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品味张大复
  • 晚明文人张大复,字元长,江苏昆山人。生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死于崇祯三年(1630),享年77岁。他的前半生,为戏曲作家。当时,在江南一带的梨园行里,此人举足轻重。因为戏剧界都熟知"剧本剧本,一剧之本"的说法,剧本的好坏,往往决定一出戏的成败。所以,好剧本难求,好剧作家更难得。演艺界人,虽谙熟声律,但不精通文史,下笔不了;一般文人,学问可以,对剧场艺术,却未必能通其门径而登堂入室,
  • 是谁吃错了药
  • "太疯狂了"!当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得知有一个国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翻译出版了六七部他的小说,同时还有他的另外几部作品正在等待翻译或商讨版权过程中,而这个国家还是正在迅速崛起的古老的中国的时候,这句由衷的感叹从作品在本国读者中饱受"艰涩难懂"质疑的帕慕克嘴里脱口而出也就不奇怪了。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加令这个土耳其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在等着他。
  • 从写作的雷同,看择业的误会
  • 读罢2012年第2期《文学自由谈》佚贺集辑的《"英雄所见略同"又一例》和该刊2012年第4期上发表的倪红《〈"英雄所见略同"又一例〉之我见》两篇文章,我真的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作为原甘肃省作协主席的高平和原云南省文联副主席的晓雪,均是中国文坛上级别不低,享誉一时的著名诗人。
  • 文本的错行与感动
  • 文学作为一种抒发与表达,在文体形式上的细致差别不过是一种所谓成熟的艺术形式必备的格式化的渠道或者习惯,在用文学的方式表达一种情绪、挥洒某种情愫,宣泄胸中诸般块垒,抑或演绎头脑里始终在意识与潜意识边缘上的白日梦样的症结的时候,实际上采用什么约定俗成的具体格式,经常存在着相当的偶然,时代的偶然,个人气质的偶然与经验的偶然。
  • 艾青的樱桃与左琴科的坚果
  • 我写文章引用资料,如果条件许可,总是想办法查到最初发表的文本,然后将它与最后收入作者全集的文本对照。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看出作者是否对自己的作品做过修改;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发现是不是存在"全集不全"的问题。我发现,"全集不全"绝非个别现象,大陆版的《胡适全集》、《傅斯年全集》似乎都存在"不全"的问题,而《傅斯年全集》"不全"的问题,则尤其严重。
  • 《文学报》启事
  • 一、自本报2011年6月2日创办《新批评》专刊以来,编辑部不断接到读者来电,询问如何订阅《新批评》?在此特作统一答复:《新批评》专刊是《文学报》版面中的一部分,隔周出版,每期8~16版,倡导"真诚、善意、锐利"的文学、文化批评,如要订阅《新批评》,读者只需到附近邮局订阅《文学报》即可。
  • “官员”古体诗词写作的意义
  • 近些年来,各级党政干部写作古体诗词蔚然成风,从向高校老师讨教古典诗词格律知识,到逢年过节"感怀"一首而又通过手机群发致意于同僚,进而相互唱和相互切磋,更有研讨的盛举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由于职业的原因,我常常读到一些党政干部写的古体诗词,也间或会去参加一些为这些诗词举办的研讨会。
  • “三多三少”之倡导
  • 中国人喜欢随大流、跟风、凑热闹。郎朗一火,学钢琴者成群结队;丁俊晖出名,打台球者如鲤过江;马未都发财,奔潘家园"淘宝"者摩肩接踵;已蜕变为"百家历史故事讲坛"的央视"百家讲坛"一推波助澜,学没学过历史、年龄大年龄小、有文化没文化的,
  • 《天津文学史》的“收”“放”视野
  • 地方文学史的写作实践告诉我们,地方文学史并非仅仅中国文学史的简化、片段或具体而微的投影,而是应该、也必须有自身的特定的写作机制和思维方式,后者要求地方文学史的写作要处理好一系列的特定关系。
  • 读他们
  • 格绒追美:《隐蔽的脸》"看着从庞措神山上飞下来的雄鹰在头顶盘旋时,我多么想把内心的感受写下来啊,可是,我们掌握的汉字远不足以表现内心模糊的冲动。"这是一个叫夏超晋美的藏族小孩发出的感慨。
  • 程绍国的散文
  • 程绍国从不讳言好酒。读这个酒人的散文,字里行间除了流荡着瓯江楠溪两岸的水色山光,乌岩石门的烟岚雨雾,闯世界揽来各地叫人揪心的风景光影,还氤氲着黄的、白的、红的土洋各色酒的芳香。没感觉的人读不出来,有感觉的读者,于是跟着微醺,这时看这一作者,身高背阔,不似传统的文人墨客,谈吐间明快豪爽,甚至带几分粗犷,心中品味,像是燕赵慷慨悲歌之士?
  • 陈九和他的诗歌
  • "陈九是海外颇具影响力的华文作家和诗人,其作品常见于海内外华文媒体。著有诗集《偶然》,散文集《车窗里的哈迪逊河》等。曾任美国海外华文作家笔会会长,现为美国《侨报》专栏作家。"
  • 直面内心血痂的《法殇》
  • 近些年来,商战小说颇为热闹。房产商也总是一而再地成为畅销书作家们笔下的常客。这当然与这一群体的话题性和显赫地位有关。这些有幸被请进故事大暴隐私的房产商,似乎都是些奸诈阴暗、为富不仁的主儿,甚至干脆被赋以漫画式的大腹便便、阔嘴金牙形象。
  • 走近武歆的“红色爱情”小说
  • 惊讶,往往来源于过分的熟悉。所以,当有一天突然看到武歆专注于"红色爱情题材"的写作时,我非常惊讶,早年那位曾经热衷于抒写都市爱情以及工业题材的武歆,什么原因,突然转向另外一种题材的写作,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呢?
  • 《张星名人访谈录》出版
  • 《张星名人访谈录》是一部两大册共72万字以专访为特色的纪实文学作品。第一册为"女人篇"《爱是女人一生的梦》,第二册为"男人篇"《心灵的独家披露》。
  • 有缺点的战士与完美的苍蝇
  • 代表"一个时代"的作家汪介之先生是南京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至今无缘结识汪先生,我知道他,是因读了他新近出版的一部专著《伏尔加河的呻吟——高尔基的最后二十年》。这本书刷新了我过去脑海中对高尔基已经定格的印象。
  • 不同凡响的不伦不类
  • 张鸣自嘲"写点不伦不类的文字",阅读《姑妄集》中这样的文字,被字里行间的幽默打动,就觉得"不伦不类"的文字,其实是不同凡响的文字。对幽默,向来很敏感。对西方首脑人物的评价,幽默是重要的标准。因此,对丘吉尔,对里根,对克林顿,有一种天然的好感。
  • 不会忘记的名字
  • 旧话重提。记得新世纪之初,大陆有学者撰文质疑"余光中神话",并因此在海峡两岸文学界引发争议。其实,纵览中外文学(艺术)史,许多卓有成就的文学家、艺术家,常常都是有争议的人物,余光中也不例外。
  • 严肃的好玩
  • 前段时间,我重读了丁玲的《延安文艺座谈会的前前后后》。此文写于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四十周年前夕。1981年8月8日,胡乔木在中央宣传部召集的思想战线问题座谈会上发表讲话,对《讲话》进行了反思。
  • 刘大杰和他的“问题小说”
  • 当代文坛多是尊刘大杰为文学史家或翻译家,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他已经是颇有名气的小说家了。1927年他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研究科文学部边读书边写作,在校三年,写了一批小说,寄回国内发表,几乎全凭稿酬维持生活。
  • 与朱老师切磋
  • 今年第四期的《文学自由谈》晚到了几天,拿到刊物之前,便有人通风报信,说有如此这般一篇文章与你有点关系,已经在中国作家网上贴出。就去看。刚看完,报信人来了短信:有何想法?就回了一个短信,大意是:他说的都对,我也没错。
  • 切记“蛇足”露破绽
  • 拜读《文学自由谈》今年第四期陈冲先生《谁动了批评家的生活智慧》长文,真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一直读到文章第三节才恍然大悟,原来作者之所以用占全文近五分之三的篇幅"论证"(引号内系原文,下同),其目的是"正题",亦即对长篇小说《陆犯焉识》继续进行更"具体"的"挑剔"。
  • 鲜活人物已走在作家的想象之前
  • 2012年春夏,《人民文学》、《光明日报》等报刊杂志,陆续刊登出我的系列散文《她在东莞》的部分篇章。一时间,"她在东莞"变得像当年写葡萄诗般,成了我的某种标签。
  • 是什么样的人,就写什么样的诗
  • 一关于诗:说我在写作的路上走了六十多年,说我写出过成百上千的诗,这种资历数字和作品数字,有什么意义呢?诗是艺术品,艺术品的评价,根本不是量的问题而是质的问题。如果作品没有情思深度和艺术高度,那是什么诗呢?
  • 他是“文化人”
  • 武清历来是一块文化高地。从满清末期说起,产生过革命义士,扶保谭嗣同变法;产生过曲艺名家和大批书画大家,有获得过国务院总理赠送座骑的画家,有全国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在武清随便走进任何一家企业或机关的办公室,都会见到不俗的字画,明显会感受到一种浓郁的文化氛围。
  • 独语者的《自在书》
  • 漫漫人类长河,许多圣贤、大哲的思想都是以精粹散章的形式流传下来的。比如中国的孔孟老庄,外国的柏拉图、培根、拉罗什富科、蒙田、帕斯卡尔、尼采、爱默生、纪伯伦等等。尽管我们承认人类真理永远不会被穷尽,但若站在巨人的肩膀继续探求真理奥秘,委实需要坚持思考的担当意识。特别是在一个以制造经济神话为惟一路径的"单行道"社会,《自在书》的问世,更是一件值得读书人欣悦的出版事件。
  • 倪斯霆新著《旧文旧史旧版本》问世
  • 继出版《旧人旧事旧小说》一书后,文史学者倪斯霆新著《旧文旧史旧版本》近日已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此书内容及写作风格与《旧人旧事旧小说》一脉相承,除对刘云若、宫白羽、张恨水等民国通俗小说家进行版本及事迹研究外,更是将视角瞄向了严复、张元济、王国维等文史巨擘及张竞生、姚灵犀等民国文坛怪人。书中对中国武侠小说史、中国说唱史考辨的文章,更显出作者精深的功力,
  • 阳光越过寒流
  • 歌声,飘过山峦和大地,飘过海洋和天空。也飘过我孤独而又充满渴望的内心。此刻,那片春天的小树林和这片冬季的大海滩,在我心里一样的恣肆,辽阔无边。雨,是淅淅沥沥的心雨,消失在沧桑的季节深处。那些氤氲人生的烟岚和晨雾,早已幻化成馥郁的茶香。寒冷,是温暖的母亲。就像春天,总是从每一个冬天起航。阳光越过寒流,越过感伤、血泪、悲怆和愤懑,把温暖留驻心底。像春风执拗地吹过冬天冰雪覆盖的大地。这是心灵的盛宴。
  • 我老了的精神头儿
  • 写下这题目,自己先吃一惊。吃惊的原因,是如今自己居然也承认自己老了。这些年不断有儿童叫我爷爷。那一声声清脆的童音,让我感觉着,自己大概真的是老了。人老了,就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还朝气蓬勃,目标远大。干事儿,能干的和不能干的,恐怕得有一个清晰的选择。
  • 所见不同乃英雄
  • 英雄有瞬间形成的,如舍己救人的教师张丽莉,此前一直是没有编制的临时工,一举成名天下知:也有安排的,如神九等航天员,派谁上去谁就与众不同了;还有为人类做出了突出贡献而实至名归的,如袁隆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英雄不问出处"。
  • 赵玫出版访美散文新著
  • 自1994年接受美国政府邀请,参加"国际访问者计划"以来,赵玫已先后七度前往美国。每次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同的地域、不同的行走方式。
  • 围绕《金瓶梅》的故事
  • 《金瓶梅》开创了描写家庭生活的先河,这在中国小说史上是有重要意义的,故有其不可磨灭的文学价值。但它毕竟过于淫秽了,其中性爱描写失之过于粗俗,而且大同小异,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一些陈词滥调。夹在里面的"诗云"之类更是落套而又俗不可耐。
  • 重新吃香为哪般?
  • 不久前,电影《武训传》被解禁,供"研究使用"发行。于是,引发了一些人的欢呼,一些媒体把《武训传》当成什么了不得的经典。1951年,有关方面曾对这部影片开展大批判,由此影片也尘封了六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有人为影片鸣不平,但仍未恢复公影;如今也只是发行DVD而已。
  • 暧昧之词与暧昧之事
  • 鲁迅在自己的日记里爱用"洗脚"一词,"今晚洗脚","又洗脚"。学医出身的鲁迅或许真的很讲究卫生,但似乎没有在日记里记录洗脚的必要,那么这个词则另有别意了。实际上鲁迅笔下的"洗脚"是一个相当委婉及暧昧的词。同一件事,在许广平笔下,则用了另一个感受完全不同的词:"每每温存过后……"当时正读高中的我,对着这个"温存"发了半天愣,我实在搞不清"温存"的含义。"温存"同样是一个词意不清,相当"暧昧"的词,但"暧昧"得是那样有味道。
  • 牧归图(国画)
  • 说文解艺
  • 面子洒脱,里子迂腐的文人:问味于猫,无异问道于盲。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