作品作出的赞许与评价。其含义大概是:“通过凝炼、通透的意象,他为我们提供了通向现实的新途径。”
  • 艺术可以如何无耻吗?
  • 张艺谋的电影,越来越低俗,越来越胡来。他在1980年代的有些片子,还是可看的。1990年代以来,江河日下,堕落的速度之快让人吃惊。《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一蟹不如一蟹。从主题思想、作品所蕴含的情感,以及价值观、人生观,都是稍有文化修养的人所无法接受的。
  • 幸福的中国文学
  • 自从我的老妻去世以后,我家的电视基本上就固定在央视的新闻频道,早中晚三餐,开吃时开机,吃完了关机。本地有线电视提供了上百个频道,即使其中的半数常有可看的节目,遥控器的频道选择按键恐怕早已不堪重负,当然更会给看电视的群众带来很多麻烦。现在好了。正是由于相关部门各位领导、同志们的辛勤劳动和不懈努力,才使我可以放心大胆地让电视固定在一个频道上。
  • 北斗七星高文人夜带刀
  • 2007年,一位年轻的雕塑家为王小波创作了一件高达三米的雕塑作品,是那种全裸的人体雕塑作品,很像古希腊骑士,作品一经展出即获好评,后被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收藏。据说,雕塑《王小波》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件以作家为原型的全裸人物雕塑作品,有着开天辟地的意味。2012年,也就是时隔五年后,
  • 关于吾文被用于他书之备忘
  • 2011年12月29日早上,我到雍村饭店参加一个纪念“笔耕”文学评论小组成立三十周年的座谈会。先领得本次会议发的一个袋子。坐下后打开,呵,一个异型精装的红皮大书,沉甸甸的,书名:《陕西文艺三十年》。这就是那个传说了几年的《陕西文艺三十年》,当年约我写了好多篇文章呢,终于出来了。急忙翻看,
  • 知识分子题材小说中的身份焦虑
  • 知识分子对自身的考量、书写构成了现代文学史中的一个“小传统”。从“五四”到“新时期”之前,《孔乙己》、《伤逝》、《沉沦》、《倪焕之》、《二月》、《寒夜》、《围城》、《青春之歌》、《陶渊明写挽歌》、《第二次握手》等作品在不同的具体历史语境下,
  • 中国文化大反刍的冷评
  • 反刍的俗称叫“倒嚼”(“嚼”字读音为第四声),指的是某些草食动物如牛、骆驼等等吃了草之后,夜里静卧下来便将食物退回到口中细嚼一番,使其再回到胃中。随着胃的蠕动,加上胃液的分泌,使食物变成了营养,以利于强身健体。
  • 纯批评:是什么?要什么?
  • 苏格拉底说,未经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我很喜欢这句话,喜欢的程度,与讨厌“难得糊涂”的程度相埒。根据我的观察,许多好事情,都是勇于思考而且善于思考的结果,而许多灾难性的后果,都是不许思考或者不会思考造成的。
  • 谁更精彩
  • 时常听到有人说,生活比小说精彩。有的甚至说,生活比小说精彩十倍百倍,他们还放言,中国最好的小说在《南方周末》的深度报道上。说这种话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指手画脚、说大话乱命名的所谓的评论家和没有读到好小说的读者,
  • 谁敢乔布斯“而大牌”?
  • 谁敢跟乔布斯“耍大牌”呢?这个世界顶级“牛人”之一,这个跟比尔·盖茨照样叫板、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不以为然”的家伙……只听说这个改变了世界生活的科技天才,动不动就对他不满意的人大发脾气。而又是谁有胆量、有资格跟乔老爷“耍大牌”呢?——就是那个写《史蒂夫·乔布斯传》的传记作家艾萨克森。
  • 装病死傻萌
  • 俗话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像我这种天命已过耳顺尚远的不老不少之徒,既可以又看《水浒》,又读《三国》;也可以顺应潮流,什么也不看——看了又有什么用呢?读书近半个世纪,反正我没看出读书有什么用。好像不读书的人生活得更好。
  • 搬家只带一本书
  • 双胞胎女儿出生以后,我忙于家务,远离了阅读。其实,又没有停止阅读。抱着孩子,我一直在读一本280页的《新千家诗》(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年2月第一版)。确切地说,我只读这本书的前半部分“古诗”,只读“古诗”中的几十首。这几十首诗大部分被选人中小学课本。
  • 质疑欲望的奇幻叙事
  • 掩卷《浪子巴樵》,首先想到的便是如何归类的问题。这部六十余万言的长篇小说属于历史?武侠?或浪漫?奇幻?这些文本元素似乎皆具备,却都难免以偏概全。其实,如何归类并不很重要,我惊叹的是喜洲狼(刘政)在小说中所表现出的想象力、叙事魄力与质疑精神,并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批判现实主义完美交织,
  • 活着的诗歌
  • 接到薛如茵阿姨的电话,2011年已经没有几天了,她告诉我,曾卓仙逝,转年就是十年了。这么快?这样的感叹似乎已持续了好几年,我时常感觉,四十岁以后几乎是年跟着年,年追着年,老天爷不把你马上赶去老年就不罢休似的。
  • 今生是“序”
  • 《今生》是“序”,何士光先生如是说。士光这些作品,其风格一如他过往的文学作品,像《草青青》一样清纯,《种苞谷的老人》一样细腻,《青砖的楼房》一样委婉。依旧是坦然,沉静。如叙家常,澹澹地,明白如话。这些散淡的文字,乍看很轻松,仿佛漫不经意,但踏着作品语言的旋律走进去,
  • 柳萌《放飞心灵的风筝》出版
  • 柳萌三十年前曾在《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辽宁青年》等报刊,以“青春寄语”专栏的方式,写过大量文章。当时在青少年读者中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柳萌的散文集《放飞心灵的风筝》近日由知识出版社出版,分“心苑芳草”、“韶光背影”、“青春书简”、“远景近情”、“迟悟人生”、“人间世景”六辑,所录文章既有熔思想、抒情于一炉的美文,又有集叙事、描写于一体的佳构,文字精短,
  • 我看《十四家》
  • 《十四家》首先让我刮目相看的,是其文风。所谓叙述,我认为也可以说就是用语言指陈事实的过程。名与实之间的联系,历来渠道缠绕,有简切者,也有繁复者。用美国作家来打比喻,福克纳的名实之间就很繁复,甚至语义再生语义;而海明威却很简切,语义仅仅指陈事实,然后,让事实本身呈现意义,《老人与海》便是明证。
  • 一盏乡间的小油灯
  • 《老娘子》在张楚的小说创作中是一个“异数”。张楚创作过大量外表坚硬、内在细腻、意象驳杂的小说。他的小说往往呈现很强的探索性,那些被遮蔽或敞开的日常生活在他的笔下,呈现出出人意料的锐利锋芒,散发出不可思议的迷人光泽。他善于在狂野与规矩之间自由穿梭,在迷乱之下常常伴随出奇的安宁,
  • 庞清明:作为诗人的承担
  • 认识庞清明可以说是很久了,也可以说是素不相识,因为我们相交已久而从未谋面;说相识很久,是因为透过有限的网络空间和他的诗歌文本(包括歌理论文章),特别是细读新近出版的《第三条道路批判》(庞清明著,甘肃文化出版社),我认识到一个诗人的清明,一个承担的清明。
  • 《猫鼠博弈》
  • 陈歆耕撰写的这部“小偷回忆录”,是一部将新闻性、真实性、文学性高度融合的长篇报告文学。书中讲述了反扒“神警”胡雪林从事反扒工作二十年,抓获小偷五千多个的传奇故事。数十名小偷的口述实录,既真实反映了他们从正常人堕落为小偷的心理演变轨迹,
  • 只想对妈妈说“对不起”
  • 夏威夷美丽的清晨,鸟在呜叫。窗外的树撑出很大的树冠。新绿的叶尖上衔满羽毛一样的阳光,仿佛精灵舞蹈。今天要去的地方是珍珠港,于是怀了某种悲歌般的兴奋。这个被镌刻在世界战争史中的惨烈事件,我们早已了然于心,无论从教科书还是电影中,但我们仍旧对即将前往的地方满怀了向往。
  • 故乡的“生活”
  • 几十年了,我总爱读点文学。一读就想写,一写就想到“生活”,一想到“生活”,就想到故乡。在眼前激变的时代里,千千万万农人从广阔的天地呼啦啦涌人钢筋水泥建筑的丛林,涌入到重金构建城市的狂热中。
  • 春去蓬安有妙处
  • 蓬安的美妙,与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有关。阳春三月,去了趟蓬安,自然就领略了蜀中有名的才子才女的才气和爱情佳话。话说司马相如去朝廷供职后也非圣人,如现代人一样情意思迁,有一路上导游给我们讲的他写给卓文君的诗为证:“一别之后,二地悬念;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
  • 阎纯德推出“大家书系”
  • 近日长春出版社推出宗璞、张抗抗、赵玫、梁晓声、乐黛云、阎纲、谢冕、刘锡诚、陈启文、黄晓敏的散文随笔精品组成每人一卷的“大家书系”。“大家书系”由语言学家阎纯德与出版家谢冰玉共同主编出版。阎纯德贯穿策划过程始终的,是将文学魅力与散文精神作为作家入选的唯一考量。
  • 说文解艺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