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检察机关贯彻实施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
  • 刑事诉讼法修改对检察工作的影响全面而深远,在各项检察业务工作中,职务犯罪侦查、公诉、侦查监督、监所检察、控告申诉等五项业务工作,所受影响最大也最为直接。检察机关贯彻实施修改后刑事诉讼法既要立足全面,更要着眼于主要业务和关键环节,通过解决好面临的突出问题,推动修改后刑事诉讼法全面贯彻落实。
  • 法条竞合与想象竞合犯的界限新探
  • 对于如何区分法条竞合与想象竞合犯,“本质不同说”认为前者是单纯一罪、后者是实质一罪或处断一罪,“犯罪构成要件说”从犯罪构成要件的数量上的不同来区分,“法条关系说”从静态的法条关系上的不同来区分,“全部评价说”从犯罪构成的评价角度上来区分,“法益区分说”从侵犯的法益数上的不同来区分,但这些学说均难于有效地区分两者。“行为性质区分说”认为,法条竞合的“一行为”的性质单一,其所触犯的数法条、数罪名所规定的构成要件行为的性质必定同一,而想象竞合犯的“一行为”的性质多重,其所触犯的数法条、数罪名所规定的构成要件行为的性质必定不同,这才是区分两者的可操作标准。
  • 立场选择与方法运用:刑法解释的"道"和"器"——以刑法修正案相关罪名为例展开
  • 在法律解释的问题上,立场选择与方法运用是“道”和“器”、“体”和“用”的关系,解释立场决定着刑法解释的方向和角度,而解释方法则只是刑法解释的技术和工具。站在不同的解释立场上运用相同的解释方法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相反,站在同样的立场上运用不同的方法也可能得出相同的结论。在刑法解释立场上,存在着主观解释论与客观解释论、形式解释论与实质解释论之争,这些争论不仅仅是方法论上的论争,更是刑法价值观上的论争。立场之争对刑法的解释、适用以及司法审判有着巨大的影响。文章从刑法解释基本立场的抉择问题出发,进而对刑法解释的限度问题做了探讨,并以刑法修正案相关罪名的解释问题为样本,阐述了刑法解释方法的具体运用。
  • 论因果关系不明场合下同时犯的责任归属——以同时伤害案件为重点
  • 同时犯之间因为欠缺意思联络,所以不适用“部分实行全部责任”原则。同时犯之间在因果关系上彼此独立,当具体因果关系不明的时候,根据“存疑时有利被告人”以及“责任自负”的原则,每个同时犯都只负未遂的责任。因果关系不明场合下同时犯的一般归责原理,会形成处罚间隙,与一般社会公众的法感情存在距离。对于因果关系不明的同时伤害案件,存在共犯拟制肯定说与否定说两种对立的见解。无论在立法论还是解释论上,都应坚持同时犯的一般归责原理,不能将同时伤害拟制为共犯。
  • 骗购经济适用房行为之刑法学思考
  • 放眼当下,骗购经济适用房的行为已经演变为经济适用房制度存在和发展的“业障”。原本的惠民德政在既定的轨道上逐渐偏航,而现存政策对骗购经适房行为的无能更进一步加剧了这种乱象的恶化。事实上,要遏制和斩断贪婪的“黑手”,要根除经适房的“病灶”,刑法的启动就不仅是一种可能,更是一种必然。这并不违背刑法的谦抑性原则,相反是刑法保障人权的彰显。
  • 论场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欺诈犯罪——以美国《证券法》和《证券交易法》为视角
  • 场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是一把高收益、高风险的“双刃剑”,在交易过程中欺诈行为屡见不鲜,本文以美国《证券法》和《证券交易法》对欺诈犯罪的规定为视角,依据刑法谦抑原则,探讨了场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的反欺诈规则,明确什么样的行为是欺诈侵权行为;然后要从欺诈侵权行为中进一步分离出犯罪构成要素,确定哪些欺诈侵权行为构成欺诈犯罪,并介绍了相关的刑罚规定。
  • 试论贪贿案件中关于行为定性的谨慎判断——由一贪污受贿案件“多变的定性结果”引发的关于司法公信的法律思考
  • 贪污受贿本是两种不同的罪名,但一直以来两罪名的定性在审判实践中都备受争议。对于该两类犯罪应当从职务行为与正当经济往来行为的极易混淆性、单位内部文件追认对定性的重要影响、一对一言词证据对定性的影响、不同罪名本身的交叉增加定性难度等多个方面分析定性产生差异和变化的主要原因。同时,并结合当下司法公信的现实需求,从准确理解、把握职务犯罪的法律规定、全面收集单位内部文件并严格审查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严格审查言词证据以减少言词证据的变动,以及准确把握贪污受贿罪的各种交叉情形等多方面入手,分析如何减少和杜绝贪贿犯罪的定性变化,保证法院判决的稳定和确定效力,以确保司法在社会公众中的广泛的权威性和信誉度。
  • 非法证据排除与讯问策略——以刑事诉讼法第50条中"欺骗"的理解为例
  • 2012年刑事诉讼法中“不得强迫自证其罪”和非法证据排除的入法和细化对于实务部门的影响将会展现。通过采取特定策略(比如“欺骗”)讯问犯罪嫌疑人、被告入获取证据曾常被采用。而我国对于通过讯问获取的言词证据的排除标准不明确导致在实践中无法有效界定哪些通过特定的讯问手段获取的证据应当予以排除。借鉴美国通过“欺骗”策略获取证据的可接受性标准,将有利于我国在实务中界定通过“欺骗”等讯问策略获得证据的排除标准,并且明确界定通过“欺骗”等策略获取的证据是否应排除的标准将有利于促进侦查活动向专业化方向发展。
  • 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权相关问题研究
  • 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权是此次刑事诉讼法修改中的重要新增内容,应全面整理出其立法出台的背景,同时对于立法中的规定应当进一步分析并作出相应的解释,包括检察机关技侦权的适用对象、适用案件范围应当进一步明晰,对于决定权与执行权之间的衔接性规定应当细讹,对于证据的使用应当坚持最后使用原则。
  • 论新刑诉法第34条和第267条确定的辩论种类——兼论《法律援助条例》的修改
  • 2012年刑事诉讼法进一步完善了辩护制度,扩大了法律援助的范围,尤其是新法第34条和第267条对原有规定作了较大调整,由此也带来了辩护种类命名上的分歧。被追诉人申请的法律援助是为狭义的法律援助辩护,而办案机关依职权通知的法律援助是为传统意义上的指定辩护;二者虽可统摄于广义的法律援助辩护概念之下,但使用指定辩护更具有妥当性;使用这些概念时需注意其分类标准与适用范围,否则容易产生混乱。同时,《法律援助条例》与新刑事诉讼法存在诸多不协调之处,需要尽快修改。
  • 论加拿大犯罪嫌疑人的律师帮助权
  • 通过研究加拿大最高法院和各上诉法院处理的、以布里奇斯案为代表的一系列司法判例,对加拿大《宪章》规定的犯罪嫌疑人律师帮助权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重点是布里奇斯值班律师制度进行了研究分析,指出了警察充分履行告知义务是实现犯罪嫌疑人律师帮助权的重要前提,而警察违反犯罪嫌疑人律师帮助权时的证据排除规则是犯罪嫌疑人享有的重要救济权利,并对我国犯罪嫌疑人律师帮助权的理论与司法实践发展现状进行了简单探讨,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 诉讼监督工作的评价模式和标准研究
  • 建立适应诉讼监督工作特点的科学评价模式和标准,把结果性评价与过程性评价、静态评价与动态评价、个案监督评价与综合监督评价以及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有机统一起来,综合构建体现诉讼监督数量、质量、效率与效果相统一的考核评价体系,合理设定各项诉讼监督工作在数量、质量、效率和效果上的评价权重,形成良好的诉讼监督工作激励机制,对检察整体面貌的改进、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具有现实意义。
  • 检察机关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实证研究
  • 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作为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于2009年由中央八部委发文在全国司法机关推行,对于缓解被害人的生活困难,化解社会矛盾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总结分析三年来z省N市检察机关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的运行特点、存在的问题,需要明确该制度的价值定位,并从实体和程序的角度提出立法建议,从协调和考核等角度提出完善工作机制的建议。
  • 审查逮捕听取律师意见工作实证分析——以A市检察机关为考察样本
  • 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审查逮捕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的规定》确立了审查逮捕听取律师意见制度,2012年3月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该制度予以了确认。通过实证分析,当前听取律师意见工作存在比率过低、律师意见发挥作用不够充分、工作制度不够健全等问题,建议健全刑事侦查阶段的律师援助制度、强化保障律师执业刑事辩护的工作力度、从听取程序、核实证据、反馈意见等方面着力完善听取制度。
  • 清代性侵害案件中男性受害者的法律保护——以清代法律实践为中心
  • 男性作为性侵犯受害者的相关法律问题不时的困扰着当代学者,而在清代通过深入分析司法实践中疑难案件,不断完善相关的律例条文,该问题已经得到了认真的思考和解答。清代法律视野中,只有男性是性侵害的加害者,而作为受害者的男性包括男子和幼童,且对于幼童有着更严格的保护。性侵害有强奸、轮奸、调戏等行为。以男子拒奸杀人例、男子被调戏羞忿自尽例等律例条文和相关案例为切入点,男性性侵犯受害者在清代的法律保护以及不可回避的清代男同性恋等社会现象值得分析。
  • 英国欺诈犯罪侦诉机构改革与启示
  • 英国打击欺诈犯罪的侦查和起诉机构包括反严重欺诈办公室、金融服务管理局、皇家检控署内的反欺诈犯罪起诉部门、打击严重和有组织犯罪局等,种类繁多。如此多的机构存在案件管辖交叉、各机构关系复杂且缺乏合作等问题,而包括反严重欺诈办公室在内的一些机构集侦查权与审查起诉权于一身也备受质疑。英国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如加大了机构的调整力度,增强了国内外机构合作的深度(包括信息共享),适当控制权力的扩张并寻找机构间配合与制约的平衡点,理顺各机构关系等。这些都为我国的侦查和审查起诉机构改革,尤其是在权力的重新配置上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路径。
  • 我们应当寻找真实吗,谁应当这样做?”
  • 我在第一篇文章①中写道,刑事程序关涉真实。如果同意这一前提,在刑事程序中如何认定“真正(true)”的真实就变得至关重要。我将尝试展示:程序真实存在的不同定义,每一种定义传统上都与不同的诉讼制度相关联,但是它们之间的区别已不那么明显,并且程序真实的认定方式在世界范围内似乎走向融合。最后,我将关注不存在陪审团时的发现真实问题:我们如何确保非完全审判(fulltrial)基础上的程序结果,仍然基于“真正”的真实之上?
  • 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检察院发挥职能作用服务郎溪跨越发展
  • 郎溪县一跃成为安徽省科学发展先进县,被媒体称为“郎溪奇迹”。县委书记邵建华在县委(扩大)会议上说:“郎溪能发展到今天,检察院功不可没。”
  • [专论]
    检察机关贯彻实施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贺恒扬)
    [刑法理论]
    法条竞合与想象竞合犯的界限新探(古加锦)
    立场选择与方法运用:刑法解释的"道"和"器"——以刑法修正案相关罪名为例展开(高翼飞[1] 高爽[2])
    论因果关系不明场合下同时犯的责任归属——以同时伤害案件为重点(高治)
    [个罪研究]
    骗购经济适用房行为之刑法学思考(胡霞)
    论场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欺诈犯罪——以美国《证券法》和《证券交易法》为视角(罗曦)
    试论贪贿案件中关于行为定性的谨慎判断——由一贪污受贿案件“多变的定性结果”引发的关于司法公信的法律思考(冉睿)
    [诉讼理论]
    非法证据排除与讯问策略——以刑事诉讼法第50条中"欺骗"的理解为例(董开星)
    检察机关技术侦查权相关问题研究(程雷)
    论新刑诉法第34条和第267条确定的辩论种类——兼论《法律援助条例》的修改(夏永全)
    论加拿大犯罪嫌疑人的律师帮助权(朱昆[1] 郭婕[2])
    [检察理论]
    诉讼监督工作的评价模式和标准研究(齐冠军)
    检察机关刑事被害人救助制度实证研究(代春波 姚嘉伟)
    [调查报告]
    审查逮捕听取律师意见工作实证分析——以A市检察机关为考察样本(张军 陈运红)
    [刑事法史]
    清代性侵害案件中男性受害者的法律保护——以清代法律实践为中心(颜丽媛)
    [国外刑事法制]
    英国欺诈犯罪侦诉机构改革与启示(肖军[1] 陈三奇[2])
    我们应当寻找真实吗,谁应当这样做?”(托马斯·魏根特[著][1] 冯俊伟[译][2])

    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检察院发挥职能作用服务郎溪跨越发展
    《中国刑事法杂志》封面
      2013年
    • 01

    主管单位:国家公安部

    主办单位: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理论研究所

    主  编:张智辉

    地  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5号

    邮政编码:100040

    电  话:010-68630197 6863020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7-90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3891/d

    邮发代号:82-815

    单  价:16.00

    定  价:19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