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徐向前元帅夫人黄杰的生前逝后
  • 他和她给我的印象 徐向前元帅夫人黄杰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性。 我第一次见到她和徐向前元帅,是在半个多世纪之前。那时候,人民共和国刚刚诞生不久,我还是八一学校的学生。这所学校诞生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年代,新中国成立后才由革命老区搬迁到北京西郊。
  • 奇人奇功——王世襄追索收回大批文物的坎坷历程
  • 2009年11月28日,一代文物鉴藏大家王世襄先生在北京不幸辞世。笔者在这里就王世襄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组织或参与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第一次大规模追索收回大批流失散佚珍贵文物的那段坎坷往事,向读者做一次较为精细确凿的梳理。
  • 董宋珩带领国民党川鄂边区绥靖公署和十六兵团起义的经过
  • 1949年冬天,国民党在全国的几百万军队已被人民解放军基本上消灭了,剩下的残兵败将节节败退到了四川北部,在董宋珩将军(任川鄂绥署副主任)和曾筵元将军(任第十六兵团副司令)带领下,于1949年12月25日在四川北部什邡县正式起义,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中间经历了不少的艰难、曲折和危险。董宋珩将军是笔者的大舅父。笔者(当时19岁,后来又担任他的警卫员)对这个过程有较多的了解。特把这个过程简略地写出来,以飨读者。
  • 胡公冕在西北的往事——百岁老人彭猗兰的回忆
  • 胡公冕(1888—1979),中共党员,浙江永嘉人。1923年谒见孙中山先生后,受党的指派,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加入国民党,先后参加黄埔军校筹建工作及东征、北伐。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被国民党通缉,辗转于上海、浙江、武汉。1930年任红十三军军长,在浙南领导武装斗争,1932年被捕。1936年经多方营救出狱。“西安事变”时,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为事变和平解决做了许多工作。
  • 忆念毛泽东主席对我的教诲
  • 时光过得好似流星飞逝,一转眼之间,我已是花甲之人了,回忆几十年来,在革命大熔炉中自己曾走过的征途,有过酸甜苦辣,更多的是苦中有乐。中国人口众多,但能够像我这样从不足9岁就参加革命工作,较长时间是在党中央机关,在毛泽东等革命老前辈们身边工作、学习、生产劳动、生活,直接聆听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的教诲,的确难得。
  • 周恩来对“孩子剧团”的关爱与教诲
  •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11月上海沦陷,我们“孩子剧团”奉国难教育社中共地下党组织之命撤离上海,转移到内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我们在苏北的唐家闸、南通县、扬州路上、邳县运河车站等地,为人民群众、过路部队、当地驻军,演出抗战戏剧,高唱抗日救亡歌曲,鼓舞斗争意志和战斗情绪。整个寒冬季节,我们都辗转于江苏北岸,而后经徐州、郑州来到后方重镇武汉。周恩来副主席和长江局委托邓颖超、孟庆树、吴志坚来我团的临时住处——汉口洪益巷培心小学校(该校已放寒假)看望我们,
  • 在杨家岭辞旧迎新
  • 1943年-1946年,凡小学放假,我都回母亲在杨家岭机关的家居住,每逢元旦都能见到中央领导们互相拜年,并一同去给毛主席拜年。那时我年纪小,很好奇,放假没事就跑出去玩。由于杨家岭的窑洞是一层层挖出来的,我在山坡下路边玩耍,很方便就能看到中央首长们拜年的情景。陈云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通常由他先带领中央组织部的领导同志出来拜年。中央组织部位于杨家岭沟口北山坡向阳的山腰间,
  • “聂耳音乐周”引发的回忆
  • 2009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拉开帷幕的“首届中国聂耳(合唱)音乐周”开幕式上,人们又听到那熟悉的、激动人心的、由聂耳作曲的《开路先锋》、《前进歌》、《毕业歌》等歌曲的演唱。这场演出引发了我对50多年来所历往事的回忆……
  • 草色入帘青——杨宪益与小金丝胡同6号院
  • 晚霞收去了它最后一缕恬淡的金辉。 2009年11月23日,著名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专家杨宪益因颈淋巴癌抢救无效在北京煤炭总医院去世,享年95岁。
  • 诗与舞的姻缘——周青眼中的雷石榆、蔡瑞月
  • 最近,我访问了我党曾经在台湾的地下工作者、台湾1947年“二二八”起义的大陆唯一见证人周青。周青现在是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他曾参加台湾“二二八”起义,并与吴克泰共同写出“二二八”起义的第一篇特写新闻,回大陆后一直工作在对台第一线。交谈中,周青给我讲述了我在河北大学中文系的老师雷石榆与台湾著名舞蹈家蔡瑞月的一段往事。
  • 聂荣臻的科技征程
  • 1956年10月的一天,时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来到聂荣臻家里,就他的工作安排征求聂荣臻意见。当时邓小平曾经提出了三个职务让他选:一是分管科学技术,填补被调去当外长的陈毅留下的空缺,二是还回到原来担任的岗位任北京市市长,第三就是继续主管军工生产和军队装备工作。聂荣臻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第三个方案。从此,也成就了共和国历史上一段关于“科技元帅”的传奇故事。
  • 《申报》所见牡丹社事件与日本蓄谋吞台
  • 1868年起,日本开始明治维新,资本主义制度迅速得以建立,日本国力迅速增强。军国主义获得了重新抬头的机会。 同治十三年(1874),《申报》接连报道日本人进入台湾东部的事件。台湾东部当时属于生番居住区,清王朝虽然于1683年统一台湾后,已经在台湾建立起完备的行政区划,但生番区域相对于熟番区域的官方管理仍然少得多。
  • 她的心中永远装着祖国和人民——冯理达辞世两周年祭
  • 2008年1月20日下午5时,这是一位老人去世前意识清醒的最后一刻,在病床上,她紧紧拉住儿子的手:“悠真,你要永远记住,妈妈是党的女儿。我死后,帮我代交一万元党费……”交完党费,这位老人的工资卡上便仅剩85.46元,而她一生所捐献的钱物,早已超过300万元。这位老人就是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和新中国首任卫生部部长李德全的长女——著名免疫学家,社会活动家,全国政协第八届常委,第七、九、十届委员,海军总医院原副院长冯理达女士。
  • 白求恩在华众多“第一”踪迹
  • 众所周知,中国是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的第二故乡。但是,在中国存在不存在“白求恩在华第一故乡”?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国内某正规刊物2008年第11期和2009年第12期,发表同一作者主笔的《白求恩逝世于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考证》和《白求恩生平之谜》两文,都称“唐县是白求恩在华第一故乡”。按《词典》的释义,故乡是“出生或长期居住过的地方”,“第一故乡”当然是指“居住最长的地方”了。
  • 关于韦拔群的遗影
  • 韦拔群是广西革命先驱,在广西最早组织农运,办农讲所,组织武装斗争。他还是百色起义领导人和左江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关于韦拔群生前照片,自解放以来,党组织曾千方百计收集,但均没能发现。为了找到韦拔群生前的相片,许多研究者至今依然费尽心机,但也没有收获,因此各类媒体上出现的韦拔群容貌一直都采用其推定画像。
  • 关于《上海方震小学是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地下党的联络点》一文的来信
  • 《纵横》编辑同志: 今年5月,我在网上读到贵刊2008年第10期所载张白怀等人写的《上海方震小学是解放战争时期上海地下党的联络点》,文中涉及我的祖父程一中和姑姑程哲宣(时任方震小学校长)。1947年时,我虽然只有11岁,但他们筹办该校的整个过程都在我家(上海复兴中路496号)进行,我曾跟随家中大人多次到地处闸北的方震小学参观,卜明同志也曾在我家养病……可以说我是当时最年幼的目击者,
  • 《纵横》封面

    主管单位:全国政协办公厅

    主办单位: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社  长:马威

    主  编:汪新

    地  址:北京西城区太平桥大街23号

    邮政编码:100811

    电  话:66122603 661610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58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44/n

    邮发代号:2-300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