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新美术》 > 2002年第01期
  • 悼念恩斯特·贡布里希教授
  • 贡布里希教授于2001年11月3日在伦敦去世。从此,人们再也见不到像他那样代表着19世纪后期传统美术史意义上的学者了。这不仅是一个人学术的终结,也是一代学术的终结,一个传统的终结,尽管这个传统的一些支脉仍将继续延绵下去。正像19世纪传统的伟大学者一样,
  • 艺术批评对艺术史——斯托克斯和贡布里希的通信及著作(续)
  • 斯托克斯曾为《艺术与错觉》[Art and Illusion]的书名提过很多建议,如观察与观看》[Seeing and Looking]、《艺术家的观看》[The Artist Looks]、《观看的艺术》[The Art of Looking]、《你观察:他观看》[You See:He Looks]、《观察与观看》[See and Look]、……《艺术与观看》[Art and Looking],贡布里希都拒绝了,一旦我们知道了这一点,
  • 中国绘画史学的叙事模式——王伯敏《中国绘画通史》略论
  • 一位县令解决文化冲突的一个探索性方案——陕西福地水库西魏佛道混合石窟的图像与观念
  • 福地石窟,位于陕西省宜君县五里镇福地村东的福地水库的中心岛上,距县城约15公里,开凿于西魏大统元年(535年),是目前所知南北朝时期唯_的、也是我国最早的佛教与道教混合造像的石窟。“福地”一词,道教有七十二福地之说:“太上日,其次七十二福地,在大地名山之间,上帝命真人治之,其间多得道之所。”道教典籍中详列了七十二福地的所在地,没有宜君县及邻县。宜君县的福地之名,应与道教有关,但详细来源不知。
  • 吴道子的壁画创作
  • 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两京外州寺观画壁·两京寺观等画壁》(以下简称《两京寺观等画壁》)记:荐福寺“净土院门外两边,吴画《神鬼》,南边神头上《龙》为妙。”“西廊菩提院,吴画《维摩诘》、《本行变》。”“西南院佛殿内东壁及廊下《行僧》,并吴画末了。”(俞注本《历代名画记》,以下版本同此,不再注明)考荐福寺,又称大荐福寺,在长安朱雀门街东从北第二坊开化坊,寺院半以东,隋炀帝在藩旧宅。
  • 身即山川而取之——郭熙自然审美观照思想抉微
  • 由北宋画院画家郭熙所著,其子郭思整理编辑的山水画理论著作《林泉高致》在中国绘画美学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全书去掉序和跋后共分《山水训》、《画意》、《画诀》、《画题》、《画格拾遗》、《画记》六节。此书为郭熙之子郭思“追述遗迹事实而作”,但据《四库全书提要》称,前四节“皆熙之词,而思为之注”。
  • 理性与统一——包豪斯的设计思想研究
  • 被誉为“现代设计的摇篮”的包豪斯,以其十四年的存在深刻影响了现代设计理论、现代设计教育体系的建构与发展。其意义与影响迄今仍不容忽视,但问题所在也需深加探讨。鉴于对此的研究很大程度上还无法较完整地体现其实质性的意义与问题所在。因而对包豪斯设计思想的深入阐释与探讨,无论是对现代设计理论研究的完善,还是对当今设计实践上的可行性方面都具备特定的现实意义。
  • 跨越平面的极限——波洛克和他的艺术生涯
  • 40年代中期,美国画家波洛克以他的“行动绘画”彻底打破了绘画作为一个制造幻觉的平面这种传统观念,将绘画平面的表现力推进到一种极限,极大地震撼了西方艺术史。那么,“行动绘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绘画呢?简单地说,它意味着画家完全放弃了在二维平面上制造三维视幻觉,创造出的画面不仅是抽象的,而且,画面上的一切都凭借画家无意识状态下的即兴发挥。甚至,画家还放弃了传统的作画方式,手中的作画工具根本不接触到画面。
  • 一首好听的曲子——于振平素描集序
  • 在我看来教师的素描与画家的素描是有些差异的。于振平是美院的教师,但他的素描更象画家的东西。
  • 云南写生记(续)
  • 70年代初,接到一个宣传任务,要我与一位新华社记者去西盟佤族地区搜集素材和采访,还派有苏制吉普车作专用交通工具。
  • 与章叔标关于艺术家个性的对话
  • 现代性与西方文艺思潮的嬗变
  • 自启蒙时代以来,西方文艺思潮经历了一系列嬗变,先是浪漫主义的激情反叛,再是现实主义的冷峻写实,而后是现代主义和先锋派旗帜下形态各异的“主义”的“流派”的百年接力,时至今日,又都无可奈何地跌入了“后现代”的大染缸。在时间的线性推移中,思潮嬗变的速度越来越快,由起初持续三、五十年,到后来仅存三、五年,甚至连短暂的三、五年都没有了,似乎“主义”的呈现到末了仅仅是标新立异的欲望膨胀。
  • 服装CAD与服装设计专业教学的接轨
  • 电子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高科技的发展已使人类社会各领域进入了指数曲线发展时代,服装CAD—电脑辅助服装设计的出现,给服装工业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生产技术改革发展动力,近30年来,国内外的服装业已十分普及地应用服装CAD软件以辅助服装设计师和工艺师们在服装设计、服装工程等方面的工作,如美国服装CAD的普及率在509/6以上,日本的普及率已超过了809/6。中国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服装大国”,服装CAD的应用虽然刚刚起步,但从90年代至今,
  • 《新美术》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