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新美术》 > 2006年第03期
  • 两个世界的交叠——许江与当代绘画
  • 2006年6月15日,“远望:许江的绘画”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他自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创作的200余幅绘画作品,是许江从艺三十余年来举办的首次大型个展,也是对许江艺术面貌和学术之路的一次最集中的展示。为配合本次展览,中国美术馆还同时举办了“两个世界的交叠:许江与当代绘画”学术研讨会。来自海内外的60余位知名艺术家、批评家与哲学家就许江的艺术创作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一起分享对视觉文化与当代艺术的思考和经验。本刊汇集了部分发言者的论文,旨在以许江的艺术与思考为契机,呈现出当代画家们共同的追问——在大众媒体与艺术新媒体增殖的时代,在技术图像对感觉经验的异化中,在仿像世界对现实的围困中,画者何为?
  • 远望者日记
  • 一、心悬地平线(2006年1月) 在我们目光所及的远处,在大地与天相接的交际处,那横向延绵的正是地平线。这大地平展的天际线,孕育着一种无边和宽广,无论我们以怎样快速的工具去追赶这线,线总在远方。这线交待的实质是一种关系,一种天与地、远与近的关系。地平线活化了这种关系,并把这种关系变为与人天天照面的生活。
  • 远境的诗学注释
  • 丙午早春,连雨初霁,访桂花岩下许江先生画室,请观所作。览对之际,如诣宝所,自谓一日清福,心目俱朗。其甄综前贤,裁成绝业;分风擘流,蚕丛开山;兴象高远也。忽遽之间,欲赞一辞而未能。往哲日:至道无言,非立言无以明其理;大象无形,非立象无以测其奥。道象之妙,非言不津;津言之妙,非学不传。许江立象立言兼之矣。因举其片言,参以画作,写为小笺,且以白话文草就。所恨意思零落,调乏生色,矧椿昧之见,凛凛乎犹以不克闻过为惧。成廷题画史诗卷後云:枯瓦磨穷空废纸。勉出所业,聊作芹献云尔。
  • 时间与境界
  • 许江艺术的鲜明特点是以表现时间的笔触体现悲壮的人文关怀。他的创作属于历史风景画。历史画讲述“故事”。克劳德·洛兰堪称历史风景画的鼻祖,但演绎故事的主角还是依照古典原则刻画、看似点缀性的人物。许江的历史风景画,掺合浪漫主义、表现主义和象征主义成分,纯以风景为载体,叙述“时间”的历史故事,亦即他所说的“逝去和即将逝去的风景”。
  • 从历史的风景到风景的历史
  • 回返的艺术史 从1980年代末的《神之棋》至今,许江的创作形态经历了一场反向的发展过程:从空间回到架上,由观念重返绘画——他向我们展现了一部个人的回溯的艺术史。这次“回返的出逃”,为当代绘画揭示出一个新的发展空间,也为当代艺术研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案例。
  • 历史的对弈
  • 历史的对弈 许江于1988年在德国进修时期开始以弈棋作为创作题旨,之后一直沿用。在异乡的许江发现了在“它方”的迷人并非因为是故乡,而因为“它方”代表了一种境界:用许江的话来说,是“蕴含着真正的东西”。为了演绎他对形势、时机与命运的思考,为了亲近这个新发现的“它方”,许江采用了棋局的形式。
  • 回归与拯救
  • 在许江的大量新作中,首先吸引我的当属那几幅向日葵。严格来说应是向日葵林。密匝匝的一大片,颓败的肢体,擎着老迈的头颅。据画家本人介绍,才知道这是小亚细亚平原上的物事。“我在土耳其海边平原上发现它们”,画家说,“一望无际,像片金灿灿的海。”这些如衰老的士兵的植物深深地打动了许江。的确,画面上的植物无力地拖着自己的身躯,正在接近它们的死亡,即将成为逝去的风景,化为沉默的土地。我想,这些异乡的植物如今很可能已经真的化为腐朽深入黑暗中了;然而,通过许江的画笔,它们再一次浮现出来,挺立在我们面前,与每一个观者对视。它们并未真的死去。它们成了衰老但却仍有生命的历史的景致。
  • 19世纪英国水彩风景画与古典风景画的关系
  • 在20世纪后期,杰·艾普里顿[Jay Appleton]的被大量引述的“繁衍之地的理论”,是他的著作《风景的体验》[The Experience of Landscape]一书的理论的基石。在书中他指出:在我们对风景的审美快感的评价中,我们可能不自觉地使用了某些久远的遗传的方式,这些方式在评价一块土地的优劣时,依据的是狩猎——采集时代的本能,既看得见猎物和敌人,自己又不被对方发觉,这种战略上的要点很自然地转化为一种被强化的安全感,所以,那些能够同时提供视野和庇护的地形,使深藏在人类心底的生存欲求得到了满足。一处诱人的风景,就是一处恰当地配置了视野和庇护的场所。
  • 论架上绘画的观念方式
  • 上世纪60、70年代以来,国际上各类大型的视觉艺术展览大部分是以非架上绘画的方式作为主流展示的。美国艺术史家阿瑟·丹托曾断言:“绘画已经死亡!”但时至今日,架上画仍然是一种可供选择的创作方式。
  • 东方或西方——塔皮埃斯作品解读
  • 安东尼’塔皮埃斯是西班牙20世纪艺术大师。他的作品,起初会给人一种随性写意、轻松自如、形式感很强的印象,其作品具有西班牙人特有的浪漫和神秘。潇洒的画风,促使人很想去读懂他,读透他。然而要读懂塔皮埃斯并不容易,当对他的作品和著作有了较深的了解后,就会发现其形式背后隐藏太多的画外内容。
  • 创作题材与艺术魅力
  • 创作题材与绘画作品的艺术魅力之间是否有某种特殊的关系?本文试图以黄胄新疆题材作品为例对此加以探讨。
  • 浅析早期道教美术与早期佛像的关系
  • 北魏至隋代,泾渭流域出现了我国最早且最集中的一批道教雕刻。陕西省耀县博物馆所藏魏文朗造像碑,北魏始光元年(公元424年)作,融合佛教与道教内容于一碑,乃目前所知此类造像碑中最早者,并与文献记载中寇谦之所造道教尊像同时出现。而姚伯多造像碑(公元496年)则被认为迄今所知中国最早的单纯道教内容的造像碑。这批早期道像有的在形式上与佛像相同,只有通过发愿文才能看出其道教性质;有的借用佛像的各种造型因素如胁侍、头光、狮子等,但具有道冠、凭几、麈尾等道教服饰和器物。可见佛像艺术的影响是道教造像产生的重要外界因素。
  • 敦煌卷子俗写文字考论
  • 俗写文字,主要是指在唐代前后民间流行而又区别于当时正字而言的“手写变体”,也称“俗书”或俗字。汉字的书写与书法有某些联系,这里要区别的是,书法中的“汉字”和汉字的一般“书写”(书法因素)二个概念。前者是指书法艺术,属于书品的欣赏与评鉴范畴;后者是提供社会应用的语言工具,是交际语言的范畴。但是,二者又是相互联系者的。书法中的“法”(书写规则)产生于汉字结构(理),反过来,书写规则又会影响汉字笔画和结构,二者理法互通,相反相成。张涌泉师日:“一定的草书方面的知识对俗字的辨识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敦煌俗字研究》322页)说明了文字书写是汉字俗书的一个重要来源。
  • 禅思系丹青——以贯休为代表的禅画
  • “禅”或“禅那”是梵文Dhyana的音译,原意是沉思、静虑。禅画,是修禅者用笔墨表达禅理的绘画,盛行于中国唐宋时代,至明清时代即感式微。五代、宋积贫积弱,士大夫大兴谈禅之风,试图远离现实纷争,于是“极流行罗汉图及禅像顶礼图,废除从前所供奉的礼拜诸尊佛像,代以玩赏绘画的道释人物”,导致了禅宗画派的异军突起,成为此阶段绘画史上不容小视的现象。五代画家贯休,就是中国绘画史上最早、成就最为卓著的禅画画家之一。
  • 中国传统人物画中衣饰的质感浅论
  • 华夏民族自古以来都非常注重用线且善于用线,并进一步将线条作为中国艺术造型的组织构成,包括雕刻、建筑,还有我们要谈的绘画中的线条。几千年以来,历代画家与民间艺术师的辛勤创作实践,使线条在本民族绘画中形成自己独特的创作语言。早在仰韶文化的彩陶器壁上已有很多用线条组成的花纹图案。正如宗白华在其《美学散步》“论中西画法的渊源与基础”里所说的:“这些花纹、人物、禽兽、虫鱼、龙凤等飞动的形象,既跳跃宛转,又活泼异常。它们完全溶化浑合于全幅图案的流动花纹线条里面。物象融于花纹,花纹亦即原本于物象形线的蜕化、强化。每一个动物形象是一组飞动线纹之节奏的交织,而融合在全幅花纹的交响曲中。它们个个生动,而个个抽象化,不雕凿凹凸立体的形似,而注重飞动姿态之节奏和韵律的表现。这内部的运动,是用线纹表达出来的,就是物的‘骨气’。(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云:古之画或遗其形似,而尚其骨气。)骨是主持‘动’的肢体,写骨气即是写着‘动’的核心。中国绘画六法中之‘骨法用笔’,即系运用笔法把捉物的骨气以表现生命动象。”
  • 艺术与公众——从包华石先生的汉代画像石研究谈起
  • 包华石先生的画像石研究主要集中体现在他的《早期中国的艺术与政治表达》一书之中。全书对包括主题与风格、汉代公众及其对贵族趣味的评判、画像石及其市场、古典传统的墓葬及其市场以及趣味的冲突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其中的艺术与公众理论是较有特色的。包华石的艺术与公众理论究竟阐述了怎样的观点,艺术与公众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 博物馆应当是活跃的吗?
  • 我们的时代是瞬息万变的时代。技术的进步和社会的易变性在改变着世界。跟不上时代步伐者就会失败。难怪教育与传播媒体变得适应于传播适应性、活力和“向前看”政策的信条。在保守主义可能是自取灭亡的地方,人们只能希望这种宣传会成功。但是,难道没有一个小小的领域,对于变化的赞扬几乎是自相矛盾的吗?博物馆首要的社会职能是保藏[conserve],它必须是保守的[conservative],尽管十分明显,这种职能未必与活动相抵触。我们都十分感激我们博物馆的学者们和管理者们,他们致力于非常艰苦的活动——珍品编目,修复损失,回答询问,首先是使他们所保管的物品让人们看到。
  • 原竹材在现代建筑装饰工程上的应用
  • 竹材作为亚洲独有的绿色环保材料,具有明显的东方民族特征。竹子在建筑以及装饰设计上的开发利用越来越为环境艺术设计行业所关注。
  • 寻美于客厅设计
  • 法国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1887—1965)曾表明过:“任何空间都存在于环境之中,故提高人造环境的物理素质和艺术性,就成为提高现代生活质量的重要构成因素。”他特别强调室内意境和气氛能给人创造难忘的体验。
  • 美术院校国家级课题立项现状考查
  • 国家级课题作为国内最高级别的一种课题类别,代表着高层次的学术水平和学术形象,是诸多高校及教师关注与力争的对象。申报成功的立项也是各高校在全国高等教育教学评估、国家级重点学科、博士点一级学科等评审过程中的一项重要指标。近年来,美术院校对于国家级课题的申报工作日益重视,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与其他综合院校相比,无论在中标国家级课题的数量上,还是在等次上均存在着明显的差距。本文拟就美术院校国家级课题的申报渠道、立项情况等进行考查,并就存在问题作出思考。
  • 美术作品标题汉英翻译探析
  • 每幅美术作品几乎都有一个标题,用来作一些说明,起到“画龙点睛”的标示作用。标题的这种标示作用,实际上就是向读者、观众提供信息。当艺术家们的作品走向世界时,就存在一个作品翻译的问题。标题所提供的语言信息应与画面所展示的视觉信息一致,即译者将标题的原语译成译语时,还要解决好画面(即视觉形象)与语言符号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信息传播的效果。
  • 许江绘画作品选
  • 油画
  • 《新美术》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