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莫言获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 2012年10月11日,斯德哥尔摩时间午后一时整,瑞典学院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为中国作家莫言。莫言长期修炼,终成正果,本刊全体同仁向他表示诚挚的祝贺。
  • 训练想象力的教科书
  • 美国汉学家爱德华·赫策尔·谢弗(1913—1991),在1963年出版了《撒马尔罕的金桃——唐朝的舶来品研究》一书,该书汉译本的书名为《唐代的外来文明》。汉译本问世以后,一部唐人段成式所著的《酉阳杂俎》也跟着出了风头,立马被更多的人士关注。这当然是好事.终于有人聚焦到这部相当冷门的唐代笔记小说上来,难得难得。细想想这事,也挺讽刺,倘不是洋人的鼓吹,段成式和他的这部呕心沥血之作,继续被冷落下去,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 "比较文学"可以休矣
  • 在当下,一种食品,我们说它很好,往往不是因为它好吃且富于营养,而是因为它不含添加剂;一个人,我们说他不错,常常不是因为他给我们乃至整个社会做了多大贡献,而是因为他在与朋友交往的时候够义气、讲诚信……同样,一门学科,我们说它比较“热门”,不是因为这一学科能够济世惠民,
  • 作家文学馆与暴发户心态
  • 在各地纷纷建造作家文学馆的热闹中,又传来魏明伦文学馆签约仪式在四川安仁举行。魏明伦文学馆总面积约一千二百平方米,分为上下两层,将通过大量图片、作品、影像、实物等资料,反映魏明伦的文学创作历程。该馆预计将于2013年1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
  • 抄一抄 比遗忘好
  • 读李美皆的《关于从维熙的“混沌”》时,第一感觉是获得了一种阅读快感,一种只有读到好文字以后才会有的那种怦然心动。不过紧接着也产生一个疑问:文章可以这样写吗?没错,那些让我怦然心动的,是从维熙的文字,不是李美皆的文字。可是,既然李美皆已经讲明这篇文章就是对《混沌》的摘抄,还特别强调“我尽量使用从维熙的原文,并尽量不做评论”,那么就不存在是不是抄的问题,只存在可不可以这样抄的问题了。
  • 萧红活着会怎样?
  • 一个身份特殊的逝者,倘若九原可作,活在了当下,他会做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当人们提出这类问题的时候,一定是活人的生活出了问题,也就是说,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没有把握、缺乏信心了。如果他们自己活得很自在,便不大可能提出作古的人活在当下“会怎样”之类的问题,譬如,在英国,大概很少有人会操心莎士比亚如果生活在二十世纪会受到什么样的政治迫害,因为他肯定不会在完全无辜的情况下被投人监狱,或被送到劳改营之类的地方。
  • "史诗型"长篇小说问题何在
  • 史诗与长篇小说在巴赫金那里是并置的概念,二者分别对应卉代和现代重要的叙事文体,但是考察我国当前的创作,不难发现有一类长篇小说带有较显著的“史诗”特征。故而将其拈出,细细打量。所谓的“史诗型”长篇小说就是在宏阔的历史视野中,试图叙述“绝对的过去”,对现代中国转型的过程做出具体描述的作品。勉为其难定义而已,就此问题而言,其实按照直觉望文生义效果更佳。举例说,1990年代以来,《白鹿原》、《秦腔》、《笨花》等都是典型的“史诗型”长篇小说,具有史诗的“纪念碑志”的特征。但是,本文想探讨的是这批堪称中国长篇小说代表作的作品有哪些问题?同时想追问,“史诗型”长篇小说向何处去?
  • 关于"我"的话题
  • 我这里说的“我”,不是指我毛志成本人,而是泛指世上一切由认识他人上升到认识自己的意识品位。这种意识,也可称之为“我意识”。必须承认,中国无论各式各样的社会现象、社会行为,还是文学的理性思考、语言表述,真正落实到“我”、深入到“我”,并且从“我”中开发出优质能量,这样的事并不多。但时而大呼“无我”、时而直呼“唯我”的事却不乏其例,此起彼伏。在这样的背景下,很难建设好一个高品位的“我”。
  • 身份认同与"他者"想象
  • 这似乎是一个很“学术”的话题,而且被学者们描述了无数次。我这里对这两个概念的使用却并非学术意义上的,而是对这两个概念进行了通俗使用上的反置。或许有必要先讲一下“邯郸学步”,这是大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成语了,故事不必细讲,大意只是一个人到邯郸学新步法,新的没学到而自己原来的却被丢掉,最后只好爬着回来。这个成语其实隐含着身份认同与“他者”想象的话题。身份认同是西方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概念,新左派、女权主义常用,指的是个人与特定社会文化的认同.
  • 文坛奇闻怪事录
  • 混迹文坛十多年,东奔西走,南来北往,在文学的大红横幅下,我参加过这样那样的一些研讨会、颁奖会,上过这样那样的一些研修班、培训班。耳闻目睹,各色文人,各种文事,总是千姿百态地留刻在我的脑海中,历历不忘。
  • 为何狗镇只剩下一条狗
  • 常有机会听到文人、学人们闲聊,免不了扯到文学、作家,当然也少不了表扬和自我表扬。其中最获具人气的说法是:爱好文学的人都是好人。理由是中国作家的违法犯罪率几乎为零,不但作家遵纪守法,大凡文科出身的也都很本分,学“中文(汉语言文学)”的就更不用说了。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一个人是写诗的,就算让他坏,又能坏N~IUL去?写诗的人必定有诗情有诗心,
  • "说文谈史丛书"及其作者
  • 仿佛已经遥远得像上世纪似的,确切些说,是上世纪末的1997年,我正式调人出版社不久,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的杨天石先生。杨先生六十岁左右,身材挺拔,显露出南方人的精明睿智,依稀可见当年玉树临风的英姿。聊天中得知,杨先生在政协办的《团结报》上有一个“说文谈史”专栏,
  • 《石一宁自选集》出版
  • 这套自选集分评论卷《走向文学新天地》(35万字)及散文随笔卷《湖神回来了》(22万字)。据作者自述,两卷内容反映了他迄今为止的写作生涯之一个侧面,“检视过往,不纯然是对自我的归结,亦是心存一份见证时代、见证文坛的企图”。
  • 金铃子·马占祥(两章)
  • 金铃子在鲁院第一次隆重的师生见面会上,做自我介绍时,用极具特色的川味普通话念了那句著名的话:“美,是困难的。”然后,她说,诗也是困难的,虽然我已经写了二十年了。
  • 换一种眼光打量
  • 倘若说历史是一个小姑娘可以任人打扮,有些不尽如事实,但长期以来某些历史真相一直被一种权威的话语形态所遮蔽、所规定,却是不容置疑的存在。威权话语的力量非常强大,它像一条汹涌奔流的大河裹挟着泥沙俱下,其势不可抗拒,任何一种微弱的异样的声音都会被它巨大的轰鸣所淹没,所吞噬。
  • 鲁敏:我得忘掉原有的技艺
  • 在短篇小说《伴宴》获得鲁迅文学奖之后,鲁敏说,她要在“东坝故事”的叙述上按下暂停键了。
  • 《文学报》启事
  • 一、自本报2011年6月2日创办《新批评》专刊以来,编辑部不断接到读者来电,询问如何订阅《新批评》?在此特作统一答复:CN批评》专刊是《文学报》版面中的一部分,隔周出版,每期8—16版,倡导“真诚、善意、锐利”的文学、文化批评,如要订阅《新批评》,读者只需到附近邮局订阅《文学报》即可。《文学报》增版不加价,全年订阅费用仍为61.8元。2013年报刊征订工作已经开始,提醒喜爱《文学报》及《新批评》专刊的读者请勿错过征订期。
  • 耐看的倾斜与平衡
  • 女作家中,与一些面相写满内容的人比,彭名燕是很单纯的一位。她的洒脱,她的快乐,甚至她的稚气,皆自然本色,而无常见的加工。
  • 本能到自觉
  • 吾友李书崇著《食道通天》,详述美食文化。
  • 穴居尊者
  • 有天我在网上浏览,偶然搜到评说拙作《鸟人》的长篇文章,仔细看下去,一股暖流氤氲在朐问,漫散到全身每根神经末梢,只觉得很感动,呆坐良久不能平静。这种功效不是来自简单的赞誉,而是内心深处长期被遮蔽的幽暗世界迎接第一缕阳光时的震惊。评家是一位叫黄自华的先生,一个陌生而从此令我肃然起敬的名字。
  • 丁玲一次讲话的两个版本
  • 1985年4月21日,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第903期上,刊登了记者徐士杰写的《丁玲同志在西安谈文艺创作自由等问题》:
  • 《青春回想》 南开大学中文系77级毕业30周年纪念文集
  • 这些人,那些事,都在记忆深处,就这样为你打开心底的闸门,如同展开一卷水墨画。或浓或淡,氤氲春烟远树。
  • 茅盾的"冷热"两重天
  • 1949年元旦,香港的《华商报》刊发了茅盾在香港写的最后一篇文章《迎接新年,迎接新中国!》。此刻,怀着美好政治蓝图的茅盾,正携夫人孔德沚与李济深、章乃器、邓初民、朱蕴山、洪深、
  • 1937年的纪念
  • 1937年10月19日,是鲁迅逝世周年祭日,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此编辑出版了《鲁迅先生纪念集》,以纪念和缅怀鲁迅先生。事隔七十二年,今天作为后学的我,开始阅读这本编于半个多世纪前的《鲁迅先生纪念集》,
  • "幸福"的问题砸到了莫言头上
  • 你幸福吗? 对一个陌生人发出这样的提问,真是一件要多傻有多傻的可笑至极的事情。尤其当这样的提问来自于一个权威媒体时.就更让人变得不知所措,因为你从对方那期待的眼神中,分明能读出这样的潜台词:你是幸福呢?还是幸福呢?还是幸福呢?
  • 年龄入诗的白居易
  • 读《容斋随笔》,读到《白苏诗纪年岁》一文,便会心一笑——笑唐朝的自居易几乎年年给自己写首诗(甚至是多首),真不亏待自己;笑宋朝的洪迈网尽自居易的纪年诗,真不亏待自己喜欢的诗人。不多说了,我们还是来看看白居易的年龄,
  • 致萧红
  • 我读过雨巷诗人戴望舒给你的留言:“走六个小时寂寞的长途/在你枕边放一束红山茶/我等待看,长夜漫漫/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而我,心中有话也一直要向你诉说,今天,我冒昧寄给你一封书札。
  • 静赏一朵莲(外一章)
  • 再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文学聚会中。她的满眼热烈和怒放.让我蓦然回到了两年前的一次邂逅……
  • 《星空不灭》问世
  • 苏叶,散文家。专散文,擅绘画,第二届庄重文文学奖得主。此书由花城出版社2012年10月推出,系作者的散文精选集。
  • 文玲书院在浙江开馆
  • 11月5日,典雅而大气的文玲书院在作家叶文玲的故乡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楚门镇开馆。张胜友受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和中国作协党组书记李冰委托,代表中国作协到会表示祝贺并宣读金炳华先生的贺电。浙江省作协党组书记赵和平宣读了浙江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葛慧君的贺辞。参加揭幕仪式的还有贺捷生、刘枫、张浚生、郑小林、洪治纲、赵玫、王益军、陈铁雄、张加波、任芙康及浙江大学师生代表、各界来宾共五百余人。
  • 名作欣赏
  • 说文解艺
  • 《文学自由谈》封面

    主管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天津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任芙康

    地  址:天津市和平区新华路237号

    邮政编码:300040

    电  话:022-23395034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2789

    国内统一刊号:cn 12-1015/i

    邮发代号:6-111

    单  价:6.50

    定  价:39.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