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乒乓外交”的台前幕后
  • 1971年4月7日,在中美两国之间互不往来22年之后,我国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队来华访问,这是打开中美交往大门的一次历史性事件,促进了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的进程。这段历史在世界外交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至今已近30年,人们谈起来,还是津津有味,认为这是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根据形势的变化发展,审时度势、把握时机,正确做出决断,在外交上出奇制胜的一个范例。我们曾有幸了解和目睹了这富有戏剧性一幕的部分场合,其间的一些情节至今仍历历在目。
  • 进京前后参与管教国民党战犯纪实
  • 1948年秋,随着我军战略反攻的节节胜利,晋察冀解放区与晋冀鲁豫解放区合并,成立了华北解放区。于是,以上两大解放区的公安保卫部门也相应地合并为中共中央华北局社会部,部长为许建国、副部长为杨奇清,驻地在河北省井陉县内的威州镇。当时,我在华北局社会部预审部门一室四科工作,科长是姚伦。我们驻地在与威州镇一水相隔的南固底村。1947年7月,我中原野战军在襄樊战役中俘获的原国民党第十五绥靖区中将司令康泽和少将处长董益三(曾任军统局电讯处长)就关押在这里。
  • “八百壮士”后来的悲壮
  • 震惊中外的“四行”仓库保卫战结束了,坚守“四行”的“八百壮士”撤出阵地,被“引渡”进入公共租界,其临时驻扎的营地遂成为与外界隔绝的“孤军营”。1938年“八·一三”抗战一周年之际,租界内的华人都悬挂国旗,隆重纪念。我们征得租界工部局的同意后,也悬挂国旗纪念,用两根长树干连接成旗杆,把旗升得很高。这时,驻上海的日本侵略军向租界当局提出抗议,工部局也派人向我们交涉,要我们将国旗降下。
  • 《红岩》作者罗广斌之死
  • 1967年2月5日中午,罗广斌在重庆市文联家中被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八·一八”战斗团抓走,将作为“叛徒”、“特务”进行批斗。红卫兵听说他解放前曾从警卫森严的渣滓洞集中营越狱,担心把他关押在地方院校不保险,于是将他押往部队后勤工程学院,拘禁在该院“八一楼”。这所楼房建于50年代初,原为西南军区后勤部的主楼,虽说一共只有三层,但每层高约五米,罗广斌被关押在三楼,昼夜均有两名红卫兵看守。
  • 罗荣桓在山东
  • 1963年12月16日,罗荣桓元帅逝世。毛泽东对这位秋收起义就在一起的战友的离去十分悲痛。当晚,他在中南海内的颐年堂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听取并讨论聂荣臻元帅汇报十年科学技术规划。会议一开始,他就心情沉重地说:
  • 50年代中青社政治运动管窥
  • 中国青年出版社从50年代出版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牛虻》、《红旗谱》、《革命烈士诗抄》等都是广为传诵的青年读物,深深地影响了几代青年的成长。但有谁知道,这些读物的生产者,也难逃政治运动的噩运,有着一串令人心酸的经历。
  • 胡耀邦在解放太原战役中
  • 1948年春,中央军委决定,撤销原晋冀鲁豫军区,组成华北野战军第1兵团,徐向前任司令员兼政委,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参谋长陈漫远,胡耀邦任政治部主任,全兵团8万多人。但这时胡耀邦和陈漫远都没有到职,胡耀邦还在华北部队第3纵队任政委,与司令员郑维山一起指挥作战。他是1948年8月来到兵团部向徐向前报到的。
  • 胡乔木与赵元任的交往
  • 赵元任是著名的语言学家,1910年毕业于南京江南高等学堂。后赴美入康奈尔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1920年回国,曾任清华大学研究部导师、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语言组主任。1938年赴美国,1945年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代表团代表、美国语言学会会长。在音位学理论、中国音韵学、汉语方言及汉语语法方面造诣较深。
  • 世事重重叠叠山——胡适一家三代的变故
  • 旧时启蒙读本《神童诗》有言:“人心曲曲弯弯水,世事重重叠叠山。”此二句作为上下联,被碑刻镶嵌在胡适祖坟(安葬其祖、父)上,为1928年建坟时胡适所手书。其时,这位洋博士事业与声名正蒸蒸皇皇,遣他夫人江冬秀返故乡安徽绩溪上庄乡,营造先祖墓园。这个世纪已到末梢,现在回头看看这位走向世界的中国文化名人一家三代,真乃“世事重重叠叠山”,颇有历史苍凉之感。笔者与胡适先生侄外孙程氏一家交游有时,知道一些内中底细。
  • 蒋介石的莫斯科之行
  • 蒋经国留学苏联被软禁后经多方协调辗转回国已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而蒋介石的莫斯科之行则少为人知。个中的原因连蒋介石自己也讳莫如深,不愿为外人道,就连他亲定的传记作者毛志诚也只是匆促地数笔带过,加上苏联方面的材料没有解密,人们对蒋介石的这一段经历自然所知甚少。直到1956年,由蒋介石亲撰的《苏俄在中国——中国与俄共三十年经历纪要》在台湾出版,这一段史实才略有披露,但涉及他苏联之行的文字极为缺少,
  • 赛金花其人其事
  • 赛金花本名曹梦兰,按曹氏宗谱所列辈份,和我祖父曹菊农乃远房堂兄妹,她比我祖父小7岁。40年代,上海天蟾舞台上演文明戏《状元夫人》,我祖母(许氏,盐城北洋岸人)曾说过:那是瞎编的,赛金花是曹家人,她的生世我知道,不是这回事。
  • 丁玲历史问题结论何以反复——对《文艺界平反冤假错案的我经我见》的辩正与补充
  • 亲历过文艺界风风雨雨的黎辛老前辈,耄耋之年笔耕不辍,为解读文坛岁月留痕提供了不少回忆史料。但由于资料所限,个别回忆中的结论也难免有率意之处。《纵横》1999年第8期登载的《文艺界平反冤假错案的我经我见》一文中,有关丁玲历史结论一节,即有这样的问题。
  • 歌剧《白毛女》的艰难问世和流传
  •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成年人都熟悉《白毛女》这个故事,而剧中的歌曲《北风吹》更是家喻户晓。自歌剧《白毛女》1945年在延安首演成功至今已整整55个年头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歌剧事业已欣欣向荣,歌剧《白毛女》也多次被改编成电影、京剧、舞剧,人们用各种艺术形式一辈辈一代代地讲述这个发生在半个多世纪前的故事。
  • 毛泽东亲自调查180师失利始末记
  • 1951年夏初,两辆美式吉普车沿着弹坑如鳞的公路向北急驶。车上几名穿着志愿军军服的军人神色严肃,无心观赏满山遍野盛开的金达莱花。前面一辆车上,坐着志愿军第3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12军副参谋长贺光华以及兵团作战参谋武英。王近山英俊的方脸盘上,明显带着大战后的疲惫,失利后的重重阴影仍笼罩在他心头,拂之不去。
  • “白毛女”罗昌秀的风雨人生路
  • “白毛女”——喜儿的故事,众所周知。不过,那是艺术家塑造的舞台形象。四川省宜宾县曾轰动全国、震撼亿万人心灵的罗昌秀,就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白毛女”。
  • 忆旧东安市场
  • 北京的中心地带,东安门大街的东口,自清朝末年在这里由空地上摆摊,逐渐形成一座市场,这就是原来的“东安市场”。在老北京的口语中没有“东安”二字,只说“市场”就是指东安市场而言。如西安门外还有一座“西安市场”,但这个西安市场从来没有简称。
  • 《纵横》封面

    主管单位:全国政协办公厅

    主办单位: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社  长:马威

    主  编:汪新

    地  址:北京西城区太平桥大街23号

    邮政编码:100811

    电  话:66122603 661610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58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44/n

    邮发代号:2-300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