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新美术》 > 2001年第03期
  • 中国美术学院2001届研究生毕业创作系列访谈
  • 2001年6月,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毕业创作陆续展出,在展览期间,我走访了各系的导师和毕业生,从此次毕业创作出发,就目前研究生教学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以及我院正在进行的教学改革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在访谈过程中,三个重要的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第一,在一个艺术日益多元化、国际化的格局中,作为艺术传统守护者的美术学院如何将传统的艺术资源激活,使之恢复原有的创造活力,并在一个当下化的过程中转化为一种现实的力量?第二,在一个世界图像化的时代,美术学院中的教育和创作应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身边丛林般生长的媒体图像对传统艺术形式和视觉经验构成的挑战?第三,在美院研究生教学中,教学、研究与创作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应该如何理解教学改革中所提出的“研究性美术学院”和“学者型艺术家”?
  • 中国美院2000届中国人物画研究生课程班作品评论文摘
  • 由吴山明教授主持的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0届人物画研究生主干课程班的毕业作品展,先后在中国美术学院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展出,期间,受到同行们的关注,并得到较好的评价。我们特将该班在教学研讨会、在杭州与上海所举行的展后学术讨论会纪要整理出来发表,是希望该班的教学中所涉及的一些课题,特别是中国人物画发展中的前沿性问题以及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改革基础教学等问题,提出来与同行们共同研究。
  • 上海邀请展开幕式与座谈会摘要
  • 方增先(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浙江美院的人来举办展览我都非常注意,尤其这次是吴山明带的人物画研究生班,我很想来看。
  • 毕业作品展评论文摘
  • 皮耶罗·德拉·弗兰切斯卡:文化中的画家
  • 在本文中,我要简略阐述的一个问题旨在关注我们缘何将一位画家视为创作作品的个性之人,其创作迥异于他人,所处之总体文化环境为其提供了创作的源泉。我谨以15世纪意大利画家皮耶罗·德拉·弗兰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为例,来说明此问题。
  • 欧美艺术史学史与方法论(讲稿)——第三讲 阿尔贝蒂的《绘画论》与吉贝尔蒂的《回忆录》
  • 在第一讲《概论》中(见本刊2001年第1期),我讲到,狭义地说,艺术史是关于艺术家及其作品的历史。广义地说,它是一种通过考察人类视觉创造遗迹而理解人类过去的人文学科。而这两种意义上的艺术史本身也合成了一个独特的知识宇宙。对于这个宇宙的探究便是艺术史学史的任务。它旨在思考与批评艺术史研究中所出现的学术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目的与成果。
  • 武昌艺术专科学校部分人和事
  • 1929年春,过完年,我从红安来到武汉,住武昌路,就读于湖北省立第四小学。由此机缘,我遇上了一禾先生。唐先生其时是“四小”图画老师,黄冈人,家行中医,其兄唐义精,是武昌艺专创办人之一。一禾是武昌艺专的首届毕业生,毕业后来到“四小”这所省立“模范小学”教图画(时人称义精为“大唐先生”,称一禾为“小唐先生”)。课余他还去武昌艺专高中部代课。当时,“四小”的美术、音乐,直接跟武昌艺专挂钩,这对我们小学生影响大得很。我就是唐先生教的图画,那时我特别爱画画,就参加了学校的“图画兴趣小组”,越来越有兴趣。唐先生蛮负责的,经常带小组成员到蛇山抱冰堂平台上去写生(今台仍在),由此西望,可见到浓荫下的武汉中学、警钟楼,薄霭里的汉阳远山。
  • 从传统画史到现代艺术史学的转变——张彦远、郑午昌与滕固的绘画史写作方法之比较
  • 从写作方式与内容来看,自唐代至清末的古代画史,并非是现代意义上的绘画史,而是绘画品评、画理画法、画家传记、作品著录结合在一起的一种自成体格的画学史籍。这个传统的最优秀的代表是张彦远的《历代名画记》。20世纪初叶,在西学的影响下,传统画史逐渐被近代艺术史写作方式的美术史(绘画史)所取代。在这一阶段,郑午昌的《中国画学全史》和滕固的《唐宋绘画史》是两件极重要的艺术史学文献。前者是传统画史的集大成者,又是它的现代化形态;而后者则是在中国首次运用西方现代艺术史方法研究中国绘画史的尝试。本文试就张彦远、郑午昌与滕固这三位史家的绘画史写作的不同特点,对近代中国艺术史学所经历的深刻转变进行简要的评述。
  • 民初与八十年代之后美术学研究比较
  • 近代社会出现的学者职业化、学术分工专业化现象使学科意义上的美术史研究开始得到了发展。在所谓“专家治专史”的学术分工思想指导下,学科意义上的美术史研究开始逐渐兴起,在这个过程中,艺术家、鉴赏家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此外,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也开始介入到这个领域,他们带来了新的材料与新的观念,并在无形中为把美术史建设成为一门独立的人文学科勾划出了朦胧的前景。进化的艺术史观、经济中心观、时代精神观及“东西两源头说”是这一时期最为醒目的学术观点。
  • 元四家画风画论概述
  • 公元1127年,北宋灭亡后,中国形成了长期的南北对峙局面,随之,南北文化也出现了差异。在绘画上,北方画家延续荆浩、关同、李成、郭熙的画法,文同、苏轼、米芾所倡导的枯木竹石在那里也得到了继承。而南方则是院体画占据着主导地位,其代表人物为马远、夏圭。
  • 古本《西厢记》版画插图考
  • 过去我们研究中国古代版画,多着眼于作品的地域性,于是就出现了建安派、金陵派、徽派、武林派、吴兴派等名词。这种划分方法,固然有其一定的积极意义,也比较实用,但从总体上看,是不够完备的。并且由于长期热衷于对地域特征的发现和论证,在客观上就忽视了版画艺术发展变化的时代特征。以此为基础的研究工作,至少存在两个弊端:首先,用地域的框框对版画作品进行分割,不利于全面地、系统地、准确地揭示出其发展史上带有规律性的东西。就事论事尚且捉襟见肘,更不要说形成完整的理论体系了。其次,仅从地域上划分,往往会作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判断。例如,万历中期的徽派版画和明末徽州刻工在苏浙地区创作的版画就常常被混为一谈。
  • 对笔墨语言承传之道的认识
  • 在高校美术教学中,初谈笔墨语言似乎并不困难,可要想进一步理解与实践则绝非易事。笔墨语言在中国花鸟画中最通俗的解释即是用毛笔作为工具,以墨、色作材料在宣纸上形成的点、线、面。它的形质和内涵值得中国画家终生研究、探索。几千年以来,经过一代代画家、教育家的探索,虽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经验,但一个真正的中国画家仍需苦心于笔墨,倾尽毕生精力于笔墨。因为只有这样,中国画才能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出新。
  • 焦虑中的宁静——莫扎特音乐艺术赏析
  • 不论在创作还是在学术研究上,音乐家和视觉艺术创作者都能相互启发、相互给予灵感。法国作曲家德彪西的创作源泉来自于印象主义的绘画,他的音乐也被冠以同样的名称。在历史上,画家从音乐中汲取灵感的例子真是举不胜举。浪漫主义画家之鼻祖德拉克洛瓦与抽象主义艺术之父康定斯基是两个显例。德拉克洛瓦在日记中频繁谈到莫扎特、贝多芬、萧邦等音乐家。他在一篇日记中写道:“音乐给我巨大的启示,有时一边听,一边就情不自禁地想作画。”他痴迷于音乐,不仅只是音乐能够刺激他作画的冲动,更重要的是他体悟到了音乐与绘画在创作手段上的相似性,他常把画笔喻作小提琴家手中的弓弦,把调色板比作钢琴上的琴键,以说明画家应像音乐家演奏那样控制与协调手中的画笔与色彩,从而在画布上“演奏”出线条与色彩的细腻而富有激情的作品。在这一点上,康定斯基深有同感,他在《论艺术的精神》中写道:“音乐是各种艺术最好的老师。几个世纪以来,音乐并没有把自身贡献给自然现象的再现,而是致力于表现艺术家的灵魂以及乐音的自然的生命之创造。”在康定斯基看来,唯有音乐这门艺术真正摆脱了客观对象的束缚,在表现自然情感与揭示事物的抽象或精神本质上达到了最佳的平衡。正因为如此,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与英国唯美主义作家瓦尔特·佩特早就预言,一切艺术都会趋于音乐的情态。
  • 中国油画的困惑与发展
  • 20世纪,是中国美术真正呈多元发展的时期,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上也是唯一的。因为西方美术界从未像中国接受西洋美术那样接受过东方艺术,他们只是认识与研究,而从不按照东方艺术家那样去思维和创作,故而西方始终以“纯正”的姿态立于世界画坛。中国美术则不同,自从郎世宁等西洋画家使中国一些上层艺术家对西洋画有了初步了解以来,至五四运动后,中国一些画家留学西欧,正式地、全面地学习西洋美术,后来他们——徐悲鸿、颜文樑、刘海粟等——学成归国,按照西洋美术教育的模式开办专科性的美术学堂,培养出一大批西画人才。这些在中国教育出来的西画家,大部分一生不作国画,不研究国画,甚至不懂国画,因而使得西画在中国成为一个独立画种。在一个国家或者民族中并存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甚至美学理念绝不相同,绘画材料大相径庭的画种,这种现象是非常奇特的。
  • 基础的含意——素描基础教学散论
  • 近年来,在我国绘画教学中,基础的狭窄与艺术创作上多样化需求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在素描领域内,“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这句话被打上了问号。显然,在旧的教学模式中,素描教学由于其本身接触问题范围的狭小决定了它并不足以承担一切造型艺术基础的重任,它给素描教学提出了新的问题,迫使人们重新思考基础的含义并对其做出合理的解释。
  • 论居室设计的风格
  • 家,是人类文明进程的见证。中国北方的海青房、四合院,海南的竹楼木寨,江南水乡的灰瓦粉墙小楼,古典式的飞檐重瓦、雕梁画栋、庭院深深、小廊回合;西方的文艺复兴式、洛可可式、哥特式建筑风格的遗存;日本、阿拉伯国家独特的生活方式,不同的文化特点林林总总,在家居方面都有着明显的体现。这正是社区与社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的不同。但是,当人类已发展到“一网打尽”的“地球村”时代,这种差距正在缩小,外国人也许更艳羡中国的家庭氛围和东方情调,而中国也许需要观照一下外国现代家居中先进的东西来调整一下自己古老的风格。因为不管存在着怎样的差别,人类对家与居室的追求在“雅”与“美”上是共同的。且人类不正是在这种互相借鉴的过程中才得以向上攀升的吗?
  • 《新美术》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学院

    社  长:许江

    主  编:曹意强

    地  址:浙江杭州南山路218号

    邮政编码:310002

    电  话:0571-87164692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2249

    国内统一刊号:cn 33-1068/j

    邮发代号:32-141

    单  价:18.00

    定  价:10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