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纪念阿洛夫——毛主席在延安的苏联医生(上)
  • 毛主席手书“模范医生”锦旗赠与阿洛夫安德烈·阿洛夫,苏联人,毕业于莫斯科第一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他曾参加苏芬战争及苏德战争,具有丰富的野战救护经验,是苏联颇负盛名的野战外科专家、医科大学教授。1942年5月,奉斯大林之命,这位年仅37岁的教授来到延安。
  • 毛泽东与习仲勋关于解放区土改的几次通电
  • 20世纪40年代末,土地改革是关系到解放战争全局的重要问题,毛泽东非常重视并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他与习仲勋曾就解放区土改问题多次通电。1947年,遵照中共中央决定,习仲勋从前线回到后方主持西北局工作。当时,摆在他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贯彻全困土地会议精神和中共中央批准的《中国土地法大纲》,组织领导陕甘宁边区的土地改革。
  • 毛泽东手书古诗词教育子女
  • 毛泽东手书《从军行·大漠风尘日色昏》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这是毛泽东手书的唐代诗人王昌龄《从军行》中的一首。王昌龄是盛唐著名的边塞诗人,与高适、岑参齐名,其代表作有《从军行》七首、《出塞》二首和《塞下曲》等。这些边塞诗,
  • 『我的立场』——黄克诚
  • 在共和国的开国将领当中,有一位一生以敢于直言著称的将军。他从不察言观色、人云亦云,也从不患得患失、违心屈服。对于自己认为不正确的做法和决定,他不惜顶撞上级,自己丢官。也正是因为讲真话,他成为被罢官次数最多的开国将领。毛泽东对他的评价是,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干部。
  • 从无败绩的一代战将——纪念开国上将韩先楚同志诞辰100周年
  • 韩先楚,1913年2月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今红安县)二程区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鄂豫皖历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
  • 和冼星海一起战斗的日子
  • 1938年,全面抗日战争进入第二个年头,平、津、沪相继沦陷,武汉成为全围政治、文化的中心。此时,抗日救亡运动汹涌澎湃,歌咏活动尤为突出,达到史无前例的声势。冼星海是1937年10月随洪深、金山带领的上海救亡演剧队二队(以下简称“二队”)来到武汉的,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前去延安
  • 回忆我的曾祖父——著名教育家吴雷川先生
  • 我的曾祖父吴雷川先生,著名教育家,前清翰林,浙江大学的奠基人和燕京大学首任华人校长。在近现代大学教育史上,他被誉为“影响力堪比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式的人物。教育思想之形成吴雷川(1871—1944),祖籍浙汀杭州钱塘县。
  • 1950年,毛岸英代父还乡前后
  • 1949年,距离毛泽东自1927年离开家乡湖南湘潭已有22年之久了。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日理万机,但他十分惦念家乡的父老乡亲及革命老区情况,他想让儿子毛岸英代表他还乡看望乡亲、了解情况。
  • 奇袭白虎团始末
  • 现代京剧《奇袭白虎团》是“文革”期间十大样板戏之一,当时家喻户晓,但这场战斗的真实场面却鲜为人知。其实,真实的奇袭“自虎团”比影视戏剧里艺术化了的奇袭“白虎团”更加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 抗战时期的两次宪政运动
  • 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广大进步势力和社会团体为实现全民族的全面抗战,争取人民必需的抗日民主权利,以实行民主政治、实现宪政为核心内容,在抗战中期和后期掀起了两次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民主宪政运动,书写下中国现代资产阶级民主运动史上流光溢彩、五色斑斓的一页。
  • 营救宋庆龄的辛亥首义教官彭矫
  • 从武汉市黄陂区木兰乡彭家坳的一户人家里,走出了名扬海峡两岸的海陆三位将军。其中,彭矫早年留日时便加入同盟会,而后跟随孙中山身边,先后参加辛亥首义、二次革命、护法运动、北伐战役等,尤其是在孙中山、宋庆龄广州蒙难期间,他更是奋不顾身,积极营救……
  • 怀念张学津
  • 2012年11月21日,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学津先生走到了他人生的终点,享年71岁。梨园界或许没有哪个演员像他有着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当年鼎鼎有名的四大头牌“马谭张裘”,一位是他的老师,一位是他的父亲。舞台上潇洒大方的马派翘楚,生活中却历尽磨难。即便如此,生性乐观的他却说自己“生正逢时”。他对待艺术的态度,无时无刻不感染着周围的人。
  • 追忆恩师张学津
  • 我在北京戏校上中专的时候,一直学的是余派。在学校的时候,孙毓敏校长就想让我排《赵氏孤儿魏,当时是杨汝震老师教我。我也没有可以参考的录像,当时恰好张学溥老师配像的《赵氏孤儿》录像带刚出版,我就租来录像机看。第一次看到他的出场、扮相,他的服装……
  • 谆谆教诲未能忘——李普伯伯37年前的一封信
  • 宝林:信收到。结局如此,殊非始料所及。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这是老话了。现在也只得这样看。教训呢,凡事需要调查研究,否则就要碰壁;这回缺了这一条,以致好心反而办了坏事。调研,调研,其重要性似乎是明白的,行动起来可就忘记了。想想真难受。(当然,你的心情更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也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打击”吧。吃一堑,长一智,这对你我都一样,还是这样从积极的方面来对待才好。)
  • 《纵横》封面

    主管单位:全国政协办公厅

    主办单位: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社  长:马威

    主  编:汪新

    地  址:北京西城区太平桥大街23号

    邮政编码:100811

    电  话:66122603 6616103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3586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44/n

    邮发代号:2-300

    单  价:5.00

    定  价:6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