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叶某不庄”
  • 一个人,无论为文,无论为武,本领有高低,成就有大小,地位有上下,气运有盛衰,若都能做到庄重自敬,庄诚自肃,也许我们所处的这个人文环境,要更加绿色环保一点。
  • 《“英雄所见略同”又一例》之我见
  • 文坛之宽阔,无奇不有;文人之细致,无奇不有。第二期佚贺的《“英雄所见略同”又一例》,表明高平的某些诗发表在前,晓雪的类同则在后。本期倪红的文章,说明晓雪的某些诗发表早,高平的类同则晚,
  • “围城”内外的“西部文学”
  • 已经有太多的人谈论“西部文学”,谈得令人厌倦、令人沉重。先前两期的《文学自由谈》刊出了严英秀和狄青两位的文章,分别谈了关于“西部文学”的困惑与质疑,比照阅读,不妨看作内外两个视角下的“西部文学”,虽然不尽恰切,笔者全当借题发挥,想就“西部文学”再说道说道。
  • 《米霞》
  • 此书系作者的最新小说集,精选十八年间中短篇佳作。多以情爱角度状写人生社会,无一不微妙生动,引人入胜。作者陕西镇安人,现定居西安,毕业于西北大学,
  • 谁动了批评家的生活智慧?
  • 发挥一点想象力。如果要你列出你认为的世界十大难题,你会选哪些?而如果让我选,第一个可能会选“证明或证否一个足够大的偶数可以表示为两个素数之和”,第二个肯定会选“文学有什么用”。
  • 散文新动向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对散文的态度变得随便起来,后来就越来越随便。跨文体主要跨的是散文。往这个领域加点塞点都无关宏旨。但它又确是差不多人人都来写的文体,在这个以审美、消费、个体为话语特征的中产阶级时代,
  • 《文学报·新批评》周年随想
  • 我跟《文学报》总编辑陈歆耕先生的交道,是标准的不打不相识。几年前在杭州,初次见面,他说有一篇稿子给了《文学自由谈》,请我“多指教”。见他如此客气,便随口回答“没问题”。回到天津学习陈文,感佩其视野宽阔,资料详尽,
  • 阻止他们弄假成真
  • 1982年创刊的《当代文坛》,到2012年,整整三十年了。《文学自由谈》1985年创刊,如今只有二十七年。所以,尽管我痴长罗勇(《当代文坛》主编)十五岁之多,但《当代文坛》是哥,《文学自由谈》是弟。我们穿过军装的都晓得,兵龄晚一年,
  • 带回安慰 带回信心
  • 我于文坛从业多年,见识过不少有关文学的会议。但像这回到阿肯色州,见到这么多同行,花费这么长时间,专门研讨短篇小说,还是第一次。人生中任何的第一次,都是宝贵的。所以特别感谢会议举办方,感谢Lee主席,给了我扩大眼界的机会。
  • 题外题内的废话
  • 晚辈朋友张建云,有过人的自信,刚出炉一本新著,赤裸裸,就叫《张建云说》。此书深含孔孟之道的学习体会,得数家学术单位青睐,选定北京大学英杰会议中心(此处时有中外政要现身演讲)召开研讨会。猜度主办者的用意,张建云一人独“说”,
  • 对《文学报·新批评》的批评
  • 本刊任某人,在《文学报·新批评》创办一周年研讨会上。承诺愿意刊发批评“新批评”的文章。话音刚落,就有檄文寄到。而且,作者就是《文学报》的编辑。我们刊发此稿,绝非挑动内讧。申城的报纸能够批评本地的作家、作品,
  • 长篇小说《男根山》引起广泛关注
  • 吴景娅的这部长篇力作,由重庆出版社隆重推出以来,已引起广泛关注。评论界认为小说用一段被男性图腾缠绕的故事,抒写出了最动人的两性情爱悟语。洋洋三十万字的小说,面对两类读者:男人和女人。因为最深切的异性之爱,仍然无法改变人的终极孤独。
  • 你无法剥夺他活着的乐趣
  • 上世纪我写过一篇小文章,叫《猪八戒同志》。本世纪兴起了网络,网络上竟能发现这个文章,可见它跨过了世纪,不能说没有一点意味。一看文章标题,即可清楚表明我对猪八戒的定位:猪八戒是个同志,是我们中的一员,是我们男界的杰出代表。
  • “先锋派”没有死,只是马原老了
  •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的下午,在沈阳桃仙机场,一对在QQ上聊得火热的网友此刻呆呆地望着对方,感觉竟是那样的恍惚……
  • 《火鲤鱼》
  •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这部姜贻斌的长篇新著,由韩少功、贺绍俊、谢有顺联袂推荐。其广告辞闪闪烁烁,能给人疑惑的诱惑:幸福像一尾鱼,它游来时,
  • 请诗评家对号入座
  • 还没人“夏至”,榕城就迫不及待地热起来。就在黄昏来临时,招呼吃海鲜、喝冰啤的电话进来了。我欣然前往。聚会的是一桌诗人,有几位不是诗人,是诗人的朋友——手中有钱或者有权能为并愿为诗歌活动买单、支持中国诗歌事业发展的朋友。
  • 《好看的是灵魂》
  • 经商务印书馆推出的这本大书,由刘海星与柯文辉共同完成。前者为摄影家、诗人,后者为艺术评论家。
  • 文坛岂可无此君
  • 北岳文艺出版社要出一套当代批评家的小丛书,已选了几位,让我再推荐一位,我推荐了李更先生。
  • 疯人呓语
  • 很多年前读过河南作家李佩甫的长篇小说《羊的门》,觉得非常好。至今仍认为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新时期文学最优秀的作品之一。同时还认为李佩甫先生如果以《羊的门》作为起点,而不是“顶点”,是完全有实力进入大家之列的。
  • 东莞召开文学创作高端研讨会
  • (本刊讯)广东省东莞市文联举办的文学创作高端研讨会日前在该市樟木头镇闭幕。东莞文学现象眼下的特质是什么?优势与不足有何具体表现?打造产生全国影响文学精品的可能性?对这一系列议题。与会者进行了深入研讨。
  • 看相杂谈
  • 为人看相,与为人算命的意思相近。但是两者的区别很大,甚而风马牛不相及。算命,虽然号称依据的是《易经》,但99.99%却是无稽之谈,无非是聪明些的胡说八道而已。而看相则不同,只要有敏锐的观察,只要有足够的阅人阅事经验,还是有可信的成分的。当年鲁迅曾说过,
  • 存真或求生
  • 鲁迅思想深刻,文风奇崛,我们见到的其著作应该基本上是本来面目。这可能是由于其特殊地位决定的。他的同时代人、论敌们、朋友们、学生们,以及后来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把鲁迅揭露当局崇洋媚外、对内腐败,镇压学生,
  • 无“水”不成序
  • 上期《不妨一直“鸟”下去》一文,作者也是孙贵颂。但由于我们校对粗疏,竞将署名错为李贵颂。在此,谨向孙先生及读者致深深歉意。
  • 眼睛和心灵缘何划江而治
  • 作为一名依赖于写作的观察者,如果我们过度相信自己的眼睛,往往只能看到现实的此岸而不是彼岸,从而被眼睛活生生地蒙骗。“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早已欺世盗名。面对眼睛,心灵往往沦为废品。
  • 他人即地狱
  • “他人即地狱”是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的观点,出自他的戏剧《间隔》,意思主要是:“我”需要他人,而他人却往往满足不了“我”的愿望,却因为自己的愿望而伤害了“我”。因而人终究是孤独的。从人的生存本能来看,萨特的说法是准确的,
  • 《抵抗遗忘》
  • 赵勇的这本文艺时评集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作者运用深厚的文艺美学知识,对当下生活中的文化、文学、娱乐、教育等社会现象进行深入浅出的现场评说。行文锐利,见解独到,充分体现出知识分子不懈言说的求真精神和坚持道义的担当意识。
  • 翠翠与杜拉
  • 多年前,重温《边城》与《情人》,觉得这两部小说有相似之处,不在语言和叙述,而是某种内核,沈从文和杜拉,都在述说着人类共有的感情,共有的情绪。于是冒出了一个想法,想将这两篇小说比较一下。
  • 里尔克与汉乐府
  • 写下这个标题,颇觉得有些滑稽。时间与地点相隔的太遥远了,南辕北辙的感觉,但就是有一个时段里这两个符号竟然在我的大脑里缠绕交织在一起,是碰撞就有结果,不管对错。
  • 让谶言放射光芒
  • 作家何大草,学古人成吉思汗,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婴儿抱出来,交给清晨遇见的第一位路人,让她去独立面对前途莫测的命运。这个婴儿就是他用《我寂寞的时候菩萨也寂寞》一书托出的心血之子——缅忆君。
  • 再版赘语
  • 用天津话说,真哏儿(真有逗),我这本文字甚浅、立意不高的书,无非记叙了些文艺界名流的“好人好事”,居然出人意料,欣获再版。
  • 关于《长天集》
  • 金梅,我是很熟悉的。五十多年前,金梅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读书,后转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留校做了助教不久,便调到《河北文学》做编辑工作。那时我从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
  • 后记
  • 在《长天集》即将付印之际,我首先要说的是,这部书之得以出版,完全应该归功于老友淮舟和他的侄子白正,没有他们叔侄俩热诚、无私、辛勤的劳动,本书肯定是不能面世的。
  • 文学的记忆
  • 现在回忆起来,我最早有印象的杂志叫《文艺新天》,那是家父李建纲主编的一本在当时颇有影响力的刊物,由于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东西,不可避免地成为大字报的载体,里面充满了极左文章。
  • 那些不能湮没的小历史
  • 周正章《话说日丹诺夫情结——周扬与胡乔木的1983裂变》一文梳理了胡乔木和周扬大半生的“中国的日丹诺夫”地位之争及其在1983年的大结局。
  • 《江南》展示第二届“郁奖”评选流程
  • (本刊讯)2012年第4期《江南》杂志用27个页码的篇幅,详细展示了第二届郁达夫小说奖的评选流程。
  • 《世说新语》引发的一桩公案
  • 《世说新语》是我国古代一部著名的笔记小说集,旧署南朝宋刘义庆撰。鲁迅认为此书是刘义庆招聚文学之士,编篡旧著而成。内容为记人叙事,始于秦末汉初,迄于南朝刘宋元嘉年间,举凡当时的高士言行,名流谈笑,集而录之。今本所见,尚一千一百余则,分“德行”、“言语”、“政事”、“文学”等三十六大门类编排。
  • 中国作家首次参加世界短篇小说会议
  • (本刊讯)第12届世界短篇小说会议于2012年6月26日至7月1日在以“自然之州”享誉美国的阿肯色州首府小石城举行。来自二十六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五十多名作家、评论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受大会及美国中阿肯色大学孔子学院的邀请,
  • 渔港夕霞(中国画)
  • 说文解艺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